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

9·11事件(September 11 attacks),又称“911”、“9·11恐怖袭击事件” ,是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一起系列恐怖袭击事件。

2001年9月11日上午 (美国东部时间),两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分别撞向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和世界贸易中心二号楼,两座建筑在遭到攻击后相继倒塌,世界贸易中心其余5座建筑物也受震而坍塌损毁;9时许,另一架被劫持的客机撞向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五角大楼局部结构损坏并坍塌。

9·11事件发生后,全美各地的军队均进入最高戒备状态 。虽然塔利班发表声明称恐怖事件与本·拉登无关 ,但美国政府仍然认定本·拉登是恐怖袭击事件头号嫌犯 。作为对这次袭击的回应,美国发动了“反恐战争”,入侵阿富汗以消灭藏匿基地组织恐怖分子的塔利班,并通过了美国爱国者法案。2001年10月7日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宣布开始对阿富汗发动军事进攻 。

“9·11”事件是发生在美国本土的最为严重的恐怖攻击行动,遇难者总数高达2996人(含19名恐怖分子) 。对于此次事件的财产损失各方统计不一,联合国发表报告称此次恐怖袭击对美经济损失达2000亿美元,相当于当年生产总值的2% 。此次事件对全球经济所造成的损害甚至达到1万亿美元左右 。此次事件对美国民众造成的心理影响极为深远,美国民众对经济及政治上的安全感均被严重削弱。

在所有的19名劫机者中,有7人原本就是飞行员,其他人也在各地参加过飞行学校的学习。13人是在2001年4月23日至6月29日之间到达美国的。抵达之后,他们立即分散到全美各地,一般居住在比较偏远的城郊,并且都改了英文名字。在随后的数个月时间里,他们主要在美国的8个州活动 。

这些劫机者出高价弄到汽车驾照,他们租了公寓、设立了银行账户,参加健身俱乐部。他们从网上购买机票,一般到哪儿都是用现金付账 。

美国航空11号航班

第一架遭劫持的飞机是美国航空公司11号航班。

飞机于7:59从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起飞飞往洛杉矶。

8:14,飞机攀升到了26000英尺(约8000米)高度,低于最初指定的29000英尺(约8800米)的巡航高度。同时飞机与空塔进行了最后一次常规通信,确认其收到导航指令。通信后16秒钟,空塔命令飞机攀升到35000英尺(约10700米),但该信息及之后所有尝试联系飞机的信息都没有得到确认。劫机行动展开后,劫机者很快控制了飞机头等舱,开始释放催泪性毒气、辣雾等刺激性气体,迫使乘客与乘务员向飞机后部靠拢,并声称其持有炸弹。

劫机行动开始后约5分钟,机上乘务员Betty Ong通过机上电话联系到美航东南部订票办公室,报告了机上的紧急状况,通话共持续约25分钟。

8:21,收到求助电话后,美航的一位员工立即向美航运营中心报警。

8:25,劫机者试图与旅客进行通话,却误将通话频道切换至塔台。

8:28,接到报警的运营中心通知美航调度员,向塔台报告了飞机的异常情况。之后,航班乘务员Betty Ong和Amy Sweeney多次向塔台和美航航班服务办公室报告机上情况:劫机者刺伤了两名乘务员,无法联络驾驶舱,驾驶舱内装有炸弹。

8:26和8:38,Betty Ong均称飞机“飞行状况不规律”,并在8:44中断了通话。同时,Amy Sweeney正向美航航班服务办公室汇报到飞机正“急速下降”、“飞得很低”。

8:46:40,美国航空公司第11次航班以大约每小时490英里的速度撞向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亦称“北塔”),撞击位置为大楼北方94至98层之间,导致机上所有人员及楼内未知数量人员立即死亡。

联合航空175号航班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175号航班原定从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飞往洛杉矶,于8:14起飞。

