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7年

公元947年,中国的纪年是丁未年,辽灭晋。

丁未年(羊年)

后汉天福十二年

吴越开运四年,天福十二年

于阗同庆三十六年

辽会同十年,大同元年,天禄元年

南汉乾和五年

荆南开运四年,天福十二年

马楚开运四年,天福十二年

后蜀广政十年

后晋开运四年

南唐保大五年

大理至治二年

晋帝北迁

辽大同元年(947)正月,契丹灭晋后,降后晋皇帝石重贵为负义侯,迁晋帝及家人于大梁封禅寺,备受困窘、冻馁,准备将晋帝等迁往黄龙府(今吉林农安)。正月十七日,契丹以三百骑兵押送晋帝及太后等北迁,原晋权臣中书令赵莹、枢密奔狼翻使冯玉等随行。一路缺衣少食,晋旧臣或不敢芝键进见或为契丹所阻。出塞之后,契丹不再供给,并强迫晋帝、太后拜辽太祖耶律亿(阿保机)之墓,备受屈辱。晋帝、太后欲自杀,未果。辽永康王耶律阮(即后之辽世宗)想将晋帝留于辽阳。辽大同二年,晋太后迁往建州(今辽宁朝阳西南),次年晋帝亦迁至建州。建州划五十多顷地给晋帝一行耕种,直至后周显德(955——959)初,晋帝等尚生活于北方。

契丹打草谷,括钱

契丹会同九年(946)十二月,契丹灭后晋,三十万铁骑直驱入中原。次年,即辽大同元牛章删年(947),辽太宗耶律德光入大梁,为保证辽军的供给,辽太宗采用北方游牧民族的习惯,令骑兵四出以牧马为名剽掠,称"打草谷"。大梁背举慨、洛阳及周围州县数百里之内财产牲畜为之一空,晋朝百姓遭杀戮。为赏赐南下辽军,耶律德光又命三司筹措赏赐之物,括都城士民钱帛,自将相以下均不能免;又分派数十人往诸州括借,民不聊生。而所括得的钱财,均收入内库,准备运回北方。中原百姓怨声载道,因苦于辽暴政,开始奋起抗争。后耶律德光自认有三失致使天下叛,其中二为打草谷,一为诸道括钱。

刘知远河东称帝

辽大同元年(947)二月,原后晋河东节度使刘知远以辽灭后晋,中原无主,于太原即皇帝位,不改晋国号,以当年为天福十二年。六月,改国号为汉,史称后汉。刘知远(895——948),即位后改名为暠,沙陀部人。后唐时,为河东节度使石敬瑭部下押衙,石敬瑭密谋河东称帝,刘知远颇与其谋,但刘知远不赞成石敬瑭对契丹称儿、称臣、割地、输财的做法,以为父事契丹太过,岁输金帛邀契丹发兵即可,不必割地,否则以后为中原大患,不为石敬瑭所纳。后晋建国,刘知远先后为陕州、许州、宋州节度使,邺都、北都留守,天福七年(942)封北平王。刘知远在河东杀吐谷浑部白承福等,收其精兵财产,河东富强冠于诸镇。契丹攻晋,河东仅自保,但不出军援助后晋朝廷。契丹灭晋,刘知远曾派使上表奉贺。刘知远称帝后,辽太宗因中原人民反抗而北归,刘知远乘虚挥兵入大梁(今河南开封)。汉乾佑元年(948)正月卒,庙号高祖。

辽难制中原

辽灭后晋后,纵辽兵打草谷,又遣使括民财,其残暴的统治激起中原人民的反抗。后晋时曾建有乡兵,号“天威军”,不久即罢,未能用以御敌。此时纷纷相聚起义,多时达数万人。辽大同元年(947)二月,滏求奔霸辨阳(今河北磁县)梁晖帅数百人投河东称帝的刘知远,刘知远命其取相州(今河南安阳),梁晖乘辽相州无防备,夜袭成功,杀辽兵数百人,逐辽守将。辽镇守节度使耶律郎伍残虐,澶州(今河南濮阳南)义军首领王琼率千余人攻州牙城,后兵败为辽所杀。当时东部人民义军蜂起,攻陷了宋州(今河南商丘)、毫州(今安徽亳县)、密州(今山东诸城),辽太宗耶律德光不禁叹息,不知中国人如此难制!嵩山民张遇立后梁后乎询套嗣朱乙为帝,率万余人攻郑州,败;伊阙民帅称天子,攻洛阳,亦败。后辽太宗北归时自认打草谷、括民财致使天下皆叛。

后蜀复前蜀疆土

后蜀广政十年(947)、后汉天福十二年、辽大同元年正月,辽灭后晋后,原晋雄武节度使何重建杀辽使,以秦(今甘肃秦安西北)、阶(今甘肃武都东南)、成(今甘肃成县)三州降后蜀。二月,后蜀秦州宣慰使李继勋、兴州刺史刘景攻拔固镇(今甘肃徽县),何重建请求后蜀军与成、阶兵共同拒守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以取凤州(今陕西凤县),后蜀调三万七千山南兵援助,何重建等攻凤州,不克。三月,后蜀又诏山南西道节度使孙汉韶往凤州行营,以防失固镇,而切断通兴州(今陕西愚订奔热略阳)的道路。孙汉韶率二万军队屯于固镇,攻凤州。四月,后晋凤州防御使以州降后蜀,于是后蜀尽有秦、凤、阶、成之地,复前蜀疆土。

(1)春,正月,丁亥朔,百官遥辞晋主于城北,乃易素服纱帽,迎契丹主,伏路侧请罪。契丹主貂帽、貂裘,衷甲,驻马高阜,命起,改服,抚慰之。左卫上将军安叔千独出班胡语,契丹主曰:“汝安没字邪?汝昔镇邢州,已累表输诚,我不忘也。”叔千拜谢呼跃而退。

(1)春季,正月,丁亥朔(初一),后晋的文武百官在大梁城北远远地向后晋出帝辞别,然后改换白衣纱帽,迎接契丹主耶律德光,全都在路旁伏服请罪。契丹主头戴貂帽,身披貂裘,内裹铁甲,立马于高岗之上,命令归降的百官起立,改换服装,安抚勉慰百官。左卫上将军安叔千一人从百官的行列中站出来,向契丹主耶律德光说了一番胡语。契丹主说:“你就是‘安没字’吗?你过去镇守邢州时,已多次向我表示忠诚,我没忘记啊。”安叔千欢呼跳跃拜谢而退。

