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15号台风

1996年9月5日08时9615号台风“莎莉”(Sally)在菲律宾以东的西北太平洋洋面上(135°E, 13°N)发展成热带低压,9月6日08时加强为热带风暴,20时进一步增强为台风,稳定向西北偏西方向移动,9月8日08时穿过巴布延海峡并进入南海,夜间强度开始减弱,于9月9日11时前后在广东省湛江市吴川市吴阳镇沿海地区登陆,登陆后穿过吴川、湛江市区、遂溪和廉江后,13时前后进入北部湾,14时前后在广西北海市沿海二次登陆,登陆后再次进入北部湾海面,19时前后在广西防城港沿海第三次登陆,随后消散在云南省和中南半岛附近。

强台风“莎莉”目前还是登陆广东最强台风之一,但对于它的强度,目前仍有争议。

1996年的9615号台风莎莉(Sally),于9月6日8时在太平洋洋面形成热带风暴,7日14时加强成台风,穿过巴士海峡,8日8时进入南海,快速向西北西方向移动,于9月9日上午11点在湛江吴川市吴阳镇沿海地区登陆。台风登陆后穿过湛江市区、遂溪、廉江等市进入北部湾,于晚上在广西北海,钦州再次登陆,登陆还达到12级,给两广带来1949年以来最惨重的损失。台风的强度之强,移动速度之快,范围之大,损失之惨重,是我国严重灾难之一。

湛江,原本是一个暖意掩映、冰雪不存的华南亚热带城市。在冬天的万般宠幸下,这里绿叶纷繁,鲜花绽放。她覆盖了整个雷州半岛,三面临海,具有广东二分一同时中国十分一的海岸线,其漫长的海岸线也为西北太平洋的台风登陆提供了便利。然而上帝还是照顾湛江的,吕宋岛的作为天然屏障,让很多超强台风想奔向粤西时候在菲律宾吕宋的地形下不得不低下高昂的头。但是完美总是有缺陷的,上天的不小心留下了偌大的巴士海峡,好像是刻意为超强台风登录湛江而设计的,历史上也有不少强台风取道巴士海峡袭击湛江。

1949年-1995年,登陆湛江电白-徐闻的热带气旋一共有57个,湛江地区平均每年有一个以上的台风登陆,其中不乏有超强台风的杰作。

1954年8月30日,5413号台风艾达(Ida)在广东湛江至海康一带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气压950百帕, 近中心最大风速达45米/秒(风力超过12级)。在台风猛烈袭击下整个湛江市突然变得一片狼籍,树木全被大风刮倒,围径170多厘米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市区所有平房无一完整,T型钢杆和水泥电杆被狂风刮倒、刮断,气象站气象仪器被吹毁。据事后有人测算,台风袭击时最大风速大约达60 米/秒。与此同时,沿海还发生高达6米的风暴潮,浪高2-3米,海船亦被涌上岸。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台风中,广东全省共死亡884人,伤2601人。

1980年7月22日,8007号台风乔伊(Joe)在广东徐闻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气压961百帕,近中心最大风速达38米/秒(风力超过12级),恰遇天文大潮期,湛江市最高潮位达6.5米,海康县也出现历史最大海潮,南渡河水位达7.2米,超过历史最高水位1米多。在台风正面袭击的湛江地区,90%的海堤被冲垮,碗口粗的大树被连根拔起。汹涌的潮水涌入湛江市,濒临大海的霞山商业区处于大水之中,水深1—2米,有的达2米多深,全市处于停电、停水、停交通的瘫痪状态。港区内,1艘2万吨级外轮和1艘5万吨级油轮被巨大海潮推上海滩搁浅,一些载重量为10多吨的水泥船、运输船和渔船涌进市区。据湛江、海南等地的不完全统计,台风中共倒塌房屋11万多间,损坏房屋47万多间,沉毁大小船只3100多艘,冲垮山塘、涵闸、电站、堤围等1000多处,倒断橡胶树850万株、电杆1300多条,受灾农作物370多万亩,并有291丧生,137人失踪,640多人受伤。

然而,湛江的灾难还没有结束,1996年的那场特大台风灾难令湛江人不堪回首……

西北太平洋,这个拥有世界“暖池”之称的海域,是热带气旋的绝佳摇篮。古往今来,多少令人生畏的台风在这诞生。沿岸的人们不得不在台风的威胁下生存。每年平均有7个台风登陆我国,位于南海之滨的广东,这个数字高达3.9个,仅受外围影响的也有3.9个。

1996年风季,广东似乎风调雨顺……

7月中旬末,随着西南季风新一轮爆发,教科书式的季风槽首次在南海到菲东一带亮相。6号、7号台风相继形成。

6号台风Frankie,季风低压出身,自南海中部生成后,西行穿越海南,登陆越南,给烈日炙烤的广东带来几阵骤雨和清风;