8:33,达到31000英尺(约9450米)的预定巡航高度。

8:42至8:46间,劫机者开始劫机。

8:47,飞机更改了两次灯塔代码。

8:51,飞机偏离了预定高度。1分钟后,塔台开始尝试联络飞机但都没有成功。

8:42,飞机的无线电通讯和应答器关闭,飞机脱离航线。

8:52,机上一名乘客Peter联系到自己的父亲,称劫机者刺杀了两名机长,控制了飞机驾驶舱,还刺伤了一名乘务员,Peter表示“飞机飞行很古怪”。

8:58,飞机飞往纽约。

9点整,Peter向父亲打去了第二个电话,报告到“机上情况非常不好”、飞机“飞行不稳定”、“正在下降”。

9:03:11,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第175次航班撞向世界贸易中心二号楼(亦称“南塔”),导致所有机上人员以及塔内未知数量的人员均立即死亡。

美国航空77号航班

美国航空公司77号航班于8:20从华盛顿杜勒斯起飞飞往洛杉矶。

8:46,飞机攀升至35000英尺(约10700米)的预定巡航高度。

8:51,飞机最后一次发送常规无线电通信。

8:54,飞机偏离预定航线,转向南面。2分钟后, 飞机异频雷达收发机关闭,塔台与美航调度员多次尝试与飞机沟通,但都没有成功。

9:00,美航执行副总裁Gerard Arpey得知了第77次航班的状况,由于这已是美航第二架飞机失联,他命令所有东北部没有起飞的美航航班停留在地面。

9:10,美航总部怀疑第77航班已被劫持,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禁飞令。

9:12,机上一名乘客联系到其母亲,据称飞机已被6人劫持,并将乘客转移到飞机后部。

9:16,机上另一名乘客Barbara Olson联系到其丈夫,时任美国副检察长Ted Olson。Olson报告到劫机者持有刀与开箱刀,并将所有的乘客都转移到了飞机后部。

9:29,飞机自动驾驶被取消,飞行高度约7000英尺(约2132米),位于五角大楼以西38英里。

9:34,华盛顿里根国家机场向特勤部报告称有一架未知飞机正飞往白宫方向。同时第77次航班在五角大楼西南偏西5英里处,进行了一个330°的转弯,高度降到了2200英尺(约670米),朝向五角大楼俯冲。

9:37:46,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第77次航班以高达530英里的时速坠毁在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 导致机上所有人员及楼内大量军官死亡。

联合航空93号航班

8:42,美国联合航空公司93号航班从新泽西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起飞,飞往旧金山,此时航班已延误超过25分钟。

9:23,第93号航班收到联航飞行调度员发送的警告:“当心任何针对驾驶舱的侵入,已有两架飞机撞上世贸中心”。

9:28,劫机者开始展开攻击,飞机正以35,000(约10700米)英尺的高度飞行,突然下降700英尺(约213米)。下降11秒后,位于克利夫兰的塔台收到来自飞机的两次无线电通讯,通信中包含机长或副机长喊出的“Mayday”(飞机求救讯号),并伴有搏斗声。

9:32,一名劫机者以机长身份向(或试图向)乘客发表声明,称机上携带有炸弹,示意乘客坐下,飞行记录器表明飞机自动驾驶系统将飞机掉头并飞向东面。

9:39,克利夫兰空中交通控制中心收到劫机者发布的第二份声明,声明称机上有炸弹,飞机正飞回机场,要求乘客坐下,但同联航第175次航班情况相同,该声明并未发布到乘客通话频道而是直接发布至控制中心。这时,乘客与机组人员已经开始联系地面人员,至少有10名乘客和2名机组人员和地面人员联络,机上人员报告称劫机者戴红手帕,迫使乘客向飞机后部转移。同时,一部分机上人员通过地面人员得知了世贸中心遇袭的消息。

9:57,乘客的反击开始,一名乘客在电话中说:“所有人都往头等舱冲去,我也得去了,再见。”

9:59:52,录音机记录下机内巨大打击声、撞击声、喊叫声、玻璃和盘子破碎声。

10:00:26,一名乘客说道:“进入驾驶舱,不然我们死定了!”16秒后,一名乘客吼道:“冲啊!”

