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年

951年是一个年份,为南唐保大九年,年内刘崇建北汉。

辛亥年(猪年)

后周广顺元年

吴越广顺元年

于阗同庆四十年

辽天禄五年,应历元年

南汉乾和九年

荆南广顺元年

马楚保大九年

后蜀广政十四年

南唐保大九年

大理至治六年

北汉乾祐四年

刘崇建北汉

后汉河东节度使刘崇,是后汉高祖刘知远之弟,刘知远南下洛汴,以崇留守北都太原。及后汉乾佑三年(950)十一月,汉隐帝遇弑,崇欲起兵南下,不久听到立己子刘赟为帝,遂不复议出兵。后周广顺元年(951)正月,郭威篡汉自立,杀崇子刘赟,当天,刘崇于太原即皇帝位,仍用后汉乾佑年号,史称“北汉”。所辖之地仅并。汾、忻、代等十二州(一作十州),相当于今山西中部与北部。刘崇(895——954),后汉高祖刘知远弟,后改名为旻。后汉时为河东节度使。后周立国,曾二度结辽攻后周。乾佑七年卒。谥世祖。

后周平徐州

后汉乾佑三年(950),邺都留守郭威挥军南下,后汉隐帝遇弑于大梁(今河南开封)近郊。郭威入汴,后汉迎武宁节度使刘赟为帝。刘赟离镇之际,留右都押衙巩廷美、元从教练杨温守徐州。刘赟行至宋州(今河南商丘南),郭威于澶州(今河南濮阳)自立,废赟为湘阴公。巩廷美、杨温闻讯,据徐州以守,等刘赟之父刘崇自河东求援。郭威使刘赟致书巩、杨招降。不久,周杀刘斌。后周广顺元年(951)三月,周师破徐州,杀巩廷美。

北汉结辽寇晋州

后周广顺元年(951)、北汉乾佑四年、辽天禄五年正月,刘祟建北汉,致书于辽求援,并以刘承钧为招讨使,领兵千人袭后周晋州(今山西临汾东北)。二月,刘承钧败于晋州,转而攻隰州(今山西隰县),复败,伤亡颇重,回师晋阳。四月,刘崇对辽自称侄皇帝,并请辽行册礼,辽于六月册刘崇为大汉神武皇帝,刘崇亦更名刘旻。九月,北汉李存环从团柏(今山西)攻后周,辽世宗耶律阮(兀欲)亲率诸部南下援北汉,途中遇弑。至十月,辽派萧禹统兵五万、刘旻自将二万兵合师攻晋州。辽与北汉军三面包围晋州,日夜攻城。后周以王峻统兵救晋州,后周军首先占据了晋州以南的险要之地蒙阬。十二月北汉及辽军因城坚难克,又值天寒大雪,军中缺粮,加之后周援军已至,烧营夜遁。后周派骑兵追击,北汉兵坠入山谷死者甚众。周将药元福主张乘胜灭北汉,诸将不愿追击,王峻也下令回军,而未能破北汉。北汉与辽经此一役,损兵折将,刘旻从此居一隅,与后周相争之心受阻。

察割政变

耶律安端子察割向世宗揭露其父安端,世宗贬安端领部族军,留察割在朝,深得世宗的宠信。949年,耶律屋质就表奏世宗察割的反状,世宗不听。951年,耶律屋质再次向世宗揭露察割,世宗则说:“察割舍父事我,可保无他。”九月,北汉向辽求援。世宗亲率大军南下,到达归化州祥古山,与太后萧氏(世宗生母)祭辽太宗。和群臣宴饮大醉。察割勾结耶律盆都乘机闯入营帐,杀死世宗皇帝和太后,自称皇帝。时太宗长子寿安王耶律璟随行在军,就和屋质整兵出战,讨伐察割。察割知道要失败,就把许多将领的家属捆绑起来说:“先把你们都杀死。”林牙耶律敌烈对察割说:“没有你废掉皇帝,寿安王怎么能够得势,以此为理由,或许可以免罪。”察割命敌烈和罨撒葛去向寿安王说情。敌烈按照寿安王的计谋,把察割骗出帐外,世宗弟娄国亲手杀死察割。平乱后,寿安王耶律璟继皇帝位,即穆宗,改年号为应历。

