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年

公元955年,纪年为乙卯年(兔年)。历史上是五代的后周时期。从955年到958年后周世宗柴荣三次亲征南唐,迫使南唐取消了他的皇帝称号,几乎将其所有长江以北的地区交割给后周。

乙卯年(兔年)

后周显德二年

吴越显德二年

于阗同庆四十四年

辽应历五年

南汉乾和十三年

荆南显德二年

后蜀广政十八年

南唐保大十三年

北汉乾祐八年

后周漕运加斗耗

后周显德二年(955)正月,周世宗以漕运自后晋、后汉以来不给斗耗,纲吏多以亏欠抵死,下诏令今后每石给耗一斗。

后周规划大梁城

后周显德二年(955)四月,周世宗柴荣以大梁(今河南开封)城中迫隘,诏拓展外城。先立标帜,其中由县官区划街道、仓场、公廨,其余空地听百姓随便建屋,有葬者埋于标帜七里之外。至十一月,又命将城中街衢扳直拓宽,道宽三十步。三年正月,发开封府及近畿的曹、滑、郑州之民十余万筑大梁外城。

后周经略两边

后周显德二年(955)、后蜀广政十八年,后蜀知周世宗有收复关右秦、凤等州之意,加紧备边。三月,后蜀以赵季札为雄武监军使,四月,又命知枢密院王昭远按行北边城寨及甲兵。后周以宣徽南院使、镇安节度使向训及凤翔节度使王景等取秦州(今甘肃秦安北)、凤州(今陕西凤县东北)。五月初,王景自散关(今陕西宝鸡南)往秦州,拔后蜀黄牛等十八寨,后蜀以李廷珪挂帅,率高彦俦、吕彦珂等迎敌。先期请命戍边的赵季札,离成都不远闻周师入境,上书求解边职,弃辎重等单骑逃回成都,后蜀后主斩之,六月,周师与蜀军战于凤州东北威武城东,不利。后蜀派人联络北汉、南唐,约以共同出兵拑制后周。至八月,周王景等小胜蜀军。九月,蜀李廷珪派兵占据马岭寨,又派奇兵出斜谷屯于白涧,分兵到凤州之北的唐仓镇及黄花谷,断周师粮道。周师遣张建雄领二千兵到黄花,-千往唐仓,扼蜀军归路。蜀败于黄花、唐仓,损失三千人,马岭、白涧军亦溃,蜀雄武节度使弃州逃回成都,秦州观察判官举城降后周,成、阶二州亦降。十月,蜀后主致书周世宗求和,自称大蜀皇帝,周世宗怒其抗礼,不答。蜀遂加紧守备。十一月,周师克凤州,俘五千后蜀将士。后周世宗诏赦秦、凤、阶、成四州两税征科,及后蜀所立诸色科徭。所俘后蜀将士,自愿遣返。后周又复后汉所失四州。

(1)春,正月,庚辰,上以漕运自晋、汉以来不给斗耗,纲吏多以亏欠抵死,诏自今每斛给耗一斗。

(1)春季,正月,庚辰(初十),后周世宗因为漕运自从后晋、后汉以来不给“斗耗”,负责运送的官吏不少因为损耗造成粮食亏欠而抵死罪,下诏命令从今开始每斛粮食给损耗一斗。

(2)定难节度使李彝兴以折德亦为节度使,与己并列,耻之,塞路不通周使。癸未,上谋于宰相,对曰:“夏州边镇,朝廷向来每加优借,府州褊小,得失不系重轻,且宜抚谕彝兴,庶全大体。”上曰:“德数年以来,尽忠戮力以拒刘氏,柰何一旦弃之!且夏州惟产羊马,贸易百货,悉仰中国,我若绝之,彼何能为!”乃遣供奉官齐藏珍赍诏书责之,彝兴惶恐谢罪。