10:02:23,飞机开始朝下并翻了个身,伴随着乘客持续的反击声,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第93号航班以580英里时速坠毁在宾夕法尼亚州香克斯维尔的一片空地上,距离华盛顿特区只有约20分钟飞行时间。

上午8点46分,两架美国空军F-15鹰式战斗机从马萨诸塞州空军基地紧急升空前往拦截美国航空公司11次航班,但空军飞行员不知道美国航空公司11次航班的正确位置,东北防空司令部(NEADS)在接下来的数分钟设法确定有关飞机位置。

纽约消防局对袭击做出反应是在上午8时46分,也就是第一架飞机撞击第一座世贸中心塔楼那一刻。纽约消防局第一消防大队大队长在附近街区目睹了第一次撞击,他也是第一位到达现场的指挥员。大约上午8时50分,他按照纽约市消防局的预案,在世贸中心第一座塔楼的大厅内设立了灭火指挥部 。

当电视转播镜头推近到世贸大楼一角时,滚滚浓烟中隐约可见求救者 。

大约上午9点,消防局长接管担任事故总指挥。因为不断掉下的残骸和其他安全因素,他将灭火指挥部从世贸中心1号塔楼大厅转移到西街对面的一处场所,一条8车道的高速公路。指挥员考虑到了塔楼可能会发生有限的、局部的倒塌,但没有想到它们会完全倒塌 。

灭火指挥部转移到西街后,仍有一些消防指挥员留在1号塔楼大厅内,组成了在建筑内进行灭火的战斗单位的灭火指挥部,他们留在大厅内是十分必要的,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一些重要的建筑系统,例如警报控制系统、电梯和通信系统 。

几分钟内,消防指挥员就决定集中力量进行营救和撤离。他们派遣消防队员进入楼内帮助数百名被困在电梯、楼梯间和房间内,以及因受伤而无法撤离的人员。他们还命令消防队员确定各层人员全部撤离 。

与此同时,紧急医疗服务组织指挥官也开始划定区域,集结救护车,对伤员进行鉴别归类、治疗并送往医院。紧急医疗服务现场指挥员助理在灭火指挥部中担任全部紧急医疗服务的指挥,向灭火指挥部报告情况 。

上午9点03分,第二架飞机撞击2号塔楼,指挥员们立即调集另外的消防分队,并从1号塔楼调派消防分队 。

随着动员升级,调度员命令所有回应的消防分队到世贸中心附近上级指挥员指定的集结地点报到。然而,当这些消防分队接近指定区域时,许多分队并没有到指定区域报到,而是直接进入两座塔楼大厅或事故区域的其他地点。结果,上级指挥员不能准确掌握所有消防分队的具体位置。另外,集结失败导致消防分队在进入塔楼大厅之前,不能得到必要的信息和准确方位 。

世贸中心1号塔楼大厅内的指挥员们和他们派入楼内的分队之间的通信联络是零星的。指挥员们有时可以联络到一些分队,有时不能。一些分队也确认有时可以收到无线通信,有时不能。指挥员们不知道他们的讯息是否传送出去,那些分队是否因为忙于救助行动而没有确认收到信息,或者分队回复了,讯息却没有能够传送过来。因为关于处在危险中的市民的报告不断传到大厅中的救援指挥部,所以指挥员们决定继续尝试疏散和拯救市民,尽管存在通信困难 。

世贸中心1号、2号大厅中的指挥员们也不知道塔楼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们没有可靠的消息来源,也没有关于事故区域全面形势的外部信息、塔楼的情形和火灾的发展情况。例如,他们无法收到电视报道和来自盘旋在塔楼上空的纽约警察局直升飞机的报告。信息的缺乏限制了他们对全面形势的估计能力 。