南唐灭楚

南唐保大九年(951)、后周广顺元年初,南唐以楚政浊乱,谋取楚,以边镐为信州(今江西)刺史,领兵屯于袁州(今江西宜春),楚王马希萼杀戮无度,纵酒荒淫,又不恤役者。九月,楚马步都指挥使徐威、左右军马步使陈敬达等人作乱,囚马希萼于衡山。立马希崇为武安留后。朗州(今湖南常德)刘言闻讯,乘机发兵称讨篡夺之罪,屯于益阳,马希崇一面派军拒之,一面又媾和于朗人,杀都军判官杨仲敏等人,函首送至朗州。衡山指挥使廖偃与彭师翥帅庄户及乡人为兵,立马希萼为衡山王,不几日即有一万多人,一时州县多有响应,并派人向南唐求援。而长沙的徐威等人因马希崇难以成事,朗州、衡山南北相隔,欲杀马希崇。其谋为马希崇所知,密遣范守牧请兵于南唐,南唐命边镐自袁州赴长沙。十月,边镐至醴陵,马希崇遣使奉笺请降。南唐军入长沙,楚亡国。边镐发楚仓粟赈饥民,楚人大悦。十一月又取马希崇帅宗族将佐入南唐;边镐又派兵至衡山促马希萼入朝,马希萼率将士万余人入南唐。

南汉尽占岭南之地

南汉乾和九年(951)、后周广顺元年十月,南唐灭楚,南汉以内侍使吴怀恩为西北招讨使,屯于边境之上,伺机而动。楚静江节度副使,知桂州事马希隐恶楚王马希萼所遣州都监彭彦晖,暗中联络楚蒙州(今广西蒙山)刺史许可琼。许可琼正惧南汉大军压境,弃州引军往桂州(今广西桂林),遂彭彦晖。南汉吴怀恩乘机占领蒙州,乘胜掠桂州。南汉中宗刘弘熙致书马希隐,马希隐议降,支使潘玄珪以为不可。吴怀恩率军至桂州城下,马希隐、许可琼弃城逃奔全州(今广西全州西)。南汉军乘胜取宜(今广西宜山),连(今广东连县)、梧(今广西梧州)、严(今广西来宾东南)、富(今广西昭平)、昭(今广西平东西)、柳(今广西)、象(今广西象县)、龚(今广西平南)八州之地。南汉始尽占岭南之地。

(1)春,正月,丁卯,汉太后下诰,授监国符宝,即皇帝位。监国自皋门入宫,即位於崇元殿,制曰:“朕周室之裔,虢叔之后,国号宜曰周。”改元,大赦。杨、史弘肇、王章等皆赠官,官为敛葬,仍访其子孙叙用之。凡仓场、库务掌纳官吏,无得收斗余、称耗;旧所进羡余物,悉罢之。犯窃盗及奸者,并依晋天福元年以前刑名,罪人非反逆,无得诛及亲族,籍没家赀。唐庄宗、明宗、晋高祖各置守陵十户,汉高祖陵职员、宫人、时月荐享及问守陵户并如故。初,唐衰,多盗,不用律文,更定峻法,窃盗赃三匹者死;晋天福中,加至五匹。奸有夫妇人,无问强、和,男女并死。汉法,窃盗一钱以上皆死;又罪非反逆,往往族诛、籍没。故帝即位,首革其弊。

