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年

910年是农历庚午年(马年);后梁开平四年;南吴天祐七年;前蜀武成三年;南诏始元元年;吴越天宝三年;闽开平四年。

燕婆厚院王刘守光自开平三年(909)五月囚其兄义昌节度使刘守文之后,即围攻沧州。沧州节度判官吕兖等推守文之子延柞为帅,坚守拒敌,历时半年,城中粮尽,百姓吃粘土充饥,吕衮选男女羸弱者,喂食而烹之以充军粮,称"宰杀务"。开平四年(910)正月四日刘延祚终因力尽出降。刘守光以幼子继威镇守沧州,派大将张万进、周知裕辅佐之。送延祚及其将佐归幽州。二十五日,刘守光派人暗杀其兄守文,归罪于杀者。

淮南节度使、弘农王杨隆演袭位之初,曾遣万全感为使,往晋,岐告以嗣位。后梁开平四年(910)二月,万全感返回淮南。岐王李茂贞承制加弘农王杨隆演兼中书令、嗣吴王(唐天复二年,昭宗封杨行密为吴王)。于是吴王大赦境内。

淮南节度使、弘农王杨隆演袭位之初,曾遣万全感为使,往晋,岐告以嗣位。后梁开平四年(910)二月,万全感返回淮南。岐王李茂贞承制加弘农王杨隆演兼中书令、嗣吴王(唐天复二年,昭宗封杨行密为吴王)。于是吴王大赦境内。

湖州(今浙江吴兴)刺史高彦、高澧父子自唐末以来,以一州之地介于吴越钱氏、凝凳循淮南杨氏两大势力之间,往往两附以求自存。高澧性凶忍,尝召州吏议曰:“吾欲尽杀百姓,可否?”吏曰:“如此,租赋何从出?当择可杀者杀之。”时澧纠民为兵,有怨叹者,澧怒,集民兵于开元寺,绐云犒军,入则杀之,死者过半,外兵纵火作乱,澧闭城大索,死三千人。钱镠欲诛之,吴越天宝二年(909)十月,高澧遂以州叛附于淮南,举兵烧义和临平镇(今杭州境)。吴越王钱镠以弟钱镖帅师讨之。天宝三年(910)、后梁开平四年二月,高澧求救于吴,吴常州刺史李简将兵来救,湖州将闭门拒吴援军,高澧帅五千人奔吴。高氏自唐乾宁四年(897)领湖州,至是败亡。三月,吴越王谬巡视湖州,以弟镖为刺史。

后梁开平四年(910)四月,梁加封南平王刘隐为南海王。

吴越天宝三年、后梁开平四年(910)七月,吴越王钱镠上表称:“宦者周延诰等二十五人,唐末避祸至此,非刘(季述)、韩(全诲)之党,乞原之。”梁太祖曰:“此辈吾知其无罪。但今革弊之初,不欲置之禁掖凶束巴拜。可且留于彼,谕以此意。”当初,朱全忠与崔胤悉诛宦官,并诏天下捕杀在外宦者,但有不少宦官为各镇藏匿,其榜再采壳著者如河东监军张承业。当时诸镇僭越,拟用帝制,故以宦官为给事,尤以吴越为多,钱镠因有是请。

吴越天宝三年(910)、后梁开平四年八月,吴越始筑杭州捍海石塘,至十月而成。钱塘江海潮向为杭城之患,唐以前当地居民即屡次筑堤防护,均因潮水冲击修筑难成,成而易毁。此次钱氏所修海塘,系以竹笼盛巨石,栏以十余行巨木,并以铁练贯憧干,乃成塘基,修成堤坝能经受潮水冲击。钱氏又扩建杭州城,大修亭台楼馆、通衢巷陌,由是杭城富庶甲于东南。

后梁开平三年(909)十月至四年(910)十二月,后梁太常卿李燕、御史萧顷、中书舍人张衮等六人为首以一年时间刊定《梁律令格式》成,计律令三十卷。式二十卷,格十卷,律疏三十卷,连目录共一O三卷。于十七日颁下施行。