(2)定难节度使李彝兴因为折德也当了节度使,与自己地位相同,感到羞耻,便阻塞道路不与后周互通使者。癸未(十三日),后周世宗与宰相商量,宰相回答说:“夏州是边关重镇,朝廷历来格外从宽优待,府州地方偏僻狭小,利害得失不关轻重,暂且应该安抚李彝兴,可以保全大局。”世宗说:“折德多年以来,尽忠报国努力作战来抵御北汉刘氏,怎么能一下子抛充他!况且夏州只出产羊马,交易其他百货,全部仰仗中原,我若断绝关系,他还能有什么作为!”于是派遣供奉官齐藏珍带着诏书责问李彝兴,李彝兴惊惶恐惧连忙认罪道歉。

(3)戊子,蜀置威武军于凤州。

(3)戊子(十八日),后蜀在凤州设置威武军。

(4)辛卯,初令翰林学士、两省官举令、录;除官之日,仍署举者姓名,若贪秽败官,并当连坐。

(4)辛卯(二十一日),后周开始命令翰林学士、门下和中书两省官员荐举县令、录事参军人选。授官之日,同时记下荐举人的姓名,倘若被荐人贪婪污秽败坏公务,荐举人一并连同坐罪。

(5)契丹自晋、汉以来屡寇河北,轻骑深入,无藩篱之限,郊野之民每困杀掠。言事者称深、冀之间有胡卢河,横亘数百里,可浚之以限其奔突;是月,诏忠武节度使王彦超、彰信节度使韩通将兵夫浚胡卢河,筑城于李晏口,留兵戍之。帝召德州刺史张藏英,问以备边之策,藏英具陈地形要害,请列置戍兵,募边人骁勇者,厚其禀给,自请将之,随便宜讨击;帝皆从之,以藏英为沿边巡检招收都指挥使。藏英到官数月,募得千馀人。王彦超等行视役者,尝为契丹所围;藏英引所募兵驰击,大破之。自是契丹不敢涉胡卢河,河南之民始得休息。

(5)契丹自从后晋、后汉以来,频繁侵犯河北地区,轻骑兵长驱直入,没有任何屏障的阻隔,郊区野外的农民经常陷入烧杀抢掠的困境。向朝廷陈述政见的人称说深州、冀州之间有胡卢河,绵延横亘几百里,可以疏通河道来阻截契丹骑兵的横冲直撞。当月,绍令忠武节度使王彦超、彰信节度使韩通率领士兵、民夫疏通胡卢河,在李晏口筑城,留驻军队守卫。后周世宗召见德州刺史张藏英,询问边疆防备的对策,张藏英具体陈说地理形势、军事要塞,请求部署戍边军队,招募边疆百姓中矫健勇猛的,多给军饷,自己请求率领他们,随时根据情况征讨攻击契丹骑兵;世宗全都同意,任命张藏英为沿边巡检招收都指挥使。张藏英赴任几个月,招募到一千多人。王彦超等巡视疏通河道的工程,曾经被契丹军队所包围;张藏英带领所招募的士兵驰马出击,大败敌军。从此契丹军队不敢再过胡卢河,胡卢河以南的百姓开始得到休养生息。

(6)二月,庚子朔,日有食之。

(6)二月,庚子朔(初一),出现日食。

(7)蜀夔恭孝王仁毅卒。

(7)后蜀夔恭孝王孟仁毅去世。

(8)壬戌,诏群臣极言得失,其略曰:“朕于卿大夫,才不能尽知,面不能尽识;若不采其言而观其行,审其意而察其忠,则何以见器略之浅深,知任用之当否!若言之不入,罪实在予;苟求之不言,咎将谁执!”

(8)壬戌(二十三日),后周世宗诏令群臣畅所欲言陈述政事的得失利弊,诏书大致说:“朕对各位卿大夫,才能没法全部知道,面孔没法全都认识。倘若不采集他们的言论从而观察他们的行为,明悉他们的意见从而考察他们的忠诚,那凭什么来看出各人才器韬略的高低深浅,了解任用是否得当!倘若卿大夫陈说了而听不进,罪确实在朕身上。假使我要求了而不说,罪责将归谁呢?”