(1)春季,正月,丁卯(初五),后汉太后颁下诰令,授予监国郭威传国玺印,正式即皇帝位。郭威从皋门进入皇宫,在崇元殿即位,下制书说:“朕是周代宗室的子孙,虢叔的后裔,国号应该叫周。”改年号,实行大赦。杨、史弘肇、王章等人都追赠官爵,官府为他们收敛安葬,并且寻访他们的子孙依次任用。所有粮食仓库、场院掌管交纳的官吏,不得收取额外的“斗余”、“称耗”。从前以赋税盈余名义进贡物品,全部取消。犯有盗窃罪和强奸罪的,一律按照后晋天福元年以前的刑法条文处理;罪人不犯谋反罪的,不得株连亲戚家族和登记没收家产。后唐庄宗、后唐明宗、后晋高祖安葬处分别设置守陵的人家十户,后汉高祖陵园的官吏、宫人,一年四季供奉祭祀以及守陵户数一律照旧。当初,唐朝衰败,盗贼很多,便不用原来的刑律条文,另外制订严刑酷法,规定盗窃脏物够三匹绢帛的处死。后晋天福年间将处死标准加到五匹绢帛。奸淫有夫之妇,不论强奸、通奸,男女一律处死。后汉刑法规定,盗窃钱一文以上的都处死,此外罪行还不属于谋反的,往往满族抄斩、没收家产。所以后周太祖郭威一即位,首先革除这些弊端。

初,杨以功臣、国戚为方镇者多不闲吏事,乃以三司军将补都押牙、孔目官、内知客,其人自恃敕补,多专横,节度使不能制;至是悉罢之。

当初,杨因为功臣元勋、皇亲国戚担任镇守一方长官大多不熟悉行政事务,于是用朝廷三司军将补任都押牙、孔目官、内知客,那些人自仗是皇命敕补,大多专横跋扈,节度使不能控制;到这时全部罢免。

帝命史弘肇亲吏上党李崇矩访弘肇亲族,崇矩言:“弘肇弟弘福今存。”初,弘肇使崇矩掌其家赀之籍,由是尽得其产,皆以授弘福;帝贤之,使隶皇子荣帐下。

后周太祖命令史弘肇亲吏上党人李崇矩寻访史弘肇的亲族,李崇矩说:“史弘肇的弟弟史弘福如今还在。”当初,史弘肇让李崇矩掌管他家财产的帐簿,因此得到全部史家财产,李崇矩都交付给了史弘福。太祖认为李崇矩贤能,让他在皇子郭荣手下供职。

(2)戊辰,以前复州防御使王彦超权武宁节度使。

(2)戊辰(初六),任命前复州防御使王彦超代理武宁节度使。

(3)汉李太后迁居西宫,己巳,上尊号曰昭圣皇太后。

(3)后汉李太后迁居西宫,己巳(初七),后周太祖进上尊号称昭圣皇太后。

(4)开封尹兼中书令刘勋卒。

(4)开封尹兼中书令刘勋去世。

(5)癸酉,加王峻同平章事。

(5)癸酉(十一日),王峻加官同平章事。

(6)以卫尉卿刘主汉隐帝之丧。

(6)命令卫尉卿刘主办后汉隐帝的丧事。

(7)初,河东节度使兼中书令刘崇闻隐帝遇害,欲举兵南向,闻迎立湘阴公,乃止,曰:“吾儿为帝,吾又何求!”太原少尹李骧阴说崇曰:“观郭公之心,终欲自取,公不如疾引兵逾太行,据孟津,俟徐州相公即位,然后还镇,则郭公不敢动矣;不然,且为所卖。”崇怒曰:“腐儒,欲离间吾父子!”命左右曳出斩之。骧呼曰:“吾负经济之才而为愚人谋事,死固甘心!家有老妻,愿与之同死。”崇并其妻杀之,且奏於朝廷,示无二心。及废,崇乃遣使请归晋阳。诏报以“湘阴公比在宋州,今方取归京师,必令得所,公勿以为忧。公能同力相辅,当加王爵,永镇河东。”