前蜀武成三年、后梁开平四年(910)十二月二十五日,询泪连前蜀大赦,改明年元为水平元年。

唐成德军,驻治镇州(今河北正定),领镇、冀、深、赵诸州,皆战国时赵地,故亦共称赵。其节度使王镕,曾附于梁,梁改“成德”为“武顺”,封镕为赵王,伹镕暗中亦通凶拒体于晋,久为梁太祖所疑。后梁开平四年(910)十一月,梁派军屯于泽州(今山西晋城),继而屯魏州(今河北大名东北),名义上欲取晋之潞州(今山西长治),实欲图镇、定(今河北定县)。其时,燕王刘守光欲犯定州义武节度使王处直之境,梁遂以助王镕防止燕兵南下为由,派三千魏博兵进驻赵之深、冀。王镕自恃已与梁太祖结为姻亲,故不听部下劝告,竟允梁军入驻深州(今河北深县西)。不久,梁图镇定之谋泄,王镕请梁退师,梁军竟杀深州赵卒,据城不去。王镕求救于燕王刘守光,为守光所拒,又求援于晋王李存勖,适王处直亦请盟于晋,于是,晋与赵、定三结榆榆盟以抗梁。三方均用唐天佑年号,王镕复梁所改武顾军为成德军。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梁军进屯赵州之柏乡(今河北柏乡)。晋王李存勖亲自帅军逾太行、自赞皇(今河北)东下,与先期至赵(今河北赵县)之周德威会合;定州王处直亦派五千兵助阵。二十七日,三镇军进逼至距柏乡五里处,与梁军略有接触,晋军小胜。晋王以为三镇乌合,利于速战,周德威以为镇定之军长于守城,不善野战;晋军恃骑兵,今两军相蹙,不利驰逐,故宜退守高邑(柏乡北),诱敌离营,彼出则我归,彼归则我出,别以轻骑断其粮路,始可操胜算。晋王不从。监军张承业入谏曰:“威老将,其言不可忽。”王乃悟。于是退保高邑,如德威所言。开平五年(911)正月初二,梁军倾巢而出,与三镇兵战于高邑南,大战至中午未分胜负。午后,梁军因激战一日未能进食巳无斗志,稍有退却,周德威大呼曰:“梁兵逃矣!”晋军呐喊追击,梁军东部魏博兵先退却,李嗣源鼓噪曰:“东阵已退,尔西阵何久留!”于是梁西部军亦大溃,精锐死亡殆尽,尸横遍野,梁军主将王景仁、韩勅、李思安等仅以数十骑逃去。是役也,晋军获梁军弃于柏乡之粮草、资财、器械不可胜计,凡斩首二万级,晋军威震河朔。

春,正月,乙未,刘延祚力尽出降。时刘继威尚幼,守光使大将张万进、周知裕辅之镇沧州,以延祚及其将佐归幽州,族吕兖而释孙鹤。

兖子琦,年十五,门下客赵玉绐监刑者曰:“此吾弟也,勿妄杀。”监刑者信之,遂挈以逃。琦足痛不能行,玉负之,变姓名,乞食于路,仅而得免。琦感家门殄灭,力学自立,晋王闻其名,授代州判官。

辛丑,以卢光稠为镇南留后。

刘守光为其父仁恭请致仕,丙午,以仁恭为太师,致仕。守光寻使人潜杀其兄守文,归罪于杀者而诛之。

二月,万全感自岐归广陵,岐王承制加弘农王兼中书令,嗣吴王,于是吴王赦其境内。

高澧求救于吴,吴常州刺史李简等将兵应之,湖州将盛师友、沈行思闭城不内;澧帅麾下五千人奔吴。三月癸巳,吴越王巡湖州,以钱镖为刺史。

蜀太子宗懿骄暴,好陵暴旧臣。内枢密使唐道袭,蜀主之嬖臣也,太子屡谑之于朝,由是有隙,互相诉于蜀主;蜀主恐其交恶,以道袭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同平章事。道袭荐宣徽北院使郑顼为内枢密使,顼受命之日,即欲按道袭昆弟盗用内库金帛。道袭惧,奏顼褊急,不可大任,丙午,出顼为果州刺史,以宣徽南院使潘炕为内枢密使。

