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8年

公元958年,为五代十国之时。(后)周世宗—柴荣在位,为显德五年。

戊午年(马年)

后周显德五年

吴越显德五年

于阗同庆四十七年

辽应历八年

南汉乾和十六年,大宝元年

荆南显德五年

后蜀广政二十一年

南唐中兴元年,交泰元年,显德五年

北汉天会二年

南唐改元中兴

后周显德五年(958)正月,南唐改元中兴。其时南唐与后周激战于江北。

后周隰州退北汉

后周显德五年(958)二月,周世宗柴荣第三次亲征,伐南唐。北汉乘机侵周隰州(今山西隰县),后周隰州权州事李谦溥早已作好防备,隰州城坚将良,北汉久攻不下。后周建雄节度使杨廷璋自晋州(今山西临汾)率军救援,乘北汉军疲困无备,与城内李谦溥相定,内外相应袭北汉营,北汉军惊溃,死千余人,遂解围而去。

南唐改元交泰

南唐中兴元年(958)三月,南唐大赦,改元交泰。因皇太弟李景遂屡上表辞位,以景遂为晋王;齐王李景达因败军辞元帅,以景达为抚州大都督。立燕王李弘冀为太子,参治朝政。

辽、汉侵周失利

后周显德五年(958)、辽应历八年、北汉天会二年,周世宗第三次亲征南唐,辽乘后周大军南下后方空虚之际,侵后周。四月,周世宗平江北后返大梁(今河南开封),即命张永德领兵御北边;成德节度使郭祟(即郭崇威)攻拔辽束城(今河北河间东北)。八月,后周昭义节度使李筠奏击北汉石会关(今山西榆社西),拔北汉六寨;晋时李谦溥击破北汉孝义。

后周行《大周刑统》

后周显德五年(958)七月,后周行《大周刑统》。《刑统》始作于显德四年五月,周世宗以律令文左难知,格敕烦杂不一,命侍御史知杂事张湜等十人详定格律。完毕后由御史台、尚书省四品以上、两省五品以上官参详可否,送中书门下议定,然后奏取进上。至是完成进上。

南汉刘晟卒,刘继兴袭位

南汉乾和十六年(958)、后周显德五年八月,南汉中宗刘晟卒,子刘继兴即位,更名鋹,改元大宝。是为南汉后主,刘鋹年仅十六,朝政均由宦官龚澄枢、女宠卢琼仙等把持。

后周均定赋税

后周显德五年(958)七月,周世宗赐诸道节度使、刺史元稹《均田图》各一面,准备均定天下赋税。十月,后周派遣左散骑常侍艾颖等三十四人分别均定六十州赋税。又诏诸州并乡村,以百户为团,每团设置耆长三人。

后周罢课户、俸户

唐代初期各司有公廨本钱,用以贸易取息,计员多少为月料,后罢公廨本钱,以七千上户为胥士,收取其课,计宦多少给之,谓课户;唐又簿一岁之税,以高户主之,每月收息给俸,称俸户。后周显德五年(958)十二月,后周以诸色课户、俸户归州县,其幕职、州县官自今以后支俸钱及米麦。

(1)春,正月,乙酉,废匡国军。

(1)春季,正月,乙酉(初三),后周撤销匡国军。

(2)唐改元中兴。

(2)南唐改年号为中兴。

(3)丁亥,右龙武将军王汉璋奏克海州。

(3)丁亥(初五),后周右龙武将军王汉璋奏报攻克海州。

(4)己丑,以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权扬州军府事。

(4)己丑(初七),后周世宗任命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代理扬州军府事务。

(5)上欲引战舰自淮入江,阻北神堰,不得渡;欲凿楚州西北鹳水以通其道,遣使行视,还言地形不便,计功甚多。上自往视之,授以规画,发楚州民夫浚之,旬日而成,用功甚省,巨舰数百艘皆达于江,唐人大惊,以为神。

(5)后周世宗打算率领战舰从淮水进入长江,但受到北神堰阻挡,没法渡过,就打算开凿楚州西北的鹳水来通淮水、长江的河道。派遣使者巡视,回来说地形条件不便利,预计费工很多。世宗亲自前往视察,口授工程规划,征发楚州民夫疏通河道,十天便完成,化费工日很少,数百艘巨大战舰都直接到达长江,南唐人大为惊讶,认为神奇。

(6)壬辰,拔静海军,始通吴越之路。先是帝遣左谏议大夫长安尹日就等使吴越,语之曰:“卿今去虽泛海,比还,淮南已平,当陆归耳。”已而果然。

(6)壬辰(初十),后周攻取静海军,开始打通与吴越的陆路。在这之前世宗派遣左谏议大夫长安人尹日就等人出使吴越,跟他们说:“爱卿此去虽然还要泛舟过海,但等到回来,淮南已经平定,必当从陆上返回了。”不久果真如此。

(7)甲辰,蜀右补阙章九龄见蜀主,言政事不治,由奸佞在朝;蜀主问奸佞为谁,指李昊、王昭远以对。蜀主怒,以九龄为毁斥大臣,贬维州录事参军。

(7)甲辰(二十二日),后蜀右补阙章九龄谒见后蜀主,说政事没有治理好,是由于奸人佞臣在朝廷专权。后蜀主问这奸人佞臣是谁,章九龄手指李昊、王昭远来回答。后蜀主发怒,认为章九龄是毁谤大臣,贬为维州录事参军。

