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乐团

929这个团名是源自乐团草创时期,团员们很少练习音乐,反倒是每天齐聚在一间名为「929」的撞球店兼网咖,团名自是由此而来,而这段时间的无谓消磨,虽然令人感叹,却也成为929日后创作的动力与灵感。

两年多以来,在团员历经更迭的情况下,主唱志宁始终以诗般的人文词作搭配民谣风格的动人旋律,建立了929的灵魂与骨干。 之后,有了Bass手嘟嘟的加入,他自由奔放的Bass声线和手鼓节奏,为929的人文气息更添神采。

2004年底风和日丽宣布将要推出929的专辑,2005年3月底唱片的正式推出,929的唱片好像并没有经历什么前期制作的大风大浪。唱片的制作人邀请的是同门乐队自然卷里的奇哥,唱片封面设计则找来的是曾经给自然卷设计过唱片封面,设计师萧青阳。

929首张同名专辑由“自然卷”的奇哥负责制作录音,精准掌握质朴自然的音乐风味,以木吉他为主导的编曲,听来特别清新。聆听专辑时,能从当中感受到才华洋溢而深沉敏感的青年,感叹地吟唱时光的流逝,当然之中也听得见他的梦想和希望。他们也许一点也不前卫,但聆听的当下,心里的感动如同恒春的出火般,汩汩地冒出,每听一次,感觉就越燃越烈。

志宁:主唱、吉他

嘟嘟:Bass、手鼓

小龟:键盘、和音(同时也为丝袜小姐主唱)

黄玠:吉他、直笛 (同时也为独立创作歌手)

从第一张专辑里我们就听见了,寻求安身立命答案的“渺小”,描写八掌溪事件的“下游的老人”,以及晦涩中仍充满希望的“飞翔”。他们不只关注自身发生的变化无常,更关怀社会发生的各种事件。

929陆续加入两位新团员,吉他兼直笛手黄玠(创作歌手)与键盘手小龟(乐团“丝袜小姐”的主唱),四位在独立乐界颇具知名度的好友携手合作,两度受台北之音Hit Fm之邀,完成“找不到”与“也许像星星”两首精彩作品,这两首歌曲不只在电台大受好评,更成为929现场演出时备受期待的重点歌曲,四人组合的929于是成形。

主唱志宁在退伍后,全力投入父亲诗人吴晟“甜蜜的负荷—吴晟诗诵与诗歌”专辑制作及宣传工作,之后,才启动929新专辑的录制工作,由于“也许像星星”单曲合作愉快,新专辑仍交由黄小桢录音制作。专辑中当然收录了 “也许像星星“和“找不到”这两首歌曲,前者是全新完整乐团编制摇滚版,后者则是重新录制混音版本,新的版本赋予歌曲更为憾人的情绪与能量。

相较于第一张专辑的内省沉静,第二张专辑则加入了更多青春明亮的愉悦色彩,像是“生活炸弹”、“早起去爬山”和“胖胖女生三部曲之大学荒唐时”三首歌曲,就算是“也许像星星”、“找不到”和“花花世界”这样检视自身与世界关连的歌曲,编曲也是精彩丰富,毫不沉闷。志宁常坦言很少情歌创作,但这次我们一共收录了“圆圈圈”、“棉花糖”和“漩涡”三首情歌,黄小桢出色的制作功力让向来内向含蓄的志宁终于可以放声大唱情歌,非常感人。对于环境议题特别关注的929,在新专辑中藉由“贡寮你好吗?

“这首歌曲,清楚表达了他们反核四的立场,没有哭天抢地的煽情呐喊,但你一定可以在音乐中清楚听见他们对于美好环境与家园的渴望。

2008年半年前,父亲发表专辑;半年后,儿子发表专辑。2008年4月,台湾著名诗人吴晟发表他的诗歌合辑《甜蜜的负荷》,胡德夫、罗大佑、浊水溪公社、陈珊妮、林生祥、张悬、黄小祯、黄玠四个时代的重量级音乐人友情客串,在文艺界引起强大的反响。专辑中,吴晟的儿子吴志宁也演唱了两首。半年后,吴志宁率领着他的929乐团发表了三年来第二张专辑。这时候,929乐团已增加了2位新成员,民谣创作歌手黄玠和“丝袜小姐”乐团主唱小龟。

如第一张专辑一样,929的歌唱重心依然在情歌之外。《生活炸弹》、《早起去爬山》、《胖胖女生三部曲之大学荒唐时》当然是生活中除了爱情还要做的事。929乐团的歌不是缠绵的,尽管不像苏打绿那么华丽,也不如自然卷那么酷,但一样有轻快中的奔腾和炽烈。他们的歌中没有强烈的情欲挑逗,更多的是清纯少年对世界好奇的张望。

