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年

纪年

农历庚子年(鼠年),后晋天福五年;吴越天福五年;闽永隆二年;于阗同庆二十九年;契丹会同三年;南汉大有十三年;荆南天福五年;马楚天福五年;后蜀广政三年;南唐升元四年。

庚子年(鼠年)

后晋天福五年

吴越天福五年

闽永隆二年

于阗同庆二十九年

契丹会同三年

南汉大有十三年

荆南天福五年

马楚天福五年

后蜀广政三年

南唐升元四年

翰林院楚立溪州铜柱

后晋天福五年(940)二月,楚收服溪、锦、奖三州诸蛮,楚王马希范以铜五千斤铸柱,立于溪州(今湖南古丈东北),铜柱高一丈二尺,呈六棱形,内空,上铸铭文二千一百一十八字,由天策府学士李弘皋撰文,保存至今。据铭文,楚平诸蛮后,仍以彭士愁为溪州刺史,彭氏诸子及将吏仍复旧职,赏赐有差;并发放廪粟赈贫;迁溪州城于平岸。并规定,归顺后赋税依旧制;本州赋租留州自用;诸部不许侵邻州劫掠,诱纳逃户;楚不向溪征兵抽差等等。

闽广度僧人

闽历代君主均奉道佞佛,永隆二年(940),闽帝王曦度民为僧,因闽赋役颇重,所以百姓为避重赋大多愿出家,度僧竟达一万一千人。

后晋废置翰林院

后晋天福五年(940)九月,后晋废翰林学士院,所掌之事归中书舍人。至开运元年(944)六月,复置。

南唐建庐山国学

南唐升元四年(940)、后晋天福五年,南唐于庐山白鹿洞建学馆,置田供给学员用度,由李善道为洞主,号"庐山国学"。至宋代,在此基础上形成四大书院之一的白鹿洞书院。

文化纪事 赵崇祚编《花间集》

后蜀广政三年(940)、后晋天福五年,赵崇祚编《花间集》十卷。赵崇祚字弘基,生平不详,后蜀官卫尉少卿。《花间集》收录了温庭筠以下晚唐、五代词十八家,其中有不少作品依靠本集保存下来。此集流传至今。

可洪撰成《大藏经音义随函录》

汉中沙门可洪从唐长兴二年(931)到天福五年(940),历时四年撰成《大藏经音义随函录》,进上,命入大藏。可洪,秦人。初习儒业,能文。皈依佛教,博通经籍。《随函录》三十卷,订正了玄庄、厚师、谦师、郭逐各家的错讹。

杂谭逸事

翰林院遗址后晋天福五年(940)二月初一,沙州(今甘肃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议金卒,后晋赠太师,以其子曹元德袭归义军节度使位。

闽王曦、王延政兄弟相阋

闽永隆二年(940)正月,早已有间隙的闽帝王曦与弟建州(今福建建瓯)刺史王延政兄弟,终于刀兵相见,互相攻伐。王曦自上年即位后,骄淫苛虐,猜忌宗室,派亲信业翘监建州军,杜汉崇监南镇军。业、杜二人争相向王曦告发王延政的私事。业翘因与王延政议事意见不同,以谋反斥王延政,王延政欲斩业翘,业翘逃入南镇。王延政发兵攻南镇,业、杜二人逃回福州。王曦派潘师逵、吴行真率四万兵马攻王延政,王延政向吴越求援。二月,吴越钱元瓘不顾宰相林鼎之谏,派仰仁铨、薛万忠领兵四万援王延政。三月,王延政连败潘师逵,杀千余人,斩潘师逵。吴行真不战而逃,损失万余人。王延政乘胜取永平、顺昌二城,军势大盛。四月,吴越援军到建州,王延政因福州军已经败退,请吴越军回师,遭拒绝,仰仁铨等在建州城西北扎营。王延政反过来向王曦求援。王曦一面派二万人增援建州,一面派兵切断吴越军粮道。五月,王延政出兵攻吴越军,吴越军因久雨粮尽,大败,伤亡数以万计。南唐李升派人调解王氏兄弟,六月,王延政与王曦于王审知陵前盟誓,但兄弟之间相互猜忌则依然如故。

曹元德继掌归义军

后晋天福五年(940)二月初一,沙州(今甘肃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议金卒,后晋赠太师,以其子曹元德袭归义军节度使位。