(7)当初,河东节度使兼中书令刘崇听说后汉隐帝遇害,准备起兵向南进发,听说迎立湘阴公刘继位,于是作罢,说:“我儿子当皇帝,我又有什么可求!”太原少尹李骧私下劝说刘崇道:“观察郭威的心思,终究是要自取帝位,您不如火速领兵翻过太行山,占据孟津,等待徐州相公刘即帝位,然后返回镇所,那郭威就不敢动手了。不然,将要被人出卖。”刘崇发怒道:“你这个腐儒,想要离间我父子关系!”命令手下人将李骧拉出去斩首。李骧大喊道:“我怀经世济民的才能却在为愚人谋划事情,死了本当甘心!但家中还有年老的妻子,希望和她同死。”刘崇便连他的妻子一齐杀了,并且向朝廷奏报,表示没有二心。到了刘被废黜,刘崇才派遣使者请求让刘返归晋阳。诏书回答说:“湘阴公刘近在宋州,如今正取道返归京城,必定让他得其所宜,您不要为此忧虑。您如能一同出力辅佐朝廷,理当加封王爵,永远镇守河东。”

巩廷美、杨温闻湘阴公失位,奉妃董氏据徐州拒守,以俟河东援兵,帝使以书谕之。廷美、温欲降而惧死,帝复遗书曰:“爰念斯人尽心於主,足以赏其忠义,何由责以悔尤,俟新节度使入城,当各除刺史,公可更以委曲示之。”

巩廷美、杨温听说湘阴公刘失去帝位,便侍奉刘妃子董氏占据徐州坚守,以此等待河东援军,后周太祖让刘用书信陈说利害。巩廷美、杨温想投降而怕死,后周太祖又给刘书信说:“念及这两人对主人竭尽忠心,就值得奖赏他们的忠义,哪有什么理由责备他们有过错,等待新节度使入城,应当分别委任刺史,您可再用亲笔信宣示此意。”

(8)契丹之攻内丘也,死伤颇多,又值月食,军中多妖异,契丹主惧,不敢深入,引兵还,遣使请和於汉。会汉亡,安国节度使刘词送其使者诣大梁,帝遣左千牛卫将军朱宪报聘,且叙革命之由,以金器、玉带赠之。

(8)契丹军队进攻内丘,死伤很多,又碰到月食,军中出现许多奇异怪事,契丹主恐惧,不敢继续深入,便领兵返回,派遣使者向后汉请求和好。适逢后汉灭亡,安国节度使刘词送契丹使者到大梁,后周太祖派遣左千牛卫将军朱宪回报使者来访,并且陈述改朝换代的缘由,把金器、玉带赠送给契丹主。

(9)帝以邺都镇抚河北,控制契丹,欲以腹心处之。乙亥,以宁江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王殷为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领军如故,仍以侍卫司从赴镇。

(9)后周太祖利用邺都镇抚黄河以北地区,控制契丹,打算安排心腹亲信居守。乙亥(十三日),任命宁江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王殷为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兼领侍卫军照旧,并仍带侍卫司随从同赴镇所。

(10)丙子,帝帅百官诣西宫,为汉隐帝举哀成服,皆如天子礼。

(10)丙子(十四日),后周太祖率领文武百官到西宫,为后汉隐帝发丧,穿上丧服,全都按照天子的葬礼。

(11)慕容彦超遣使人贡,帝虑其疑惧,赐诏慰安之,曰:“今兄事已至此,言不欲繁,望弟扶持,同安亿兆。”

(11)慕容彦超派遣使者入朝进贡,后周太祖顾虑他有疑惑恐惧,特赐诏书安慰他,说:“如今我的事情已到这个地步,不想多说,只望你能鼎力扶助,共同安定黎民。”

(12)戊寅,杀湘阴公於宋州。

(12)戊寅(十六日),在宋州杀死湘阴公刘。

(13)是日,刘崇即皇帝位於晋阳,仍用乾年号,所有者并、汾、忻、代、岚、宪、隆、蔚、沁、辽、麟、石十二州之地。以节度判官郑珙为中书侍郎,观察判官荥阳赵华为户部侍郎,并同平章事。以次子承钧为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太原尹,以节度副使李存为代州防御使,裨将武安张元徽为马步军都指挥使,陈光裕为宣徽使。