1996年7月22日,7号台风葛乐礼(GLORIA),在菲东生成,进入巴士海峡后恰逢副高东退,蹒跚北转,登陆台湾福建,残存的烟云在南高的劲风中飘向南粤。

7月末到8月初,8号台风贺伯(HERB),远洋而来,一路加强到125kts,随着信风踏进我国48小时警戒线。块状副高将他从21N压回18N,巴士海峡正东方,稍有差池就通过海峡直捣南海。所幸9608及时转向西北,登陆台湾和闽东北。5级台风的强度和台湾海峡的二次加强,足够证明其凶猛。福建风灾注入史册,邻省广东只是分到几场大雨,让人捏一把冷汗……

1996年8月5日,10号台风莉莎(LISA),在南海中部形成,承接9608消散后的季风尾流,奔向东北,登陆福建,化成季风槽给粤东北带来暴雨,造成一定灾害。省内其他地方依然有惊无险;

长达一个月的季风活跃期结束了,只留11号台风在海上独舞。

1996年8月18日,11号台风耐克(NIKI)一路向西,擦过海南三亚,连最外围云系也没有碰到广东。HKO总部测得的最低气压高达1007.7hPa,如果没有高挂的一号风球,人们甚至不知道耐克(NIKI)的存在。

8月结束,广东仍然空台。用现在的话来讲,广东遇到的都是“好台风”,降温解旱灾害少。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未来是否继续风调雨顺……。

(二) 9月初,菲律宾以东的季风槽再次活跃,深厚对流持续爆发。此时副高正强而有力地西伸着,脊线南落到27N,牢牢控制华南沿海。这种华南西行台风的经典形势,人们司空见惯。

9月2日,JTWC顺理成章地升格了一个热带扰动,关岛附近。初生的她成长得并不迅速,对流日消夜长,2天后才整合出完整的LLCC。有高空反气旋的助力,辐散良好。JTWC发出热带气旋形成警报(TCFA)。

9月5日早上,JTWC升格,热带低压23W诞生,18小时后,JTWC升格热带风暴。经过4天的发展,它终于获得命名:Sally,一个温柔而又美丽的名字。

在2000年以前,中国气象局只用年份+编号来称呼台风,Sally这个名字也许无人知晓,但9615这个编号,却让人闻风丧胆

事实上,Sally并不如她名字般“温柔”,而是实打实的“女汉子”。良好的辐散,微弱的风切变,很不错的水温,命名后的半天,她从热带风暴增强为一级台风。副高非常稳定,她朝着西北偏西方向前进,试图闯入巴士海峡,直捣广东。

是的,广东仍没有台风登陆。

(三)

经历近半个月的休整,菲律宾以东的水温偏高,一片火红。Sally没有疲倦的意思,继续向颠峰冲刺,能量不断向中心汇集,CDO的组织越来越紧密,对流不断爆发。终于,她的风眼打开了,越来越清晰地镶嵌在CDO中。

9月7日晚上,Sally在吕宋北部近海爆发出一个无云、清晰而且浑圆的风眼。与此同时,她的眼墙也拥有不错的对流。JTWC分析出T7.0的强度,随即给出了140kts的评价,最高等级的五级台风!HKO把强度定在95kts,放在现在属于强台风上限。相对保守的JMA、CWB的评价为85kts、48m/s。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CMA,只给出40m/s960hPa的强度。事实上,登陆的实测远不止如此。

此时的Sally已经接近吕宋岛,无可避免地受到地形干扰,增强的脚步总算告一段落。同样是地形的影响,Sally几乎以正西的路径通过海峡,风眼横穿巴林塘群岛。不敢想象,五级台风眼墙下,这几个落后的岛屿是怎样的惨烈。直到十几年后,这些岛屿才陆续建成气象站。没有实测,我们永远不知道Sally的巅峰是怎样的。人们所知的,只有200公里外的台湾兰屿,阵风34.8m/s,恒春阵风26.9m/s,这些不痛不痒的记录。

失去实测的支持,人们只能依靠卫星的图像。可是1996年的中国,风云二号静止卫星尚未发射,风云一号两颗试验星早已寿终正寝,只能依靠国外的卫星数据。尚未进入信息时代的96年,气象局并不容易。只有一个可怕的事实摆在眼前:一个超强台风正通过巴士海峡,将正面袭击广东!