闽王曦、王延政兄弟相阋

闽永隆二年(940)正月,早已有间隙的闽帝王曦与弟建州(今福建建瓯)刺史王延政兄弟,终于刀兵相见,互相攻伐。王曦自上年即位后,骄淫苛虐,猜忌宗室,派亲信业翘监建州军,杜汉崇监南镇军。业、杜二人争相向王曦告发王延政的私事。业翘因与王延政议事意见不同,以谋反斥王延政,王延政欲斩业翘,业翘逃入南镇。王延政发兵攻南镇,业、杜二人逃回福州。王曦派潘师逵、吴行真率四万兵马攻王延政,王延政向吴越求援。二月,吴越钱元瓘不顾宰相林鼎之谏,派仰仁铨、薛万忠领兵四万援王延政。三月,王延政连败潘师逵,杀千余人,斩潘师逵。吴行真不战而逃,损失万余人。王延政乘胜取永平、顺昌二城,军势大盛。四月,吴越援军到建州,王延政因福州军已经败退,请吴越军回师,遭拒绝,仰仁铨等在建州城西北扎营。王延政反过来向王曦求援。王曦一面派二万人增援建州,一面派兵切断吴越军粮道。五月,王延政出兵攻吴越军,吴越军因久雨粮尽,大败,伤亡数以万计。南唐李升派人调解王氏兄弟,六月,王延政与王曦于王审知陵前盟誓,但兄弟之间相互猜忌则依然如故。

安州叛晋附南唐

后晋天福五年(940)、南唐升元四年四月,后晋以前横海节度使马全节代李金全为安远节度使。五月,李金全在宠吏胡汉筠的劝说下举安州(今湖北安陆)叛晋附南唐。五月,晋以马全节率汴、汝、洛等十二州兵力讨李金全,保大节度使安审晖为副。南唐则派鄂州屯营使李承裕、段处恭领三千兵迎李金全。六月初九,李承裕等到安州,李金全率部投南唐军,安州的将吏、资财全部为南唐所夺。次日,马全节与李承裕交战,大败南唐军,李承裕等掠安州后南逃,又连续为晋副将安审晖所败,段处恭战死,李承裕为俘。马全节斩李承裕及一千五百南唐士兵,将监军杜光业等五百余人送归大梁(今河南开封),后晋高祖石敬瑭均释而遣返。此役南唐共损兵折将四千。

赵崇祚编《花间集

后蜀广政三年(940)、后晋天福五年,赵崇祚编《花间集》十卷。赵崇祚字弘基,生平不详,后蜀官卫尉少卿。《花间集》收录了温庭筠以下晚唐、五代词十八家,其中有不少作品依靠本集保存下来。此集流传至今。

可洪撰成《大藏经音义随函录》

汉中沙门可洪从唐长兴二年(931)到天福五年(940),历时四年撰成《大藏经音义随函录》,进上,命入大藏。可洪,秦人。初习儒业,能文。皈依佛教,博通经籍。《随函录》三十卷,订正了玄庄、厚师、谦师、郭逐各家的错讹

(1)春,正月,帝引见闽使郑元弼等。元弼曰:“王昶蛮夷之君,不知礼义,陛下得其善言不足喜,恶言不足怒。臣将命无状,愿伏以赎昶罪。”帝怜之,辛未,诏释元弼等。

(1)春季,正月,后晋高祖接见闽国来使郑元弼等。郑元弼说:“王昶是蛮夷的君主,不懂得礼仪,陛下听到他的善言不足为喜,恶言不足为怒。我受他的差遣,办事不得体,愿意接受斧质腰斩之刑以赎王昶的罪过。”后晋高祖可怜他,辛未(初五),下诏释放了郑元弼等人。

(2)楚刘等因大风,以火箭焚彭士愁寨而攻之,士愁帅麾下逃入奖、锦深山,乙未,遣其子师帅诸酋长纳溪、锦、奖三州印,请降于楚。

(2)楚国刘等借着大风,用火箭焚烧彭士愁的山寨,向他进攻,彭士愁率领他指挥下的兵逃入奖州、锦州的深山,乙未(二十九日),遣派他的儿子彭师率领诸酋长献纳溪、奖、锦三州的印信,请求向楚国投降。

(3)二月,庚戌,北都留守、同平章事安彦威入朝,上曰:“吾所重者信与义。昔契丹以义救我,我今以信报之;闻其征求水已,公能屈节奉之,深称朕意。”对曰:“陛下以苍生之故,犹卑辞厚币以事之,臣何屈节之有!”上悦。