(8)周兵攻楚州,逾四旬,唐楚州防御使张彦卿固守不下;乙巳,帝自督诸将攻之,宿于城下,丁未,克之。彦卿与都监郑昭业犹帅人拒战,矢刃皆尽,彦卿举绳床以斗而死,所部千余人,至死无一人降者。

(8)后周军队进攻楚州,超过四十天,南唐楚州防御使张彦卿仍然坚守而无法攻下;乙巳(二十三日),后周世宗亲自监督众将攻城,住宿在城下,丁未(二十五日),攻克楚州。张彦卿与都监郑昭业仍率领部众抵抗战斗,弓箭刀剑都用光了,张彦卿举起绳床来搏斗而死去,所部一千多人,至死没有一人投降。

(9)高保融遣指挥使魏将战船百艘东下会伐唐,至于鄂州。

(9)荆南高保融派遣指挥使魏率领战船百艘顺长江东下会同后周征伐南唐,到达鄂州。

(10)庚戌,蜀置永宁军于果州,以通州隶之。

(10)庚戌(二十八日),后蜀在果州设置永宁军,将通州隶属永宁军。

(11)唐以天长为雄州,以建武军使易文为刺史。二月,甲寅,文举城降。

(11)南唐将天长县改为雄州,任命建武军使易文为刺史。二月,甲寅(初二),易文率城投降。

(12)戊午,帝发楚州;丁卯,至扬州,命韩令坤发丁夫万余,筑故城之东南隅为小城以治之。

(12)戊午(初六),后周世宗从楚州出发;丁卯(十五日),到达扬州,命令韩令坤征发民夫一万多,在原城东南角修筑小城来作为扬州治所。

(13)乙亥,黄州刺史司超奏与控鹤右厢都指挥使王审琦攻唐舒州,擒其刺史施仁望。

(13)乙亥(二十三日),后周黄州刺史司超奏报与控鹤右厢都指挥使王审琦进攻南唐舒州,擒获舒州刺史施仁望。

(14)丙子,建雄节度使真定杨廷璋奏败北汉兵于隰州城下。时隰州刺史孙议暴卒,廷璋谓都监、闲厩使李谦溥曰:“今大驾南征,泽州无守将,河东必生心;若奏请待报,则孤城危矣。”即牒谦溥权隰州事,谦溥至则修守备。未几,北汉兵果至,诸将请速救之,廷璋曰:“隰州城坚将良,未易克也。”北汉攻城久不下,廷璋度其疲困无备,潜与谦溥约,各募死士百余夜袭其营,北汉兵惊溃,斩首千余级;北汉兵遂解去。

(14)丙子(二十四日),后周建雄节度使真定人杨廷璋奏报在隰州城下击败北汉军队。当时隰州刺史孙议突然死亡,杨廷璋对都监、闲厩使李谦溥说:“如今皇上南下征伐,隰州没有守将,河东北汉必生觊觎之心,倘若奏报请示等待回复,隰州孤城就危险了。”立即签署书牒命李谦溥代理隰州军政,李谦溥到达后就进行守城准备。不久,北汉军队果然到来,众将请求迅速救援,杨廷璋说:“隰州城池坚固,守将杰出,不容易攻克。”北汉军攻城久攻不下,杨廷璋估计他们疲惫困乏没有准备,暗中与李谦溥约定,各招募敢死士兵一百多人深夜偷袭敌营,北汉军队惊慌溃逃,斩首一千多级;北汉军队于是撤退离去。

(15)三月,壬午朔,帝如泰州。

(15)三月,壬午朔(初一),后周世宗前往泰州。

(16)丁亥,唐大赦,改元交泰。

(16)丁亥(初六),南唐实行大赦,改年号为交泰。

(17)唐太弟景遂前后凡十表辞位,且言:“今国危不能扶,请出就藩镇。燕王弘冀谪长有军功,宜为嗣,谨奏上太弟宝册。”齐王景达亦以败军辞元帅。唐主乃立景遂为晋王,加天策上将军、江南西道兵马元帅、洪州大都督、太尉、尚书令、以景达为浙西道元帅、润州大都督。景达以浙西方用兵,固辞,改抚州大都督。立弘冀为太子,参决庶政。弘冀为人猜忌严刻,景遂左右有未出东宫者,立斥逐之。其弟安定公从嘉畏之,不敢预事,专以经籍自娱。

(17)南唐皇太弟李景遂前后共十次上表请求辞去继承人地位,并且说:“如今国家危难不能匡扶,请求出宫就任一方藩镇。燕王李弘冀是嫡长子又有军功,应该当继承人,谨奏奉上皇太弟的宝册。”齐王李景达也因为军队溃败辞去元帅之职。南唐主于是封李景遂为晋王,加官天策上将军、江南西道兵马元帅、洪州大都督、太尉、尚书令,任命李景达为浙西道元帅、润州大都督。李景达因浙西正在用兵,坚决推辞,改任抚州大都督。南唐主立李弘冀为皇太子,参预决定各种政务。李弘冀为人多疑尖刻,李景遂手下人还有没出东宫的,立即斥退赶走。他弟弟安定公李从嘉畏惧李弘冀,不敢参预政事,专门以书籍作为自我娱乐。

(18)辛卯,上如迎銮镇,屡至江口,遣水军击唐兵,破之。上闻唐战舰数百艘泊东州,将趣海口扼苏、杭路,遣殿前都虞候慕容延钊将步骑,右神武统军宋延渥将水军,循江而下。甲午,延钊奏大破唐兵于东州;上遣李重进将兵趣庐州。