(9)唐主以中书侍郎、知尚书省严续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9)南唐主任命中书侍郎、知尚书省严续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10)三月,辛未,以李晏口为静安军。

(10)三月,辛未(初二),后周在李晏口设置静安军。

(11)帝常愤广明以来中国日蹙,及高平既捷,慨然有削平天下之志。会秦州民夷有诣大梁献策请恢复旧疆者,帝纳其言。

(11)后周世宗经常为唐僖宗广明以来中原日益缩小而愤慨,及至高平一战奏捷,慨然萌生削平各国统一天下的志向。正好秦州各族百姓有到大梁进献计策请求恢复旧日大唐疆域的,世宗采纳他的意见。

蜀主闻之,遣客省使赵季札按视边备。季札素文武才略自任,使还,奏称:“雄武节度使韩继勋、凤州刺史王万迪非将帅才,不足以御大敌。”蜀主问:“谁可往者?”季札请自行。丙申,以季札为雄武监军使,仍以宿卫精兵千人为之部曲。

后蜀主闻知情况,派遣客省使赵季札巡视边防。赵季札素来以有文武双全的才略自许,出使回来,上奏道:“雄武节度使韩继勋、凤州刺史王万迪不是将帅之才,不能够抵御大敌入侵。”后蜀主问:“谁可前往呢?”赵季札请命自己前往。丙申(二十七日),任命赵季札为雄武监军使,并将宫禁警卫精兵一

千人作为他的私属部队。

(12)帝以大梁城中迫隘,夏,四月,乙卯,诏展外城,先立标帜,俟今冬农隙兴板筑;东作动则罢之,更俟次年,以渐成之。且令自今葬埋皆出所标七里之外,其标内俟县官分画街衢、仓场、营廨之外,听民随便筑室。

(12)后周世宗因为大梁城中局促狭窄,夏季,四月,乙卯(十七日),下诏拓展外城,先设立标记,等待今年冬天农闲再兴土木。农事开始就停止,再等来年开工,以此逐渐完成。并且命令从今开始葬埋死人都要出城,离所立标记七里之外,在标记内等待官府划分出街道、仓库场院、营房官舍,除此之外,听凭百姓随便盖房。

(13)丙辰,蜀主命知枢密院王昭远按行北边城寨及甲兵。

(13)丙辰(十八日),后蜀主命令知枢密院王昭远巡视检查北部边界的城镇营寨和武备。

(14)上谓宰相曰:“朕每思致治之方,未得其要,寝食不忘。又自唐、晋以来,吴、蜀、幽、并皆阻声教,未能混壹,宜命近臣著《为君难为臣不易论》及《开边策》各一篇,朕将览焉。”

(14)后周世宗对宰相说:“朕经常思考达到大治的方略,没有得到其中的要领,睡觉吃饭都不能忘记。又从后唐、后晋以来,吴地、蜀地、幽州、并州都被隔断了政令教化,不能统一,应该命令左右大臣撰写《为君难为臣不易论》和《开边策》各一篇,朕将一一阅览。”

比部郎中王朴献策,以为:“中国之失吴、蜀、幽、并,皆由失道。今必先观所以失之之原,然后知所以取之之术。其始失之也,莫不以君暗臣邪,兵骄民困,奸党内炽,武夫外横,因小致大,积微成著。今欲取之,莫若反其所为而已。夫进贤退不肖,所以收其才也;恩隐诚信,所以结其心也;赏功罚罪,所以尽其力也;去奢节用,所以丰其财也;时使名薄敛,所以阜其民也。俟群才既集,政事既治,财用既充,士民既附,然后举而用之,功无不成矣!彼之人观我有必取之势,则知其情状者愿为间谍,知其山川者愿为乡导,民心既归,天意必从矣。

比部郎中王朴进献策文,认为:“中原朝廷丧失吴地、蜀地、幽州、并州,都是由于丧失了治国之道。如今一定要首先考察所以丧失土地的根本原因,然后才能知晓所以收取失地的方法。当开始丧失国土时,没有不是因为君主昏庸臣子奸邪,军队骄横百姓穷困,奸人乱党在朝内炙手可热,强将武夫在外面横行霸道,由小变大,积微成著。如今要收取失地,只不过反其道而行之罢了。进用贤人斥退坏人,是收罗人材的办法;布施恩泽讲究信用,是团结人心的办法;奖赏功劳惩罚罪过,是鼓励大家贡献力量的办法;革除奢侈节约费用,是增加财富办法;按时使用民力,减少赋税,是使百姓富足的办法。等到群贤毕集,政事理顺,财用充足,士民归附,然后起兵而使用他们,千秋功业没有不成功的了!对方的人民看到我方有必定取胜的形势,知道内部情况的就愿意当间谍,熟悉山川地理的就愿意当向导,民心已归附,那么天意也必然会顺从了。”

