983年

公元983年是农历癸未年(羊年);于阗中兴六年;契丹乾亨五年,统和元年;北宋太平兴国八年;大理明政十五年;越南天福四年;日本天元六年,永观元年。

中国

辽国改国号为契丹。

德国

12月25日——奥托三世在亚琛加冕为德意志国王。

其他

约翰十四世当选教宗。

12月7日——奥托二世,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逝世(出生955年)

甲戌,辽荆王道隐卒,辍朝三日,追封晋王。道隐,世宗之弟也。

丙子,辽以裕悦休格为南京留守,仍赐南面行营总管印,总边事。

先是帝念边戍劳苦,月赐士卒白金,军中谓之月头银。镇州驻泊都监弭德超因乘间以急变闻于变云:“曹彬秉政久,得士众心。臣适从塞上来,戍卒皆言:‘月头银曹公所致,微曹公,我辈当馁死矣。’”又巧诬以它事,帝颇疑之。参知政事郭贽极言救解,不听。戊寅,彬罢为天平节度使兼侍中。

己卯,以东上阁门使开封王显为宣徽南院使,弭德超为北院使,并枢密副使。显初隶殿前为小吏,至是召显谓曰:“卿家本儒,遭乱失学。今典掌枢机,固无暇博览群书,能熟军戒三篇,亦可免于面墙矣。”

辛巳,辽苏萨献准布之俘,旋下诏褒美,命进讨党项诸部。

壬午,辽涿州刺史安吉奏宋筑城河北,命留守裕悦休格挠之,勿令就功。

甲申,辽西南面招讨使韩德威奏党项十五部侵边,以兵击破之。

丁亥,辽枢密使兼政事令室昉以年老请解兼职,不许。室昉进《尚书·无逸篇》以谏,太后闻而嘉之。

二月,戊子朔,日有食之。

辽禁所在官吏军民不得无故聚众私语及冒禁夜行,违者坐之,韩德让用事故也。

己丑,辽南京奏,闻宋多聚粮边境,太后命留守休格严为之备。

甲午,辽葬景宗皇帝于乾陵。丙申,太后诣乾陵置奠,命绘近臣于御容殿。

辛丑,辽南京统军使善布奏宋边七十馀村来附,太后命抚存之。

乙巳,辽苏萨奏党项之捷,慰劳之。

戊申,辽以特里衮华格为北院大王,谐里为南府宰相。

辛亥,辽主如圣山,遂谒三陵。

三月,己未,辽主次独山,遣使赏西南面有功将士。

辛酉,辽以大父房太尉哈噶宁为特里衮。

癸亥,以右谏议大夫、同判三司宋琪为左谏议大夫、参知政事。

始分三司为三部,各置使。右谏议大夫、同判三司王明为盐铁使,左卫将军陈从信为度支使,如京使郝正为户部使。

帝尝语宰相曰:“三司官吏奏事朕前,纷纭异同;此固不为私事,但迭执偏见,不肯从长商度。朕每以理开谕,若帝王躁暴,岂能优容!朕于臣下务在奖护,才用优劣,一一可见,随其器能,各加任使。奏对之际,无不假以辞色,善恶兼听,未尝峻折之也。”宋琪曰:“人之才用,罕有兼备。陛下聪明照临,短长惧露,或又初见天威,内怀慑惧,若不赐之辞色,何由毕其恳诚!先帝晚年,稍伤严急。圣心深鉴事理,曲尽物情,臣下幸甚!”

甲子,辽主驻辽河之平淀。

己巳,诸王及皇子府初置谘议、翊善、侍讲等官,以着作佐郎姚坦、国子博士刑昺等为之。坦、昺皆济阴人也。

丙子,御讲武殿,覆试礼部贡举人,擢进士长沙王世则以下百七十五人,诸科五百一十六人,并赐及第;进士五十四人,诸科百十七人,同出身。始分甲,赐宴琼林苑,后遂为久制。

辛巳,辽以国舅同平章事萧道宁为辽兴军节度使,仍赐号忠亮佐理功臣。

壬午,辽以青牛、白马祭天地。

诏虔、信、饶三州岁市铅锡为钱,从转运使张齐贤请也。齐贤初为江南西路转运副使,访知饶、信、虔州山谷产铜铁铅锡之所,又求前代铸法,惟饶州永平监用唐开元钱料,坚实可久,由是定取其法,岁铸五十万贯,凡用铜八十五万斤,铅三十六万斤,锡十六万斤。齐贤诣阙面陈其事。诏既下,有言新法增铅锡多者,齐贤固引唐朝旧法为言,议者不能夺。然唐永平钱法,肉好周郭精妙,齐贤所铸,虽岁增数倍,而稍为粗恶矣。