(13)当天,刘崇在晋阳即皇帝位,仍旧沿用乾年号,所统辖的有并州、汾州、忻州、代州、岚州、宪州、隆州、蔚州、沁州、辽州、麟州、石州,共十二州之地。任命节度判官郑珙为中书侍郎,观察判官荥阳人赵华为户部侍郎,均为同平章事。任命次子刘承钧为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太原尹,任命节度副使李存为代州防御使,副将武安人张元徽为马步军都指挥使,陈光裕为宣徽使。

北汉主谓李存、张元徽曰:“朕以高祖之业一朝坠地,今日位号,不得已而称之;顾我是何天子,汝曹是何节度使邪!”由是不建宗庙,祭祀如家人,宰相月俸止百缗,节度使止三十缗,自余薄有资给而已,故其国中少廉吏。

北汉主刘崇对李存、张元徽说:“朕只因为高祖的大业一朝断送,所以今日的帝位年号,是不得已才称的。但我算是什么天子,你们又算是什么节度使啊!”因此不建立宗庙,祭祀祖宗如同普通百姓,宰相每月俸禄只有一百缗钱,节度使只有三十缗钱,其余官员也都只有微薄的供养而已,所以北汉国中很少有廉洁的官吏。

客省使河南李光美尝为直省官,颇谙故事,北汉朝廷制度,皆出於光美。

客省使河南人李光美曾经做过直省官,很熟悉宫廷旧事,北汉朝廷的各项制度,都出自李光美之手。

北汉主闻湘阴公死,哭曰:“吾不用忠臣之言,以至於此!”为李骧立祠,岁时祭之。

北汉君主听说湘阴公刘死讯,哭着说:“我不听忠臣的话,才至于此!”为李骧建立祠堂,逢年过节祭祀他。

(14)己卯,以太师冯道为中书令,加窦贞固侍中,苏禹司空。

(14)己卯(十七日),后周太祖任命太师冯道为中书令,窦贞固加官侍中,苏禹加官司空。

(15)王彦超奏遣使赍敕诣徐州,巩廷美等犹豫不肯启关,诏进兵攻之。

(15)王彦超奏报派遣使者携带敕书到徐州,巩廷美等犹豫未决不肯打开城门,后周太祖下诏令进兵攻城。

(16)帝谓王峻曰:“朕起於寒徽,备尝艰苦,遭时丧乱,一旦为帝王,岂敢厚自奉养以病下民乎!”命峻疏四方贡献珍美食物,庚辰,下诏悉罢之。其诏略曰:“所奉止於朕躬,所损被於庶。”又曰:“积於有司之中,甚为无用之物。”又诏曰:“朕生长军旅,不亲学问,未知治天下之道,文武官有益国利民之术,各具封事以闻,咸宜直书其事,勿事辞藻。”帝以苏逢吉之第赐王峻,峻曰:“是逢吉所以族李崧也!”辞而不处。

(16)后周太祖对王峻说:“朕出身在贫赛之家,饱尝艰辛困苦,遭遇时世沉沦动乱,如今一朝成为帝王,岂敢优厚自己的供养而让下面百姓吃苦呢!”命令王峻清理四方贡献的珍美食物,庚辰(十八日),下诏令全部停止进贡。诏书大致说:“所供养的只给朕一人,而受损害的却普及黎民百姓。”又说:“贡品贮存在官府之中,大多成为无用之物。”又下诏书说:“朕生长在军队,没有亲自从师学习,不懂治理天下的道理,文武官员有利国利民的办法,各自上书奏报让我知道,都应直陈其事,不要讲究辞藻。”后周太祖将苏逢吉的宅第赏赐给王峻,王峻说:“这是苏逢吉诛灭李崧家族的起因啊!”推辞而不住。