紧急医疗服务机构指挥员和救护车也因为无线通信堵塞而面临通信问题,发生这种现象部分原因是两个紧急医疗服务频道在同一频率上。通常指挥频道是指挥员专用的,城市覆盖频道是救护车和紧急医疗服务派遣使用的。大量救护车反复请求被派遣到世贸中心,使得通信堵塞问题加剧 。

无线通信困难是导致紧急医疗服务调度员在9月11日应接不暇的因素之一。除了要与救护车和指挥员联系外,调度员还要根据通过电话或计算机信息从911求救中心和纽约市警察局传来的求救请求而采取行动。他们必须派遣救护车,将行动录入计算机,从众多消息来源中监控信息和接听其他电话。大量的、复杂的关于世贸中心袭击的信息使得调度员们要从他们接到的众多消息来源中核实每件事并迅速采取适当的行动非常困难 。

上午8时46分-10时29分:至少有20名(主要集中在北楼)被大火和浓烟围困在大楼顶楼的人员从高空跳下。

世贸中心2号塔楼倒塌发生在上午9时59分,导致许多市民和第一出动的消防人员死亡。然而,世贸中心1号塔楼中的消防队员和指挥员们最初并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情。许多人以为1号塔楼正发生局部坍塌。当1号塔楼大厅充满碎石和残骸时,在1号大厅指挥部的第一大队指挥员迅速通过移动无线通信下达了撤退命令,但是很多消防队员并没有听到这道命令,一些人得以离开是因为其他战斗员告诉他们指挥部已经下达了撤退命令 。

当消防和紧急医疗服务的指挥员在周围的建筑物中寻找避身处时,世贸中心2号塔楼的倒塌摧毁了西街对面的事故救援指挥部,削弱了指挥和控制机构。消防局长和其他指挥员在上午10时29分1号塔楼的倒塌中丧生,使事故救援临时处于无指挥状态。另外,倒塌发生后,许多紧急医疗服务人员不知道谁在代理紧急医疗服务指挥官 。

上午11时,计划部门的一位高级官员,接替紧急医疗服务指挥官,但是在接下来的近半个小时里,整个事故救援指挥仍不十分清楚。在这段时间里,一些高级消防指挥官都主动重建指挥部,有时导致了多重指挥。上午11时28分,4C城市值班指挥员注6接替消防局长担任事故现场救援指挥官,全面恢复了现场指挥 。

事件发生至2002年5月28日,工作人员总计在世贸废墟清出了超过180万公吨的残骸,都送到一个专门场地,另外有人员在那里继续找寻线索及遇难者遗物 。

2018年10月,参与美国“9·11”恐怖袭击在德国服刑的摩洛哥籍男子穆尼尔·穆塔萨德克被遣返回摩洛哥 。

2019年7月29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签署《“911”受害者赔偿基金法》。据悉,该法案将2020年到期的“911”受害者赔偿基金,延长70年至2090年 。这将使政府在未来10年支付102亿美元赔偿金(约合700亿元人民币)。该基金系为“911”事件中的一线救援人员和受害者提供赔偿。2月,该基金负责人曾表示因资金短缺,未来赔偿金额会减少50%至70% 。

美国国务卿鲍威尔2001年9月1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本·拉登被锁定为制造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头号嫌疑犯 。美国众议院在9月14日晚同意授权美国总统布什对恐怖分子使用武力 。据美国民意测验显示,美国民众中有90%的人支持美国对恐怖主义分子实施武力打击 。

2001年10月7日13时左右,美国总统布什宣布,美国和英国已经开始对阿富汗塔利班当局军事目标和伊斯兰极端主义份子拉登的卡达训练营进行军事打击 。反恐战争爆发。

这两场因“9·11”而引发的战争出动了美军总计20多万的兵力和几千架的战斗机。据美国国会研究所计算,在未经通货膨胀率和国债利率调整的前提下,美国总共支出了1.4万亿美元军费。由于美国还大量背负外债,仅是利息这一块就还将面临几千亿美元的支出 。

