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年

后周太祖郭威从自己起于寒微,不敢厚自奉养以病下民。即位后,下诏罢四方贡献珍美食物,并将汉宫中玉器碎之于庭,以为戒,并命以后珍华悦目之物不得入宫。广顺三年(953)正月,周罢营田务。唐末以来,中原宿兵,因此设置营田,不隶州县,由户部别置官司总领,或丁多无役,或容庇奸盗,而州县不能诘。至是,罢户部营田务,以其民隶州县,其田、庐、牛、农器,赐给现佃者为永业。又以后梁太祖朱全忠以来东南各州百姓岁输牛租,牛死而租不除,民甚苦之,亦悉除牛课。当年,户部增三万多户。

癸丑年(牛年)

后周广顺三年

吴越广顺三年

于阗同庆四十二年

辽应历三年

南汉乾和十一年

荆南广顺三年

后蜀广政十六年

南唐保大十一年

北汉乾祐六年

周罢营田、牛课

后周太祖郭威从自己起于寒微,不敢厚自奉养以病下民。即位后,下诏罢四方贡献珍美食物,并将汉宫中玉器碎之于庭,以为戒,并命以后珍华悦目之物不得入宫。广顺三年(953)正月,周罢营田务。唐末以来,中原宿兵,因此设置营田,不隶州县,由户部别置官司总领,或丁多无役,或容庇奸盗,而州县不能诘。至是,罢户部营田务,以其民隶州县,其田、庐、牛、农器,赐给现佃者为永业。又以后梁太祖朱全忠以来东南各州百姓岁输牛租,牛死而租不除,民甚苦之,亦悉除牛课。当年,户部增三万多户。

彰武更换节度

后周广顺三年(953)正月,彰武节度使(治延州,今陕西延安北)高允权卒,其子高绍基谋袭父位,诈称父疾病,上表求以已为知军府事。又屡奏杂虏犯边,希望能承袭父职。后周以六宅使张仁谦往延州巡检,高绍基始发父丧。二月,后周又命静难节度使(治邠州,今陕西彬县)折从阮分兵屯于延州,又命供奉宫张怀贞率禁军西指挥屯于鄜、延,高绍基惧,将军府事付副使张匡图。后周以向训权知延州。

后周除二王

后周枢密使、门下侍郎平章事王峻,于邺都兵变时为兵马都监,周太祖郭威自邺入汴,王峻佐命之功最多。其虽以天下为己任,但恃功骄矜,对太祖言事多出语不逊。因不满郑仁诲、李重进、向训等人进用,假意称病求解职,一面对前往敦谕的使节不礼,一面又邀诸节度使为保证。又忌镇宁节度使郭荣(即周世荣)英烈,屡阻郭荣入觐。王峻虽已典枢机、兼宰相,又固请领节镇,太祖不得已,以其为平卢节度使。广顺三年(953)二月,王峻又请以颜衍,陈观代范质、李谷为相,太祖以进退宰辅,不可仓猝为由,未允。王峻争之不已,出言不逊。太祖以王峻欺凌太甚,不堪其无君,幽峻,贬为商州司马,至州病卒。邺都留守王殷与王峻同佐命,太祖恐其不安,遣殷子往邺都通报王峻罪状。王殷几次请入朝,均不获准。十一月,王殷入朝,太祖病重,力病登殿,执王殷,流登州,出城杀之。罢邺都为天雄军、大名府,位在京兆府之下。

南唐大旱

南唐保大十二年(953)、后周广顺三年六至七月,南唐不雨,大旱,井泉干涸,淮河可涉水而过。饥民相继渡淮入后周之境。南唐濠(今江苏蚌埠东)、寿(今江苏寿县)发兵拦阻,饥民与官军复而趋北。后周听南唐饥民籴米过淮。于是南唐筑仓,籴北米供军。八月,后周诏南唐百姓以人畜负籴者听之,以舟车运载者不予。

北方大水

后周广顺三年(953)秋,北方东自青(今山东益都)、徐,西至丹(今陕西宜川),慈(今山西吉县),北至贝(今河北南宫东南)、镇(今河北正定),皆大水。

南唐筑百水塘不成

南唐保大十二年(953)、后周广顺三年十月,南唐以楚州(今江苏淮安)刺史田敬洙所请,于楚州筑白水塘以灌溉屯田,并诏州县修复湮废的陂塘。于是力役暴兴,南唐以近侍车延规总掌其役,发江西洪、饶、吉、筠诸州民、牛往楚,常、吏因缘为好,强夺民田,民怨。知制诰徐铉奏得其事,南唐以之按视。徐铉至楚州,悉取所夺之田还民,并诘责车延规。后徐铉因谗被贬,白水塘亦竟不成。