(四)

人们终于意识到来者不善,HKO也意识到Sally的威胁,于是在9月8日早上5点发出一号戒备信号,此时Sally刚进香港800km警戒线不久。

太阳徐徐升起,阳光普照大地,和缓的偏北风轻轻吹拂,空气中弥漫着闷热的气息。9月8日白天,华南普遍出现高温天气,台母从东南方蔓延而来。熟悉台风的人们都知道,这是台风来临的征兆,他们猜中了开头,却意料不到,台风来得这么快这么猛……

副高死死地压在华南上空,Sally采取了飞速的西北偏西路径,24小时平均移速达到了32km/h,最快时超过40km/h,她与1979年的台风荷贝(Hope)齐名,成为有记录以来横过南海速度最快的台风

8日傍晚,仅用12小时,Sally狂奔500公里,闯进116E,进入香港东南方不足400km的范围。广东气象台照惯例在17点发布台风警报。而HKO也发出三号强风信号,声言“发出8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机会不大”。事实证明HKO是错误的。

黄昏最后一缕阳光在漫天的台母中消逝,接下来的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

入夜后,东北风依然清劲,空气显得有一丝闷热。谁也不知道风力将在哪一分钟增强,只能静静地等待。

20点,Sally飘进香港东南方290KM的地方,Sally细小的仅有250km的6级风圈仍然没有碰到陆地。

21点,风力稍微增强,离岸的岛屿出现强风,但陆地安详的气氛依旧没有打破。这也许是暴风雨来临之前最后的宁静了。

22点,强风终于来了。飞快的移速加剧了半圆效应,Sally的危险半圈覆盖着整个华南沿海。位于珠三角东部的香港首当其冲。细雨一阵接一阵地下着,横澜岛的风力在1个小时之内,从10m/s增强到17.5m/s,接近8级。澳门气象局见情况不妙,迅速改挂八号东北风球,但HKO依然沉默。

随着Sally步步逼近,越来越大的东北风夹杂着密集的雨滴,狠狠地扑向南粤大地。

23点,横澜岛的风力进一步增强,跃升到25m/s后不再下降!此外,香港各地的持续风速普遍上升到强风等级以上,离岸和高地更吹起烈风甚至暴风,维港岌岌可危。HKO还在犹豫。

9日凌晨2点,Sally在香港以南180km掠过。现在,香港要直面Sally威力最强的东北象限了。闪电如丝带般在空中飞舞,雷暴震醒一户又一户,狂暴的东南风窜进维多利亚港,激起一波又一波狂潮,香港普遍出现0.8~1.3m的增水,横澜岛记录到全港最大的阵风(除山地外)——140km/h,13级,长洲录得1小时平均风速88km/h,接近10级。HKO无奈地在2时15分“补发”了一个,也是1996年唯一的八号风球。

随着Sally迅速移离,香港的风雨渐歇,HKO在5:40除下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3小时25分的八号风球是1984年以来最短的

天亮了,打工仔照常上班,学生哥则额外获得一天阳光假期。Sally给香港留下的,除了30~80MM外的雨水,就是大风后的凌乱,树枝和碎片遍地。

这仅仅是Sally献上的见面礼。

(五)

进入九月份,北方的冷空气蠢蠢欲动。正当台风在海上兴风作浪时,一股冷空气悄然扩散到江南地区,并在9日早上进入广东。这无疑给Sally增强了“风雨潮”的威力。在更大的气压梯度之下,珠江口一带出现12级以上大风,阳江至湛江一带出现15级以上大风,其中,上川岛阵风38m/s,阳江闸坡>40m/s,阳江47m/s,电白48m/s,化州39m/s。前方的湛江危在旦夕。

9日上午8时,9615台风进入112E,阳江正南方的海面上。广东气象台向湛江一带发布台风紧急警报,预测Sally极有可能在湛江附近登陆。

对湛江人来说,台风司空见惯,登陆湛江的不在少数。这天早上,生活依然继续,人们侥幸地希望台风离去,全不知即将登陆的是风力高达50m/s的强台风,似乎一厢情愿地相信,8007和5413号特大台风永远不会再临。

整个湛江市不分上下,几乎处于不设防的状态:台风的警报发布不到位,防台措施没有落实,民众收不到最新的台风消息,学校继续上课,人们继续上班,继续上街。海上的渔民还有没回港的,海上油床作业人员没有撤回,渔排上的人们依然守护着他们的血汗……

早在前一天的晚上,湛江港就已改挂3号风球(8级)。防台指挥部下午起就逐个打电话到有关单位,通知紧急防台。部分单位非但无人值班,甚至在台风登陆前夜还没开始做防台工作,认为台风第二天晚上才登陆,第二天上午做防台工作还来得及;某公司一位负责领导还不以为然地说,风大时船长自然会离码头的。

湛江港内的情况不容乐观。由于船员繁多,锚地有限,港内已达过饱和状态。商船、渔船、渡船、军用舰船以及各种各样的小船,不分本港外港,密密麻麻地挤进这片水域。一旦走锚,将引发可怕的连锁反应,后果不堪设想。