(3)二月,庚戌(十四日),北都太原留守、同平章事安彦威入京朝见,后晋高祖说:“我所重视的是信与义。从前契丹出于道义救援于我,我现在用信守协约来报答他;听说他们不断地征索求取,您能委曲自己的节操来侍奉他,是很能称合朕的意图的。”安彦威回答说:“陛下为了苍生百姓,尚且卑词厚币来对待他,臣有什么屈节可说!”后晋高祖很高兴。

(4)刘引兵还长沙。楚王希范徙溪州于便地,表彭士愁为溪州刺史,以刘为锦州刺史;自是群蛮服于楚。希范自谓伏波之后,以铜五千斤铸柱,高丈二尺,入地六尺,铭誓状于上,立之溪州。

(4)刘领兵回师长沙。楚王马希范把溪州的治所迁移到离楚境近便于制命的地方,表奏彭士愁为溪州刺史,任用刘为锦州刺史;从此群蛮归服于楚国。马希范自称汉代马援的的后人,便用铜五千斤铸立一个铜柱,高一丈二尺,埋入地下六尺,铭刻誓词在柱上,把它立在溪州。

(5)唐康化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琏竭平陵还,一夕,大醉,卒于舟中,追封谥曰弘农靖王。

(5)南唐康化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琏进谒埋葬其父吴让皇杨溥的平陵归来,一个晚上,饮酒大醉,在船中去世。南唐主追封他谥号为弘农靖王。

(6)闽王曦既立,骄淫苛虐,猜忌宗族,多寻旧怨。其弟建州刺史延政数以书谏之,曦怒,复书骂之;遣亲吏业翘监建州军,教练使杜汉崇监南镇军,二人争捃延政阴事告于曦,由是兄弟积相猜恨。一日,翘与延政议事不叶,翘诃之曰:“公反邪!”延政怒,欲斩翘;翘奔南镇,延政发兵就攻之,败其戍兵。翘、汉崇奔福州,西鄙戍兵皆溃。

(6)闽主王曦即位以后,骄奢淫逸,酷苛暴虐,猜忌宗族,常常寻找旧怨加以报复。他的弟弟建州刺史王延政多次上书劝谏他,王曦发怒,复书责骂王延政;派遣亲信官吏业翘监察建州军,教练使杜汉崇监福州与建州之间的南镇军。这两个人争着搜集王延政的阴私之事向王曦报告,因此兄弟二人长期相互猜忌怨恨。有一天,业翘与王延政议论事情意见不和,业翘呵斥王延政说:“你要造反啊!”王延政发怒,要杀业翘;业翘奔向南镇,王延政发兵到南镇攻击他,打败了南镇的守兵,业翘、杜汉崇奔向福州,西郊边境的守兵都溃散了。

二月,曦遣统军使潘师逵、吴行真将兵四万击延政。师逵军于建州城西,行真军于城南,皆阻水置营,焚城外庐舍。延政求救于吴越,壬戌,吴越王元遣宁国节度使、同平章事仰仁诠、内都监使薛万忠将兵四万救之,丞相林鼎谏,不听。三月,戊辰,师逵分兵三千,遣都军使蔡弘裔将之出战,延政遣其将林汉彻等败之于茶山,斩首千余级。

二月,王曦派遣统军使潘师逵、吴行真统兵四万攻打王延政。潘师逵屯军在建州城西,吴行真屯军在建州城南,都隔着水设置营地,焚烧了城外的房舍。王延政求救于吴越,壬戌(二十六日),吴越王钱元派宁国节度使、同平章事仰仁诠、内都监使薛万忠统兵四万去救援他;闽国丞相林鼎谏阻王曦,不听。三月,戊辰(初二),潘师逵分兵三千,派都军使蔡弘裔领着他们出战。王延政派其将林汉彻等在茶山把他们打败,斩首千余级。

(7)安彦威、王建立皆请致仕;不许。辛未,以归德节度使、侍卫马步都指挥使、同平章事刘知远为邺都留守,徙彦威为归德节度使,加兼侍中。癸酉,徙建立为昭义节度使,进爵韩王;以建立辽州人,割辽、沁二州隶昭义,徙建雄节度使李德为北都留守。