(1)春,正月,丙辰,以武平留后刘言为武平节度使,制置武安·静江等军事、同平章事;以王逵为武安节度使,何敬真为静江节度使,周行逢为武安行军司马。

(1)春季,正月,丙辰(初五),后周太祖任命武平留后刘言为武平节度使、置制武安及静江等军事、同平章事。任命王逵为武安节度使,何敬真为静江节度使,周行逢为武安行军司马。

(2)诏折从阮:“野鸡族能改过者,拜官赐金帛,不则进兵讨之。”壬戌,从阮奏:“酋长李万全等受诏立誓外,自馀犹不服,方讨之。”

(2)后周太祖下诏书给折从阮:“野鸡族首领能够改过的,授于官职赏赐金帛,怙恶不悛的就进兵讨伐。”壬戌(十一日),折从阮奏报:“除酋长李万全等接受诏书立誓改过之外,其余的仍然不肯降服,正在讨伐他们。”

(3)前世屯田皆在边地,使戍兵佃之。唐末,中原宿兵,所在皆置营田以耕旷土;其后又募高赀户使输课佃之,户部别置官司总领,不隶州县,或丁多无役,或容庇奸盗,州县不能诘。梁太祖击淮南,掠得牛以千万计,给东南诸州农民,使岁输租。自是历数十年,牛死而租不除,民甚苦之。帝素知其弊,会门使、知青州张凝上便宜,请罢营田务,李亦以为言,乙丑,敕:“悉罢户部营田务,以其民隶州县;其田、庐、牛、农器,并赐见佃者为永业,悉除租牛课。”是岁,户部增三万余户。民既得为永业,始敢葺屋植木,获地利数倍。或言:“营田有肥饶者,不若鬻之,可得钱数十万缗以资国。”帝曰:“利在于民,犹在国也,朕用此钱何为!”

(3)前代屯田都在边疆地带,让卫戍的士兵耕种。唐朝末年,中原驻扎军队,所在之处都设置营田来耕种空旷土地。以后又招募钱多的富户耕种让他们交纳租税,户部另外设置机构总管,不隶属于州、县,有的壮丁多而无徭役,有的收容庇护奸人盗贼,州、县没法追究。后梁太祖进击淮南,抢掠到的牛数以千万计,提供给东南各州农民,让他们每年交租。自此经过几十年后,牛死而租不免除,农民深受其苦。后周太祖素知其中弊端,正好门使、知青州张凝上奏请便宜行事,要求撤销营田事务,李也这样说,乙丑(十四日),颁敕令:“全部取消户部营田事务,将耕种营田的农民隶属于州、县。他们的田地、庐舍、耕牛、农具,同时赐给现在耕种者作为永久产业,全部免除牛租的征收。”这一年,户部增加三万多户人口。农民既已得到这些成为永久产业,方才敢修葺房屋、种植树木,获取地利数倍于以前。有人说:“营田中有肥沃富饶的,不如卖掉它,可以得钱数十万缗来充实国库。”后周太祖说:“利益在农民那里,如同在国家一样,朕用这些钱干什么!”

(4)莱州刺史叶仁鲁,帝之故吏也,坐赃绢万五千匹,钱千缗,庚午,赐死;帝遣中使赐以酒食曰:“汝自抵国法,吾无如之何!当存恤汝母。”仁鲁感泣。

(4)莱州刺史叶仁鲁是后周太祖的旧吏,因贪污绢帛一万五千匹、钱一千缗而被判罪,庚午(十九日),赐其自杀。后周太祖派遣宫中使者赐给酒和食物,说:“你自己触犯国法,我没有什么办法!必当关照抚恤你的母亲。”叶仁鲁感动得流下眼泪。

(5)帝以河决为忧,王峻自请往行视,许之。镇宁节度使荣屡求入朝,峻忌其英烈,每沮止之。闰月,荣复求入朝,会峻在河上,帝乃许之。

(5)后周太祖为黄河决口而忧愁,王峻自己请求前往巡视,后周太祖准许。镇宁节度使郭荣屡次请求进京入朝,王峻忌恨他英武勇烈,经常阻挠。闰月,郭荣又请求进京入朝,正好王峻外出在黄河边上,太祖就答应了。

(6)契丹寇定州,围义丰军,定和都指挥使杨弘裕夜击其营,大获,契丹遁去。又寇镇州,本道兵击走之。

(6)契丹侵犯定州,包围义丰军,定和都指挥使杨弘裕夜晚袭击敌营,大获全胜,契丹军队逃跑离去。契丹军队又侵犯镇州,当地军队击败赶走了敌人。

(7)丙申,镇宁节度使荣入朝。故李守贞骑士马全义从荣入朝,帝召见,补殿前指挥使,谓左右曰:“全义忠于所事,昔在河中,屡挫吾军,汝辈宜效之。”王峻闻荣入朝,遽自河上归,戊戌,至大梁。