台风距湛江已经不足120km,烈风圈早已覆盖粤西沿海,眼墙步步逼近。此时的湛江,天色更加阴晦,跑马云漫天飞驰,7~8级的东北风夹杂着细雨,给蒙在鼓里的湛江人敲响最后的警钟。

应该庆幸,不少人意识到情况不妙。部分学校在没有收到停课通知下,及时安排学生回家。街上的人们陆续躲避,渐大的风雨中,从容的等待。

(六)

9点半,Sally的眼墙开始接触颤抖的湛江,噩梦降临:风声吞没一切,雨点遮天蔽日,垃圾杂物漫天飞舞。摩托车转眼被掀翻,汽车失控,交通瘫痪。平日看似屹立不倒的大树顷刻倒下,巨型广告牌竟如孩子手中的纸鹞般飘荡在空中。湛江港内,重达几十吨的巨型龙门吊机,竟像玩具一般脆弱,折断、破损、滑进大海……

此时,湛江气象台的气氛无比紧张,气象工作者紧绷的神经一次又一次被不断刷新的数据所震惊。当年气象站还在老城区,仪器远没有当今的先进,采用的是达因自记式风速计,原理是用一块悬吊在空中的板,通过记录风吹动时板上扬的角度,换算成风速,误差可想而知,而且风速纸上限值为50m/s。同样的,当年使用的旧式气压自记仪,量程仅960hPa-1050hPa。

在9615这样强悍的台风下,如此低端的仪器根本不足以记录她的狂暴。湛江东部沿海所有风速仪基本被摧毁,气象台的仪器勉强维持工作。每一阵大风过来,风速计指针猛然都往上一跳,终于风力再也没低于12级了。

10:00~10:37,风速9次超过40m/s,测得最大10分钟平均风速48.8m/s,并3次记录到57m/s以上的强阵风。由于风速太大,风速仪的笔尖被风压出风记录纸外,超出观测极限,没能录得实际最大风速和极大阵风——至少可以肯定,持续风>50m/s,阵风>57m/s

11时前后,9615号强台风在湛江吴川市吴阳镇沿海登陆!本年度首个在广东登陆的台风,也是建国以来最晚的初台。

是的,风眼来了。11:00~11:12期间,风速降到了最低,期间有5分钟为静风,此后风力再度加大。

至于气压,08时为993.1hPa,10时34分为953.5hPa,10时56分为942.3hPa(此时吹北风11m/s,台风中心仍未达到最近距离),3小时下降了47.6hPa,随后超过气压自记仪下限,时间长达43分钟!根据推测,9615号台风在11时10分左右距离湛江站最近,此前1小时内,最大半小时降压17hPa,湛江市气象台最终将最低气压订正为938.9hPa以下

与此同时,在坡头南油港湾海面上的南海503船测得最大风速61m/s,滨海283船测得最大风速65~68m/s;在湛江港内的台湾怡荣号商船测得65~70m/s的最大风速。

而在30公里外的登陆点吴川市吴阳镇,当年没有气象观测站,极大风速无法考究。

值得注意的是,湛江市区处于台风路径的西侧和南侧,即安全半圈里。按9615将近40km/h的移速推算,危险半圈的风力甚至可达55m/s以上。

风向要回南了。俗话说“回南大过北”,事实上,当9615通过最近点后,湛江城区完全处在安全半圈内,风力不比台风登陆前强。风向迅速逆转为西北风-西风-西南风,西向的强风虽然没有东向的向岸风来得猛烈,但是风向的急剧变化,物体受力急剧改变,原来坚固的物体迅速失去支撑。原本安全的地方毫无保留地曝露在狂风中。湛江市供电供水完全崩溃,城镇陷入一片混乱……

港内的隐忧,终于变成现实。部分船舶按习惯抛了左长右短的八字锚,想待风大后再放长右锚链。如果处在台风右半圈(危险半圈),这种方法是有效的。可是湛江港却处在台风左半圈,船只逆时针顺风向左转时,由于锚链受力不平衡,发生走锚。拥挤的水域发生连锁反应,船舶首尾相碰,连环相撞受损,最后沉没。

13级以上的大风持续了40分钟,12级大风持续了1小时48分钟,8级以上大风持续了7小时。

9615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几个小时后,她再次在广西北海和防城港登陆。登陆北海时气压只剩960多hPa,但是她依然能用40m/s以上的阵风来证明她的实力,也使她成为广西北海历史上数一数二的特大台风。王者总有告别时,1天后,9615壮烈地消逝在中越边境的崇山峻岭中。

(七)