2011年5月1日,美国海豹突击队一支小分队乘坐直升机突袭本·拉登住所。本·拉登因反抗被击毙。整个突击过程用了约40分钟 。

9·11事件后,美国人几乎在顷刻间将一切可以保卫美国的技术手段都“神圣化”了。民意调查显示,2001年8月,支持政府尽快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的人数约为54%,而到9月25日,这一数字升至80%以上。此外,美国朝野团结一致、共同将反恐作为国家安全首要目标的状况下,民主党与共和党两党本来在导弹防御问题上的严重分歧也几乎瞬间消失了 。

布什政府本来是一个“弱势”政府,在布什总统的执政初期,其政府前景并不看好。“9·11事件”发生后,共和党政府成为了“准战时政府”,确实也表现了出色的危机管理能力以及当机立断的行动反应。激发了美国的“超级民族主义”情感,提升了受“9·11事件”重创的国民情绪 。

“9·11”事件之后,不仅美国的盟友对美国表示了同情和支持,而且非盟友国家也表示支持美国打击恐怖主义。美国加强了与其盟国的合作,而且也加强了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合作。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德国、日本等一些地区大国间的高层互访和会晤增多,电话热线通话频繁 。

“9·11”事件将届五周年之际,《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联合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仍然有超过2/3、69%的纽约人“非常担心”当地还会再发生恐怖攻击,只比2001年10月的74%低了5个百分点,显示恐怖攻击的阴影并未真正散去。 其中,近1/3的纽约人说他们每天都会想到“9·11”事件,四成的受访者则说他们还是觉得很不安 。

事件发生后,美国股民开始恐慌性抛售股票,导致股市暴跌。一周内,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和标普指数分别下降14.3%、16.1%和11.6%,估计股票缩水1.4万亿美元。尽管布什政府向股市内大量注入资金,9月17日重新开市后,恐慌性抛售仍然无法避免,各大股指不断下跌直至3年来的最低点 。

由于纽约曼哈顿岛是跨国金融公司的云集之处,这些公司的业务都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据初步估计,损失在100亿美元以上。办公室设在世贸大楼上的公司就更加倒霉,他们的业务几近瘫痪,大量数据丢失,其中著名的公司有美洲银行、朝日银行、德国银行、国际信托银行、肯珀保险公司、马什保险公司、帝国人寿保险公司、盖伊·卡彭特保险公司、坎特·菲兹杰拉德投资公司、摩根斯坦利金融公司、美国商品期货交易所。其中,摩根斯坦利损失最惨,因为它在世贸中心总共租用了29.8万平米的办公用地,公司很多职员连办公地点都没有 。

在已知的世贸大楼4000多名失踪者中,绝大多数是金融公司的职员,而且不乏高级管理人员。其中,坎托·菲兹杰拉德投资公司1000名职工中就有650人遇难,马什保险公司也有300名职员失踪 。

据纽约市审计官员估计,事件造成的建筑等财产直接损失达340亿美元,人员伤亡造成的损失110亿美元,灾区现场清理和抢救费为140亿美元 。

美国政府集合了无数建筑精英,拿出了无数的设计方案,才于2006年开始动工。新世贸大厦由于工程缓慢、费用超标,完工日期被一次次拖延至2015年,整个项目的预计花费也增加到了180亿美元。

仅9·11事件发生后一周之内,美国最大的财产保险公司AIG就赔付5亿美元,第二大寿险公司MetLife赔付3亿美元,CNA金融保险集团赔付2.3亿美元。全球几家大型的再保险公司也损失惨重,Munich再保险、瑞士再保险、伦敦劳合保险、通用再保险等公司更是元气大伤。美国“股神”巴菲特曾表示,他旗下的再保险公司要花数年时间才能缓过来。国际知名咨信评估机构美国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预测全球保险业此次的偿付总额在150亿至300亿美元之间 。