(7)丙申(十五日),镇宁节度使郭荣进京入朝。原李守贞的骑士马全随郭荣入朝,后周太祖召见他,补授他为殿前指挥使,对左右的人说:“马全忠于所服务的主人,从前在河中时,屡次挫败我的军队,你们应该仿效他。”王峻听说郭荣进京入朝,赶紧从黄河边上返回,戊戌(十七日),到达大梁。

(8)彰武节度使高允权卒,其子牙内指挥使绍基谋袭父位,诈称允权疾病,表己知军府事。观察判官李彬切谏,绍基怒,斩之,辛巳,以彬谋反闻。

(8)彰武节度使高允权去世,他的儿子牙内指挥使高绍基图谋承袭父亲职位,谎称高允权病重,上表自己主持军府事务。观察判官李彬恳切劝谏,高绍基发怒,斩杀了他,辛巳(疑误),捏造李彬图谋造反向上报告。

(9)王峻固求领藩镇,帝不得已,以峻兼平卢节度使。

(9)王峻再三请求兼领藩镇,后周太祖不得已,任命王峻兼任平卢节度使。

(10)高绍基屡奏杂虏犯边,冀得承袭,帝遣六宅使张仁谦诣延州巡检,绍基不能匿,始发父丧。

(10)高绍基屡次奏报各部强虏侵犯边境,希望能承袭父职,后周太祖派遣六宅使张仁谦到延州巡视检查,高绍基不能再隐瞒,才发布父丧。

(11)戊申,折从阮奏降野鸡二十一族。

(11)戊申(二十七日),折从阮奏报降伏野鸡二十一个部族。

(12)唐草泽邵棠上言:“近游淮上,闻周主恭俭,增修德政。吾兵新破于潭、朗,恐其有南征之志,宜为之备。”

(12)南唐布衣之士邵棠上言说:“近来出游淮上,听说周主恭敬俭朴,不断推行德政。我国军队新近在潭州、朗州失利,恐怕周有南征的意向,应该为此作好防备。”

(13)初,王逵既得潭州,以指挥使何敬真为静江节度副使,朱全为武安节度副使,张文表为武平节度副使,周行逢为武安行军司马。敬真、全各置牙兵,与逵分听视事,吏民莫知所从。每宴集,诸将使酒,纷拿如市,无复上下之分,唯行逢、文表事逵尽礼,逵亲爱之。敬真与逵不协,辞归朗州,又不能事刘言,与全谋作乱。言素忌逵之强,疑逵使敬真伺己,将讨之,逵闻之,甚惧。行逢曰:“刘言素不与吾辈同心,何敬真、朱全耻在公下,公宜早图之。”逵喜曰:“与公共除凶党,同治潭、朗,夫复何忧!”会南汉寇全、道、永州,行逢请:“身至朗州说言,遣敬真、全南讨,俟至长沙,以计取之,如掌中物耳。”逵从之。行逢至朗州,言以敬真为南面行营招讨使,全为先锋使,将牙兵百馀人会潭州兵以御南汉。二人至长沙,逵出郊迎,相见甚欢,宴饮连日,多以美妓饵之,敬真因淹留不进。朗州指挥使李仲迁部兵三千人久戍潭州,敬真使之先发,趣岭北,都头符会等因士卒思归,劫仲迁擅还朗州。逵乘敬真醉,使人诈为言使者,责敬真以“南寇深侵,不亟捍御而专务荒宴,太师命械公归西府”,因收系狱。全逃去,遣兵追捕之。二月,辛亥朔,斩敬真以徇。未几,获全及其党十余人,皆斩之。