晋主与太后已下迎于封丘门外,契丹主辞不见。

后晋出帝和太后以下在封丘门外迎接,契丹主推辞不见。

契丹主入门,民皆惊呼而走。契丹主登成楼,遣通事谕之曰:“我亦人也,汝曹勿惧!会当使汝曹苏息。我无心南来,汉兵引我至此耳。”至明德门,下

马拜而后入宫。以其枢密副使刘密权开封尹事。日暮,契丹主复出,屯于赤冈。

契丹主进入大梁城门时,百姓们都惊呼地跑掉了。契丹主登上城楼,命翻译告诉百姓们:“我也是人,你们不要害怕!我要让你们休养生息。我无心南来,是汉兵引我来到这儿的。”来到明德门,契丹主下马叩拜,然后入宫。命令他的枢密副使刘密为代理开封尹。日落时分,契丹主退出都城,屯兵于赤冈。

(2)戊子,执郑州防御使杨承勋至大梁,责以杀父叛契丹,命左右脔食之。未几,以其弟右羽林将军承信为平卢节度使,悉以其父旧兵授之。

(2)戊子(初二),抓获郑州防御使杨承勋,将他押解到大梁城,斥责他杀父、背叛契丹,命令左右的人把他剁为碎肉吃掉。不久,委任他的弟弟右羽林将军杨承信为平卢节度使,并把他父亲的旧部全都交给他率领。

(3)高勋诉张彦泽杀其家人于契丹主,契丹主亦怒彦泽剽掠京城,并傅住儿锁之。以彦泽之罪宣示百官,问:“应死否?”皆言“应死”。百姓亦投牒争疏彦泽罪。己丑,斩彦泽、住儿于北市,仍命高勋监刑。彦泽前所杀士大夫子孙,皆杖号哭,随而诟詈,以杖扑之。勋命断腕出锁,剖其心以祭死者。市人争破其脑取髓,脔其肉而食之。

(3)高勋向契丹主耶律德光控诉张彦泽杀他的家属。契丹主也愤恨张彦泽剽掠京城,将张彦泽和监军傅住儿一起抓了起来。契丹主把张彦泽的罪行向百官宣布,并问:“张彦泽应不应该处死?”百官都说:“应该处死。”全城百姓也争先恐后递上状牒上书张彦泽的罪行。己丑(初三),命将张彦泽、傅住儿押往北市斩首,并命高勋监斩。张彦泽原来所杀的士大夫的子孙,这时都携带丧杖,随后怒骂,用丧杖痛打张彦泽的尸首。高勋命令砍断手腕从铐锁中取出尸体,剖腹取心来祭奠被他杀害的人。市民们争着砸碎他的头,取出他的脑髓,剁碎他的肉并分吃掉。

(4)契丹送景延广归其国,庚寅,宿陈桥,夜,伺守者稍怠,扼吭而死。

(4)契丹押解景延广返归契丹,庚寅(初四)那天,夜宿于陈桥镇,趁看押人懈怠的时候,他掐脖子自杀了。

(5)辛卯,契丹以晋主为负义侯,置于黄龙府。黄龙府,即慕容氏和龙城也。契丹主使谓李太后曰:“闻重贵不用母命以至于此,可求自便,勿与俱行。”太后曰:“重贵事妾甚谨。所失者,违先君之志,绝两国之欢耳。今幸蒙大恩,全生保家,母不随子,欲何所归!”

(5)辛卯(初五),契丹封后晋出帝为负义侯,安置在黄龙府。黄龙府就是原慕容氏的和龙城。契丹主派人对李太后说:“听说重贵是不听母命才落到今天的下场;您可以自行方便,不要和他一起同行。”太后说:“重贵侍奉我很恭谨。他的失误是,违背了先君的意志,断绝了两国的交欢。有幸蒙受大恩,保全了身家性命,我做母亲的不随着儿子,又往哪儿寻求归宿呢!”

癸巳,契丹迁晋主及其家人于封禅寺,遣大同节度使兼侍中河内崔廷勋以兵守之。契丹主数遣使存问,晋主每闻使至,举家忧恐。时雨雪连旬,外无供亿,上下冻馁。太后使人谓寺僧曰:“吾尝于此饭僧数万,今日独无一人相念邪!”僧辞以“虏意难测,不敢献食。”晋主阴祈守者,乃稍得食。

癸巳(初七),契丹把后晋出帝和他全家人迁到封禅寺,派大同节度使兼侍中河内人崔廷勋领兵看守。契丹主多次派使者前去探望问候;后晋出帝每听说使者到,全家都惊恐担忧。当时雨夹雪下了十几天,寺外断绝了供给,全家老小又冷又饿。李太后派人对寺内的和尚说:“我曾在这里供给数万和尚的斋饭,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记着我吗?”和尚以“契丹用心难料,不敢献上食品”为推辞。后晋出帝只好偷偷地哀求看守,才得到一点食物。

是日,契丹主自赤冈引兵入宫,都城诸门及宫禁门,皆以契丹守卫,昼夜不释兵仗。磔犬于门,以竿悬羊皮于庭为厌胜。契丹主谓群臣曰:“自今不修甲兵,不市战马,轻赋省役,天下太平矣。”废东京,降开封府为汴州,尹为防御使。乙未,契丹主改服中国衣冠,百官起居皆如旧制。

当天,契丹主率兵从赤冈进入宫中。都城各门和宫禁大门,都派契丹兵把守,昼夜不离兵器。并且在大门前杀狗,在庭院中竖起长竿挂上羊皮作为诅咒。契丹主对群臣说:“从今以后,不整治兵器,不购置战马,减轻赋税,少征徭役,天下太平了!”废除东京建制,降开封府为汴州,原府尹为防御使。乙未(初九)契丹主改穿中原衣冠,文武百官上朝退朝一切均按旧有的典章制度。

赵延寿、张砺共荐李崧之才;会威胜节度使冯道自邓州入朝,契丹主素闻二人名,皆礼重之。未几,以崧为太子太师,充枢密使;道守太傅,于枢密院祗候,以备顾问。

赵延寿、张砺一起荐举李崧的才华;正赶上威胜节度使冯道从邓州入朝,契丹主对二人的名声早有耳闻,都给予礼遇以示重视。不久,就命李崧为太子太师,充任枢密使;命冯道为太傅,在枢密院供职,担任顾问。

契丹主分遣使者,以诏书赐晋之藩镇;晋之藩镇争上表称臣,被召者无不奔驰而至。惟彰义节度使史匡威据泾州不受命。匡威,建瑭之子也。雄武节度使何重建斩契丹使者,以秦、阶、成三州降蜀。

契丹主又分别派出使者,将诏书赐给后晋的各个藩镇;各藩镇都争着上表章称臣,凡被召的没有不快马到达的。只有彰义节度使史匡威据守泾州不接受命令。史匡威是史建瑭的儿子。雄武节度使何重建,把来传诏书的契丹使者杀掉,率领秦、阶、成三州投降后蜀。

初,杜重威既以晋军降契丹,契丹主悉收其铠仗数百万贮恒州,驱马数万归其国,遣重威将其众己而南。及河,契丹主以晋兵之众,恐其为变,欲悉以胡骑拥而纳之河流。或谏曰:“晋兵在他所者尚多,彼闻降者尽死,必皆拒命。不若且抚之,徐思其策。”契丹主乃使重威以其众屯陈桥。会久雪,官无所给,士卒冻馁,咸怨重威,相聚而泣;重威每出,道旁人皆骂之。