随着9615的远离,狂风已经退去,但雨水绵延不断,在9月9日一天里,降水量达到80~150mm。道路充满着积水和垃圾。大量的大树被剥光了树叶树枝树皮,最终成了根柱子倒在地上!灯柱被狂风掰弯,伏倒在地。倒塌的房屋不计其数,许多建筑物成了只剩下钢筋水泥的光壳子。受损的房屋更是多不胜数。其中,庞大的湛江体育馆后来用了数千万元重修。无家可归的人只能到暂住地躲避,在风雨中痛哭失声。 海边的景象惨不忍睹。狂风掀起了1~2米的风暴潮,粤西沿海大部分地区都超过了警戒水位。港内船舶近三分之一走锚,碰撞受损,百吨重的船只被风浪抛上海堤。渔船沉没,船上渔民生死未卜,港内共捞起97具尸体。海堤溃决,鱼塘、虾塘、水田、农田完全被淹没,联成一片分不清边界。香蕉、甘蔗没有一棵是直立的。

更让人不堪回首的是台风后的社会秩序。被人们忽略的水井成了救命之源,蜡烛和油灯供不应求,不少黑心店主哄抬物价,屡禁不止。人心惶惶之时,谣言四起。深夜时分,有人散布地震谣言。市民如同惊弓之鸟,不管夜深和停电,匆匆收拾行囊,慌张地往市郊空旷地区逃难。市内上演一幕幕紧急大逃亡的恐怖场景,仿佛战乱年代重临。最后,人们在两公里外的郊区市场停歇下来,呆了三个多小时不见动静,胆子大的便回家去了。

整个湛江城,伤亡惨重。亲历者回忆道:“我永远忘不了那几位因接送孩子而不幸在台风中遇难的家长。”“不少人在屋里因顶不住门窗而被旋转的家具活活打死打伤;路上行人不少被刮起物品打死,打伤的随处可见”“当时医院里满是伤员,医用缝线极短时间内就用光”

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全省死亡人数330人,受灾人口873万人。风灾中,倒塌或损坏房屋116.4万间,农业受灾面积44.4万公顷,直接经济损失218.63亿元。其中,仅湛江市死亡人数就达256人,受伤人数23000人。

湛江遭受空前毁灭性破坏。世界首次出现龙门吊被风吹下大海,整个湛江港大型机械受损或摧毁达到55台。湛江电网的电线、电塔彻底摧毁,与省电网解列。通信线路、光缆全部中断。供水、交通亦完全瘫痪,全市停电、停水、停工、停课,遭受毁灭性破坏。台风冲毁江海堤135.3公里,桥涵168座,农作物受灾面积21.84万公顷,损粮19.1万吨,沉船3996艘。

(八)

实测数字而言,9615无疑是有记录以来,登陆广东最强台风,后来的天兔未必能超出9615的记录。9615号台风的破坏力远远超过了那个年代的设施防御标准和人们的认识水平,哪怕放在当今,也未必吃得消。有几点教训,是当今必须吸取的。

首先,台风信息必须快速准确的发布。像9615这样路径稳定的台风,只知道登陆点远远不够,民众以惯常的思维,对登陆时间判定失误,耽误了防台工作,造成损失,台风信息必须及时准确的传达到相关单位。何况大气瞬息万变,前后两次预报的差别可能非常大,即使是信息媒体发达的今天,信息也难免滞后。

其次,防灾认识必须普及,防灾措施必须落实。如果说9615以极强的强度登陆是天灾,那么麻痹大意、侥幸心理就是人祸。港口疏浚,设施检查是长期的工作,保证的是灾害来临时的安全。明文规定的防御措施,就必须执行,该防的防,该撤的撤,服从指挥。

再次,必须以足够高的标准对自然灾害进行防护。当下极端天气事件越来越频发,没有人能保证9615这样的超强台风何时会重临。没有遇到不代表不会遇到,应当在投入合理的前提下,尽可能采取高标准的防护,确保工程在使用年限内的安全率。

人类社会,始终会不断进步的。极端事件无法避免的前提下,有正确、合理的应对,灾害将永远留在史册。

莎莉毫不掩饰它征服粤西和桂南大地的骄傲,由于台风的破坏力超过了设施的防御标准和人们的认识水平,造成严重的灾害损失,为历史罕见。比较历次灾情,这是建国以来台风灾害最大的一次。据统计,这次台风造成共359人死亡(实际死亡人数可能不止这个数字),珠江口于西,中山,珠海,江门,阳江,茂名,湛江,北海,钦州,玉林等两广九大市受灾,损失最严重的是湛江,茂名,阳江。广东省直接经济损失218.63亿元,其中湛江市损失103亿元(接近湛江当年生产总值的一半),茂名损失64亿元。