(17)初,契丹主北归,横海节度使潘聿弃镇随之,契丹主以聿为西南路招讨使。及北汉主立,契丹主使聿遗刘承钧书;北汉主使承钧复书,称:“本朝沦亡,绍袭帝位,欲循晋室故事,求援北朝。”契丹主大喜。北汉主发兵屯阴地、黄泽、团柏;丁亥,以承钧为招讨使,与副招讨使白从晖、都监李存将步骑万人寇晋州。从晖,吐谷浑人也。

(17)当初,契丹主返归北方,横海节度使潘聿离弃镇所跟随北上,契丹主任命潘聿为西南路招讨使。及至北汉主即位,契丹主让潘聿给刘承钧去信;北汉主让刘承钧复信,说:“原来的汉朝已沦陷灭亡,我继承帝位,想遵循晋朝的先例,向北朝契丹求援。”契丹主非常高兴。北汉主发兵屯住阴地、黄泽、团柏。丁亥(二十五日),任命刘承钧为招讨使,与副招讨使白从晖、都监李存率领步兵、骑兵万人侵犯晋州。白从晖是吐谷浑人。

(18)郭崇威更名崇,曹威更名英。

(18)郭崇威改名为崇,曹威改名为英。

(19)二月,丁酉,以皇子天雄牙内都指挥使荣为镇宁节度使,选朝士为之僚佐,以侍御史王敏为节度判官,右补阙崔颂为观察判官,校书郎王朴为掌书记。颂,协之子;朴,东平人也。

(19)二月,丁酉(初五),后周太祖任命皇子天雄牙内都指挥使郭荣为镇宁节度使,挑选朝廷文士当他的属官,任命侍御史王敏为节度使判官,右补阙崔颂为观察判官,校书郎王朴为掌书记。崔颂是崔协的儿子,王朴是东平人。

(20)戊戌,北汉兵五道攻晋州,节度使王晏闭城不出。刘承钧以为怯,蚁附登城;晏伏兵奋击,北汉兵死伤者千余人。承钧遣副兵马使安元宝焚晋州西城,元宝来降。承钧乃移军攻隰州,癸卯,隰州刺史许迁遣步军都指挥使孙继业迎击北汉兵於长寿村,执其将程筠等,杀之。未几,北汉兵攻州城,数日不克,死伤甚众,乃引去。迁,郓州人也。

(20)戊戌(初六),北汉军队分五路进攻晋州,节度使王晏紧闭城门不出。刘承钧认为王晏胆怯,下令士兵像蚂蚁那样密集攀墙登城。王晏埋伏的士兵奋起反击,北汉军队死伤一千余人。刘承钧派副兵马使安元宝焚烧晋州西城,安元宝却前来投降。刘承钧于是转移军队攻打隰州,癸卯(十一日),隰州刺史许迁派步军都指挥使孙继业在长寿村迎击北汉军队,捉住北汉将军程筠等人,杀死他们。不久,北汉军队进攻隰州州城,多日不能攻克,死伤惨重,于是退兵离去。许迁是郓州人。

(21)甲辰,楚王希萼遣掌书记刘光辅入贡于唐。

(21)甲辰(十二日),楚王马希萼派遣掌书记刘光辅到南唐进贡。

(22)帝悉出汉宫中宝玉器数十,碎之於庭,曰:“凡为帝王,安用此物!闻汉隐帝日与嬖宠於禁中嬉戏,珍玩不离侧,兹事不远,宜以为鉴。”仍戒左右,自今珍华悦目之物,无得入宫。

(22)后周太祖将后汉宫中数十件珠宝玉器全部清出,在厅堂上砸碎,说:“所有当帝王的,哪里用得着这些东西!听说汉隐帝整日与亲信宠臣在宫禁中游戏玩耍,珍宝古玩不离身边,此事不远,应该引为鉴戒。”并告诫左右的人,从今以后珍贵华丽、赏心悦目的物品,不得进入宫廷。