(7)安彦威、王建立都向后晋高祖请求退休;后晋高祖不准许。辛未(初五),任用归德节度使、侍卫马步都指挥使、同平章事刘知远为邺都留守,调迁安彦威为归德节度使,加官兼任侍中。癸酉(初七),调迁王建立为昭义节度使,进爵为韩王;因为王建立是辽州人,割划辽、沁二州隶属于昭义军。调迁建雄节度使李德为北都留守。

(8)山南东道节度使、同平章事安从进恃其险固,阴蓄异谋,擅邀取湖南贡物,招纳亡命,增广甲卒;元随都押牙王令谦、押牙潘知麟谏,皆杀之。及王建立徙潞州,帝使问之曰:“朕虚青州以待卿,卿有意则降制。”从进对曰:“若移青州置汉南,臣即赴镇。”帝不之责。

(8)山南东道节度使,同平章事安从进依恃他所镇守襄阳之地的险要和牢固,暗蓄叛离的心计,擅自截取楚国从湖南送往后晋朝廷的进贡物品,招纳亡命之徒,增加扩充兵众;从开始就跟随他的都押牙王令谦、押牙潘知麟劝阻他,都被他杀了。及至王建立受任昭义节度使迁镇潞州,后晋高祖使人问他说:“朕把镇戍青州的平卢节度使虚位等待着你,你如果有意去,我就降旨委任你。”安从进回答说:“如果把青州移置在汉水以南,我就去赴任镇所。”后晋高祖也不责怪他。

(9)丁丑,王延政募敢死士千余人,夜涉水,潜入潘师逵垒,因风纵火,城上鼓噪以应之,战棹都头建安陈诲杀师逵,其众皆溃。戊寅,引兵欲攻吴行真寨,建人未涉水,行真及将士弃营走,死者万人。延政乘胜取永平,顺昌二城。自是建州之兵始盛。

(9)丁丑(十一日),闽国建州刺史王延政募集了一千多敢于冒死的士卒,乘着夜间涉水,潜伏进入潘师逵的营垒,顺风纵火,城上擂鼓呐喊来响应他们,战棹都头建安人陈诲杀了潘师逵,他的兵众都溃散了。戊寅(十二日),王延政率领兵卒要进攻吴行真的营寨,还未等到建州兵涉水过来,吴行真和将士就弃营逃走,死亡达万人。王延政乘胜攻取了永平、顺昌二城。从此以后,建州的兵卒开始强盛起来。

(10)夏,四月,蜀太保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季良请与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毋昭裔、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张业分判三司,癸卯,蜀主命季良判户部,昭裔判盐铁,业判度支。

(10)夏季,四月,蜀国太保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季良奏请,与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毋昭裔、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张业分判三司,癸卯(初八),蜀主孟昶使赵季良主管户部,毋昭裔主管盐铁,张业主管度支。

(11)庚戌,以前横海节度使马全节为安远节度使。

(11)庚戌(十五日),后晋朝廷任用前横海节度使马全节为安远节度使。

(12)甲子,吴越孝献世子弘卒。

(12)甲子(二十九日),吴越国孝献世子钱弘去世。

(13)吴越仰仁诠等兵至建州,王延政以福州兵已败去,奉牛酒犒之,请班师;仁诠等不从,营于城之西北。延政惧,复遗使乞师于闽王。闽王以泉州刺史王继业为行营都统,将兵二万救之;且移书责吴越,遣轻兵绝吴越粮道。会久雨,吴越食尽,五月,延政遣兵出击,大破之,俘斩以万计。癸未,仁诠等夜遁。

(13)吴越国仰仁诠等率援军到达建州,王延政因为闽国福州兵已经败走,取出肉酒犒劳他们,请他们班师回吴越。仰仁诠等不依从,在建州城的西北扎营。王延政害怕,又遣使者向闽王请求发兵救援。闽王王曦任命泉州刺史王继业为行营都统,率兵二万来救援;并且送信责备吴越,派遣轻兵断绝吴越的运粮道路。正好遇上长时间下雨,吴越兵粮食用尽,五月,王延政派兵出击,大破吴越之兵,俘虏斩杀上万人。癸未(十八日),仰仁诠等乘夜间逃走。

(14)胡汉筠既违诏命不诣阙,又闻贾仁沼二子欲诉诸朝;及除马全节镇安州代李金全,汉筠给金全曰:“进奏吏遣人倍道来言,朝廷俟公受代,即按贾仁沼死状,以为必有异图。”金全大惧。汉筠因说金全拒命,自归于唐;金全从之。