(18)辛卯(初十),后周世宗前往迎銮镇,屡次到达长江口,派遣水军攻击南唐军队,打败敌军。世宗听说南唐数百艘战舰停泊在东州,将要赶赴入海口扼守通往苏州、杭州的路,便派遣殿前都虞候慕容延钊带领步兵、骑兵,右神武统军宋延渥带领水军,沿江而下。甲午(十三日),慕容延钊奏报在东州大败南唐军队;世宗派遣李重进率领军队赶赴庐州。

唐主闻上在江上,恐遂南渡,又耻降号称藩,乃遣兵部侍郎陈觉奉表,请传位于太子弘冀,使听命于中国。时淮南惟庐、舒、蕲、黄未下,丙申,觉至迎銮,见周兵之盛,白上,请遣人渡江取表,献四州之地,画江为境,以求息兵,辞指甚哀。上曰:“朕本兴师止取江北,尔主能举国内附,朕复何求!”觉拜谢而退。丁酉,觉请遣其属阁门承旨刘承遇如金陵,上赐唐主书,称“皇帝恭问江南国主”,慰纳之。

南唐主闻知世宗在长江岸畔,恐怕就要南下渡江,又耻于贬降帝号改称藩臣,于是派遣兵部侍郎陈觉奉持表章,请求传位给太子李弘冀,让他听从后周的命令。当时淮南只有庐州、舒州、蕲州、黄州没有攻下,丙申(十五日),陈觉到达迎銮镇,看到后周军队的强盛,向世宗禀报,请求派人渡过长江拿取表章,进献四州土地,划江为界,来要求休战,言辞旨意非常悲哀。世宗说:“朕兴师出兵本只为取得江北之地,你的君主能够率国归附,朕还要求什么呢!”陈觉叩拜道谢而退下。丁酉(十六日),陈觉请求派遣他的属官阁门承旨刘承遇前往金陵,世宗赐给南唐主书信,说:“皇帝恭问江南国主”,安慰接纳他。

戊戌,吴越奏遣上直指挥使·处州刺史邵可迁、秀州刺史路彦铢以战舰四百艘、士卒万七千人屯通州南岸。

戊戌(十七日),吴越奏报派遣上直指挥使、处州刺史邵可迁和秀州刺史路彦铢率领四百艘战舰、一万七千士兵驻守通州南面江岸。

唐主复遣刘承遇奉表称唐国主,请献江北四州,岁输贡物十万。于是江北悉平,得州十四,县六十。

南唐主再派刘承遇奉送表章自称唐国主,请求献出长江北面庐、舒、蕲、黄等四州,每年献送贡品十万。于是长江以北全部平定,得到十四个州、六十个县。

庚子,上赐唐主书,谕以:“缘江诸军及两浙、湖南、荆南兵并当罢归,其庐、蕲、黄三道,亦令敛兵近外。俟彼将士及家属就道,可遣人召将校以城邑付之。江中舟舰有须往来者,并令就北岸引之。”辛丑,陈觉辞行,又赐唐主书,谕以不必传位于子。

庚子(十九日),世宗赐给南唐主书信,告以:“沿长江各支军队和在两浙、湖南、荆南的军队都当撤回,其中庐州、蕲州、黄州三路军队,也下令把军队收回到近郊以外。等到三州城中将吏士兵及其家属上路南归以后,可以派人召唤我军将校并将城市都邑交付给他们。长江的船只有需要来往的,一并让他们到北岸来拉走。”辛丑(二十日),陈觉告辞上路,世宗又赐给南唐主书信,告诉他不必把君位传给儿子。