当初,杜威恢复旧名杜重威领着后晋军投降契丹后,契丹主收缴了全部兵器铠甲,有数百万件之多,贮存于恒州;派人将军马数万匹北归其国中;派杜重威率领其部卒跟随自己南下。到了黄河岸边,契丹主看到投降的后晋兵卒太多,怕制造事变,想用自己的骑兵把他们统统赶进黄河。有人劝谏道:“晋兵在各地的还很多,他们听到投降的都死了,一定都会抗拒到底的;不如先安抚他们,慢慢地再想万全之策。”契丹主就派杜重威带领他的降兵屯驻陈桥。正赶上下雪多日,官没给粮饷,士兵们又冷又饿,都怨恨杜重威,相聚而哭泣;杜重威每出帐外,道旁的士兵都骂他。

契丹主犹欲诛晋兵。赵延寿言于契丹主曰:“皇帝亲冒矢石以取晋国,欲自有之乎,将为他人取之乎?”契丹主变色曰:“朕举国南征,五年不解甲,仅能得之,岂为他人乎!”延寿曰:“晋国南有唐,西有蜀,常为仇敌,皇帝亦知之乎?”曰:“知之。”延寿曰:“晋国东自沂、密,西及秦、凤,延袤数千里,边于吴、蜀,常以兵戍之。南方暑湿,上国之人不能居也。他日车驾北归,以晋国如此之大,无兵守之,吴、蜀必相与乘虚入寇,如此,岂非为他人取之乎?”契丹主曰:“我不知也。然则奈何?”延寿曰:”陈桥降卒,可分以戍南边,则吴、蜀不能为患矣。”契丹主曰:“吾昔在上党,失于断割,悉以唐兵授晋。既而返为寇仇,北向与吾战,辛勤累年,仅能胜之。今幸入吾手,不因此时悉除之,岂可复留以为后患乎?”延寿曰:“向留晋兵于河南,不质其妻子,故有此忧。今若悉徙其家于恒、定、云、朔之间,每岁分番使戍南边,何忧其为变哉!此上策也。”契丹主悦曰:“善!惟大王所以处之。”由是陈桥兵始得免,分遣还营。

契丹主还是想诛杀后晋降卒。赵延寿对他说:“皇帝亲自率兵冒着飞矢流石夺取了晋国江山,是想自己占有呢,还是想替他人夺取呢?”契丹主脸色突变道:“朕统率全国南征,五年不解衣甲,才刚刚得到,岂能是为他人!”赵延寿说:“晋南面有唐,西面有蜀,常常互为仇敌,皇帝也知道吧?”契丹主答:“知道。”赵延寿又说:“晋国东起沂州、密州,西至秦州、凤州,绵延广袤数千里,边境与吴、蜀相接,常要派兵镇守。南方暑热潮湿,北国人不能居住。他日您车驾北归,而这么辽阔的晋国疆土无兵把守,吴、蜀一定乘虚入侵,这样,难道不是为他人夺取江山吗?”契丹主说:“这是我没料到的。那么应该怎么办呢?”赵延寿说:“陈桥的降兵,可分开来把守南部边疆,这样吴、蜀就不能成为后患了。”契丹主说:“我过去在上党,失策在于当断不断,把唐兵交给晋。没想到反过来与我为仇,北面同我作战,辛苦勤劳好几年,才把他们战胜。有幸落在我的手里,不乘这时把他们翦除干净,难道还留作后患吗?”赵延寿说:“过去把晋兵留在河南,不将他们的妻子作为人质,所以才有这种忧患。如果把他们的家全迁到恒、定、云、朔各州之间,每年轮番让他们把守南部边疆,何怕他们发生突变!这是上策呵。”契丹主高兴地说:“对!全按你燕王的意见办理!”于是陈桥降兵才得豁免,分别遣返兵营。

(6)契丹主杀右金吾卫大将军李彦绅、宦者秦继,以其为唐潞王杀东丹王故也。以其家族赀财赐东丹王之子永康王兀欲。兀欲眇一目,为人雄健好施。

(6)契丹主杀右金吾卫大将军李彦绅和宦者秦继,因为他们曾为后唐潞王杀东丹王的缘故。并把他们家族的资财赏赐给东丹王的儿子永康王兀欲。兀欲瞎一只眼,为人豪迈雄健,慷慨好施。

(7)癸卯,晋主与李太后、安太妃、冯后及弟睿、子延煦、延宝俱北迁,后宫左右从者百余人。契丹遣三百骑援送之;又遣晋中书令赵莹、枢密使冯玉、马军都指挥使李彦韬与之俱。

(7)癸卯(十七日),后晋出帝与李太后、安太妃、冯后与弟石重睿、儿子石延煦、石延宝全部向北迁移,后宫左右随从有一百多人。契丹派三百名骑兵护送、防范,又命原后晋中书令赵莹、枢密使冯玉、马军都指挥使李彦韬与他们同行。

晋主在途,供馈不继,或时与太后俱绝食,旧臣无敢进谒者。独磁州刺史李迎谒于路,相对泣下。曰:“臣无状,负陛下。”因倾赀以献。

后晋出帝在路上,食物供给接不上,有时和太后一同断食,而那些旧日的臣下竟没人敢前来迎接进见的,只有磁州刺史李在路旁边迎接拜谒。君臣相对泣下。李说:“为臣无能,有负于陛下。”于是把自己所有的资财献上。

晋主至中度桥,见杜重威寨,叹曰:“天乎!我家何负,为此贼所破!”恸哭而去。

后晋出帝到达中度桥,望见杜重威的兵寨,感叹道:“天呵!我家何负于人,竟被这个贼人所破!”大哭而去。

(8)癸丑,蜀主以左千牛卫上将军李继勋为秦州宣慰使。

(8)癸丑(二十七日),后蜀主孟昶派左千牛卫上将军李继勋为秦州宣慰使。

(9)契丹主以前燕京留守刘为西京留守,永康王兀欲之弟留为义成节度使,兀欲姊婿潘聿为横海节度使,赵延寿之子匡赞为护国节度使,汉将张彦超为雄武节度使,史为彰义节度使,客省副使刘晏僧为忠武节度使,前护国节度使侯益为凤翔节度使,权知凤翔府事焦继勋为保大节度使。,涿州人也。既而何重建附蜀,史匡威不受代,契丹势稍沮。

(9)契丹主任命前燕京留守刘为西京留守;任命永康王兀欲的弟弟留为义成节度使、兀欲的姐夫潘聿为横海节度使;任命赵延寿的儿子赵匡赞为护国节度使;任命汉将张彦超为雄武节度使,史为彰义节度使,客省副使刘晏僧为忠武节度使;前护国节度使侯益为凤翔节度使,代理凤翔府事;任命焦继勋为保大节度使。刘是涿州人。不久何重建归附后蜀,史匡威据泾州以拒史取代,契丹之势稍稍受到扼制。