广东省受灾人口:930万人,死亡208人,倒塌房屋26.8万间,损坏房屋116.4万间,损坏高压输电线路808 km,损坏通讯线路755 km,完全停产工矿企业1万多家,农业受灾面积44.4万hm2,水产养殖受损2.36万hm2,水利设施直接经济损失2.2亿元。我省西南部地区普降暴雨到大暴雨,阳江市的阳春市平均降雨100毫米,其中卫国镇在8小时内降雨385毫米,电白县岭门镇135毫米,电城镇130毫米。湛江市除雷州半岛外,其余地区普降40至150毫米。受灾面广,珠江口以西沿海的6个市、27个县(市、区)、290个乡镇都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其中湛江、茂名、阳江最为严重。五是摧毁力大,台风所到之处,一片狼籍,大部分地区交通、通讯、供水、供电中断。大量房屋倒塌,大片鱼、虾塘和水稻、农作物被风吹倒或淹没,水产养殖网箱、渔排全部漂失或沉没,公路树、香蕉、甘蔗几乎全部倒伏或折断,山林成片折断(沿海林木倒折率达80%),行驶中的汽车被吹翻,交通严重阻塞、中断,学校停课,工厂停工,人员伤亡严重,医院住满伤员,回港避风的船只也被摧撞或卷起而摔烂或沉没;沿海堤围被打烂溃决,渡槽被吹翻,水库迎水坡被淘空;湛江至广州、茂名的22万伏高压输电线路的铁塔50多座被吹倒或折断,11万伏~35干伏以下的输电线路全部被摧毁。湛江市死亡79人,农作物21.84万hm2、水产养殖1.17 hm2受损,冲毁江海堤135.3 km,桥涵168座,损坏船只2286艘,沉毁1175艘。遂溪县700多艘渔船被损坏,沉没100艘,湛江港损失前所未有∶18台100多吨的门吊被刮倒损坏,其中6台翻到海里,自重500多吨的集装箱卸桥吊也被刮倒翻到海里。另外,有2艘油轮搁浅,一艘高速客轮被海浪抛上岸,2万平方米的保税仓也被刮坏,据统计全市打沉打坏船只达700多艘,仅湛江港区内就沉船20多艘,有19条轮船移锚,湛江军用机场也遭到严重破坏。阳江市农作物受浸面积32.9万hm2(493.2万亩),损坏渔船366艘,沉没10多艘,崩缺堤围75处2.11 km。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在台风浪和风暴潮的共同作用下,造成严重灾害。北海市的海堤被波高3到5 m的海浪打坏,潮水涌入。据统计,北海市一县三区26个乡镇受灾人口:111.48万人,死亡61人,失踪88人,倒塌房屋3.47万间,冲毁海堤372处48.28 km,受灾农作物7.1万hm2,损坏船只1099艘,沉船173艘,直接经济损失25.55亿元。钦州市民房倒塌2万间,死亡2人,海堤被冲毁300多 m。合浦县受灾人口:55万人,房屋倒塌2.5万间,损坏房屋7.5万间,海水浸没水稻1万hm2(15万亩),冲毁海水养殖3300多hm2(5万多亩),1.07万hm2(16万亩)甘蔗、3300 hm2(5万亩)木薯倒伏,18 km海堤塌裂进水,30艘渔船被损坏。

9615号台风一开始登陆就成为中国一个著名的台风,然而风迷与专家从她登陆的那一刻10多年来对她强度的争论始终没有停止过。她的强度究竟如何?随着时间的远去,这个可能成为永远的不解之谜。 以下是各大机构对她的强度分析:

JTWC:140KT CMA:50M/S--935hPa JMA:85KT--940hPa HKO:95KT--935hPa CWB:48M/S

莎莉在巅峰时候,联合台风警报中心评定为140KTS,香港天文台给予95KTS,而日本气象厅给予85KTS,他们明显低估了这个美丽的杀手。过后香港天文台在莎莉登陆后,对莎莉的报道失误公开向社会道歉。加上10多年前科技设备原因影响,几乎没有办法取得准确数据。9615号台风还是留下一些残留的数据,48m/s的十分钟持续风力,这个是湛江气象台测得的,当然很快风速计被毁了,粤西的风速计太脆弱了,并且不是在登陆点测得的,登录地点吴川市吴阳镇是比较偏地方,当年连个风速计也没有,离湛江市区有40公里,我们又怎么判断登陆点吴阳镇的10分钟持续风速?我们只是肯定一点,她的10分钟持续风速远大于48m/s,很难取得更真实的数据。