壬寅,上自迎銮复如扬州。

壬寅(二十一日),世宗从迎銮镇再次前往扬州。

癸卯,诏吴越、荆南军各归本道;赐钱弘犒军帛三万匹,高保融一万匹。

癸卯(二十二日),后周世宗诏令吴越、荆南军队各自返回本地;赐给钱弘犒劳军队的绢帛三万匹,赐高保融一万匹。

甲辰,置保信军于庐州,以右龙武统军赵匡赞为节度使。

甲辰(二十三日),在庐州设置保信军,任命右龙武统军赵匡赞为节度使。

丙午,唐主遣冯延已献银、绢、钱、茶、谷共百万以犒军。

丙午(二十五日),南唐主派遣冯延巳贡献银、绢、钱、茶、谷总共百万以犒劳军队。

己酉,命宋延渥将水军三千溯江巡警。

己酉(二十八日),后周世宗命令宋延渥率领水军三千人沿江而上巡逻警戒。

庚戌,敕故淮南节度使杨行密、故升府节度使徐温等墓并量给守户;其江南群臣墓在江北者,亦委长吏以时检校。

庚戌(二十九日),敕令已故淮南节度使杨行密、已故升府节度使徐温等人的墓全都根据需要给予守墓民户;其余江南群臣有先人坟墓在长江以北的,也委

托所在地方长官按时检查。

辛亥,唐主遣其临汝公徐辽代己来上寿。

辛亥(三十日),南唐主派遣临汝公徐辽代表自己前来献送祝寿礼品。

(19)是月,浚汴口,导河流达于淮,于是江、淮舟楫始通。

(19)当月,疏通汴口,引导黄河支流直达淮水,于是长江、淮水的船只开始通航。

(20)夏,四月,乙卯,帝自扬州北还。

(20)夏季,四月,乙卯(初四),后周世宗从扬州北上返回。

(21)新作太庙成。庚申,神主入庙。

(21)后周大梁新造太庙建成。庚申(初九),神主牌位放入太庙。

(22)辛酉夜,钱唐城南火,延及内城,官府庐舍几尽。壬戌旦,火将及镇国仓,吴越王弘久疾,自强出救火;火止,谓左右曰:“吾疾因灾而愈。”众心稍安。

(22)辛酉(初十)夜晚,吴越钱塘城南起火,延及内城,官家府第百姓房舍几乎烧尽。壬戌(十一日)清晨,大火即将烧到镇国仓,吴越王钱弘长期患病,自己勉强支撑着出去救火。大火止熄,钱弘对左右的人说:“我的病因这场火灾而痊愈。”众人的心稍许得到安慰。

(23)帝之南征也,契丹乘虚入寇。壬申,帝至大梁,命张永德将兵备御北边。

(23)后周世宗南下征伐,契丹军队乘虚入侵。壬申(二十一日),世宗到达大梁,命令张永德领兵到北部边界防备御敌。

(24)五月,辛巳朔,日有食之。

(24)五月,辛巳朔(初一),发生日食。

(25)诏赏劳南征士卒及淮南新附之民。

(25)后周世宗颁诏赏赐南下征伐的士兵和淮南新近归附的百姓。

(26)辛卯,以太祖皇帝领忠武节度使,徙安审琦为平卢节度使。

(26)辛卯(十一日),后周世宗任命宋太祖皇帝兼领忠武节度使,调任安审琦为平卢节度使。

(27)成德节度使郭崇攻契丹束城,拔之,以报其入寇也。

(27)成德节度使郭崇进攻契丹束城,拔取,以此回报契丹军队的入侵。

(28)唐主避周讳,更名景。下令去帝号,称国主,凡天子仪制皆有降损,去年号,用周正朔,仍告于太庙。左仆射、同平章事冯延己罢为太子太傅,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严续罢为少傅,枢秘使、兵部侍郎陈觉罢守本宫。

(28)南唐主为避后周世宗祖先名讳,改名为景。下令取消帝号,只称国主,所有原来的天子仪仗规制都有所降低贬损,取消交泰年号,改用后周年号历法,并向太庙报告。左仆射、同平章事冯延己免职后为太子太傅,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严续免职后为少傅,枢密使、兵部侍郎陈觉免去同平章事保留原来官职。

初,冯延己以取中原之策说唐主,由是有宠。延己尝笑烈祖戢兵为龌龊,曰:“安陆所丧才数千兵,为之辍食咨嗟者旬日,此田舍翁识量耳,安足与成大事!岂如今上暴师数万于外,而击球宴乐无异平日,真英主也!”延己与其党谈论,常以天下为己任,更相唱和。翰林学士常梦锡屡言延己等人浮诞,不可信;唐主不听,梦锡曰:“奸言似忠,陛下不悟,国必亡矣!”及臣服于周,延己之党相与言,有谓周为大朝者,梦锡大笑曰:“诸公常欲致君尧、舜,何意今日自为小朝邪!”众默然。

当初,冯延己用夺取中原的策略来劝说南唐主,因此得到宠幸。冯延己曾经嘲笑南唐烈祖息兵是心胸狭窄,说:“安陆所丧失的才几千士兵,就为之禁食叹息有十天,这是乡村田舍老翁的见识度量,怎么能与他成就大事!哪像如今皇上几万大军风餐露宿在野外,而自己打球玩耍取乐与平日没有两样,真是英明的君主啊!”冯延己与他的同党谈论时,总是把治理天下作为自己的责任,互相唱和呼应。翰林学士常梦锡多次上言说冯延己等人浮夸荒诞,不可信任;南唐主不听从,常梦锡说:“奸臣的话好似忠言,陛下如果再不觉悟,国家必定灭亡了!”及至向后周臣服,冯延己党羽相互言谈,有称后周为大朝的,常梦锡大笑说:“诸位平常想引导国君成为统治天下的唐尧、虞舜,哪里想得到今日却自称小朝廷呢?”众人沉默无语。

自唐主内附,帝止因其使者赐书,未尝遣使至其国。己酉,始命太仆卿冯延鲁、卫尉少卿钟谟使于唐,赐以御衣、玉带等及犒军帛十万,并今年《钦天历》。

自从南唐主归附中原,后周世宗只通过对方使者赐给书信,还未曾派遣使者到唐国。己酉(二十九日),方始命令太仆卿冯延鲁、卫尉少卿钟谟出使到南唐,赐给御衣、玉带等物品以及犒劳军队的绢帛十万匹,并赐当年的《钦天历》。

刘承遇之还自金陵也,唐主使陈觉白帝,以江南无卤田,愿得海陵监南属以赡军。帝曰:“海陵在江北,难以交居,当别有处分。”至是,诏岁支盐三十万斛以给江南,所俘获江南士卒,稍稍归之。

刘承遇从金陵返回,南唐主派陈觉禀报世宗,因为江南地区没有盐卤之田,希望得到海陵监归属江南来供应军需。世宗说:“海陵在长江北岸,难以归属江南而使南、北官吏交错杂居,应当另有安排。”到这时,诏令每年拨出三十万斛盐给江南地区,所俘获的江南士兵,渐渐地释放回国。