(10)晋昌节度使赵在礼入朝,其裨将留长安者作乱,节度副使建人李肃讨诛之,军府以安。

(10)晋昌节度使赵在礼入朝到大梁,他留在长安的副将作乱,节度副使建州人李肃讨伐诛灭了叛乱,军府得以平安。

(11)晋主之绝契丹也,匡国节度使刘继勋为宣徽北院使,颇豫其谋;契丹主入汴,继勋入朝,契丹主责之。时冯道在殿上,继勋急指道曰:“冯道为首相,与景延广实为此谋。臣位卑,何敢发言!”契丹主曰:“此叟非多事者,勿妄引之!”命锁继勋,将送黄龙府。

(11)后晋出帝断绝和契丹的往来,匡国节度使刘继勋当时为宣徽北院使,多参预此事的谋划;契丹主进入大梁,刘继勋又来朝见,契丹主责怪他。当时冯道正在殿上,刘继勋急忙指着他说:“冯道是首相,和景延广实际策划的此事。臣的官职卑微,哪里敢说话!”契丹主说:“这老头儿不是多事的人,你不要胡乱攀引他!”命人锁上刘继勋,押送黄龙府。

赵在礼至洛阳,谓人曰:“契丹主尝言庄宗之乱由我所致。我此行良可忧。”契丹遣契丹将述轧、奚王拽剌、勃海将高谟翰戍洛阳,在礼入谒,拜于庭下,拽剌等皆踞坐受之。乙卯,在礼至郑州,闻继勋被锁,大惊,夜,自经于马枥间。契丹主闻在礼死,乃释继勋,继勋忧愤而卒。

赵在礼到洛阳,对人说:“契丹主曾说庄宗之乱由我引起。看来我此行,深可忧虑。”契丹派契丹的将领述轧、奚王拽剌、勃海将领高谟翰驻守洛阳,赵在礼进入谒见。在庭下叩拜,而拽剌等人都蹲坐着受礼。乙卯(二十九日),赵在礼到郑州,听说前往入朝的刘继勋被锁上,惊恐万分,到了夜里,在马房里自杀了。契丹主听说赵在礼自杀了,就释放了刘继勋,刘继勋忧虑愤恨而死。

刘在契丹尝为枢密使、同平章事,至洛阳,诟奚王曰:“赵在礼汉家大臣,尔北方一酋长耳,安得慢之如此!”立于庭下以挫之。由是洛人稍安。

刘在契丹曾为枢密使、同平章事等职,到了洛阳,责骂奚王拽剌道:“赵在礼是汉家的大臣,你只不过是北方的一个酋长罢了,怎敢这样怠慢他!”刘站在庭下大挫他的气焰。于是洛阳人稍得安定。

契丹主广受四方贡献,大纵酒作乐,每谓晋臣曰:“中国事,我皆知之,吾国事,汝曹不知也。”

契丹主广泛接受四面八方送上来的进贡礼品,大肆饮酒作乐,常常对原后晋的臣子说:“你们中原的事,我都知道;可我国的事,你们就不晓得了!”

赵延寿请给上国兵廪食,契丹主曰:“吾国无此法。”乃纵胡骑四出,以牧马为名,分番剽掠,谓之“打草谷”。丁壮毙于锋刃,老弱委于沟壑,自东、西两畿及郑、滑、曹、濮,数百里间,财畜殆尽。

赵延寿请求供给北国军队的粮饷,契丹主说:“我国没有这个法。”于是就四处放出胡骑兵,以放马为名,四处抢掠,称为“打草谷”。百姓中年轻力壮的死于契丹兵的刀口,年老体弱的填于沟壑,从大梁、洛阳的辖区直到郑、滑、曹、濮各州,几百里地的地面上,财产牲畜几乎抢掠一空。

契丹主谓判三司刘曰:“契丹兵三十万,既平晋国,应用优赐,速宜营办。”时府库空竭,不知所出,请括借都城士民钱帛,自将相以下皆不免。又分遣使者数十人诣诸州括借,皆迫以严诛,人不聊生。其实无所颁给,皆蓄之内库,欲辇归其国。于是内外怨愤,始患苦契丹,皆思逐之矣。

契丹主对判三司刘说:“契丹大军三十万,平掉了晋国,就应该发给丰厚的赏赐,要赶快准备操办。”当时官府仓库里已经空竭,刘不知从何处而出,于是就向都城的士人百姓借钱,自将相以下都免不了。又分别派遣几十名使者到各州中借款,都用严刑相威胁,民不聊生。其实钱本不颁发给契丹士兵,都聚积到皇宫内库里,打算装车运往本国。于是内外怨恨、愤怒,开始感到契丹的祸患痛苦,都想驱逐他们了。

(12)初,晋主与河东节度使、中书令、北平王刘知远相猜忌,虽以为北面行营都统,徒尊以虚名,而诸军进止,实不得预闻。知远因之广募士卒;阳城之战,诸军散卒归之者数千人,又得吐谷浑财畜,由是河东富强冠诸镇,步骑至五万人。

(12)当初,后晋出帝与河东节度使、中书令、北平王刘知远相互猜忌。虽然任命刘知远为北面行营都统,但徒有虚名罢了,各军的行动,实际上他一点都不能干预。刘知远因此大量招募士兵;阳城一战,各军的散兵游勇归附于他的有几千人,又得到吐谷浑的财产牲畜,于是各藩镇中河东最为富强,步兵、骑兵多达五万人。

晋主与契丹结怨,知远知其必危,而未尝论谏。契丹屡深入,知远初无邀遮、入援之志。及闻契丹入汴,知远分兵守四境以防侵轶。遣客将安阳王峻奉三表诣契丹主:一,贺入汴;二,以太原夷、夏杂居,戍兵所聚,未敢离镇;三,以应有贡物,值契丹将刘九一军自土门西入屯于南川,城中忧惧,俟召还此军,道路始通,可以入贡。契丹主赐诏褒美,及进画,亲加“儿”字于知远姓名之上,仍赐以木拐。胡法,优礼大臣则赐之,如汉赐几杖之比,惟伟王以叔父之尊得之。

后晋出帝和契丹结下怨隙,刘知远判断他必然凶多吉少,但从未加以劝谏。契丹屡次深入进犯,刘知远全然没有拦击、入援的打算。等到听说契丹已占据大梁,刘知远就分兵守护四方边境来防备侵袭。又派遣客将安阳人王峻向契丹主奉上三道表章:一是祝贺契丹进入大梁;二是因太原是夷、夏人杂居共处之处,守防士卒屯聚,所以不敢离镇前往朝贺;三是本应献上贡品,但正值契丹将领刘九一的军队从土门西入屯于南川,太原城中人心忧虑恐惧,待召还此军,道路畅通,才可以送入贡品。契丹主见表章后赐予诏书,称赞表彰,待亲自审批诏书时,又在刘知远的姓名上加上“儿”字,以示亲近,并赐给木。按照胡人的传统,受礼遇优待的大臣,才能赐予木,相当于汉人赐给几杖,只有伟王因为有其叔父的尊贵地位,才得到这种赏赐。