凡攻取之道,必先其易者。唐与吾接境几二千里,其势易扰也。扰之当以无备之处为始,备东则扰西,备西则扰东,彼必奔走而救之。奔走之间,可以知其虚实强弱,然后避实击虚,避强击弱。未须大举,且以轻兵扰之。南人懦怯,闻小有警,必悉师以救之。师数动则民疲而财竭,不悉师则我可以乘虚取之。如此,江北诸州将悉为我有。既得江北,则用彼之民,行我之法,江南亦易取也。得江南则岭南、巴蜀可传檄而定。南方既定,则燕地必望风内附;若其不至,移兵攻之,席卷可平矣。惟河东必死之寇,不可以恩信诱,当以强兵制之,然彼自高平之败,力竭气沮,必未能为边患,宜且以为后图,俟天下既平,然后伺间,一举可擒也。今士卒精练,甲兵有备,群下畏法,诸将效力,期年之后可以出师,宜自夏秋蓄积实边矣。”

“大凡进攻夺取的方法,必定先从容易的地方下手。南唐与我们相接的国境将近二千里,这地势很容易骚扰对方。骚扰对方应当从没有防备的地方开始,防备东面就骚扰西面,防备西面就骚扰东面,对方必定东奔西走去救援。东奔西走之间,就可以探明对方的虚实强弱,然后避实击虚,避强击弱。不须大举进攻时,暂且用小部队骚扰。南方人生性懦弱胆小,听说有小小的警报,必定出动全部军队去救援。军队频繁出动就会使百姓疲劳而财物耗竭,不出动全国军队救援,我们就可以乘着空虚夺取土地。像这样,长江以北各州将全部被我们占有。既得长江以北,就可利用他们的百姓,实行我们的办法,那长江以南也容易夺取了。取得江南,那么岭南、巴蜀之地就可以传递檄文而平定。南方既已平定,那燕地必定望风披靡归附中原;倘若它不归顺,就调动军队进攻,犹如卷席子那样很快可以平定了。只有河东北汉是必然要拼死一战的敌人,没法用恩惠信义诱导,应当用强大的军队制服它,然而它从高平失败以后,国力空虚士气沮丧,必定不能再起边患,应该暂且放在以后谋取,等待天下已经平定,然后瞅准时机,一举就可以擒获。如今士兵精干,武器齐全,部下畏服军法,众将愿意效力,一年以后可以出师,应该从夏季、秋季就开始积蓄粮草来充实边疆了。”

上欣然纳之。时群臣多守常偷安,所对少有可取者,惟朴神峻气劲,有谋能断,凡所规画,皆称上意,上由是重其气识,未几,迁左谏议大夫,知开封府事。

后周世宗欣然接受。当时群臣大多墨守常规,苟且偷安,所对策略很少有可取的,只有王朴神情峻逸、气势刚劲,有智谋能决断,凡是有所规划建议,都符合世宗的心意,世宗因此看重王朴的气质胆识,不久,迁升他为左谏议大夫、知开封府事。

(15)上谋取秦、凤,求可将者。王溥荐宣徽南院使、镇安节度使向训。上命训与凤翔节度使王景、容省使高唐昝居润偕行。五月,戊辰朔,景出兵自散关趣秦州。

(15)后周世宗谋划攻取秦州、凤州,寻找可以统领军队的人。王溥推荐宣徽南院使、镇安节度使向训。世宗命令向训与凤翔节度使王景、客省使高唐人昝居润同行。五月,戊辰朔(初一),王景从散关出兵直奔秦州。