夏州都指挥使高宗益作乱,杀节度使李彝昌。将吏共诛宗益,推彝昌族父蕃汉都指挥使李仁福为帅,癸丑,仁福以闻。夏,四月,甲子,以仁福为定难节度使。

丁卯,宋州节度使衡王友谅献瑞麦,一茎三穗,帝曰:“丰年为上瑞。今宋州大水,安用此为!”诏除本县令名,遣使诘责友谅,以兖海留后惠王友能代为宋州留后。友谅、友能,皆全昱子也。

帝以晋州刺史下邑华温琪拒晋兵有功,欲赏之,会护国节度使冀王友谦上言晋、绛边河东,乞别建节镇,壬申,以晋、绛、沁三州为定昌军,以温琪为节度使。

左金吾大将军寇彦卿入朝,至天津桥,有民不避道,投诸栏外而死。彦卿自首于帝。帝以彦卿才干有功,久在左右,命以私财遗死者家以赎罪。御史司宪崔沂劾奏“彦卿杀人阙下,请论如法。”帝命彦卿分析。彦卿对:“令从者举置栏外,不意误死。”帝欲以过失论,沂奏:“在法,以势力使令为首,下手为从,不得归罪从者;不斗而故殴伤人,加伤罪一等,不得为过失。”辛巳,责授彦卿游击将军、左卫中郎将。彦卿扬言:“有得崔沂首者,赏钱万缗。”沂以白帝,帝使人谓彦卿:“崔沂有毫发伤,我当族汝!”时功臣骄横,由是稍肃。沂,沆之弟也。