知远又遣北都副留守太原白文珂入献奇缯名马,契丹主知知远观望不至,及文珂还,使谓知远曰:“汝不事南朝,又不事北朝,意欲何所俟邪?”蕃汉孔目官郭威言于知远曰:“虏恨我深矣!王峻言契丹贪残失人心,必不能久有中国。”

刘知远又派遣北都副留守太原人白文珂献上珍奇的丝织品和名贵的马匹。契丹主知刘知远观望不到,等白文珂回太原时,契丹主让他告诉刘知远:“你既不奉事南朝,又不奉事北朝,你打算等什么呢?”蕃汉孔目官郭威对刘知远说:“胡虏对我们怨恨很深呵!王峻说契丹贪婪残暴失掉人心,一定不能长久占据中原。”

或劝知远举兵进取。知远曰:“用兵有缓有急,当随时制宜。今契丹新降晋兵十万,虎据京邑,未有他变,岂可轻动哉!且观其所利止于货财,货财既足,必将北去。况冰雪已消,势难久留,宜待其去,然后取之,可以万全。”

有人劝刘知远起兵进攻。刘知远说:“用兵有缓有急,应当因时采取合适的策略。契丹刚刚招降了晋国的十万兵马,像老虎一样雄踞着都城,形势没有其它的变化,怎能轻举妄动呢!况且观察他们所贪图的无非是钱财物品,钱财物品得足了,一定要向北回国的。况且冰雪已消,气候转暖,他们必然难以久留,应等他们退去,再去占领那里,才可确保万无一失。”

昭义节度使张从恩,以地迫怀、洛,欲入朝于契丹,遣使谋于知远,知远曰:“我以一隅之地,安敢抗天下之大!君宜先行,我当继往。”从恩以为然。判官高防谏曰:“公晋室懿亲,不可轻变臣节。”从恩不从。左骁卫大将军王守恩,与从恩姻家,时在上党,从恩以副使赵行迁知留后,牒守恩权巡检使,与高防佐之。守恩,建立之子也。

昭义节度使张从恩,因为地近怀、洛二州,想向契丹朝觐,派使者先去和刘知远商量。刘知远说:“我们以一隅之地,怎么敢与偌大的天下抗争!您可先行一步,我当随后就去。”张从恩信以为真。判官高防劝谏道:“您身为晋室的懿亲,切不可轻易地改变为臣的气节。”张从恩不听从。左骁卫大将军王守恩和张从恩是亲家,当时在上党,张从恩命节度副使赵行迁主持留后事务,发公文派王守恩代理巡检使,与高防共同辅佐赵行迁。王守恩是王建立的儿子。

(13)荆南节度使高从诲遣使入贡于契丹,契丹遣使以马赐之。从诲亦遣使诣河东劝进。

(13)荆南节度使高从诲派使者向契丹进贡,契丹派使者赐给他马匹。高从诲也派使者到河东,劝刘知远登皇帝位。

(14)唐主立齐王景遂为皇太弟。徙燕王景达为齐王,领诸道兵马元帅;徙南昌王弘冀为燕王,为之副。

(14)南唐主立齐王李景遂为皇太弟;又改封燕王李景达为齐王,领诸道兵马元帅;改封南昌王李弘冀为燕王,为副元帅。

景遂尝与宫僚燕集,赞善大夫元城张易有所规谏,景遂方与客传玩玉杯,弗之顾。易怒曰:“殿下重宝而轻士。”取玉杯抵地碎之,从皆失色;景遂敛容谢之,待易益厚。

李景遂和宫中僚属聚会,赞善大夫元城人张易有所劝谏,而李景遂正和客人们传看赏玩玉杯,不回头理他。张易愤怒地说:“殿下看重宝物而轻视士人!”抓过玉杯来摔在地上砸碎了,众人都大惊失色。而李景遂收起笑容向张易道歉,从此对张易更加重视了。

景达性刚直,唐主与宗室近臣饮,冯延己、延鲁、魏岑、陈觉辈,极倾谄之态,或乘酒喧笑;景达屡诃责之,复极言谏唐主,以不宜亲近佞臣。延己以二弟立非己意,欲以虚言德之;尝宴东宫,阳醉,抚景达背曰:“尔不可忘我!”景达大怒,拂衣入禁中白唐主,请斩之;唐主谕解,乃止。张易谓景达曰:“群小交构,祸福所系。殿下力未能去,数面折之,使彼惧而为备,何所不至!”自是每游宴,景达多辞疾不预。

李景达生性刚直。南唐主常和宗室近臣饮酒,冯延己、冯延鲁、魏岑、陈觉等人在此时竭尽谄媚丑态,有时借酒喧哗大笑。李景达多次大声斥责他们,又反复劝谏南唐主,不应亲近那些奸佞之臣。冯延己因两个皇弟的封立并不出于自己的意思,就想用空话来表示自己对他们有恩德;一次在东宫饮宴时,他装作酒醉,抚着李景达的后背说:“你不能忘了我!”李景达大怒,一甩袖子进入宫中,禀报南唐主,请求杀掉冯延己;唐主百般劝解,才算罢了。张易对李景达说:“朝中这群屑小之徒盘根错节,实在关系到生死福祸。殿下全力也未能除去他们,多次面争廷折,使他们害怕并作好防范,什么事干不出来!”从此每次游乐宴会,李景达多借口身体不适而不参加。

唐主遣使贺契丹灭晋,且请诣长安修复诸陵;契丹不许,而遣使报之。

南唐主派使臣去祝贺契丹攻灭后晋,并请契丹允许他去长安修复陵墓。契丹不允许,并派使者回复此事。

晋密州刺史皇甫晖,棣州刺史王建,皆避契丹,帅众奔唐;准北贼帅多请命于唐。唐虞部员外郎韩熙载上疏,以为:“陛下恢复祖业,今也其时。若虏主北归,中原有主,则未易图也。”时方连兵福州,未暇北顾;唐人皆以为恨,唐主亦悔之。

后晋密州刺史皇甫晖、棣州刺史王建,都躲避契丹而率众投奔南唐;淮北一带的贼帅也多请求归附,听命于南唐。南唐虞部员外郎韩熙载上疏道:“陛下要恢复祖先大业,是时候了!如果胡虏之主北上回国,而中原有了新主,那就不容易对付了。”当时南唐正在福州集结军队,没有机会顾及北方。南唐人都以此为恨事,后唐主也很后悔痛失良机。