(16)敕天下寺院,非敕额者悉废之。禁私度僧尼,凡欲出家者必俟祖父母、父母、伯叔之命。惟两京、大名府、京兆府、青州听设戒坛。禁僧俗舍身、断手足、炼指、挂灯、带钳之类幻惑流俗者。令两京及诸州每岁造僧帐,有死亡、归俗,皆随时开落。是岁,天下寺院存者二千六百九十四,废者三万三百三十六,见僧四万二千四百四十四,尼一万八千七百五十六。

(16)后周世宗敕命天下寺院,未经朝廷敕赐匾额的全部废除。禁止私下剃发出家当和尚、尼姑,凡是打算出家的人必须得到祖父母、父母亲、伯伯叔叔的同意,只有东京、西京、大名府、京兆府、青州准许设立受戒的佛坛。禁止僧侣舍身自杀、斩断手足、手指上燃香、裸体挂钩点灯、身带铁钳之类惑乱破坏社会风俗的行为。命令东京、西京以及各州每年编制僧侣名册,如有死亡、返俗,都随时注销。这一年,天下寺院保存的有二千六百九十四座,废除的有三万三百三十六座,现有和尚四万二千四百四十四人,尼姑一万八千七百五十六人。

(17)王景拔黄牛等八寨。戊寅,蜀主以捧圣控鹤都指挥使、保宁节度使李廷为北路行营都统,左卫圣步军都指挥使高彦俦为招讨使,武宁节度使吕彦珂副之,客省使赵崇韬为都监。

(17)王景攻拔黄牛等八个营寨。戊寅(十一日),后蜀主任命捧圣控鹤都指挥使、保宁节度使李廷为北路行营都统,左卫圣步军都指挥使高彦俦为招讨使,武宁节度使吕彦珂为招讨副使,客省使赵崇韬为都监。

(18)蜀赵季札至德阳,闻周师入境,惧不敢进,上书求解边任还奏事,先遣辎重及妓妾西归。丁亥,单骑驰入成都,众以为奔败,莫不震恐。蜀主问以机事,皆不能对;蜀主怒,系之御史台,庚午,斩之于崇礼门。

(18)后蜀赵季札到达德阳,听说后周军队入境,恐惧不敢前进,上书请求解除守边任务返回京城奏报情况,先遣送随身携带的包裹箱笼和妓女侍妾向西返归。丁亥(二十日),赵季札单人匹马奔入成都,众人都以为是打败仗逃回,没有不震惊恐慌的。后蜀主问他军事机务,都不能回答。后蜀主勃然大怒,将他关押在御史台,甲午(二十七日),在崇礼门斩首。

(19)六月,庚子,上亲录囚于内苑。有汝州民马遇,父及弟为吏所冤死,屡经覆按,不能自伸,上临问,始得其实,人以为神。由是诸长吏无不亲察狱讼。

(19)六月,庚子(初三),后周世宗在宫内园林中亲自查阅囚犯的档案。有个汝州的百姓叫马遇,父亲以及弟弟被官吏冤枉致死,屡经核查审理,自己不能申诉,世宗当面审问,才获得真实情况,众人都认为神奇。从此各部门长官无不亲自省察刑事诉讼案件。

(20)壬寅,西师与蜀李廷等战于威武城东,不利,排阵使濮州刺史胡立等为蜀所擒。丁未,蜀主遣间使如北汉及唐,欲与之俱出兵以制周,北汉主、唐主皆许之。

(20)壬寅(初五),西征军队与后蜀李廷等在威武城东交战,失利,排阵使濮州刺史胡立等人被后蜀擒获。丁未(初十),后蜀主派遣秘密使者前往北汉和南唐,准备和他们共同出兵来遏制后周,北汉主、南唐主都答应。

(21)己酉,以彰信节度使韩通充西南行营马步军都虞候。

(21)己酉(十二日),后周任命彰信节度使韩通充任西南行营马步军都虞候。

(22)戊午,南汉主杀祯州节度使通王弘政,于是高祖之诸子尽矣。

(22)戊午(二十一日),南汉主杀死祯州节度使通王刘弘政,于是南汉高祖的所有儿子全死了。

(23)壬戌,以枢密院承旨清河张美为右领军大将军、权点检三司事。初,帝在澶州,美掌州之金谷隶三司者,帝或私有所求,美曲为供副。太祖闻之怒,恐伤帝意,但徙美为濮州马步军都虞候。美治财精敏,当时鲜及,故帝以利权授之;然思其在澶州所为,终不以公忠待之。