甲申,除福建诸州盐禁。

夏,四月,丙戌朔,辽太后及辽主如东京,以枢密副使默特为东京留守。庚寅,谒太祖庙。癸巳,太后诏赐命妇嫠居者。辛丑,太后及辽主谒三陵。

帝览福建版籍,谓宰相曰:“陈洪进止以漳、泉二州赡数万众,无名科敛,民所不堪。比朝廷悉已蠲削,民皆感恩,朕亦不觉自喜。”又尝谓赵普曰:“向者偏霸掊克凡数百种,朕悉令除去,更后五七年,当尽减民租税。卿记朕此言,非虚发也。”普曰:“陛下爱民之意发于天心,惟始终力行之,天下幸甚!”

壬寅,班外官戒谕。帝初作戒辞二,一以戒京朝官受任于外者,一以戒幕职、州、县官。至是令阁门于朝辞日宣旨勖励,仍书其辞于治所屋壁,遵以为戒。

辽主致享于凝和殿;癸卯,谒乾陵。

初,弭德超谤曹彬,期得枢密使,及为副,大失望,班又在柴禹锡下。一日,诟王显及禹锡曰:“我言国家大事,有安社稷功,止得线许大官。汝辈何人,反居我上!”又言:“上无执守,为汝辈所惑。”显等告其事,帝怒,命讯之,德超具伏。壬子,除名并亲属流琼州。德超始因李符及宋琪之荐得事上,及符贬宁国司马,德超任枢府,屡称其冤。会德超败,帝恶其朋党,令徙符岭表。卢多逊之流崖州也,符白赵普曰:“朱崖虽远在海中,而水土颇善。春州虽近,瘴气甚毒,至者必死,不若令多逊处之。”普不答。于是即以符知春州,岁馀卒。德超既败,帝悟曹彬无它,待之愈厚,从容谓赵普等曰:“朕听断不明,内愧于心。”普对曰:“陛下知德超才干而任用之,察曹彬无罪而昭雪之,物无遁情,事至立断,此所以彰陛下圣明也。”

改进武殿为崇政殿。

辽群臣以太后听政,宜有尊号,请下有司详定册礼。诏枢密院谕沿边节将,至行礼日,止遣子弟奉表称贺,恐失边备。枢密请诏北府司徒颇德译南京所进律文,从之。

五月,丙辰朔,河大决滑州韩村,泛澶、濮、曹、济诸州民田,坏居人庐舍,东南流至彭城界,入于淮,命郭守文发丁夫塞之。

辽国舅政事门下平章事萧道宁以皇太后庆寿,请归父母家行礼,齐国公主及命妇、群臣各进物设宴,赐国舅帐耆年物有差。

丁卯,诏作太一宫于都城南。

黎桓自称三使留后,遣使来贡,并上丁璿让表。诏谕桓送璿母子赴阙,不听。

庚午,辽南京统军使耶律善布招燕民之逃入宋者,得千馀户归国,诏令抚慰。

辛未,辽主次永州。

乙亥,辽枢密使韩德度采后汉太后临朝故事,草定上太后上尊号册礼,上之。

丙子,辽以青牛、白马祭天地。戊寅,辽主如木叶山。

辽西南路招讨使大汉奏党项诸部来者甚众,下诏褒美。

六月,乙酉朔,辽主诏有司册皇太后日,三品以上法服,三品以下用大射柳之服。

辽西南路招讨使奏党项部长乞内附,诏抚尉之,仍察其诚伪,谨边备。

丙戌,辽主还上京。

丁亥,以翰林学士、中书舍人李穆知开封府。穆剖决精敏,奸猾无所假贷,由是豪右屏迹,权贵不敢干以私。帝益知其才,始有意大用。

辛卯,辽有事于太庙。甲午,辽主率群臣上太后尊号曰承天皇太后;群臣上辽主尊号曰天辅皇帝,大赦,改元统和。更国号曰大契丹。丁未,辽百官各进爵一级;以枢密副使色珍守司徒。