(14)胡汉筠既已依仗李金全的庇护违背后晋高祖诏命不肯入京朝见,又听说被他所杀害的朝廷使官贾仁沼的两个儿子要向朝廷告发;及至后晋朝廷任命马全节为安远节度使取代李金全镇戍安州时,胡汉筠便欺骗李金全说:“派驻朝廷的进奏吏派人加倍赶路来说,朝廷等您接受替代命令,就要查究贾仁沼是怎么死的,认为您必然有叛变的图谋。”李金全大为恐惧。胡汉筠便进而劝说李金全拒绝接受代命,自行归顺于南唐;李金全听从了他的意见。

丙戌,帝闻金全叛,命马全节以汴、洛、汝、郑、单、宋、陈、蔡、曹、濮、申、唐之兵讨之,以保大节度使安审晖为之副。审晖,审琦之兄也。

丙戌(二十一日),后晋高祖闻知李金全叛变,命令马全节统率汴、洛、汝、郑、单、宋、陈、蔡、曹、濮、申、唐诸州的兵马征讨他;任用保大节度使安审晖做他的副帅。安审晖是安审琦的哥哥。

李金全遣推官张纬奉表请降于唐,唐主遣鄂州屯营使李承裕段处恭将兵三千逆之。

李金全遣派推官张纬带着表章向南唐请求归降,南唐主李遣鄂州屯营使李承裕、段处恭领兵三千迎他。

(15)唐主遣客省使尚全恭如闽,和闽王曦及王延政。六月,延政遣牙将及女奴持誓书及香炉至福州,与曦盟于宣陵。然兄弟相猜恨犹如故。

(15)南唐主遣派客省使尚全恭赴闽国,与闽王王曦及王延政议和。六月,王延政派遣牙将及女奴带着誓书及香炉到福州,与王曦定盟于闽太祖王审知的宣陵。但是,兄弟相互猜疑忌恨依然如故。

(16)癸卯,唐李承裕等至安州。是夕,李金全将麾下数百人诣唐军,妓妾资财皆为承裕所夺,承裕入据安州。甲辰,马全节自应山进军大化镇,与承裕战于城南,大破之。承裕掠安州南走,全节入安州。丙午,安审晖追败唐兵于黄花谷,段处恭战死。丁未,审晖又败唐兵于云梦泽中,虏承裕及其众。唐将张建崇据云梦桥拒战,审晖乃还。马全节斩承裕及其众千五百人于城下,送监军杜光业等五百七人于大梁。上曰:“此曹何罪!”皆赐马及器服而归之。

(16)癸卯(初九),南唐李承裕等到达安州。这天晚上,李金全带领他指挥下的兵卒数百人进见南唐军,妓妾资财都被李承裕的人所夺取,李承裕进占安州。甲辰(初十),马全节从应山进军到大化镇,与李承裕在城南交战,把他打得大败。李承裕抢掠安州后向南败走,马全节进入安州。丙午(十二日),安审晖追赶南唐兵,在黄花谷又把他们打败,段处恭战死。丁未(十三日),安审晖又在云梦泽中把南唐兵打败,俘虏了李承裕及他的兵众。南唐将领张建崇占据云梦桥抵抗,安审晖使带兵归还。马全节在安州城下斩杀了李承裕及他的兵众一千五百人,俘送监军杜光业等五百零七人到大梁。后晋高祖说:“这些人有什么罪!”便都赐给马匹和器物服装,把他们送回南唐。

初,卢文进之奔吴也,唐主命祖全恩将兵逆之,戒无入安州城,陈于城外,俟文进出,殿之以归,无得剽掠。及李承裕逆李金全,戒之如全恩;承裕贪剽掠,与晋兵战而败,失亡四千人。唐主惋恨累日,自以戒敕之不熟也。杜光业等至唐,唐主以其违命而败,不受,复送于淮北,遗帝书曰:“边校贪功,乘便据垒。”又曰:“军法朝章,彼此不可。”帝复遣之归,使者将自桐墟济淮,唐主遣战舰拒之,乃还。帝悉授唐诸将官,以其士卒为显义都,命旧将刘康领之。