再说阵风(极大风速),有三种说法,一种是61m/s,一种是64m/s,一种是65-70m/s(湛江港一台商船测得)。无论是哪个数字,意义都不大,因为所有的风速计都毁灭了,任何数字都不是极终数字,湛江港商船测得的70m/s也不能代表最大数字,因为湛江港是一个很好天然避风良港,而且离登陆点已经有40公里左右,足可以说明她的最大风力一定大于70m/s,可见莎莉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超强台风,她的强度是永远可望不可及。世界上首次出现港口的龙门吊被吹下大海,你可以想象风力有多大。我们也是只能肯定一点,她在吴阳镇登陆时候,她的极大风速大于70m/s,具体她的极大风速是多大 ,没有办法考究。

再说气压吧,在吕宋岛北部她海平面气压曾经达到896hPa(非实测评估数据)。登陆后,湛江气象台测得登陆气压942hPa,在中国台风有记录以来,仅次于登陆海南的1973年14号台风玛琪和2013年19号台风天兔,但是这个气压也不是在登陆点测得的,是在台风西移过程中测得的。所以这个数字也有一定的水分,气压测量点离登陆点有40公里左

右,到底吴阳镇的海平面气压是多大?中央气象台给她一个评估,935百帕。我个人认为她应该会低于930百帕,真实数据是多少呢? 没有办法考究。

湛江官方向社会公布她的登陆极大风速是57m/s,这显然并非是最大阵风的数据。按照9615号台风强度,仅是阵风已经远超17级,登陆平均风级为15级(大于48m/s)。社会一致公认她是广东1949年来最强的台风,她是不是中国大陆最强台风,仍然有争议。

9615号台风莎莉强度强,移动速度快,直径范围之大,影响地区之广,破坏力极其惨重。

前面说过,她登陆时候的10分钟持续风速大于48m/s,极大风速大于70m/s,中心气压低于938百帕,在中国大陆有几个台风能胜过?世界上首次出现龙门吊被吹下大海,她没有在天文大潮的帮助创造了一级风暴潮,这个是建国以来仅有两个台风出现这样的情况,另一个是登陆浙江象山的5612号台风。

莎莉拥有1100公里的环流直径使她成为一个庞然大物,她具有两个台风眼,她影响范围之广也是惊人的,香港,澳门,珠海,中山,江门,茂名,湛江,北海,钦州,防城港,玉林极大风速普遍超过12级,港澳和两个九大地级市受灾。

莎莉的移动速度快得惊人,在南海平均每小时移动速度达到38-40公里每小时,最快时候超过40公里,进入南海后仅一天就登录,成为有记录以来南海移动速度最快的台风,给人们防备台风带来极大困难,防不胜防。

她带来的灾难也是非常惨重,她的灾害主要是风灾为主,风大雨小是她一个特点,受灾人口:1041.5万人,死亡人数:359人,淹没农田:53.9万公顷,倒塌房屋:30多万间,毁坏房屋:123.9万间,停产、半停产企业:10000个,被评为特大潮灾(一级风暴潮灾),广东遭到建国以来最惨重的损失。

“湛江市九成的烟囱被吹倒了,湛江港的龙门吊全被吹到了海里,就连集装箱吊那么大也掀到了海里,台风过后整个湛江几乎见不到还直着的树木和电线杆。” “不知多少进港避风的船被打翻了,搞得市民一个多月后还不敢吃海鱼,因为好多天后,海面上还浮出遇难者的尸体。”

“公路上面包车横着是根本站不住的,当时待在5层以上楼房的人,都感觉得到楼房被吹得地震似地摇晃。”

“那次台风后,没几家的玻璃是完好的,最绝的是,有一家的窗户被一颗石子击穿了一个洞,玻璃没碎——可以想像到那颗石子的速度力。”

“当时医院的针线在短时间内用完,伤者不计其数。”

“我们当是还在上课!上课的桌子都被吹飞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什么都没有了。”

“我是湛江吴川市吴阳镇人。当时我在读初二。当时的情况永世难忘:满天飞着瓦片,铝合金窗扇和垃圾。防风林基本全断了。停靠在海边沙滩上的渔船被风吹到挂在树上。新建好的观海大道也毁于一旦。田里的作物也全没了。街道两边貌似坚固的卷闸门全倒了。人在屋外站也站不稳,走动非常困难,骑车你想都不用想。在家里你会感到大地在颤动,墙壁在颤抖,那情景就像世界末日。”

“ 数据并不能完全说明一切,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9615的可怕。那种可怕会扫光你对追风的渴望。说一些身边人的事吧。我同学的一个朋友,当时就和的士司机狼狈地从被一条不知从哪里吹来的粗大的木头穿越砸烂前后车窗玻璃的车里爬了出来,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车子被风吹走。抬头还看到穿着雨衣的被卷上天的人(据海边的人说,当时的风类似龙卷风)。大商场的钢化玻璃门大家都见过了吧,我单位里的少说也有2,3CM左右厚度吧。当时经验不足,20多人排着队拼命顶门抗风。结果,风把玻璃门吹破,充分发挥党员模范作用的某领导的脸上从此留下了不能消除的疤痕;当我的同事俩公婆匍匐前进300米爬回家的时候,看到她们家的茶窗被吹得象孕妇的肚子一样的拱起,瞬间连带铝合金窗框一起被吹走。而住的地方还是市中心,海边空旷地的风力更不可想象......这些经历,有哪个台风能做到?每当从电视上看到风迷在海边追风的画面,我同事就说:如果是9615,你们全到海里喂鱼去吧。”