己亥,以王显为枢密使,柴禹锡为宣徽南院使兼枢密副使。

帝谓近臣曰:“朕亲选多士,殆忘饥渴,召见临问以观其才,拔而用之,庶使岩野无遗逸而朝廷多君子耳。朕每见布衣搢绅,间有端雅为众所推誉者,朕代其父母喜。或召拜近臣,必为择良日,欲其保终吉也。朕于士大夫无负矣。”乃谓宰相曰:“唐置采访使,盖欲察官吏善恶,人民疾苦。然所命者,官高则权势太重,官卑则威令不行;又,所遇州郡,承迎不暇,岂能审知利害,但虚有其名耳。曷若慎选群材,各分任使,有功有过,赏罚分明!且国家选才,最为切务,人君深居九重,何由遍识,必须采访。苟称善者多,即是操履无玷,若择得一人,为益无限。古人言:‘得十良马不若得一伯乐,得十利剑不若得一欧冶。’朕孜孜访问,止求得良才以充任使也。”赵普曰:“帝王进用良善,实助太平之理,然于采择,要在得所。盖君子小人,各有党类,先圣谓观过各于其党,不可不慎也。”帝然之。

泰山父老及瑕丘等七县民诣阙请封禅,不许,厚赐遣之。

秋,七月,甲寅朔,辽太后听政。乙卯,辽主亲录囚。太后有机谋,善驭左右。先是辽人殴汉人死者,偿以牛马;汉人则斩之,仍以其亲属为奴婢。太后一以汉法论,燕民皆服。加韩德让开府仪同三司兼政事令。

辛酉,辽主行再生礼。

丁卯,王彦超以太子大师致仕。右千牛卫上将军吴虔裕,时年已八十馀,语人曰:“我纵僵仆殿阶下,断不学王彦超七十便致仕。”人传以为笑。

癸酉,辽主与诸王分朋击鞠。

谷、洛、瀍、涧溢,坏官民舍万馀区,溺死者以万计,巩县殆尽。

辛未,郭贽罢参知政事。贽尝因论事奏曰:“臣遭不次之遇,誓以愚直上报。”帝曰:“愚直何益于事!”贽对曰:“虽然,犹胜奸邪。”至是饮酒过量,遇入对,宿酲未解,帝怒,责授秘书少监,寻出知荆南府。俗尚淫祀,属久旱,盛陈褥雨之具;贽始至,悉命撤去,投之江,不数日,大雨。

丙子,辽韩德威遣人上党项之俘。

庚辰,加宋琪刑部尚书,以李昉参知政事。时赵普恩礼稍替,帝以昉宿旧,故有是命。

八月,己丑,辽主谒祖陵。辛卯,太后祭其父楚国王萧思温墓。癸巳,辽主与太后谒怀陵。北院枢密副使耶律色珍,本思温所荐,妻太后之侄,太后委任之。甲午,辽主于太后前与色珍互易弓矢鞍马,约以为友。

己亥,辽主猎赤山,遣使荐熊肪、鹿脯于乾陵之凝神殿。

乙巳,辽命裕悦休格提点元城。

庚戌,石熙载罢枢密使。熙载以足疾请去,帝亲幸其第临问。久而不愈,遂抗表求解机务,故以优礼罢。

辛亥,诏增《周公谥法》五十五字。

壬子,辽西南招讨使韩德威表请伐党项之复叛者,太后命发别部兵数千以助之,赐剑,许便宜行事。德威,德让之弟也。德让兄德源,弟德凝,并以德让故贵显于辽。德凝颇廉谨,而德源愚贪,以贿名,德让贻书谏之,终不悛,论者少之。唯德威善骑射,以战功着。

初,太祖诏卢多逊录时政,月送史馆,多逊讫不能成书。于是右补阙、直史馆胡旦言:“自唐以来,中书、枢密院皆置《时政记》,每月编修送史馆。周显德中,宰相李谷又奏枢密院置内庭日历。自后因循废阙,史臣无凭撰集。望令枢密院依旧置内庭日历,委文臣任副使者与学士轮次纪录送史馆。”帝采其言,诏:“自今军国政要,并委参加政事李昉撰录,枢密院令副使一人纂集,每季送史馆。”昉因请以所修《时政记》,每月先奏御,后付所司,从之。《时政记》奏御自昉始。