过去,卢文进投奔吴国时,南唐主命祖全恩统兵迎击,告诫祖全恩不要进入安州城,列阵在城外,等待卢文进出来,尾随他回来,不许劫掠。及至李承裕迎击李金全时,告诫他也像告诫祖全恩一样;而李承裕却贪图劫掠,与晋兵交战而被打败,逃跑死亡的有四千人。南唐主惋惜悔恨好多天,自己认为对告诫敕令之类的事情不熟练,把握不住。杜光业等被遣送回来到达南唐,南唐主因为他们是违背命令才失败的,不接纳,又把他们送回淮河以北,并且给后晋高祖写信说:“边境将校贪图功利,乘着方便占据堡垒。”又说:“不论是律以军法,或是衡之朝章,彼此都不可容忍。”后晋高祖再次把他们遣送回去,使者要从宿州的桐墟渡过淮河南返,唐主派战船阻拒他们,只好又北还。后晋高祖便把南唐诸将都授以官职,把他们的士兵建立为显义都,命随兵起于晋阳的旧将刘康率领他们。

臣光曰:违命者将也,士卒从将之令者也,又何罪乎!受而戮其将以谢敌,吊士卒而抚之,斯可矣,何必弃民以资敌国乎!

臣司马光曰:违背诏命的是将领,士兵是听从将领之令的,又有什么罪呢!接纳遣返而杀其将领用来回报敌国,同情士兵而安抚他们,这就可以了,何必要抛弃自己的子民去帮助敌国啊!

(17)唐主使宦者祭庐山,还劳之曰:“卿此行甚精洁。”宦者曰:“臣自奉诏,蔬食至今。”唐主曰:“卿某处市鱼为羹,某日市肉为,何为蔬食?”宦者惭服。仓吏岁终献羡余万余石,唐主曰:“出纳有数,敬非掊民刻军,安得羡余邪!”

(17)南唐主李让宦官去祭祀庐山,宦官回来,南唐主慰劳他说:“你这次出行很是谦洁。”宦官说:“我从奉诏命出去,一直吃素到现在。”南唐主说:“你在某处曾买鱼作羹,某日曾买肉切大块烹食,怎么叫吃素?”宦官感到惭愧而且承认了这些事。管仓库的官吏岁终呈献盈余的赋税租米万余石,南唐主说:“支出和收入都有数额,如果不是聚敛百姓扣军粮,哪里来的盈余呀!”

(18)秋,七月,闽主曦城福州西郭以备建人。又度民为僧,民避重赋多为僧,凡度万一千人。

(18)秋季,七月,闽主王曦在福州西面修建城廓用来防备建州人。又让民众离俗当和尚,民众为了逃避沉重的赋税,很多人出家为僧,共有一万一千人当了和尚。

(19)乙丑,帝赐郑元弼等帛,遣归。

(19)乙丑(初二),后晋高祖赐给闽国使臣郑元弼等丝帛,把他们送回闽国。

(20)李金全之叛也,安州马步副都指挥使桑千、威和指挥使王万金、成彦温不从而死,马步都指挥使庞守荣诮其愚,以徇金全之意。己巳,诏赠贾仁沼及桑千等官,遣使诛守荣于安州。李金全至金陵,唐主待之甚薄。

(20)李金全叛晋时,安州马步副都指挥使桑千、威和指挥使王万金、成彦温不追随他而死,马步都指挥使庞守荣讥诮他们愚蠢,以迎合李金全的意图。己巳(初六),后晋高祖下诏,赠予贾仁沼及桑千等人官,遣派使者到安州诛杀了庞守荣。李金全到了金陵,南唐主待他很冷淡。

(21)丁巳,唐主立齐王为太子,兼大元帅,录尚书事。

(21)丁巳(疑误),南唐主册立齐王李为太子,兼大元帅,录尚书事。

(22)太子太师致仕范延光请归河阳私第,帝许之。延光重载而行。西京留守杨光远兼领河阳,利其货,且虑为子孙之患,奏:“延光叛臣,不家汴、洛而就外藩,恐其逃逸入敌国,宜早除之!”帝不许。光远请敕延光居西京,从之。光元使其子承贵以甲士围其第,逼令自杀。延光曰:“天子在上,赐我铁券,许以不死,尔父子何得如此?”己未,承贵以白刃驱延光上马,至浮梁,挤于河。光远奏云自赴水死,帝知其故,惮光远之强,不敢诘;为延光辍朝,赠太师。