(13)当初,王逵既已取得潭州,便任命指挥使何敬真为静江节度副使,朱全为武安节度副使,张文表为武平节度副使,周行逢为武安行军司马。何敬真、朱全各自设置警卫牙兵,与王逵分厅处理政务,官吏百姓不知应该听从谁的。每次宴请聚会,众将领酗酒使性,纷纭杂乱得像市场一样,不再有上下尊卑的区分,只有周行逢、张文表对待王逵恭敬有礼,所以王逵亲近喜爱这两人。何敬真与王逵不和,告辞返归朗州,但又不肯服从刘言,便与朱全谋划发动叛乱。刘言一向顾忌王逵的强大,怀疑王逵派何敬真来窥探自己,准备征讨王逵,王逵闻知,很恐惧。周行逢说:“刘言素来不与我们一条心,何敬真、朱全以在您手下为耻,您应当及早处置他们。”王逵大喜说:“与您共同翦除凶党乱徒,一道统治潭州、朗州,还有什么忧愁!”正好遇上南汉入侵全州、道州、永州,周行逢请命:“我愿单身到朗州劝说刘言,让他派遣何敬真、朱全南下讨伐,等二人到达长沙,设计捉拿,犹如拿取掌中之物那样容易。”王逵听从此计,周行逢到达朗州,刘言任命何敬真为南面行营招讨使,朱全为先锋使,率领牙兵百余人会合潭州军队来抵御南汉。两人到达长沙,王逵亲自出城到郊外迎接,相互见面显得非常欢喜,设宴畅饮接连几天,常用美貌妓女款待引诱他们,何敬真因此滞留不再前进。朗州指挥使李仲迁所部军队三千人长久戍守潭州,何敬真让他先出发,赶赴大庾岭北面,都头符会等因士兵思归故里,劫持李仲迁擅自返回朗州。王逵乘何敬真大醉,派人假装成刘言的使者,斥责何敬真:“南面敌寇大举入侵,不立即防御抵抗而专门追求荒淫玩乐,太师命令给您戴上脚镣手铐押回西府朗州。”趁机将何敬真逮捕关进监狱。朱全逃跑离去,派兵追捕他。二月,辛亥朔(初一),斩杀何敬真来示众。不久,捕获朱全及其党羽十几人,全部斩首。

(14)癸丑,镇宁节度使荣归澶州。

(14)癸丑(初三),镇宁节度使郭荣返归澶州。

(15)初,契丹主德光北还,以晋传国宝自随。至是,更以玉作二宝。

(15)当初,契丹主耶律德光返回北方,将后晋传国玺印随身携走。到这时,又用玉做两枚玺印。

(16)王逵遣使以斩何敬真告刘言,言不得已,庚申,斩符会等数人。

(16)王逵派遣使者将何敬真斩首报告刘言,刘言不得已,于庚申(初十),将符会等多人斩首。

(17)枢密使、平卢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峻,晚节益狂躁,奏请以端明殿学士颜、枢密直学士陈观代范质、李为相,帝曰:“进退宰辅,不可仓猝,俟朕更思之。”峻力论列,语浸不逊;日向中,帝尚未食,峻争之不已,帝曰:“今方寒食,俟假开,如卿所奏。”峻乃退。

(17)枢密使、平卢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峻,晚年性情益发狂妄急躁,奏请任用端明殿学士颜、枢密直学士陈观取代范质、李为宰相,后周太祖说:“调换宰相,不可仓促行事,待朕再考虑一番。”王峻极力陈述己见,言语愈来愈不恭敬。太阳已近正中,太祖还未进食,王峻争执没个完,太祖说:“如今正是寒食节,等待休假结束,就照爱卿所奏办理。”王峻这才退下。

癸亥,帝亟召宰相、枢密使入,幽峻于别所。帝见冯道等,泣曰:“王峻陵朕太甚,欲尽逐大臣,翦朕羽翼。朕惟一子,专务间阻,暂令诣阙,已怀怨望。岂有身典枢机,复兼宰相,又求重镇!观其志趣,殊未盈厌。无君如此,谁则堪之!”甲子,贬峻商州司马,制辞略曰:“肉视群后,孩抚朕躬。”帝虑邺都留守王殷不自安,命殷子尚食使承诲诣殷,谕以峻得罪之状。峻至商州,得腹疾,帝犹愍之,命其妻往视之,未几而卒。

癸亥(十三日),后周太祖紧急召见宰相、枢密使入朝,将王峻软禁在别的地方。太祖见到冯道等人,流下眼泪说:“王峻欺朕太甚,想将大臣全部驱逐,翦除朕的左膀右臂。朕只有一子,王峻却专门设置障碍,临时让他进京入朝,王峻得知便已满腔怨恨。况且岂有一身既主持枢密院,又兼任宰相,还要求遥领重要藩镇的道理!观察他的志向意趣,永无满足。目中无君如此,谁能忍受!”甲子(十四日),贬谪王峻为商州司马,制书之辞大略说:“视群臣如案板上的肉,待朕身似几岁孩童。”太祖顾虑邺都留守王殷会自感不安,命王殷儿子尚食使王承诲前往王殷处,告知王峻获罪的情况。王峻到达商州,得了腹泄病,太祖仍然可怜他,命他的妻子前往探视,王峻不久便去世了。

(18)帝命折从阮分兵屯延州,高绍基始惧,屡有贡献。又命供奉官张怀贞将禁兵两指挥屯、延,绍基乃悉以军府事授副使张匡图。甲戌,以客省使向训权知延州。

(18)后周太祖命折从阮分兵屯驻延州,高绍基开始害怕,时常有贡物给朝廷。太祖又命供奉官张怀贞率领禁兵两个指挥屯驻州、延州,高绍基这才把全部军府事务交给节度副使张匡图。甲戌(二十四日),任命客省使向训出守延州。