(29)六月,壬子,昭义节度使李筠奏击北汉石会关,拔其六寨。乙卯,晋州奏都监李谦溥击北汉,破孝义。

(29)六月,壬子(初二),后周昭义节度使李筠奏报出击北汉石会关,攻拔北汉六个寨子。乙卯(初五),晋州奏报都监李谦溥出击北汉,攻破孝义。

(30)高保融遣使劝蜀主称藩于周,蜀主报以前岁遣胡立致书于周而不答。

(30)荆南高保融派遣使者劝说后蜀主向后周称臣,后蜀主回复说去年派胡立送致书信给后周而未予答复。

(31)秋,七月,丙戌,初行《大周刑统》。

(31)秋季,七月,丙戌(初七),后周开始实行《大周刑统》。

(32)帝欲均田租,丁亥,以元稹《均田图》遍赐诸道。

(32)后周世宗准备平均田租,丁亥(初八),将元稹《均田图》普遍赐发各地。

(33)闰月,唐清源节度使兼中书令留从效遣牙将蔡仲衣商人服,以绢表置革带中,间道来称藩。

(33)闰月,南唐清源节度使兼中书令留从效派遣牙将蔡仲穿着商人服装,把绢帛表章夹放在皮带中间,从偏僻小路前来称臣。

(34)唐江西元帅晋王景遂之赴洪州也,以时方用兵,启求大臣以自副,唐主以枢密副使、工部侍郎李徵古为镇南节度副使。徵古傲很专恣,景遂虽宽厚,久而不能堪,常欲斩徵古,自拘于有司,左右谏而止,景遂忽忽不乐。

(34)南唐江西元帅晋王李景遂到洪州赴任,因当时正在用兵,奏请委派大臣作为自己的副手,南唐主任命枢密副使,工部侍郎李征古为镇南节度副使。李徵古傲慢凶狠专横跋扈,李景遂虽然宽容仁厚,但时间长了也不堪忍受,经常想斩了李征古,然后到有关执法部门自首,被左右人劝谏而住手,李景遂惆怅恍

惚闷闷不乐。

太子弘冀在东宫多不法,唐主怒,尝以杖击之曰:“吾当复召景遂。”昭庆宫使袁从范从景遂为洪州押牙,或谮从范之子于景遂,景遂欲杀之,从范由是怨望。弘冀闻之,密遣从范毒之;八月,庚辰,景遂击渴甚,从范进浆,景遂饮之而卒。未殡,体已溃;唐主不之知,赠皇太弟,谥曰文成。

太子李弘冀住在东宫多有不法行为,南唐主发怒,曾经用马杖打他说:“我应当重新召回李景遂。”昭庆宫使袁从范跟从李景遂为洪州都押牙,有人问李景遂说袁从范儿子的坏话,李景遂想杀他,袁从范因此产生怨恨。李弘冀闻知,秘密支使袁从范毒杀李景遂;八月,庚辰(初二),李景遂打马口渴得很,袁从范送上饮料,李景遂喝下而死去。还没等到收殓,身体已经溃烂。南唐主不知详情,追赠皇太弟,谥号为文成。

(35)辛巳,南汉中宗殂,长子继兴即帝位,更名,改元大宝。年十六,国事皆决于宦官玉清宫使龚澄枢及女侍中卢琼仙等,台省官备位而已。

(35)辛巳(初三),南汉中宗刘晟去世,长子刘继兴即皇帝位,改名为,改年号为大宝。刘十六岁,国事全部由宦官玉清宫使龚澄枢和女侍中卢琼仙

等人裁决,朝廷台、省各部官员只是虚有其名而已。

(36)甲申,唐始置进奏院于大梁。

(36)甲申(初六),南唐开始在大梁设置进奏院。

(37)壬辰,命西上阁门使灵寿曹彬使于吴越,赐吴越王弘骑军钢甲二百,步军甲五千及他兵器。彬事毕亟返,不受馈遗,吴越人以轻舟追与之,至于数四,彬曰:“吾终不受,是窃名也。”尽籍其数,归而献之。帝曰:“向之奉使,乞丐无厌,使四方轻朝命。卿能如是,甚善;然彼以遗卿,卿自取之。”彬始拜受,悉以散于亲识,家无留者。

(37)壬辰(十四日),后周世宗命令西上阁门使灵寿人曹彬出使吴越,赐给吴越王钱弘二百副骑兵钢铠甲、五百副步兵钢铠甲和其它兵器。曹彬事情完毕即刻返回,不接受馈赠,吴越人划着轻便小船追送礼品,推辞再三,曹彬说:“我最终仍不接受,这是沽名钓誉啊。”全部登录礼品数量,返归后献上。世宗说:“以前奉命出使的人,索求没个满足,使得四方之人轻视朝廷命令。爱卿能够如此,非常好;然而别人既已将此馈赠爱卿,爱卿自可取走。”曹彬这才跪拜接受,全部散发给亲近熟人,家中一点没留。

(38)辛丑,冯延鲁、钟谟来自唐,唐主手表谢恩,其略曰:“天地之恩厚矣,父母之恩深矣,子不谢父,人何报天,惟有赤心,可酬大造。”又乞比藩方,赐诏书。又称:“有情事令钟谟上奏,乞令早还。”唐主复令谟白帝,欲传位太子。九月,丁巳,以延鲁为刑部侍郎、谟为给事中。唐主复遣吏部尚书、知枢密院殷崇义来贺天清节。