“9·11”事件后,美国媒体和舆论界的政治倾向性发生了微妙而明显的变化。过去以独立于政府、敢于批评国家政策为荣的媒体和舆论界“温顺”了许多。局外人很难分清哪种情况是新闻媒体的自我约束,哪种情况是顺应民意的变化,哪种情况是受政府的操纵和影响。大量电视节目和新闻报道,都在颂扬政府官员、公务员、警察、军人的克己奉公和爱国情操。一些主流刊物为“9·11”而出版的专辑都几乎是爱国主义的宣传材料。在“新战争”的国内外两条战线上,美国舆论几乎都是“一边倒”,同政府对立的观点很少见。“9·11”事件后,政府对舆论导向更为关注,对军事消息的封锁更加严密。至于国内治安方面的新闻发布,政府和媒体也相当谨慎 。

9·11事件中,美国航空公司和联合航空公司各自损失两架飞机,整个空运停顿了3天。恢复飞行以后,由于受到事件的惊吓,美国航空乘客人数短期内剧烈收缩,甚至出现了一班飞机只有一位乘客的情况。灾难发生后,美国航空业就向政府提出了50亿美元的现金救助和190亿美元其他方式援助的请求。

“9·11”事件发生后参与地面营救、清洁的消防员、警察、环卫工人等,患上癌症者多达3700多人,其中消防队员多达2100余名。他们中的许多人长期忍受病患煎熬,且无法披上“英雄”光环。就眼下看,会否有更多人因此罹患癌症或其他生理、心理疾病,我们不得而知。很显然,对他们而言,“9·11”事件还远没有过去。

在美国思想界的诸种论点之中,“文明冲突”论成为解读“9·11”事件根源的主要论点之一 。世界上的许多媒体指出恐怖主义的重要根源是美国的中东政策。以巴长期的军事冲突和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的杀戮及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制造”出具有必死决心的狂热激进分子。英国广播公司BBC、法国《世界报》都指出“问题症结在于美国的中东政策。”英国《卫报》以《最好的防御是公道》为题,指出美国人必须“公道”,“才能真正制止奥萨马在阿拉伯和穆斯林社会中得到的广泛支持。”

有观点认为袭击是一场政治阴谋。当中的主要疑点包括飞机撞毁一摩天大厦的可能性,五角大楼的缺口直径与飞机直径不符,联合航空93号班机的碎片以及劫机者的生死等疑点。阴谋论者认为该袭击目的是布什政府自导自演为维护美国的国际地位,达到霸权和平目的,以便控制世界。

2002年9月11日美国国防部公布了9·11恐怖袭击事件的遇难者和失踪者的统计数字,总数为3025人最终的统计数字2996人得以减少是由于统计人员证实并删去了一些重复的名字

纽约世贸大厦:市政官员称共有70人失踪;医疗机构出具了1400人的死亡证明;有1331人已被证实死亡,但尸体尚未找到。(以上数字不包括10名劫机者 )在世贸中心大楼遇难的人中,有230人是美国大型金融机构的副总裁。有130人是规模大小不一的证券公司的经纪人,而遇难和失踪者中还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是343位消防队员 。

美航11次航班:乘客和机组人员共87人死亡。

美联航175次航班:乘客和机组人员共60人死亡。

华盛顿:184人死亡。

五角大楼:125人死亡。

美联航77次航班:乘客和机组人员共59人死亡(不包括5名劫机者)。

宾夕法尼亚州:40人死亡。

美航93次航班:乘客和机组人员共40人死亡(不包括4名劫机者)。

在所有的美国城镇中,43个州的近800个城镇有人在此次事件中遇难。还有一些遇难者来自中国、圭亚那、澳大利亚等14个国家。有2/3的分居住在纽约和新泽西,其中纽约市的遇难者最多,有929人。位于世贸大楼顶端的世界之窗饭店也有71名雇员遇难,其中的许多人都是新移民 。