(19)三月,甲申,以镇宁节度使荣为开封尹、晋王。丙戌,以枢密副使郑仁诲为镇宁节度使。

(19)三月,甲申(初五),后周太祖任命镇宁节度使郭荣为开封尹、晋王。丙戌(初七),任命枢密副使郑仁诲为镇宁节度使。

(20)初,杀牛族与野鸡族有隙,闻官军讨野鸡,馈饷迎奉,官军利其财畜而掠之;杀牛族反,与野鸡合,败宁州刺史张建武于包山。帝以郭彦钦扰群胡,致其作乱,黜废于家。

(20)当初,杀牛族与与野鸡族有磨擦,听说官府军队讨伐野鸡族,便馈送军粮迎接侍奉,官府军队贪图他们的财产牲畜而进行抢掠。杀牛族即造反,与野鸡族联合,在包山打败宁州刺史张建武。后周太祖因为郭彦钦骚扰各胡人部族,导致发生叛乱,将他革职为民。

(21)初,解州刺史浚仪郭元昭与榷盐使李温玉有隙,温玉婿魏仁浦为枢密主事,元昭疑仁浦庇之;会李守贞反,温玉有子在河中,元昭收系温玉,奏言其叛,事连仁浦。帝时为枢密使,知其诬,释不问。至是,仁浦为枢密承旨,元昭代归,甚惧,过洛阳,以告仁浦弟仁涤,仁涤曰:“吾兄平生不与人为怨,况肯以私害公乎!”既至,丁亥,仁浦白帝,以元昭为庆州刺史。

(21)当初,解州刺史浚仪人郭元昭与榷盐使李温玉有裂隙,李温玉女婿魏仁浦为枢密主事,郭元昭怀疑魏仁浦庇护岳丈;正好遇上河中李守贞造反,李温玉有个儿子在河中,郭元昭拘捕关押李温玉,上奏报告他叛变,事情牵连到魏仁浦。后周太祖当时任枢密使,知道这是诬告,便放在一边不加追问。到这时,魏仁浦任枢密承旨,郭元昭调职归京,很害怕,路过洛阳,来告诉魏仁浦的弟弟魏仁涤,魏仁涤说:“我哥哥平素不与人结怨记仇,怎么肯因私人恩怨来害您呢!”郭元昭已到京,丁亥(八日),魏仁浦报告后周太祖,任命郭元昭为庆州刺史。

(22)己丑,以棣州团练使太原王仁镐为宣徽北院使兼枢密副使。

(22)己丑(初十),后周太祖任命棣州团练使太原人王仁镐为宣徽北院使兼枢密副使。

(23)唐主复以左仆射冯延己同平章事。

(23)南唐主又任命左仆射冯延己为同平章事。

(24)周行逢恶武平节度副使张,言于王逵曰:“何敬真,之亲戚,临刑以后事属,公宜备之。”夏,四月,庚申,逵召饮,醉而杀之。

(24)周行逢厌恶武平节度使副张,向王逵禀告说:“何敬真是张的亲戚,何敬真临刑时将后事托付给张,您应防备他。”夏季,四月,庚申(十一日),王逵召张喝酒,灌醉后杀了他。

(25)丙寅,归德节度使兼侍中常思入朝;戊辰,徙平卢节度使。将行,奏曰:“臣在宋州,与丝四万余两在民间,谨以上进,请征之。”帝颔之。五月,丁亥,敕榜宋州,凡常思所举悉蠲之,思亦无怍色。

(25)丙寅(十七日),归德节度使兼侍中常思进京入朝;戊辰(十九日),调任平卢节度使。常思将要出行,启奏说:“臣下在宋州,在民间发放四万余两丝的债,谨将债权进献皇上,请到时征收。”后周太祖点头。五月,丁亥(初九),太祖向宋州颁发布告,凡是常思所放的债全部豁免,常思知道后也没有惭愧的样子。

(26)自唐末以来,所在学校废绝,蜀毋昭裔出私财百万营学馆,且请刻板印《九经》;蜀主从之。由是蜀中文学复盛。

(26)自从唐朝末年以来,各地学校荡然无存,后蜀毋昭裔拿出私人财产上百万营办学馆,并且请求刻板印刷《九经》;后蜀主听从了他。由此蜀地的文艺学术重新昌盛。

(27)六月,壬子,沧州奏契丹知卢台军事范阳张藏英来降。

(27)六月,壬子(初四),沧州奏报契丹的知卢台军事范阳人张藏英前来投降。

(28)初,唐明宗之世,宰相冯道、李愚请令判国子监田敏校正《九经》,刻板印卖,朝廷从之。丁巳,板成,献之。由是,虽乱世,《九经》传布甚广。

(28)当初,后唐明宗时,宰相冯道、李愚请示让判国子监田敏校正《九经》,刻板印刷出售,朝廷同意。丁巳(初九),刻板完成,进献朝廷。从此,虽然世道大乱,但《九经》的传布仍然很广。