(22)后晋太子太师退休的范延光请求回到在河阳的私人宅第,后晋高祖准许了他。范延光载运了很丰厚的财物出发。西京洛阳留守杨光远兼领河阳军镇,贪图范延光的财货,并且顾虑他以后会成为杨氏子孙的祸患,便上奏说:“范延光是叛臣,不把家放在汴梁和洛阳而放归外地,恐怕他要逃跑到敌国去,应该早日把他除掉!”后晋高祖不准许。杨光远又请求敕令范延光留居西京洛阳,后晋高祖同意了。杨光远让他的儿子杨承贵带领着甲士兵包围了范延光的宅第,逼令他自杀。范延光说:“天子在上,赐给我铁券,答应我不死,你们父子怎能这样!”己未(疑误),杨承贵拿着刀逼迫范延光上马,行径浮桥时,把他挤落在黄河里。杨光远上奏说他自己要投水而死,后晋高祖知道其原因,但是惧怕杨光远的强悍,不敢究问;后晋高祖因为范延光之死而停止上朝,追赠他为太师。

(23)唐齐王固辞太子;九月,乙丑,唐主许之,诏中外致笺如太子礼。

(23)南唐齐王李坚决辞让被封为太子;九月,乙丑(初三),南唐主允许了他,下诏朝廷内外向他致书按太子礼施行。

(24)丁卯,以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和凝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24)丁卯(初五),后晋高祖任用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和凝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25)己巳,邺都留守刘知远入朝。

(25)己巳(初七),邺都留守刘知远入朝。

(26)辛未,李崧奏:“诸州仓粮,于计帐之外所余颇多。”上曰:“法外税民,罪同枉法。仓吏特贷其死,各痛惩之。”

(26)辛未(初九),李崧奏言:“诸州的仓粮,在计账以外所盈余的相当多。”后晋高祖说:“法定之外向民众征税,罪过可同枉法一样。仓库官吏特免其一死,但都要严惩他们。

(27)翰林学士李浣,轻薄,多酒失,上恶之,丙子,罢翰林学士,并其职于中书舍人。浣,涛之弟也。

(27)翰林学士李浣,为人轻薄,常常因酒误事,后晋高祖厌恶他,丙子(十四日),罢去翰林学士的官职,把它的职掌并归中书舍人,李浣是李涛的弟弟。

(28)杨光远入朝,帝欲徙之他镇,谓光远曰:“围魏之役,卿左右皆有功,尚未之赏,今当各除一州以荣之。”因以其将校数人为刺史。甲申,徙光远为平卢节度使,进爵东平王。

(28)河阳节度使杨光远入朝,后晋高祖想把他调徙到别的军镇,对杨光远说:“围攻魏州之役,你的左右都立了功,还没有封赏他们,现在应当各授官一州来荣显他们。”便把他的将校几个人用为刺史。甲申(二十二日)调迁杨光远为平卢节度使,进爵为东平王。

(29)冬,十月,丁酉,加吴越王元天下兵马都元帅、尚书令。

(29)冬季,十月,丁酉(初五),后晋高祖加封吴越王钱元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尚书令。

(30)壬寅,唐大赦,诏中外奏章无得言“睿”、“圣”,犯者以不敬论。

(30)壬寅(初十),南唐实行大赦,诏令中外奏章不得用“睿”、“圣”、字样,违犯者按不敬论。

术士孙智永以四星聚斗,分野有灾,劝唐主巡东都,乙巳,唐主命齐王监国。光政副使、太仆少卿陈觉以私憾奏泰州刺史褚仁规贪残;丙午,罢仁规为扈驾都部署,觉始用事。庚戌,唐主发金陵;甲寅,至江都。

术士孙智永因为四个星聚于斗宿,分野有灾,劝说南唐主李巡视东都,乙巳(十三日),南唐主命齐王李监国。光政副使、太仆少卿陈觉由于私人憾怨奏言泰州刺史褚仁规贪婪残虐;丙午(十四日),罢免褚仁规做扈驾都部署,陈觉开始当权。庚戌(十八日),南唐主从西都金陵出发;甲寅(二十二日),到达东都江都。

(31)闽王曦因商人奉表自理;十一月,甲申,以曦为威武节度使,兼中书令,封闽国王。

(31)闽王王曦乘商人入京,带着表章向后晋朝廷为自己申说未尝称帝;十一月,甲申(二十三日),后晋高祖任命王曦为威武节度使,兼中书令,封闽国王。

(32)唐主欲遂居江都,以水冻,漕运不给,乃还;十二月,丙申,至金陵。

(32)南唐主打算在江都居留下来,因为水冻冰,漕运供应不上,只有西归,十二月,丙申(初五),到达金陵。

(33)唐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张延翰卒。

(33)南唐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张延翰去世。

(34)是岁,汉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损卒;以宁远节度使南昌王定保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不逾年亦卒。