五月,吴徐温母周氏卒,将吏致祭,为偶人,高数尺,衣以罗锦,温曰:“此皆出民力,奈何施于此而焚之,宜解以衣贫者。”未几,起复为内外马步军都军使,领润州观察使。

岐王屡求货于蜀,蜀主皆与之。又求巴、剑二州,蜀主曰:“吾奉茂贞,勤亦至矣;若与之地,是弃民也,宁多与之货。”乃复以丝、茶、布、帛七万遗之。
  己亥,以刘继威为义昌节度使。
  癸丑,天雄节度使兼中书令邺贞庄王罗绍威卒。诏以其子周翰为天雄留后。
  匡国节度使长乐忠敬王冯行袭疾笃,表请代者。许州牙兵二千,皆秦宗权馀党,帝深以为忧。六月,庚戌,命崇政院直学士李珽驰往视行袭病,曰:“善谕朕意,勿使乱我近镇。”珽至许州,谓将吏曰:“天子握百万兵,去此数舍耳;冯公忠纯,勿使上有所疑。汝曹赤心奉国,何忧不富贵!”由是众莫敢异议。行袭欲使人代受诏,珽曰:“东首加朝服,礼也。”乃即卧内宣诏,谓行袭曰:“公善自辅养,勿视事,此子孙之福也。”行袭泣谢,遂解两使印授珽,使代掌军府。帝闻之曰:“予固知珽能办事,冯族亦不亡矣。”庚辰,行袭卒。甲申,以李珽权知匡国留后,悉以行袭兵分隶诸校,冒冯姓者皆还宗。
  楚王殷求为天策上将,诏加天策上将军。殷始开天策府,以弟宾为左相,存为右相。殷遣将侵荆南,军于油口。高季昌击破之,斩首五千级,逐北至白田而还。
  吴水军指挥使敖骈围吉州刺史彭玕弟瑊于赤石,楚兵救瑊,虏骈以归。
  秋,七月,戊子朔,蜀门下侍郎兼吏部尚书、同平章事韧城卒。
  吴越王镠表“宦者周延诰等二十五人,唐末避祸至此,非刘、韩之党,乞原之。”上曰:“此属吾知其无罪,但今革弊之初,不欲置之禁掖,可且留于彼,谕以此意。”
  岐王与邠、泾二帅各遣使告晋,请合兵攻定难节度使李仁福。晋王遣振武节度使周德威将兵会之,合五万众围夏州,仁福婴城拒守。
  八月,以刘守光兼义昌节度使。
  镇、定自帝践祚以来虽不输常赋,而贡献甚勤。会赵王镕母何氏卒,庚申,遣使吊之,且授起复官。时邻道吊客皆在馆,使者见晋使,归,言于帝曰:“镕潜与晋通,镇、定势强,终恐难制。”帝深然之。
  壬戌,李仁福来告急。甲子,以河南尹兼中书令张宗奭为西京留守。帝恐晋兵袭西京,以宣化留后李思安为东北面行营都指挥使,将兵万人屯河阳。丙寅,帝发洛阳;己巳,至陕。辛未,以镇国节度使杨师厚为西路行营招讨使,会感化节度使康怀贞将兵三万屯三原。帝忧晋兵出泽州逼怀州,既而闻其在绥、银碛中,曰:“无足虑也。”甲申,遣夹马指挥使李遇、刘绾自鄜、延趋银、夏,邀其归路。
  吴越王镠筑捍海石唐,广杭州城,大修台馆。由是钱唐富庶盛于东南。
  九月,己丑,上发陕;甲午,至洛阳,疾复作。
  李遇等至夏州,岐、晋兵皆解去。
  冬,十月,遣镇国节度杨师厚、相州刺史李思安将兵屯泽州以图上党。
  吴越王镠之巡湖州也,留沈行思为巡检使,与盛师友俱归。行思谓同列陈瑰曰:“王若以师友为刺史,何以处我?”时瑰已得镠密旨遣行思诣府,乃绐之曰:“何不自诣王所论之!”行思从之。既至数日,镠送其家亦至,行思恨镠卖己。镠自衣锦军归,将吏迎谒,行思取锻槌击瑰,杀之,因诣镠,与师友论功,夺左右槊,欲刺师友,众执之。镠斩行思,以师友为婺州刺史。
  十一月,己丑,以宁国节度使、同平章事王景仁充北面行营都指挥招讨使,潞州副招讨使韩勍副之,以李思安为先锋将,趣上党。寻遣景仁等屯魏州,杨师厚还陕。
  蜀主更太子宗懿名曰元坦。庚戌,立假子宗裕为通王,宗范为夔王,宗钅岁为昌王,宗寿为嘉王,宗翰为集王;立其子宗仁为普王,宗辂为雅王,宗纪为褒王,宗智为荣王,宗泽为兴王,宗鼎为彭王,宗杰为信王,宗衍为郑王。初,唐末宦官典兵者多养军中壮士为子以自强,由是诸将亦效之。而蜀主尤多,惟宗懿等九人及宗特、宗平真其子;宗裕、宗钅岁、宗寿皆其族人;宗翰姓孟,蜀主之姊子;宗范姓张,其母周氏为蜀主妾;自馀假子百二十人皆功臣,虽冒姓连名而不禁婚姻。
  上疾小愈,辛亥,校猎于伊、洛之间。