(29)王逵以周行逢知潭州,自将兵袭郎州,克之,杀指挥使郑,执武安节度使、同平章事刘言,幽于别馆。

(29)王逵任命周行逢主持潭州事务,自己领兵袭击朗州,攻克州城,杀死指挥使郑,抓获武安节度使、同平章事刘言,囚禁在客馆。

(30)秋,七月,王殷三表请入朝,帝疑其不诚,遣使止之。

(30)秋季,七月,王殷三次上表请求进京入朝,后周太祖怀疑他不诚心,派遣使者制止。

(31)唐大旱,井泉涸,淮水可涉,饥民渡淮而北者相继,濠、寿发兵御之,民与兵斗而北来。帝闻之曰:“彼我之民一也,听籴米过淮。”唐人遂筑仓,多籴以供军。八月,己未,诏唐民以人畜负米者听之,以舟车运载者勿予。

(31)南唐大旱,井水、泉水干涸,淮河干得可徒步而过,饥民渡过淮河北上的接连不断,南唐濠州、寿州发兵阻止,百姓与士兵争斗朝北奔来。后周太祖闻悉此情说:“对方和我方的百姓是一样的,听凭南面百姓过淮河来买粮。”南唐人于是修筑仓库,多买粮食来供应军队。八月,己未(十二日),后周太祖颁诏令:南唐百姓用人力和牲口拉粮食的准许,用船只车辆运载粮食的不给。

(32)王逵遣使上表,诬“刘言谋以朗州降唐,又欲攻潭州,其众不从,废而囚之,臣已至朗州抚安军府讫。”且请复移使府治潭州。甲戌,遣通事舍人翟光裔诣湖南宣抚,从其所请。逵还长沙,以周行逢知朗州事,又遣潘叔嗣杀刘言于朗州。

(32)王逵派遣使者上表书,诬称:“刘言阴谋率朗州向南唐投降,又准备攻打潭州,他的部众不肯从命,将他废黜并囚禁,臣下已经到达朗州安抚军府完毕。”并且请求将节度使府治再迁移到潭州。甲戌(二十七日),后周太祖派遣通事舍人翟光裔到湖南宣旨安抚,同意王逵的请求。王逵返回长沙,任命周行逢主持朗州事务,又派遣潘叔嗣在朗州杀死刘言。

(33)九月,己亥,武成节度使白重赞奏塞决河。

(33)九月,己亥(二十二日),武成节度使白重赞奏报堵塞黄河决口。

(34)契丹寇乐寿,齐州戍兵右保宁都头刘汉章杀都监杜延熙,谋应契丹,不克,并其党伏诛。

(34)契丹军队侵犯乐寿,齐州卫戍部队右保宁都头刘汉章杀死都监杜延熙,策划接应契丹军队,没有成功,连同他的党羽伏法处死。

(35)南汉主立其子继兴为卫王,璇兴为桂王,庆兴为荆王,保兴为祯王,崇兴为梅王。

(35)南汉主封立他的儿子刘继兴为卫王,刘璇兴为桂王,刘庆兴为荆王,刘保兴为祯王,刘崇兴为梅王。

(36)东自青、徐,南至安、复,西至丹、慈,北至贝、镇,皆大水。

(36)东起青州、徐州,南到安州、复州,西到丹州、慈州,北到贝州、镇州,都发大水。

(37)帝自入秋得风痹疾,害于食饮及步趋,术者言宜散财以禳之。帝欲祀南郊,又以自梁以来,郊祀常在洛阳,疑之。执政曰:“天子所都则可以祀百神,何必洛阳!”于是,始筑圜丘、社稷坛,作太庙于大梁。癸亥,遣冯道迎太庙社稷神主于洛阳。

(37)后周太祖以入秋以来受风得了痹病,影响饮食和行走,术士说应该散发财物来祛病消灾。太祖打算在南郊举行祭祀,又因从后梁以来,祭祀天地常在洛阳举行,疑惑未决。朝廷执政官说:“天子所在都城便可以祭祀百神,何必非在洛阳!”于是,开始建筑祭祀天地的圜丘、社稷坛,在大梁建造太庙。癸巳(十六日),派遣冯道到洛阳迎来太庙社稷的神主牌位。