先是,每岁运江、淮米四百万斛以给京师,率用官钱僦牵船役夫,颇为劳扰。至是,每艘计其直给与舟人,俾自召募,事良便。既而舟数百艘留河津月馀不得去,帝遣期门卒侦之。计吏自言:“有司除常载外,别科置皮革、赤垩、铅锡、苏木等物,守职藏者不即受故也。”帝大怒,诏书切责度支使,夺一月俸。

溪、锦、叙、富四州蛮内附。

九月,癸丑朔,初置水陆路发运使于京师,以王宾、许昌裔同知水路发运,王继升、刘蟠同知陆路发运。凡一纲,计其舟车役人之直,悉以付主纲吏,令自雇民,勿复调发。凡水陆舟车辇送官物及财货之出纳,悉关报而催督之。自是贡输无滞矣。

辽以东京、平州旱蝗,旋以南京秋潦,暂停关征,以通山西籴易。

辛酉,辽主谒祖陵;壬戌,还上京。

乙丑,帝谓宰相曰:“朕念民耕稼之勤,春秋赋租,军国用度所出,恨未能去之。比令两税三限外特加一月,而官吏不体朝旨,自求课最,恣行挞罚,督令办集。此一事尤伤和气,宜申儆之。”乃诏:“诸州长吏察访属县,有以催科用刑残忍者,论其罪。”又谓宰相曰:“民诉水旱,即使检覆,立遣上道,犹恐后时。颇闻使者或逗留不发,州县虑赋敛违期,日行鞭箠,民亦俟检覆改种。若此稽缓,岂朕勤恤之意乎!自今遣使检覆灾旱,量其地之远近,事之大小,立限以遣之。”

丙寅,帝谓宰相曰:“荆湖、江、浙、淮南诸州,每岁上供钱帛,遣部民之高赀者护送至阙下。民多质鲁,无驭下之术,篙工楫师,皆顽猾不逞,恣为侵盗,民或破产以偿官物,甚无谓也。”乃诏:“自今直遣牙吏,勿复扰民。”

辛未,辽有司请以辽主生日为千龄节,从之。录故裕悦乌珍之子为林牙,以太后追念乌珍有辅导功也。

丙子,辽主如老翁川。

郭守文塞决河堤,久不成。帝谓宰相曰:“或言河两岸古有遥堤以宽水势,其后民利沃壤,咸居其中,河盛溢即罹水患。当令按视修复。”乃分遣殿中侍御中济阴柴成务、国子监丞洛阳赵孚等,西自河阳,东至于海,同视河堤旧址。孚等回奏,以为:“治遥堤不如分水势。滑、澶二州最为隘狭,宜于南北岸各开其一,北入王莽河以通于海,南入灵河以通于淮,节减暴流,一如汴口之法。”朝议以重惜民力,寝其奏。时多阴雨,帝以河决未塞,深忧之。丁丑,遣枢密直学士张齐贤乘传诣白马津,用太牢加璧以祭。

相关词汇

羊年
乾亨
统和
明政
天福四年
永观
奥托三世
亚琛
奥托二世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弭德超
急变
曹彬
王显
弭德超
苏萨
室昉
室昉
韩德让
苏萨
右谏议大夫
宋琪
陈从信
奖护
宋琪
翊善
着作
王世则
张齐贤
前代
肉好
粗恶
陈洪进
蠲削
克凡
朝辞
凝和
弭德超
曹彬
王显
李符
卢多逊
朱崖
春州
曹彬
赵普
曹彬
进律
韩村
郭守文
黎桓
木叶山
屏迹
承天皇太后
统和
王显
柴禹锡
士大夫
命者
操履无玷
欧冶
良才
采择
君子小人
汉法
韩德让
开府仪同三司
王彦超
吴虔裕
王彦超
郭贽
愚直
愚直
俗尚
李昉
石熙载
足疾
抗表
便宜行事
德让
卢多逊
李谷
李昉
昉始
刘蟠
关报
关征
恣行
挞罚
申儆
顽猾
乌珍
郭守文
盛溢
柴成务
赵孚
张齐贤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