受害者赔偿基金资金短缺

2019年2月18日,据美媒报道,负责监管美国政府“9·11”事件受害者赔偿基金的负责人表示,由于该基金资金短缺,未来的赔偿金额将会减少50%到70%。

世界贸易中心死亡者中,包括来自纽约市消防局的341名消防员和2名医护人员,来自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的34名警察,来自纽约市警察局的23名警察,与来自各民营医院的8名紧急医疗技术人员。

有数据显示,至今有至少2518名当年参与搜救的救援人员患癌,当中包括警察、消防员和医护人员。其中一名60多岁的消防队长,因为患癌而导致身体变得非常虚弱,被逼退休 。截至2014年6月,“911受害者赔偿基金”已处理逾千宗癌症索偿个案,大部分情况严重的人已获赔偿,当中115人获赔40万至4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7万元至2537万元)不等,但未知有多少救援人员因癌病死亡 。

2001年9月27日上午,美国司法部正式公布了劫持客机并制造此次事件的19名嫌犯的名字和照片。

以下就是美司法部公布的19名劫机分子名单:

涉嫌劫持联合航空公司175号航班并撞毁纽约世贸中心的是:Marwan Al Shehi,Fayez Rashid Ahmed Hassan Al Qadi Banihammad,Mohald Alshehri,Hamza Alghamdi和Ahmed Alghamdi。

涉嫌劫持美国航空公司11号航班并撞毁纽约世贸中心的是:Waleed M. Alshehri,Wail Alshehri,Mohamed Atta,Abdulaziz Alomari和Satam Al Suqami。

涉嫌劫持美国航空公司77号航班并撞毁五角大楼的是:Khalid Al-Midhar,Majed Moqed,Nawaf Alhamzi,Salem Alhamzi和Hani Hanjour。

涉嫌劫持联合航空公司93号航班并在宾西法尼亚郊区坠毁的是:Ahmed Alhaznawi,Ahmed Alnami,Ziad Samir Jarrah和Saeed Alghamdi。

美方

2016年3月,纽约法官约翰乔治·丹尼尔(GEORGE DANIELS)作出判决,伊朗应向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遇难家庭和保险公司支付105亿美元的赔偿金。

在美国,伊朗在911恐怖袭击中的角色一直存在争议。911事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指出,部分劫机者曾从伊朗出境,但他们的护照上并没有出境记录。而且报告认为,被美国视为恐怖组织的黎巴嫩真主党受到伊朗支持,而黎巴嫩真主党曾向基地组织提供了物资支持,甚至曾直接为911恐怖袭击提供了协助。据了解,上述报告结论为此次判决提供了根据。

伊朗方

《伊朗新闻》(Iran Press)主编艾玛德·阿布舍纳斯(Emad Abshena)在接受俄罗斯卫星广播电台采访时对美国法院的判决结果进行了评论:“这可以被勇敢地称作是美国司法实践历史上最愚蠢和最可笑的判决。明显,法院完全没有掌握关于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的完整信息。袭击远非伊朗的‘友邦'或‘盟国'所为,而是同伊朗不共戴天的敌人,也即‘基地'恐怖主义组织成员所为,后者也认为伊朗是自己的敌人。更何况,在实施恐袭的19个人中,有15个人都是沙特阿拉伯的公民。也就是说,他们是美国友邦和盟国沙特阿拉伯的公民,与伊朗没有任何关系。更何况,任何法庭在作出判决时应该按照国际法证实所判决的人或国家的罪,而不是凭空指责,要求后者自证无辜。我相信,法庭所公布的裁决将不会得到批准,也不会生效。针对伊朗的这一法庭裁决只是凭空捏造。”

“9·11”事件给美国民众造成严重心理伤害,特别是那些遇难者的家属。这一恐怖袭击事件已经成为美国人永远挥之不去的心病 。美国专栏作家罗伯特·萨默森说,恐怖活动炸毁的“不仅仅是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的一部分,而是美国的平静和安全感”。“美国人的自由假日从此划上句号。”