(38)南汉大赦。

(38)南汉实行大赦。

(39)冬,十一月,己丑,太常请准洛阳筑四郊诸坛,从之。十二月,丁未朔,神主至大梁,帝迎于西郊,享于太庙。

(39)冬季,十一月,己丑(十三日),太常请示比照洛阳修筑四郊各坛,后周太祖同意。十二月,丁未朔(初一),神主牌位抵达大梁,后周太祖到西郊迎接,合供在太庙。

(40)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同平章事王殷恃功专横,凡河北镇戍兵应用敕处分者,殷即以帖行之,又多掊敛民财。帝闻之不悦,使人谓曰:“卿与国同体,邺都帑庾甚丰,卿欲用则取之,何患无财!”成德节度使何福进素恶殷,甲子,福进入朝,密以殷阴事白帝,帝由是疑之。乙丑,殷入朝,诏留殷充京城内外巡检。

(40)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同平章事王殷恃仗有功专横不法,凡是河北藩镇卫戍部队应用皇帝敕书才能处理的事,王殷却直接用自己的手帖就实施了,同时大量盘剥百姓财产。后周太祖听说这些很不高兴,派人对他说:“爱卿与国家同为一体,邺都国库非常丰盈,爱卿想用就拿取,还怕什么没财!”成德节度使何福进一向憎恶王殷,甲子(十八日),何福进进京入朝,秘密地将王殷隐私之事禀报后周太祖,太祖由此怀疑王殷。乙丑(十九日),王殷进京入朝,太祖颁诏留下王殷充任京城内外巡检。

(41)戊辰,府州防御使折德奏北汉将乔入寇,击走之。

(41)戊辰(二十二日),府州防御使折德奏报北汉将领乔入侵,将他打跑了。

(42)王殷每出入,从者常数百人;殷请量给铠仗以备巡逻,帝难之。时帝体不平,将行郊祀,而殷挟震主之势在左右,众心忌之。壬申,帝力疾御滋德殿,殷入起居,遂执之。下制诬殷谋以郊祀日作乱,流登州,出城,杀之。命镇宁节度使郑仁诲诣邺都安抚;仁诲利殷家财,擅杀殷子,迁其家属于登州。

(42)王殷每次出入,随从经常有数百人。王殷请求如数配给铠甲兵器以备巡逻之用,后周太祖对此感到为难。当时太祖身体欠安,将要举行祭祀天地的典礼,而王殷挟持功高震主之势在天子左右,众人心中忌恨他。壬申(二十六日),太祖竭力支撑带病的身子坐在滋德殿,王殷进入问安,于是拘捕了他。颁下制书诬称王殷密谋在祭祀天地那天发动叛乱,流放登州,刚出京城,便杀死了他。命令镇宁节度使郑仁诲到邺都进行安抚,郑仁诲贪图王殷家产,擅自杀死王殷的儿子,并将他的家属迁到登州。

(43)唐祠部郎中、知制诰徐铉言贡举初设,不宜遽罢,乃复行之。

(43)南唐祠部郎中、知制诰徐铉进言贡举制度刚开始设立,不应马上停止,于是又实行。

先是,楚州刺史田敬洙请修白水塘溉田以实边,冯延己以为便。李德明因请大辟旷土为屯田,修复所在渠塘堙废者。吏因缘侵扰,大兴力役,夺民田甚众,民悉怨无诉。徐铉以白唐主,唐主命铉按视之,铉籍民田悉归其主。或谮铉擅作威福,唐主怒,流铉舒州。然白水塘竟不成。

在此之前,楚州刺史田敬洙请示修理白水塘灌溉田地来充实边疆,冯延己认为有利。李德明因此请示大力开辟空旷土地作为屯田,修复当地已经埋没废弃的灌渠水塘。官吏乘机侵扰百姓,大兴徭役,夺取民田很多,百姓忧愁,怨恨无处诉说。徐铉将情况禀报南唐主,南唐主命令徐铉检查视察,徐铉没收官吏所侵吞的民田全部归还原主。有人进谗言说徐铉擅自作主,滥施恩威,南唐主发怒,将徐铉发配舒州。这样白水塘终于没能修成。

唐主又命少府监冯延鲁巡抚诸州,右拾遗徐锴表延鲁无才多罪,举措轻浅,不宜奉使。唐主怒,贬锴校书郎、分司东都。锴,铉之弟也。

南唐主又命少府监冯延鲁巡视安抚各州,左拾遗徐锴上表弹亥力冯延鲁没有才能却有许多罪行,举止轻浮浅薄,不适宜奉命出使。南唐主大怒,将徐锴贬为校书郎、分司东都。徐锴是徐铉的弟弟。