(23)壬戌(二十五日),后周世宗任命枢密院承旨清河人张美为右领军大将军、权点检三司事。当初,世宗在澶州时,张美掌管州中隶属于三司的钱粮,世宗有时私下有所索求,张美千方百计为他提供满足。后周太祖听说此事很生气,又恐怕伤害世宗的感情,只是调任张美为濮州马步军都虞候。张美治理财政很精明,当时很少有人及得上,所以世宗将财政收入的大权授给他;然而想到他在澶州的作为,终究不将他当作公正忠诚的人来对待。

(24)秋,七月,丁卯朔,以王景兼西南行营都招讨使,向训兼行营兵马都监。宰相以景等久无功,馈运不继,固请罢兵。帝命太祖皇帝往视之,还,言秦、凤可取之状,帝从之。

(24)秋季,七月,丁卯朔(初一),后周世宗任命王景兼西南行营都招讨使,向训兼行营兵马都监。宰相因王景等长久没有成功,粮草运输跟不上,坚持请求撤兵。世宗命令宋太祖皇帝赵匡胤前往视察,回来,陈述秦州、凤州可以攻取的情况,世宗听从了他意见。

(25)八月,丁未,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景范罢判三司,寻以父丧罢政事。

(25)八月,丁未(十一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景范罢免判三司之职,不久因为父丧免去朝政事务。

(26)王景等败蜀兵,获将卒三百。己未,蜀主遣通奏使、知枢密院、武泰节度使伊审徵如行营慰抚,仍督战。

(26)王景等击败后蜀军队,捕获将吏士卒三百人。己未(二十三日),后蜀主派遣通奏使、知枢密院、武泰节度使伊审徵前往军营慰劳安抚,并且督战。

(27)帝以县官久不铸钱,而民间多销钱为器皿及佛像,钱益少,九月,丙寅朔,敕始立监采铜铸钱,自非县官法物、军器及寺观钟磬钹铎之类听留外,自余民间铜器、佛像,五十日内悉令输官,给其直;过期隐匿不输,五斤以上其罪死,不及者论刑有差。上谓侍臣曰:“卿辈勿以毁佛为疑。夫佛以善道化人,苟志于善,斯奉佛矣。彼铜像岂所谓佛邪!且吾闻佛在利人,虽头目犹舍以布施,若朕身可以济民,亦非所惜也。”

(27)后周世宗因为朝廷长久没有铸造铜钱,而民间许多人销毁钱币做成器皿以及佛像,铜钱越来越少,九月,丙寅朔(初一),敕令开始设立机构采集铜来铸造钱币,除了朝廷的礼器、兵器以及寺庙道观的钟磬、钹镲、铃铎之类准许保留外,其余民间的铜器、佛像,五十天内全部让送交官府,付给等值的钱;超过期限隐藏不交,重量在五斤以上的判死罪,不到五斤的量刑判处不同的罪。世宗对侍从大臣说:“你们不要为毁佛而疑虑。佛用善道来教化人,假如立志行善,这就是信佛了。那些铜像岂是所说的佛呢!况且我听说佛的宗旨是在于利人,即使是脑袋、眼睛也都可以舍弃布施给需要的人,倘若朕的身子可用来普济百姓,也不值得吝惜啊。”

臣光曰:若周世宗,可谓仁矣,不爱其身而爱民;若周世宗,可谓明矣,不以无益废有益。

臣司马光曰:像周世宗,可以称得上仁爱了,不吝惜自身而爱护百姓;像周世宗,可以称得上英明了,不为无益的东西来废弃有益的东西。

(28)蜀李廷遣先锋都指挥使李进据马岭寨,又遣奇兵出斜谷,屯白涧,又分兵出凤州之北唐仓镇及黄花谷,绝周粮道。闰月,王景遣裨将张建雄将兵二千抵黄花,又遣千人趣唐仓,扼蜀归路。蜀染院使王峦将兵出唐仓,与建雄战于黄花,蜀兵败,奔唐仓,遇周兵,又败,虏峦及其将士三千人;马岭、白涧兵皆溃,李廷、高彦俦等退保青泥岭。蜀雄武节度使兼侍中韩继勋弃秦州,奔还成都,观察判官赵举城降,斜谷援兵亦溃。成、阶二州皆降,蜀人震恐。,澶州人也。帝欲以为节度使,范质固争以为不可,乃以为郢州刺史。