911国家纪念馆占地3万多平方米,位于世贸中心遗址上,它将世贸双子大楼留下的大坑建成6米深、各占地4000平方米的方形水池,构成巨大的正方形水瀑池,是全美目前规模最大的人工瀑布。其四周的人工瀑布最终汇入池中央的深渊。用四周的水声遮蔽闹市区的喧嚣,而瀑布则能过滤外部强烈的光线。池边的斜坡通往纪念馆内。越往里走,瀑布声越大。到达最底部时,参观者会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层轻薄的水帘后,面对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池外围刻着在纽约市、宾夕法尼亚州、五角大楼以及1993年世贸爆炸袭击中丧生的遇难者的名字。瀑布池周围还种有225棵树,包括一棵在"911"事件中幸存下来的梨树 。

建筑的初衷被确定为,尊重这一损失惨重的地方,尊重所有灾难中活下来的人,尊重所有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他人的人,尊重所有在最黑暗时刻给予支持的人 。

911国家纪念广场位于世贸中心“双子大厦”遗址,是由曼哈顿下城开发公司全权负责的重建与恢复工程。后经多方讨论,决定在此处建立一座纪念广场。2004年1月,以色列建筑设计师迈克·阿拉德以作品“倒影缺失”从63个国家的5000多份设计方案中脱颖而出。之后他邀请了景观设计师彼得·沃克合作这个项目 。

911国家博物馆拥有110000平方英尺的展览空间,位于世界贸易中心遗址上,通过多媒体、档案、叙述和真实的文物展现真实的911事件,以纪念2001年“9·11事件”和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中的遇难者。

2002年9月11日纽约市举行各种活动,纪念911事件一周年 。

2003年9月11日上午,纽约世贸废墟纪念911两周年 。

2004年9月11日上午,纽约世贸废墟纪念911三周年 。

2005年9月11日上午,纽约世贸废墟纪念911四周年

2006年9月11日,911五周年,全美降半旗致哀,布什总统前往三个遭袭的地方发表纪念演讲。

201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废墟纪念911事件10周年。

2012年9月11日,纽约世贸废墟纪念911事件11周年纪念仪式 。

2014年9月11日,美国各界以不同的形式进行纪念911事件13周年 。

2018年9月11日,美国纽约、华盛顿等地举行活动,纪念“9·11”恐怖袭击事件17周年。

2019年9月10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民众在93号航班纪念园举行活动,纪念911恐怖袭击事件18周年。

2018年9月8日,美国纽约市地铁当天重新开放了2001年在“9·11”恐袭中遭到摧毁的科特兰街车站 。

相关词汇

恐怖袭击
美国东部时间
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
世界贸易中心
美国国防部
五角大楼
塔利班
本·拉登
美国政府
反恐战争
阿富汗
美国爱国者法案
基地组织
自杀式袭击
美国航空公司
波士顿
洛根国际机场
洛杉矶
头等舱
刺激性气体
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
联合航空公司
波士顿
洛根国际机场
洛杉矶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
华盛顿
杜勒斯
洛杉矶
异频雷达收发机
五角大楼
五角大楼
新泽西
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
旧金山
飞行记录器
宾夕法尼亚州
F-15鹰式战斗机
马萨诸塞州
鲍威尔
阿富汗塔利班
通货膨胀率
民主党
共和党
联合国安理会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道琼斯指数
纳斯达克指数
曼哈顿岛
摩根斯坦利
高级管理人员
财产保险公司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
罹患癌症
美国
恐怖主义
以色列
巴勒斯坦
BBC
世界报
卫报
9·11阴谋论
中国
圭亚那
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
纽约市警察局
美国司法部
纽约世贸中心
黎巴嫩真主党
俄罗斯卫星广播电台
沙特阿拉伯
景观设计师
911恐怖袭击事件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