“...办公楼门口那两扇巨大的落地玻璃门被风吹得炸裂开来,并顺势往外飞洒,站在十余米外的姐夫被其中一块长约二十厘米的玻璃恰好切中右臀部。当时被切中时竟然一点都没觉得疼,玻璃口实在太锋利,飞得太快。那道门用的是8毫米厚的玻璃... ”

“数十吨数百吨的港口吊机铁家伙被刮入大海,大树连根拔起或成光柱子,遂溪军用机场SU27被打烂,南海舰队登陆舰冲上海滨公园,民用机场大客机掀翻在地滑行靠满载水的消防车去顶住,这些都不是吹的,是事实!且发生这些的还离台风中心最大风力有距离。”

“有大量的大树被活活剥光了树叶树枝树皮,最终成了根柱子倒在地上。”

9615号台风的风暴潮资料

灾 种:台风风暴潮

时 间:1996年9月9日

地 点:广东湛江(台风登陆地点)

成 因: 9615号台风影响

增水大于1m的站:赤湾、大盛、泗盛涠、黄埔、横门、南沙、灯笼山、三灶、黄金、大横琴、黄冲、闸坡、湛江、石头埠、北海、白龙尾

增水大于2m的站: 北津

超过警戒水位站: 赤湾、大盛、泗盛涠、黄埔、横门、南沙、灯笼山、三灶、黄金、大横琴、黄冲、闸坡、石头埠

成灾范围:广东西部和广西东部沿海 

受灾人口: 1041.5万人

死亡人数: 359人

损坏堤塘(处): 447

损坏堤塘(km): 185.72

淹没农田(万hm2):53.9

倒塌房屋(万间):88.67

毁坏房屋(万间):123.9

沉损船只(艘):5939

冲毁鱼塘虾池(万hm2):1.5

停产、半停产企业(个):10000

直接经济损失(亿元):154.58

灾害过程及灾情总体描述:9月9日,广东和广西沿海在9615号台风风暴潮影响期间,产生1.5~2.0 m的增水,广东的黄埔、灯笼山、三灶和闸坡等验潮站出现了超过当地警戒水位的高潮位。 受这次风暴潮袭击,广东省江门、阳江、茂名、湛江、珠海、中山等市严重受灾。

灾度评估:特大潮灾(一级风暴潮灾)

资料来源:

国家海洋局(1997),1996年中国海洋灾害公报,3;李先瑞(1997),1996年9-12月灾情实况,中国减灾,7(4):58~60;王秀山(1997),1996年灾情核定情况。

相关词汇

台风
菲律宾
西北太平洋
热带低压
热带风暴
台风
巴布延海峡
南海
湛江市
吴川市
吴阳镇
吴川
湛江
遂溪
廉江
北部湾
北海市
北部湾
防城港
云南省
中南半岛
广东
广东省
湛江市
吴川市
吴阳镇
广东
广西
海南
百帕
莎莉
热带风暴
巴士海峡
南海
吴川市
吴阳镇
湛江市
遂溪
廉江
北部湾
广西北海
华南
雷州半岛
临海
西北太平洋
吕宋岛
粤西
菲律宾
巴士海峡
海康
湛江市
风暴潮
天文大潮
湛江市
海康县
直接经济损失
莎莉
粤西
珠江口
茂名
北海
玉林
湛江市
高压输电线路
阳江市
阳春市
电白县
岭门镇
电城镇
雷州半岛
珠江口
输电线路
湛江市
湛江港
广西壮族自治区
北海市
风暴潮
钦州市
合浦县
莎莉
联合台风警报中心
香港天文台
日本气象厅
粤西
吴川市
吴阳镇
湛江市
湛江港
湛江港
最大风力
莎莉
吴阳镇
吕宋岛
台风天兔
吴阳镇
中央气象台
莎莉
天文大潮
风暴潮
象山
5612号台风
中山
茂名
北海
防城港
玉林
莎莉
南海
潮灾
风暴潮
湛江市
吴川市
防风林
钢化玻璃
成光
遂溪
南海
海滨公园
风暴潮
台风风暴潮
南沙
横琴
黄冲
闸坡
风暴潮
黄埔
灯笼山
三灶
闸坡
茂名
中山
潮灾
国家海洋局
中国减灾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