(38)辛丑(二十三日),冯延鲁、钟谟从南唐而来,南唐主亲书表章感谢皇恩,表章大致说:“天地的恩泽真厚啊,父母的恩泽真深啊,子女无法感谢父母,人们怎么报答天地,只有赤诚之心,可以回报大恩大德。”又请求与四方藩镇同列,降赐诏书。又说:“有情况让钟谟上奏,乞求让他早日返回。”南唐主又让钟谟禀报世宗,打算传位给太子。九月,丁巳(初九),后周世宗任命冯延鲁为刑部侍郎、钟谟为给事中。南唐主又派遣吏部尚书、知枢密院殷崇义前来祝贺世宗生日天清节。

(39)帝谋伐蜀,冬,十月,己卯,以户部侍郎高防为西南面水陆制置使,右赞善大夫李玉为判官。

(39)后周世宗谋划伐后蜀,冬季,十月,己卯(初二),任命户部侍郎高防为西南面水陆制置使、右赞善大夫李玉为判官。

(40)甲午,帝归冯延鲁及左监门卫上将军许文稹、右千牛卫上将军边镐、卫尉卿周廷构于唐。唐主以文稹等皆败军之俘,弃不复用。

(40)甲午(十七日),后周世宗将冯延鲁和左监门卫上将军许文镇、右千牛卫上将军边镐、卫尉卿周廷构送归给南唐。南唐主因许文稹等人都是打败仗的俘虏,弃置不再任用。

(41)高保融再遗蜀主书,劝称臣于周,蜀主集将相议之,李昊曰:“从之则君父之辱,违之则周师必至,诸将能拒周乎?”诸将皆曰:“以陛下圣明,江山险固,岂可望风屈服!秣马厉兵,正为今日。臣等请以死卫社稷!”丁酉,蜀主命昊草书,极言拒绝之。

(41)荆南高保融再次给后蜀主去信,规劝他向后周投降称臣,后蜀主召集将相商议此事,李昊说:“听从他就是国君先父的耻辱,违背他周朝军队必定到达,众将能够抵御周军吗?”众将都说:“依靠陛下的圣明,江山的险固,岂能望风投降!秣马厉兵长期战备,正是为了今日抵御外敌。我们请求用生命来保卫国家!”丁酉(二十一日),后蜀主命令李昊起草回信,慷慨陈辞拒绝劝降。

(42)诏左散骑常侍须城艾颍等三十四人分行诸州,均定田租。庚子,诏诸州并乡村,率以百户为团,团置耆长三人。帝留心农事,刻木为耕夫、蚕妇,置之殿庭。

(42)后周世宗诏令左散骑常侍须城人艾颍等三十四人分别视察各州,按地多少均衡确定田租。庚子(二十三日),诏令各州合并乡村,一般以百户为一团,每团设置年老的团长三人。世宗留意农事,用木头刻成耕田农夫、养蚕农妇,安放在宫殿庭院中。

(43)命武胜节度使宋延渥以水军巡江。

(43)后周世宗命令武胜节度使宋延渥率领水军巡视长江。

(44)高保融奏,闻王师将伐蜀,请以水军趣三峡,诏褒之。

(44)荆南高保融上奏,听说王师将要征伐后蜀,请求率领水军赶赴三峡,后周世宗诏令嘉奖他。

(45)十一月,庚戌,敕窦俨编集《大周通礼》、《大周正乐》。

(45)十一月,庚戌(初四),后周世宗敕令窦俨编纂《大周通礼》、《大周正乐》。

(46)辛亥,南汉葬文武光明孝皇帝于昭陵,庙号中宗。

(46)辛亥(初五),南汉将文武光明孝皇帝安葬在昭陵,庙号为中宗。

(47)乙丑,唐主复遣礼部侍郎钟谟入见。

(47)乙丑(十九日),南唐主又派遣礼部侍郎钟谟入朝谒见。

(48)李玉至长安,或言“蜀归安镇在长安南三百余了,可袭取也。”玉信之,牒永兴节度使王彦超,索兵二百,彦超以为归安道阻隘难取,玉曰:“吾自奉密旨。”彦超不得已与之。玉将以往,十二月,蜀归安镇遏使李承勋据险邀之,斩玉,其众皆没。

(48)李玉到达长安,有人说:“蜀归安镇在长安南面三百多里,可以偷袭夺取。”李玉听信这话,投牒给永兴节度使王彦超,索求二百士兵,王彦超认为归安道路险恶狭窄难以攻取,李玉说:“我自奉有密旨。”王彦超不得已给他二百士兵。李玉带领士兵前往,十二月,后蜀归安镇遏使李承勋占据险要地形拦击,斩杀李玉,他的士兵全部覆没。

(49)乙酉,蜀主以右卫圣步军都指挥使赵崇韬为北面招讨使,丙戌,以奉銮肃卫都指挥使、武信节度使兼中书令孟贻业为昭武、文州都招讨使,左卫圣马军都指挥使赵思进为东面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韩保贞为北面都招讨使,将兵六万,分屯要害以备周。

(49)乙酉(初九),后蜀君主任命右卫圣步军都指挥使赵崇韬为北面招讨使,丙戌(初十),任命奉銮肃卫都指挥使、武信节度使兼中书令孟贻业为昭武、文州都招讨使,左卫圣马都指挥使赵思进为东面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韩保贞为北面都招讨使,领兵六万,分别驻守要害地段来防御后周。