(34)这一年,南汉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损去世;任用宁远节度使南昌人王定保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不到一年也去世了。

(35)初,帝割雁门之北以赂契丹,由是吐谷浑皆属契丹,苦其贪虐,思归中国;成德节度使安重荣复诱之,于是吐谷浑帅部落千馀帐自五台来奔。契丹大怒,遣使让帝以招纳叛人。

(35)过去,后晋高祖割划雁门关以北来贿赂契丹,从此吐谷浑之地都归属于契丹,苦于契丹人贪求和暴虐,想归附于中原;成德节度使安重荣又引诱它,于是吐谷浑率领部落千余帐从五台来投奔。契丹大怒,遣派使者责备后晋高祖招纳叛变的人。

相关词汇

庚子
鼠年
后晋
天福
天福
永隆
同庆
契丹
会同
南汉
大有
荆南
天福
天福
后蜀
广政
升元
庚子
鼠年
南唐
升元
庚子
鼠年
后晋
天福
天福
永隆
同庆
契丹
会同
南汉
大有
荆南
天福
天福
后蜀
广政
升元
翰林院
溪州铜柱
天福五年
马希范
溪州
天策府
彭士愁
溪州
永隆
天福五年
开运
升元
天福五年
白鹿洞
李善道
白鹿洞书院
广政
天福五年
花间集
后蜀
汉中
天福五年
秦人
天福五年
沙州
归义军节度使
曹议金
曹元德
王延政
永隆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延政
吴行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延政
李升
王延政
曹元德
归义军
升元
横海节度使
马全节
李金全
李金全
安州
安陆
马全节
十二州
李金全
安审晖
鄂州
李金全
安州
李金全
马全节
安州
安审晖
马全节
石敬瑭
元弼
王昶
元弼
晋高祖
闽国
王昶
王昶
彭士愁
彭士愁
锦州
安彦威
安彦威
契丹
安彦威
溪州
彭士愁
溪州
刘为
锦州
溪州
马希范
彭士愁
锦州
马希范
马援
溪州
杨琏
吴让
杨溥
建州
建州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延政
师逵
吴越王
宁国节度使
林鼎
师逵
林汉
茶山
王延政
王延政
宁国节度使
闽国
林鼎
林汉
茶山
安彦威
王建立
侍卫
刘知远
昭义节度使
李德
安彦威
王建立
刘知远
王建立
辽州
昭义军
李德
山南东道
安从进
王建立
潞州
山南东道
安从进
王建立
安从进
王延政
师逵
都头
陈诲
闽国
王延政
都头
陈诲
王延政
王延政
赵季良
毋昭裔
中书侍郎
门下侍郎
赵季良
毋昭裔
中书侍郎
孟昶
横海节度使
马全节
横海节度使
吴越国
王延政
吴越国
王延政
闽国
王延政
王延政
马全节
李金全
李金全
马全节
安州
李金全
李金全
马全节
安审晖
李金全
马全节
安审晖
安审晖
李金全
鄂州
李金全
王延政
闽国
王延政
王延政
王审知
安州
李金全
唐军
安州
马全节
应山
大化镇
安州
安审晖
唐兵
唐兵
马全节
安州
李金全
安州
马全节
安州
马全节
安审晖
安审晖
云梦泽
安审晖
安州
卢文进
李金全
淮北
刘康
卢文进
吴国
李金全
淮河
宿州
官职
刘康
司马光
闽国
李金全
安州
李金全
李金全
安州
安州
李金全
齐王
齐王
李为
太子太师
范延光
延光
杨光远
延光
延光
延光
太子太师
范延光
范延光
杨光远
河阳军
范延光
杨光远
范延光
杨光远
范延光
范延光
杨光远
杨光远
范延光
翰林学士
户部侍郎
中书侍郎
翰林学士承旨
户部侍郎
刘知远
刘知远
李崧
计帐
李崧
翰林学士
中书舍人
翰林学士
中书舍人
杨光远
平卢
杨光远
东平王
吴越王
太仆少卿
太仆少卿
西都
门下侍郎
门下侍郎
门下侍郎
宁远
王定保
门下侍郎
王定保
中书侍郎
契丹
成德节度使
安重荣
契丹
契丹
成德节度使
安重荣
契丹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