(23)丁未,契丹主遣其臣袅骨支与朱宪偕来,贺即位。

(23)丁未(十五日),契丹主派遣他的臣子袅骨支与朱宪一同来朝,祝贺后周太祖即皇帝位。

(24)戊申,敕前资官各听自便居外州。

(24)戊申(十六日),后周太祖下敕令前朝官员居住京外州、县各听自便。

(25)陈思让未至湖南,马希萼已克长沙;思让留屯郢州,敕召令还。

(25)陈思让没有到达湖南镇府,马希萼便已攻克长沙,陈思让只得滞留屯住郢州,后周太祖下敕书召回。

(26)丁巳,遣尚书左丞田敏使契丹。北汉主遣通事舍人李使于契丹,乞兵为援。

(26)丁巳(二十五日),后周太祖派遣尚书左丞田敏出使契丹。北汉主派遣通事舍人李出使到契丹,请求出兵作为援军。

(27)诏加泰宁节度使慕容彦超中书令,遣翰林学士鱼崇谅诣兖州谕指。崇谅,即崇远也。彦超上表谢。三月,壬戌朔,诏报之曰:“向以前朝失德,少主用谗,仓猝之间,召卿赴阙,卿即奔驰应命,信宿至京,救国难而不顾身,闻君召而不俟驾;以至天亡汉祚,兵散梁郊,降将败军,相继而至,卿即便回马首,径反龟阴;为主为时,有终有始。所谓危乱见忠臣之节,疾风知劲草之心,若使为臣者皆能如兹,则有国者谁不欲用!所言朕潜龙河朔之际,平难浚郊之时,缘不奉示喻之言,亦不得差人至行阙。且事主之道,何必如斯!若或二三於汉朝,又安肯忠信於周室!以此为惧,不亦过乎!卿但悉力推心,安民体国,事朕之节,如事故君,不惟黎庶获安,抑亦社稷是赖。但坚表率,未议替移。由衷之诚,言尽於此。”

(27)后周太祖下诏泰宁节度使慕容彦超加官中书令,派遣翰林学士鱼崇谅到兖州宣旨。鱼崇谅就是鱼崇远。慕容彦超进表书道谢。三月,壬戌朔(初一),诏书回复说:“昔日因为前代汉朝丧失德政,年少君主听用谗言,危急关头,征召爱卿奔赴宫阙,爱卿立即飞奔疾驰接受命令,只过了两夜便赶到京城,这真是拯救国家危难而不顾自身,听到君主召唤而不等驾车。及至上天结束汉朝国运,军队在大梁郊外溃散,投降的将领、溃败的军队接踵而至,爱卿却立刻就掉转马头,直接返回龟阴。对于国君,对于时势,做到有始有终,真所谓危乱关头才看见忠臣的节操,狂风时节才知道劲草的骨气。倘若做臣子的都能如此,那么有国家的君主谁不想任用!表中所说朕到黄河北岸回避退让的关头,在浚水郊外平定乱难的时候,因为没有接到告示,所以也没能派人到朕的行在。但臣子事奉君主的道理,何必如此!如若对汉朝有三心二意,又怎么肯对周室忠信不二呢!由此产生恐惧,不也过分了吗!爱卿只管尽心竭力,安民利国。事奉朕的节操,如同事奉从前君主一样,不但黎民获得平安,而且国家也依赖于此。朕只想坚定爱卿的表率作用,从未议论过撤换。一片肺腑之言,话全说到这里。”