(15)契丹主召晋百官悉集于庭,问曰:“吾国广大,方数万里,有君长二十七人;今中国之俗异于吾国,吾欲择一人君之,如何?”皆曰:“天无二日。夷、夏之心,皆愿推戴皇帝。”如是者再。契丹主乃曰:“汝曹既欲君我,今兹所行,何事为先?”对曰:“王者初有天下,应大赦。”二月,丁巳朔,契丹主服通天冠、绛纱袍,登正殿,设乐悬、仪卫于庭。百官朝贺,华人皆法服,胡人仍胡服,立于文武班中间。下制称大辽会同十年,大赦。仍云:“自今节度使、刺史,毋得置牙兵,市战马。”

(15)契丹主召集后晋的全部文武百官在庭中,问他们:“我国土辽阔广大,方圆数万里,有君长二十七人;而中原的习俗和我国不一样,我想选一个人作中原的君长,怎么样?”百官都说:“天上没有两个太阳。无论夷族、华夏的人心,都愿拥戴您为皇帝。”这样劝进两次。契丹主于是说:“你们既然愿意让我作皇帝,那么要办的事,第一项是什么?”百官答道:“皇帝刚刚得到天下,应该大赦罪人。”二月丁巳朔(初一),契丹主头戴通天冠,身披绛纱袍,在皇宫正殿登极,庭下设置了大典乐器和仪仗卫队。百官都来朝贺,汉人都穿礼服,胡人仍穿胡服,立在汉人文、武两班中间。契丹主传下命令,称大辽会同十年,大赦天下。并说:“从今以后,节度使、刺史不许设置亲兵卫队,不得购买战马。”

赵延寿以契丹主负约,心怏怏,令李崧言于契丹主曰:“汉天子所不敢望,乞为皇太子。”崧不得已为言之。契丹主曰:“我于燕王,虽割吾肉,有用于燕王,吾无所爱。然吾闻皇太子当以天子儿为之,岂燕王所可为也!”因令为燕王迁官。时契丹以恒州为中京,翰林承旨张砺奏拟燕王中京留守、大丞相、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枢密使如故。契丹主取笔涂去“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而行之。

赵延寿因为契丹主负约,心里愤闷不平,派李崧向契丹主说:“我不敢奢望为汉人天子,但请求作个皇太子。”李崧不得已,把这话转告给契丹主。契丹主说:“我对燕王,即使是割我身上的肉只要于燕王有用,也在所不惜。但是我听说皇太子应当是天子的儿子才能当,哪能是燕王所能作的!”于是命令给燕王晋升官职。当时契丹以恒州作为中京,翰林承旨张砺奏拟燕王为中京留守、大丞相、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枢密使照旧。契丹主取笔涂去“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后,发布此令。

(16)壬戌,蜀李继勋与兴州刺史刘景攻固镇,拔之。何重建请出蜀兵与阶成兵共扼散关以取凤州,丙寅,蜀主发山南兵三千七百赴之。

(16)壬戌(初六),后蜀李继勋和兴州刺史刘景进攻并夺取了固镇。何重建请求后蜀派兵与阶、成二州兵马共同扼守散关,以便夺取凤州。丙寅(初十),后蜀主命发山南兵三千七百名赶赴散关。

(17)刘知远闻何重建降蜀,叹曰:“戎狄凭陵,中原无主,今藩镇外附,吾为方伯,良可愧也!”

(17)刘知远听说何重建投降后蜀,感叹道:“戎狄入侵蹂躏,中原没有君主,致使藩镇向外投靠,我身为一方长官,太感惭愧了!”

于是将佐劝知远称尊号,以号令四方,观诸侯去就。知远不许。闻晋主北迁,声言欲出兵井陉,迎归晋阳。丁卯,命武节都指挥使荥泽史弘肇集诸军于球场,告以出军之期。军士皆曰:“今契丹陷京城,执天子,天下无主。主天下者,非我王而谁!宜先正位号,然后出师。”争呼万岁不已。知远曰:“虏势尚强,吾军威未振,当且建功业。士卒何知!”命左右遏止之。

于是他手下的将佐劝刘知远称皇帝尊号,以便号令四方,看各处诸侯的去向。刘知远不同意。听说后晋出帝北上迁徙,刘知远放出风声要出兵井陉,迎接后晋出帝回晋阳城。丁卯(十一日),命令武节都指挥使荥泽人史弘肇集合各军到场,公布了出兵的日期。军士们都说:“契丹攻陷京城,抓走天子,天下已没有君主了。能够作天下君主的,除了我们北平王还有谁!应该先确定皇帝名号,然后再出兵。”于是争着呼喊“万岁”不止。刘知远说:“胡虏的兵力还强,而我们的军威还不振,应当先建功业。这些事士兵怎能知道呢!”命左右将佐制止士兵的喧哗。

己巳,行军司马潞城张彦威等三上笺劝进,知远疑未决。郭威与都押牙冠氏杨入说知远曰:“今远近之心,不谋而同,此天意也。王不乘此际取之,谦让不居,恐人心且移,移则反受其咎矣。”知远从之。

己巳(十三日),行军司马潞城人张彦威等三次上书劝登皇帝位。刘知远迟疑不决。郭威和都押牙冠氏人杨入内劝说刘知远道:“远近的人心,不谋而合,这是天意呵!如果您不趁这个时候取天下,而谦让不就,只怕人心就要转移,而转移了您就要反受其害了。”刘知远听从了他们的劝进。

(18)契丹以其将刘愿为保义节度副使,陕人苦其暴虐。奉国都头王晏与指挥使赵晖、都头侯章谋曰:“今胡虏乱华,乃吾属奋发之秋。河东刘公,威德远著,吾辈若杀愿,举陕城归之,为天下唱,取富贵如返掌耳。”晖等然之。晏与壮士数人,夜逾牙城入府,出库兵以给众;庚午旦,斩愿首,悬诸府门,又杀契丹监军,奉晖为留后,晏,徐州;晖,澶州;章,太原人也。

(18)契丹派他的将领刘愿为保义节度副使,陕城人苦于他的暴虐,奉国都头王晏与指挥使赵晖、都头侯章合谋道:“胡虏扰乱中华,这正是我辈奋发有为的年代。河东的刘公,德高望重、远近闻名,我们如果杀死刘愿,率陕城归附于他,以此作为天下的首倡,那么取得富贵就易如反掌了。”赵晖等人都认为说得很对。王晏和几名壮士,趁着夜里爬上牙城并潜入府库,把兵器取出分给众人。庚午(十四日)早晨,砍掉了刘愿的脑袋,悬挂在府门上,又杀掉契丹的监军,拥立赵晖为留后。王晏是徐州人,赵晖是澶州人,侯章是太原人。

(19)辛未,刘知远即皇帝位。自言未忍改晋,又恶开运之名,乃更称天福十二年。

(19)辛未(十五日),刘知远登皇帝位。自称不忍改后晋年号,但厌恶开运这个年号,于是改称天福十二年。

壬申,诏:“诸道为契丹括率钱帛者,皆罢之。其晋臣被迫胁为使者勿问,令诣行在。自余契丹,所在诛之。”