(28)后蜀李廷派遣先锋都指挥使李进占据马岭寨,又派遣准备突然出击的部队从斜谷而出,屯驻白涧,又分出军队从凤州以北的唐仓镇和黄花谷而出,断绝后周的粮道。闰月,王景派遣副将张建雄领兵二千抵达黄花谷,又派遣军队一千赶赴唐仓镇,扼住后蜀军队归路。后蜀染院使王峦领兵从唐仓镇而出,与张建雄在黄花谷交战,后蜀兵败,逃奔唐仓镇,路遇后周军队,又被击败,俘虏王峦及其将吏士卒三千人;马岭、白涧的军队全都溃逃,李廷、高彦俦等后退保守青泥岭。后蜀雄武节度使兼侍中韩继勋放弃秦州,逃回成都,观察判官赵率城投降,斜谷增援部队也溃散。成、阶二州都投降,后蜀人震惊恐慌。赵是澶州人。世宗打算任命赵为节度使,范质坚持争辩认为不可,于是任命赵为郢州刺史。

壬子,百官入贺,帝举酒属王溥曰:“边功之成,卿择帅之力也!”

壬子(十七日),文武百官入朝祝贺,世宗举杯为王溥敬酒说:“边疆战功的取得,全仗爱卿选择主帅得当之力啊!”

(29)甲子,上与将相食于万岁殿,因言:“两日大寒,朕于宫中食珍膳,深愧无功于民而坐享天禄,既不能躬耕而食,惟当亲冒矢石为民除害,差可自安耳!”

(29)甲子(二十九日),后周世宗与将军、丞相在万岁殿就餐,因而说道:“两天大寒,朕在宫中吃美味佳肴,对百姓没功劳而坐享上天赐予的禄位深感渐愧,既然不能自己耕耘而吃饭,那就只有亲身去冒飞矢流石的危险来为民除害,还略可自我安慰。”

(30)乙丑,蜀李廷上表待罪。冬,十月,壬申,伊审徵至成都请罪。

(30)乙丑(疑误),后蜀李廷上表等候治罪。冬季,十月,壬申(初八),伊审徵到达成都请罪。

蜀主致书于帝请和,自称大蜀皇帝;帝怒其抗礼,不答。蜀主愈恐,聚兵粮于剑门、白帝,为守御之备,募兵既多,用度不足,始铸铁钱,榷境内铁器,民甚苦之。

后蜀主送书信给周世宗请求讲和,自称大蜀皇帝。世宗恼怒他以对等礼节相待,不作回答。后蜀主愈加恐慌,在剑门、白帝聚集军队、粮草,作好防守抵抗的准备,招募士兵已经很多,费用开支不够,开始铸造铁钱,对境内铁器实行专卖,百姓很为此所苦累。

(31)唐主性和柔,好文章,而喜人佞己,由是谄谀之臣多进用,政事日乱。既克建州,破湖南,益骄,有吞天下之志。李守贞、慕容彦超之叛,皆为之出师,遥为声援,又遣使自海道通契丹及北汉,约共图中国;值中国多事,未暇与之校。

(31)南唐主生性温和柔顺,爱好文采辞章,而且喜欢人奉承自己,因此善于花言巧语、献媚取宠的臣子大多晋升任用,政事日益混乱。既已攻克建州,击破湖南,就更加骄傲,产生吞并天下的志向。李守贞、慕容彦超叛乱,南唐都为之出兵,远远地进行声援,又派遣使者从海道联络契丹和北汉,约定共同谋取中原。后周正值中原多事,没有时间来与他计较。