(28)唐以楚王希萼为天策上将军、武安·武平·静江·宁远节度使兼中书令、楚王;以右仆射孙忌、客省使姚凤为册礼使。

(28)南唐主任命楚王马希萼为天策上将军,武安、武平、静江、宁远节度使兼中书令、楚王;任命右仆射孙忌、客省使姚凤为册礼使。

相关词汇

南唐
刘崇
北汉
辛亥
猪年
辛亥
猪年
后周
广顺
广顺
同庆
天禄
应历
南汉
乾和
荆南
广顺
保大
后蜀
广政
保大
至治
乾祐
后汉高祖刘知远
北都
乾佑
汉隐帝
广顺元年
郭威
刘赟
皇帝
十二州
后汉高祖
河东节度使
后周
后周
世祖
邺都
郭威
后汉隐帝
大梁
郭威
武宁节度使
刘赟
杨温
宋州
杨温
郭威
刘斌
广顺元年
广顺元年
天禄
刘承钧
招讨使
晋州
刘承钧
晋州
隰州
隰县
晋阳
刘旻
后周
耶律阮
刘旻
晋州
晋州
后周
晋州
后周
药元福
王峻
刘旻
后周
耶律安端
世宗
察割
耶律屋质
耶律屋质
太后
耶律盆都
耶律璟
耶律敌烈
耶律璟
应历
保大
后周
广顺元年
边镐
信州
刺史
马希萼
马希萼
衡山
武安
朗州
刘言
益阳
马希崇
媾和
判官
衡山
廖偃
马希萼
衡山
马希崇
朗州
马希崇
边镐
边镐
马希崇
边镐
边镐
衡山
乾和
后周
广顺元年
南汉
内侍
吴怀恩
招讨使
节度副使
马希萼
都监
许可琼
桂州
蒙州
桂州
南汉中宗
支使
监国
即位
虢叔
改元
史弘肇
天福
唐庄宗
明宗
晋高祖
汉高祖
宫人
郭威
郭威
制书
史弘肇
后晋
天福元年
后唐明宗
后汉高祖
天福
后周太祖
郭威
方镇
司军
节度使
皇亲国戚
朝廷
司军
押牙
孔目官
皇命
专横跋扈
节度使
史弘肇
李崇矩
后周太祖
史弘肇
上党
李崇矩
史弘肇
李崇矩
李崇矩
郭荣
防御使
武宁节度使
防御使
王彦超
武宁节度使
李太后
尊号
皇太后
李太后
后周太祖
皇太后
中书令
刘勋
刘勋
王峻
王峻
同平章事
卫尉
后汉隐帝
河东节度使
少尹
宋州
河东节度使
后汉隐帝
郭威
太行山
李骧
李骧
宋州
杨温
后周太祖
刘用
杨温
后周太祖
契丹
刘词
千牛卫
金器
玉带
后周太祖
千牛卫
邺都
河北
侍卫亲军
王殷
侍卫司
后周太祖
节度使
侍卫亲军
王殷
邺都
侍卫司
天子
后周太祖
后汉隐帝
慕容彦超
慕容彦超
进贡
后周太祖
宋州
宋州
年号
十二州
中书侍郎
户部侍郎
侍卫亲军
李存
代州
防御使
武安
张元徽
宣徽
晋阳
汾州
忻州
岚州
宪州
隆州
蔚州
沁州
辽州
石州
十二州
中书侍郎
户部侍郎
刘承钧
侍卫亲军
李存
防御使
武安
张元徽
宣徽
李存
张元徽
李存
张元徽
节度使
直省
直省
李骧
李骧
冯道
中书令
窦贞固
司空
后周太祖
冯道
窦贞固
侍中
王彦超
王彦超
后周太祖
王峻
苏逢吉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苏逢吉
李崧
契丹
横海节度使
契丹
契丹
白从晖
李存
晋州
吐谷浑
契丹
横海节度使
契丹
刘承钧
契丹
刘承钧
白从晖
李存
晋州
白从晖
吐谷浑
皇子
节度使
侍御史
王敏
崔颂
王朴
掌书记
后周太祖
郭荣
王敏
崔颂
校书郎
王朴
崔颂
王朴
晋州
王晏
刘承钧
晋州
许迁
晋州
王晏
刘承钧
王晏
王晏
刘承钧
晋州
刘承钧
许迁
长寿村
许迁
掌书记
马希萼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后周太祖
陈思让
马希萼
陈思让
马希萼
后周太祖
契丹
后周太祖
泰宁
慕容彦超
后周太祖
泰宁
慕容彦超
慕容彦超
国君
天策上将
宁远
中书令
右仆射
册礼使
马希萼
武安
节度使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