壬申(十六日),刘知远下诏书道:“各道官员为契丹搜刮钱财的,都罢免;原后晋臣子被胁迫派出作使者的,不予追究,命前来报到。至于其它契丹人,各处都要诛杀他们。”

(20)何重建遣宫苑使崔延琛将兵攻凤州,不克,退保固镇。

(20)何重建派宫苑使崔延琛领兵攻打凤州,没能攻克,退守固镇。

(21)甲戌,帝自将东迎晋主及太后。至寿阳,闻已过恒州数日,乃留兵戍承天军而还。

(21)甲戌(十八日),后汉高祖刘知远亲自率兵东去迎接后晋出帝和太后。兵至寿阳时,听说后晋出帝已被押过恒州好几天了,于是留兵在承天军守卫而返回。

晋主既出塞,契丹无复供给,从官、宫女,皆自采木实、草叶而食之。至锦州,契丹令晋主及后妃拜契丹主阿保机墓。晋主不胜屈辱,泣曰:“薛超误我!”冯后阴令左右求毒药,欲与晋主俱自杀,不果。

后晋出帝到塞外,契丹就不再提供饮食,跟随的官员、宫女都自己去采摘树上的野果和草叶充饥。到了锦州,契丹命后晋出帝和后妃叩拜契丹主阿保机的墓。后晋出帝受不了这种屈辱,哭泣道:“薛超害了我!”冯皇后悄悄命令随从去寻找毒药,打算和后晋出帝一起自杀,但没能实现。

(22)契丹主闻帝即位,以通事耿崇美为昭义节度使,高唐英为彰德节度使,崔廷勋为河阳节度使,以控扼要害。

(22)契丹主听说刘知远已即皇帝位,就派通事耿崇美为昭义节度使,高唐英为彰德节度使,崔廷勋为河阳节度使,以便控制扼守各地要塞。

初,晋置乡兵,号天威军。教习岁余,村民不闲军旅,竟不可用;悉罢之,但令七户输钱十千,其铠仗悉输官。而无赖子弟,不复肯复农业,山林之盗,自是而繁。及契丹入汴,纵胡骑打草谷;又多以其子弟及亲信左右为节度使、刺史,不通政事,华人之狡狯者多往依其麾下,教之妄作威福,掊敛货财,民不堪命。于是所在相聚为盗,多者数万人,少者不减千百,攻陷州县,杀掠吏民。滏阳贼帅梁晖,有众数百,送款晋阳求效用,帝许之。磁州刺史李密通表于帝,令晖袭相州;晖侦知高唐英未至,相州积兵器,无守备,丁丑夜,遣壮士逾城入,启关纳其众,杀契丹数百,其守将突围走。晖据州自称留后,表言其状。

当初,后晋设置乡兵,号称“天威军”,教习演练了一年多,村民们还是不熟悉军旅作战,结果不能使用,于是又下令解散了,只让每七户交钱十千,原来的兵器铠甲全部交纳官府。而乡兵中的无赖子弟,不再肯干农活,占聚山林的盗贼,从此多了起来。到了契丹进入大梁城,放纵胡人骑兵四处“打草谷”;又大多命他们的子弟和亲信左右为节度使、刺史,但这些人并不通晓政事,华人中狡狯者往往依附于他们麾下,教他们肆无忌惮地作威作福,苛敛钱财,使得老百姓活不下去。于是就地相聚成为盗贼,多的有几万人,少的也不低于千儿八百,他们攻陷州县,杀戮抢掠官民。滏阳盗贼头目梁晖,聚众数百人,向晋阳上表归诚请求效力,后汉高祖同意了。磁州刺史李向后汉高祖呈密报,命令梁晖袭击相州。梁晖侦察到高唐英还没到,而相州聚积了许多兵器,且没有守备军兵。丁丑(二十一日)夜里,派壮士爬过城墙,到城中打开城门,众人涌入,杀死契丹人数百名,他们的守将突围逃跑了。梁晖据了相州,自称留后,并向后汉高祖上表陈述作战经过。(23)戊寅,帝还至晋阳,议率民财以赏将士,夫人李氏谏曰:“陛下因河东创大业,未有以惠泽其民而先夺其生生之资,殆非新天子所以救民之意也。今宫中所有,请悉出之以劳军,虽复不厚,人无怨言。”帝曰:“善!”即罢率民,倾内府蓄积以赐将士,中外闻之,大悦。李氏,晋阳人也。

(23)戊寅(二十二日),后汉高祖回到晋阳城,提议向百姓分派索取钱财赏给作战将士,夫人李氏劝谏道:“陛下靠河东开创大业,但没有给百姓们带来恩惠好处,就先要夺取他们借以生息的本钱,这大概不是新天子救民于苦难中的本意吧?就宫中所有的钱财,请全部拿出来慰劳军兵,虽然钱不太多,但人不会有怨言。”后汉高祖说:“对!”当即免除百姓分摊之议,把内府全部积蓄都拿出来赏赐作战将士,官员、百姓听到后,都很高兴。李氏是晋阳人。

(24)吴越内都监程昭悦,多聚宾客,畜兵器,与术士游。吴越王弘佐欲诛之,谓水丘昭券曰:“汝今夕帅甲士千人围昭悦第。”昭券曰:“昭悦,家臣也,有罪当显戮,不宜夜兴兵。”弘佐曰:“善!”命内牙指挥使诸温伺昭悦归第,执送东府。己卯,斩之。释钱仁俊之囚。

(24)吴越内都监程昭悦聚积了众多的门客,收贮兵器,并和方士交往。吴越王钱弘佐想诛杀他,对水丘昭券说:“你今天傍晚带领甲士一千人包围程昭悦的宅第。”昭券说:“程昭悦是家臣,有罪应该明正典刑、当众处决,不宜于夜晚兴兵问罪。”钱弘佐说:“对!”于是命内牙指挥使诸温等待程昭悦回家,抓送东府审讯。己卯(二十三日),砍头。并把关押中的钱仁俊释放了。

(25)武节都指挥使史弘肇攻代州,拔之,斩王晖。

(25)武节都指挥使史弘肇出兵并攻克代州,杀掉王晖。

(26)建雄留后刘在明朝于契丹,以节度副使骆从朗知州事。帝遣使者张晏洪等如晋州,谕以己即帝位,从朗皆囚之。大将药可俦杀从朗,推晏洪权留后,庚辰,遣使以闻。

(26)建雄留后刘在明朝见契丹,让节度副使骆从朗主持州中事务。后汉高祖派使者张晏洪等人前往晋州,宣布自己已登皇帝位,骆从朗把他派去的人全都囚禁起来。大将药可俦杀死了骆从朗,推举张晏洪为代理留后。庚辰(二十四日),派使者报告后汉高祖。