先是,每冬淮水浅涸,唐人常发兵戍守,谓之“把浅”,寿州监军吴廷绍以为疆埸无事,坐费资粮,悉罢之;清淮节度使刘仁赡上表固争,不能得。十一月,乙未朔,帝以李为淮南道前军行营都部署兼知庐、寿等行府事,以忠武节度使王彦超副之,督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等十二将以伐唐。令坤,磁州武安人也。

从前,每年冬天淮河水浅干涸,南唐人经常发兵守卫淮河,称做“把浅”。寿州监军吴廷绍认为边境平安无事,白费财物粮草,全部撤回。清淮节度使刘仁赡上表一再争辨,没能取胜。十一月,乙未朔(初一),后周世宗任命李为淮南道前军行营都部署兼知庐州、寿州等行府事务,任命忠武节度使王彦超为行营副都部署,督领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等十二名将领来攻伐南唐。韩令坤是磁州武安人。

(32)汴水自唐末溃决,自桥东南悉为污泽。上谋击唐,先命武宁节度使武行德发民夫,因故堤疏导之,东至泗上;议者皆以为难成,上曰:“数年之后,必获其利。”

(32)汴水从唐朝末年溃堤决口以来,自桥东南全都成为污泥沼泽。后周世宗图谋攻击南唐,先命令武宁节度使武行德征发民夫,顺着原来河堤疏通引水,东面直到泗水;参与议事的人都认为难以成功,世宗说:“数年以后,必定获得它的好处。”

(33)丁未,上与侍臣论刑赏,上曰:“朕必不因怒刑人,因喜赏人。”

(33)丁未(十三日),后周世宗与侍从大臣谈论刑赏,世宗说:“朕一定不因为自己发怒而惩处人,因为自己高兴而奖赏人。”

相关词汇

纪年
五代
周世宗
南唐
南唐
皇帝
长江
乙卯
乙卯
兔年
后周
显德二年
显德二年
同庆
应历
南汉
乾和
荆南
显德二年
后蜀
广政
保大
乾祐
后周
显德二年
周世宗
后晋
后周
显德二年
显德二年
后蜀
广政
周世宗
后蜀
王昭远
后周
宣徽
凤翔节度使
王景
秦州
凤州
凤县
王景
秦州
后蜀
李廷珪
后蜀
后蜀
后周
李廷珪
白涧
马岭
秦州
后周
周世宗
后蜀
后蜀
后蜀
后周
周世宗
后晋
定难节度使
夏州
定难节度使
后周
夏州
夏州
威武军
凤州
威武军
翰林学士
后周
翰林学士
中书
录事参军
契丹
王彦超
韩通
张藏英
胡卢河
后晋
契丹
王彦超
韩通
张藏英
契丹
张藏英
契丹
张藏英
契丹
胡卢河
卿大夫
中书侍郎
尚书省
门下侍郎
尚书省
后周
广明
高平
客省使
节度使
乙卯
乙卯
王昭远
后晋
幽州
王朴
比部郎中
幽州
高平
高平
王朴
王溥
王景
昝居润
宣徽
王景
昝居润
王景
大名府
京兆府
敕命
西京
大名府
京兆府
王景
控鹤
保宁
招讨使
武宁节度使
王景
控鹤
保宁
招讨使
武宁节度使
崇礼门
后周
御史台
崇礼门
排阵使
后蜀
排阵使
后周
韩通
后周
韩通
祯州
祯州
枢密院
张美
澶州
澶州
枢密院
张美
澶州
张美
后周太祖
张美
张美
澶州
王景
招讨使
王景
招讨使
王景
宋太祖
赵匡胤
秦州
中书侍郎
中书侍郎
景范
王景
武泰
王景
武泰
铜钱
周世宗
司马光
马岭
白涧
仓镇
王景
染院使
马岭
青泥岭
节度使
节度使
范质
白涧
凤州
后周
王景
染院使
后周
白涧
青泥岭
节度使
秦州
节度使
范质
王溥
周世宗
李守贞
慕容彦超
建州
李守贞
慕容彦超
契丹
后周
寿州
刘仁赡
淮南道
行府
王彦超
韩令坤
刘仁赡
淮南道
寿州
行府
王彦超
韩令坤
韩令坤
武宁节度使
武行德
周世宗
武宁节度使
武行德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