(50)丙戌,诏凡诸色课户及俸户并勒归州县,其幕职、州县官自今并支俸钱及米麦。

(50)丙戌(初十),后周世宗诏令所有各种课户和俸户一律统归州县管理,所有幕职官、州县官从今开始一律由州县开支俸钱和粮食。

(51)初,唐太傅兼中书令楚公宋齐丘多树朋党,欲以专固朝权,躁进之士争附之,推奖以为国之元老。枢密使陈觉、副使李徵古恃齐丘之势,尤骄慢。及许文稹等败于紫金山,觉与齐丘、景达自濠州遁归,国人汹惧。唐主尝叹曰:“吾国家一朝至此!”因泣下。徵古曰:“陛下当治兵以捍敌,涕泣何为!岂饮酒过量邪,将乳母不至邪?”唐主色变,而徵古举止自若。会司天奏:“天文有变,人主宜避位禳灾。”唐主乃曰:“祸难方殷,吾欲释去万机,栖心冲寂,谁可以托国者?”徵古曰:“宋公,造国手也,陛下如厌万机,何不举国授之!”觉曰:“陛下深居禁中,国事皆委宋公,先行后闻,臣等时入侍,谈释、老而已。”唐主心愠,即命中书舍人豫章陈乔草诏行之。乔惶恐请见,曰:“陛下一署此诏,臣不复得见矣!”因极言其不可。唐主笑曰:“尔亦知其非邪?”乃止。由是因晋王出镇,以徵古为之副,觉自周还,亦罢近职。

(51)当初,南唐太傅兼中书令楚公宋齐丘大肆拉帮结伙、培植党羽,想以此垄断朝廷大权,浮躁急进之士争相攀附,推崇夸奖宋齐丘为国家元老。枢密使陈觉、副使李徵古倚仗宋齐丘的势力,尤其骄横傲慢。及至许文稹等在紫金山溃败,陈觉与宋齐丘、李景达从濠州逃跑回来,国中之人非常恐惧。南唐主曾经感叹说:“我的国家一刹时竟到了这个地步!”因而流下眼泪。李徵古说:“陛下应当整顿军队来抵抗敌人,流泪哭泣干什么!难道是喝酒过量了吗,还是奶妈没到呢?”南唐主脸色大变,而李征古言谈举止仍从容自如。适逢司天奏报:“天象有大变,人主应该避位祈求消灾。”南唐主于是说:“祸乱灾难正频繁,我想放弃君位摆脱政务,让心境处于淡泊寂静之中,但可以将国家托付给谁呢?李徵古说:“宋公是治理国家的高手,陛下如果讨厌政务,何不把国家交授给他!”陈觉说:“陛下深居在宫中,国家大事都委托给宋公,先处理后报告,我们时常入宫侍候,只谈释迦牟尼、老子罢了。”南唐主心中怨恨,立即命令中书舍人豫章人陈乔起草诏书实行。陈乔恐惧不安请求谒见,说:“陛下一旦签署这项诏令,我便不再能见陛下了。”就极力陈述不可如此的道理。南唐主笑着说:“你也知道那样不行吗?”于是作罢,因此借晋王出任藩镇之机,任命李徵古为他副手,陈觉从后周返回,也被撤销朝廷近臣之职。

钟谟素与李德明善,以德明之死怨齐丘;及奉使归唐,言于唐主曰:“齐丘乘国之危,遽谋篡窃,陈觉、李徵古为之羽翼,理不可容。”陈觉之自周还,矫以帝命谓唐主曰:“闻江南连岁拒命,皆宰相严续之谋,当为我斩之。”唐主知觉素与续有隙,固未之信。钟谟请覆之于周,唐主乃因谟复命,上言:“久拒王师,皆臣愚迷,非续之罪。”帝闻之,大惊曰:“审如此,则续乃忠臣,朕为天下主,岂教人杀忠臣乎!”谟还,以白唐主。

钟谟平素与李德明要好,因为李德明的死而怨恨宋齐丘;及至奉命出使回归南唐,对南唐主进言道:“宋齐丘乘国家危难,便马上图谋篡国夺位,陈觉、李征古当他的帮手,天理不容。”陈觉从后周回来,伪造后周世宗命令对南唐主说:“听说江南多年抗拒诏令,都是宰相严续的主意,必当替我斩了他。”南唐主明知陈觉素来与严续有矛盾,本来就不相信他的话。钟谟请求到后周核对,南唐主于是通过钟谟回复命令,上言说:“长时间抗拒王师,都是我的愚昧糊涂,不是严续的罪过。”后周世宗闻悉,大为惊讶,说:“确实如此的话,那严续乃是忠臣,朕为天下之主,岂能教唆人杀害忠臣呢!”钟谟回国,将情况禀报南唐主。

唐主欲诛齐丘等,复遣谟入禀于帝。帝以异国之臣,无所可否。己亥,唐主命知枢密院殷崇义草诏暴齐丘、觉、徵古罪恶,听齐丘归九华山旧隐,官爵悉如故;觉责授国子博士,宣州安置;徵古削夺官爵,赐自尽;党与皆不问。遣使告于周。