(44)道州盘容洞蛮酋盘崇聚众自称盘容州都统,屡寇郴、道州。

(44)道州盘容洞蛮酋长盘崇聚集部众自称盘容州都统,屡次侵犯郴州、道州。

(45)乙亥,帝朝享太庙,被衮冕,左右掖以登阶,才及一室,酌献,俯首不能拜而退,命晋王荣终礼。是夕,宿南郊,疾尤剧,几不救,夜分小愈。

(45)乙亥(二十九日),后周太祖祭祀太庙,穿戴衮衣冠冕,由左右人搀扶着登上台阶,才到一室,刚斟酒进献,便低下头不能行拜而退下令,命令晋王郭荣完成祭祀。当晚,住宿南郊,病情格外加重,几乎没救了,夜半时稍有好转。

相关词汇

后周太祖郭威
于庭
广顺三年
朱全忠
癸丑
牛年
武平
刘言
武平节度使
癸丑
牛年
广顺三年
广顺三年
同庆
应历
南汉
乾和
荆南
广顺三年
后蜀
广政
保大
乾祐
后周太祖郭威
广顺三年
朱全忠
广顺三年
高允权
六宅使
延州
折从阮
枢密使
门下侍郎
平章事
王峻
邺都兵变
王峻
郑仁诲
李重进
节度使
节度使
郭荣
王峻
节镇
平卢节度使
广顺三年
王峻
范质
李谷
王峻
邺都
王殷
王殷
王殷
天雄军
保大
广顺三年
井泉
广顺三年
保大
广顺三年
楚州
楚州
知制诰
徐铉
徐铉
徐铉
刘言
武平节度使
武安
王逵
武安
节度使
节度使
周行逢
武安
后周太祖
刘言
武平节度使
武安
王逵
周行逢
折从阮
后周太祖
折从阮
官职
折从阮
后梁太祖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郭荣
郭荣
李守贞
马全义
王峻
郭荣
李守贞
郭荣
后周太祖
郭荣
高允权
王峻
平卢节度使
王峻
后周太祖
平卢节度使
后周太祖
潭州
朗州
王逵
潭州
武安
张文表
周行逢
牙兵
朗州
刘言
刘言素
永州
朗州
朗州
招讨使
牙兵
潭州
朗州
潭州
都头
朗州
太师
王逵
潭州
武安
张文表
周行逢
牙兵
王逵
周行逢
张文表
王逵
王逵
朗州
刘言
刘言
王逵
周行逢
刘言素
王逵
潭州
朗州
道州
永州
周行逢
朗州
刘言
王逵
周行逢
朗州
招讨使
牙兵
潭州
王逵
朗州
潭州
都头
王逵
刘言
太师
朗州
癸丑
澶州
癸丑
郭荣
耶律德光
王逵
刘言
王逵
刘言
枢密使
王峻
端明殿学士
枢密直学士
范质
李为相
枢密使
王峻
枢密直学士
陈观
范质
后周太祖
王峻
王峻
王峻
枢密使
冯道
王殷
后周太祖
王峻
冯道
王峻
王峻
王峻
王殷
王承
禁兵
客省使
后周太祖
折从阮
客省使
郑仁诲
后周太祖
郭荣
郑仁诲
宁州
宁州
后周太祖
魏仁浦
李守贞
枢密使
元昭
庆州
魏仁浦
李守贞
枢密使
魏仁浦
后周太祖
庆州
棣州
宣徽北院
后周太祖
宣徽北院
周行逢
王逵
周行逢
武平节度使
王逵
节度使
宋州
宋州
常思
节度使
常思
宋州
后周太祖
宋州
常思
毋昭裔
毋昭裔
唐明宗
冯道
李愚
冯道
李愚
王逵
周行逢
潭州
郎州
节度使
刘言
王逵
周行逢
潭州
朗州
节度使
刘言
王殷
王殷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王逵
朗州
潭州
潭州
周行逢
刘言
王逵
刘言
潭州
节度使
潭州
后周太祖
王逵
王逵
周行逢
刘言
武成
白重赞
武成
白重赞
齐州
都头
齐州
都头
冯道
后周太祖
冯道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侍卫亲军
王殷
成德节度使
何福进
侍卫亲军
王殷
后周太祖
成德节度使
何福进
王殷
王殷
防御使
防御使
王殷
郑仁诲
王殷
王殷
后周太祖
王殷
王殷
节度使
郑仁诲
邺都
王殷
知制诰
徐铉
祠部郎中
知制诰
徐铉
李德明
徐铉
舒州
李德明
徐铉
徐铉
舒州
少府监
冯延鲁
少府监
冯延鲁
徐锴
徐锴
徐锴
后周太祖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