吴志宁的声音是温柔的,他在《圆圈圈》里用平静的声音回忆着一个雨夜的画面,一对恋人在电话里进行着一场无声而艰难的考验,就是这样优柔的心情和平凡的旋律,却荡漾着一圈圈越来越沉甸的感动。《贡寮你好吗》是反核四运动纪录片一次歌声的延伸。

第一次知道这张专辑,是有人 MSN 传过来,淡淡的说,“有空去听听看吧。”我确实也点进每首歌,清新干净的歌喉,单纯朴实的配乐,一张可以在海边骑摩托车听的专辑。

接下来是易叡笔中的吴志宁,看到的是一份属于写者与创作者长期互动后对于志宁的感受,夹带着一些欣赏与私密情感。 “你说他书生,我觉得他叛逆;你说他清新,我觉得他有点小复杂。”别人对志宁普遍的感受,易叡有自己的见解,多了一层关系与牵连,也多了一份观察与穿透。

正式坐在现场聆听929,是在台大回廊咖啡厅。凹了orbis陪我去,年轻的他果真够义气的陪着中年女子在昏暗的廊中,听了同一天第二场929演唱。因为是主唱,焦点理所当然集中在志宁身上,但Bass伴奏的小胡子投入的表情也很让人感觉是个跟音乐很亲近的人,我跟orbis开玩笑说:

“吴志宁一直带着那顶毛帽,老了马上就会秃头。”

那当然是玩笑,我只是觉得志宁可以越来越鲜明罢了。他的Vocal与CD上有些不同,现场多了些热闹即兴并略为低沉沙哑,而CD显得明朗干净些,歌曲听来流畅优美。我觉得志宁的孤独特别强烈,生存的独立感来的也特别早,跟他说话时,他流露着一股真实而诚恳的生命状态,我觉得这是难得的资产,我相信大多数的生命在不同的阶段必定承受着不同的磨难,能够把无情的事件用节奏与语言铺陈出来是格外幸运的,不仅要真的喜欢音乐,还必须有足够的表达能力。

“他们相信有了完全的自然,才会有惟一能够存在的最大的幸福。”浊水溪公社小柯在专辑封面透明塑胶套的黑标签上这么推荐着929。

人生总有转折的阶段,偶尔会对社会及自我感到愁闷与幽黯的迷惑,吴志宁生存的时代复杂又多元,面临的是过度膨胀的媒体、社会民意启蒙与诡异的公共政策拍案,这些自身处境造就了《929 首张同名专辑》的血肉。

静静凉爽的夜里,月亮高旋在台大体育馆屋顶,刚走进咖啡厅时,带着一点期待的心情,离去咖啡馆后,视野变得十分辽阔,还残留着志宁真实的眼神,那些歌中传述的影像,从他居住的城市带到每个有他们歌声的境地,我们在歌声中俯视他出入的世情,绿色森林与触动他的复杂,交错在夜色中相互映照,我想,批判不会只有一种存在的形式,压抑也未必是相同口吻,演唱中的志宁跟对你说话的吴志宁所流露外的表现,并不让人觉得在生活上有遭逢太多艰辛,他所写的歌词,散发着寂静与雪白,充斥着一些冲突与某种近乎真空的失落,像是完全没有任何物质存在的空间,听着听着,有些人、事物、权力就出现了一些停摆的现象,也因为词意清晰,丰富了本身的创作,那些遗失在潮流的物质,好像轻轻的被挑了出来。

我一直觉得从事创作的人要有够强的心脏,足够的勇气才能让人承受批判的结果,对创作者而言,音乐写完了就是一个段落,却也是一个刚开始,我们把诚实摊出来,人们检视我们的脆弱,越爱写的越是易感越是易伤,怎样保有自我并将外在过渡到歌曲里,就是一条或漫长或艰辛或愉悦的路途。

衷心希望志宁能持续的创作属于自己的声音,我想在这些宣传的道路里,他必定能四处张望,继续巡索着周遭的一切,然后将天际蓦出的一道云,或地底伸出一抹无奈恐惧,还是世间受害的遭遇或与人肉搏的打击,发出自然而然的声音,他有一颗习于观察的双眼,应该常在刹那凝神到自己涌上的不安,这个外表看起来青涩美好的少年,有着潜藏于内在的批判才能,如果没有意外,人生的路还漫长遥远,但愿他能不断地开拓自己的本能,或鲁莽点,或怎么样一点,别太快崩坏与显出老态。

即使人人说他怀抱“美丽的梦想和希望”或是“天真”追求内心纯洁,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没有梦不抱希望的人会在乎什么,对于一个敏感的青年,什么都不在乎了,人生就太寂寞了。

相关词汇

自然卷
奇哥
自然卷
萧青阳
自然卷
奇哥
木吉他
创作歌手
黄小桢
棉花糖
黄小桢
胡德夫
罗大佑
浊水溪公社
陈珊妮
林生祥
张悬
苏打绿
自然卷
小柯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