契丹主遣右谏议大夫赵熙使晋州,括率钱帛,征督甚急。从朗既死,民相帅共杀熙。

契丹主派遣右谏议大夫赵熙出使晋州,搜刮老百姓的钱财,征收催逼得很急。骆从朗死后,百姓们互相招呼着一起杀死赵熙。

契丹主赐赵晖诏,即以为保义留后。晖斩契丹使者,焚其诏,遣支使河间赵矩奉表诣晋阳。契丹遣其将高谟翰攻晖,不克。帝见矩,甚喜,曰:“子挈咽喉之地以归我,天下不足定也。”矩因劝帝早引兵南向以副天下之望,帝善之。

契丹主赐给赵晖诏书,命他为保义留后。赵晖斩杀契丹使者,烧掉诏书,派支使河间人赵矩为使者奉持表章前往晋阳。契丹派将军高谟翰进攻赵晖,没能攻克。后汉高祖见到赵矩,非常高兴,说:“你带着咽喉要地前来归顺于我,天下是不难平定了!”赵矩劝他早日率兵南下,以满足天下人的盼望。后汉高祖答应了。

辛巳,以晖为保义节度使,侯章为镇国节度使、保义军马步都指挥使,王晏为绛州防御使、保义军马步副指挥使。

辛巳(二十五日),后汉高祖任命赵晖为保义节度使,侯章为镇国节度使、保义军马步都指挥使,王晏为绛州防御使、保义军马步副指挥使。

(27)高防与王守恩谋,遣指挥使李万超白昼帅众大噪入府,斩赵行迁,推守恩权知昭义留后。守恩杀契丹使者,举镇来降。

(27)高防与王守恩策划,派指挥使李万超在白天率领众兵喧噪入府,杀死赵行迁,推举王守恩为代理昭义留后。王守恩杀死契丹使者,率藩镇前来归降。

(28)镇宁节度使邪律郎五,性残虐,澶州人苦之。贼帅王琼帅其徒千余人,夜袭据南城,北度浮航,纵兵大掠,围郎五于牙城。契丹主闻之,甚惧,始遣天平节度使李守贞、天雄节度使杜重威还镇,由是无久留河南之意。遣兵救澶州;琼退屯近郊,遣弟超奉表来求救。癸未,帝厚赐超,遣还。琼兵败,为契丹所杀。

(28)镇宁节度使邪律朗朗五,生性残酷暴虐,澶州人吃够了他的苦头。盗贼首领王琼率领他的一千多人趁夜袭击占领了南城,然后向北穿过浮桥,纵兵大肆劫掠,将邪律朗五围困于牙城之内。契丹主听到这个消息,很害怕,开始派天平节度使李守贞、天雄节度使杜重威返回原镇,从此再没有久留河南的意思。契丹主调兵遣将营救澶州;王琼退守澶州城近郊,派弟弟王超上表前来求救。癸未(二十七日),后汉高祖给予王超丰厚的赏赐,送他回澶州。王琼战败,被契丹杀死。

相关词汇

丁未
丁未
羊年
丁未
羊年
天福十二年
开运
天福十二年
同庆
会同
大同
天禄
乾和
开运
天福十二年
开运
天福十二年
广政
开运
保大
至治
大同
石重贵
赵莹
冯玉
耶律亿
耶律阮
辽阳
大同
会同
大同
括借
怨声载道
刘知远
大同
刘知远
天福十二年
刘知远
河东节度使
石敬瑭
刘知远
刘知远
许州
宋州
天福七年
白承福
刘知远
刘知远
大同
刘知远
宋州
密州
朱乙
广政
天福十二年
大同
李继勋
刘景
凤州
凤州
山南西道节度使
孙汉韶
孙汉韶
凤州
凤州
安叔千
勉慰
安叔千
封丘
封丘
汝曹
明德门
杨承信
张彦泽
高勋
杖扑
张彦泽
张彦泽
张彦泽
张彦泽
张彦泽
高勋
张彦泽
高勋
脑髓
景延广
景延广
黄龙府
李太后
大同节度使
崔廷勋
兵守
大同
于庭
赵延寿
张砺
威胜
冯道
邓州
赵延寿
李崧
威胜
冯道
邓州
冯道
诏书
泾州
史建瑭
杜重威
杜重威
杜重威
杜重威
赵延寿
上党
断割
分番
赵延寿
江山
赵延寿
赵延寿
江山
赵延寿
上党
唐兵
赵延寿
从者
赵莹
李彦韬
石重睿
赵莹
李彦韬
李迎
中度
杜重威
中度
杜重威
李继勋
孟昶
李继勋
横海节度使
侯益
凤翔节度使
凤翔府
焦继勋
保大
横海节度使
赵延寿
侯益
凤翔府
焦继勋
保大
涿州
泾州
赵在礼
裨将
李肃
赵在礼
李肃
刘继勋
冯道
景延广
刘继勋
冯道
刘继勋
景延广
攀引
刘继勋
赵在礼
拽剌
礼至
赵在礼
赵在礼
赵在礼
刘继勋
赵在礼
刘继勋
赵在礼
汉家
安得
赵在礼
汉家
汝曹
赵延寿
分番
赵延寿
括借
括借
钱本
刘知远
刘知远
王峻
土门
刘知远
刘知远
刘知远
王峻
土门
刘知远
胡人
汉人
白文珂
郭威
刘知远
白文珂
刘知远
白文珂
刘知远
王峻
随时制宜
货财
刘知远
刘知远
非是
一隅之地
王守恩
上党
昭义节度使
近怀
刘知远
刘知远
一隅之地
张从恩
张从恩
王守恩
张从恩
上党
王守恩
王建立
刘知远
李景遂
敛容
李景遂
李景遂
冯延鲁
皇甫晖
韩熙载
皇甫晖
淮北
韩熙载
于庭
天无二日
乐悬
胡人
文武班
会同
都来
汉人
胡人
会同
赵延寿
燕王
张砺
都督中外诸军事
赵延寿
李崧
李崧
燕王
张砺
李继勋
刘景
李继勋
刘景
刘知远
刘知远
史弘肇
出军
刘知远
刘知远
刘知远
史弘肇
刘知远
迟疑不决
刘知远
王晏
侯章
吾属
王晏
侯章
远近闻名
王晏
门上
王晏
澶州
刘知远
开运
天福十二年
刘知远
开运
天福十二年
刘知远
承天军
刘知远
承天军
锦州
冯皇后
昭义节度使
刘知远
昭义节度使
胡人
作威作福
盗贼
晋阳
晋阳城
晋阳
水丘昭券
水丘昭券
钱弘佐
史弘肇
史弘肇
赵熙
括率
赵熙
赵熙
侯章
王晏
侯章
王晏
王守恩
李万超
王守恩
李万超
喧噪
王守恩
浮航
李守贞
杜重威
牙城
李守贞
杜重威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