南唐主打算诛杀宋齐丘等人,又派遣钟谟入朝向后周世宗禀报。世宗因为是别国的臣子,不置可否。己亥(二十三日),南唐主命令知枢密院殷崇义起草诏书公布宋齐丘、陈觉、李徵古的罪恶,允许宋齐丘返归九华山旧日隐居之地,官职爵位全部照旧;陈觉被贬谪授于国子博士,送往宣州安置;李徵古削夺官职爵位,赐命自杀;他们的党羽都不作追究。派遣使者向后周报告。

(52)丙午,蜀以峡路巡检制置使高彦俦为招讨使。

(52)丙午(三十日),后蜀任命峡路巡检制置高彦俦为招讨使。

(53)平卢节度使、太师、中书令陈王安审琦仆夫安友进与其嬖妾通,妾恐事泄,与友进谋杀审琦,友进不可,妾曰:“不然,我当反告汝。”友进惧而从之。

(53)平卢节度使、太师、中书令陈王安审琦的车夫安友进同安审琦的爱妾私通,这个侍妾怕事情泄露,就与安友进密谋杀死安审琦,安友进认为不可,侍妾说:“不这样的话,我必定反过来告发你。”安友进恐惧而听从她的主意。

相关词汇

五代十国
戊午
马年
北神堰
戊午
马年
后周
显德
同庆
应历
南汉
乾和
大宝
荆南
显德
后蜀
广政
南唐
中兴
交泰
显德
天会
改元
中兴
后周
南唐
中兴
后周
北汉
周显德
隰州
后周
李谦溥
节度使
杨廷璋
晋州
李谦溥
交泰
中兴
改元
交泰
皇太弟
李景遂
齐王
李景达
燕王
李弘冀
应历
天会
周世宗
周世宗
张永德
成德节度使
束城
后周
李筠
李谦溥
显德四年
周世宗
御史台
中书门下
南汉
刘晟
乾和
南汉中宗
刘晟
大宝
宦官
卢琼仙
周世宗
后周
课户
课户
幕职
匡国军
匡国军
改元
中兴
年号
中兴
侍卫
侍卫
韩令坤
北神堰
楚州
淮水
北神堰
静海军
谏议大夫
静海军
王昭远
录事参军
王昭远
录事参军
周兵
防御使
楚州
防御使
高保融
鄂州
高保融
鄂州
永宁军
果州
永宁军
天长
建武军
建武军
戊午
楚州
韩令坤
戊午
楚州
韩令坤
控鹤
王审琦
施仁
控鹤
王审琦
舒州
施仁
节度使
杨廷璋
闲厩使
李谦溥
节度使
杨廷璋
杨廷璋
闲厩使
李谦溥
李谦溥
杨廷璋
杨廷璋
李谦溥
交泰
齐王
洪州
大都督
太尉
尚书令
大都督
皇太弟
李景遂
李弘冀
皇太弟
李景
李景遂
洪州
大都督
太尉
尚书令
李景
大都督
李弘冀
皇太子
李弘冀
李景遂
李弘冀
唐兵
殿前都虞候
慕容延钊
李重进
慕容延钊
慕容延钊
李重进
兵部侍郎
兵部侍郎
李弘冀
后周
舒州
蕲州
黄三
荆南
蕲州
高保融
荆南
高保融
节度使
庐州
节度使
淮南节度使
杨行密
节度使
徐温
淮南节度使
杨行密
节度使
徐温
吴越王
契丹
张永德
张永德
安审琦
宋太祖
安审琦
成德节度使
郭崇
契丹
束城
成德节度使
郭崇
束城
太子太傅
门下侍郎
少傅
交泰
太子太傅
门下侍郎
少傅
常梦锡
南唐烈祖
翰林学士
常梦锡
钟谟
钟谟
江南地区
昭义节度使
李谦溥
孝义
后周
李筠
李谦溥
孝义
高保融
胡立
胡立
后周
清源节度使
中书令
留从效
中书令
留从效
牙将
洪州
工部侍郎
李景遂
洪州
工部侍郎
李景遂
洪州
皇太弟
李弘冀
李景遂
洪州
李弘冀
支使
李景遂
皇太弟
南汉中宗
改元
大宝
宦官
卢琼仙
刘晟
大宝
宦官
卢琼仙
进奏院
进奏院
曹彬
曹彬
吴越王
曹彬
曹彬
冯延鲁
钟谟
钟谟
刑部侍郎
吏部尚书
枢密院
殷崇义
冯延鲁
钟谟
钟谟
钟谟
刑部侍郎
钟谟
吏部尚书
枢密院
殷崇义
户部侍郎
李玉
户部侍郎
李玉
千牛卫
边镐
冯延鲁
千牛卫
边镐
高保融
江山
后周
江山
节度使
节度使
王师
窦俨
中宗
礼部侍郎
钟谟
钟谟
李玉
安镇
永兴
王彦超
安镇
李承勋
李玉
安镇
李玉
节度使
王彦超
王彦超
李玉
安镇
李承勋
招讨使
武信
中书令
文州
山南西道节度使
招讨使
武信
中书令
文州
山南西道节度使
课户
课户
中书令
宋齐丘
紫金山
濠州
禳灾
中书舍人
陈乔
晋王
宋齐丘
宋齐丘
紫金山
宋齐丘
濠州
中书舍人
陈乔
后周
钟谟
李德明
钟谟
王师
钟谟
李德明
宋齐丘
后周
后周
王师
钟谟
殷崇义
宋齐丘
钟谟
殷崇义
宋齐丘
制置使
招讨使
招讨使
太师
太师
安审琦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