  上疑赵王镕贰于晋,且欲因邺王绍威卒除移镇、定。会燕王守光发兵屯涞水,欲侵定州,上遣供奉官杜廷隐、丁延徽临魏博兵三千分屯深、冀,声言恐燕兵南寇,助赵守御。又云分兵就食。赵将石公立戍深州,白赵王镕,请拒之。镕遽命开门,移公立于外以避之。公立出门指城而泣曰:“朱氏灭唐社稷,三尺童子知其为人。而我王犹恃姻好,以长者期之,此所谓开门揖盗者也。惜乎,此城之人今为虏矣!”
  梁人有亡奔真定,以其谋告镕者,镕大惧,又不敢先自绝;但遣使诣洛阳,诉称“燕兵已还,与定州讲和如故,深、冀民见魏博兵入,奔走惊骇,乞召兵还。”上遣使诣真定慰谕之。未几,廷隐等闭门尽杀赵戍兵,乘城拒守。镕始命石公立攻之,不克,乃遣使求援于燕、晋。镕使者至晋阳,义武节度使王处直使者亦至,欲共推晋王为盟主,合兵攻梁。晋王会将佐谋之,皆曰:“镕久臣朱温,岁输重赂,结以婚姻,其交深矣,此必诈也,宜徐观之。”王曰:“彼亦择利害而为之耳。王氏在唐世犹或臣或叛,况肯终为朱氏之臣乎?彼朱温之女何如寿安公主!今救死不赡,何顾婚姻!我若疑而不救,正堕朱氏计中。宜趣发兵赴之,晋、赵叶力,破梁必矣。”乃发兵,遣周德威将之,出井陉,屯赵州。镕使者至幽州,燕王守光方猎,幕僚孙鹤驰诣野谓守光曰:“赵人来乞师,此天欲成王之功业也。”守光曰:“何故?”对曰:“比常患其与朱温胶固。温之志非尽吞河朔不已,今彼自为仇敌,王若与之并力破梁,则镇、定皆敛衤任而朝燕矣。王不早出师,但恐晋人先我矣。”守光曰:“王镕数负约,今使之与梁自相弊,吾可以坐承其利,又何救焉!”赵使者交错于路,守光竟不为出兵。自是镇、定复称唐天祐年号,复以武顺为成德军。
  司天言:“来月太阴亏,不利宿兵于外。”上召王景仁等还洛阳。十二月,己未,上闻赵与晋合,晋兵已屯赵州,乃命王景仁等将兵击之。庚申,景仁等自河阳渡河,会罗周翰兵,合四万,军于邢、洺。
  虔州刺史卢光稠疾病,欲以位授谭全播,全播不受。光稠卒,其子韶州刺史延昌来奔丧,全播立而事之。吴遣使拜延昌虔州刺史,延昌受之,亦因楚王殷通密表于梁,曰:“我受淮南官,以缓其谋耳,必为朝廷经略江西。”丙寅,以延昌为镇南留后。延昌表其将廖爽为韶州刺史,爽,赣人也。吴淮南节度判官严可求请置制置使于新淦县,遣兵戍之,以图虔州。每更代,辄潜益其兵,虔人不之觉也。
  庚午,蜀主以御史中丞周庠、户部侍郎判度支庾传素并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太常卿李燕等刊定《梁律令格式》,癸酉,行之。
  丁丑,王景仁等进军柏乡。
  辛巳,蜀大赦,改明年元曰永平。
  赵王镕复告急于晋,晋王以蕃汉副总管李存审守晋阳,自将兵自赞皇东下,王处直遣将将兵五千以从。辛巳,晋王至赵州,与周德威合,获梁刍荛者二百人,问之曰:“初发洛阳,梁主有何号令?”对曰:“梁主戒上将云:‘镇州反覆,终为子孙之患。今悉以精兵付汝,镇州虽以铁为城,必为我取之。’”晋王命送于赵。壬午,晋王进军,距柏乡三十里,遣周德威等以胡骑迫梁营挑战,梁兵不出。癸未,复进,距柏乡五里,营于野河之北,又遣胡骑迫梁营驰射,且诟之。梁将韩勍等将步骑三万,分三道追之,铠胄皆被缯绮,镂金银,光彩炫耀,晋人望之夺气。周德威谓李存璋曰:“梁人志不在战,徒欲曜兵耳。不挫其锐,则吾军不振。”乃徇于军曰:“彼皆汴州天武军,屠酤亻庸贩之徒耳,衣铠虽鲜,十不能当汝一。擒获一夫,足以自富,此乃奇货,不可失也。”德威自帅精骑千馀击其两端,左驰右突,出入数四,俘获百馀人,且战且却,距野河而止。梁兵亦退。
  德威言于晋王曰:“贼势甚盛,宜按兵以待其衰。”王曰:“吾孤军远来,救人之急,三镇乌合,利于速战,公乃欲按兵持重,何也?”德威曰:“镇、定之兵,长于守城,短于野战。且吾所恃者骑兵,利于平原广野,可以驰突。今压贼垒门,骑无所展其足。且众寡不敌,使彼知吾虚实,则事危矣。”王不悦,退卧帐中,诸将莫敢言。德威往见张承业曰:“大王骤胜而轻敌,不量力而务速战。今去贼咫尺,所限者一水耳。彼若造桥以薄我,我众立尽矣。不若退军高邑,诱贼离营,彼出则归,彼归则出,别以轻骑掠其馈饷,不过逾月,破之必矣。”承业入褰帐抚王曰:“此岂王安寝时耶!周德威老将知兵,其言不可忽也。”王蹶然兴曰:“予方思之。”时梁兵闭垒不出,有降者,诘之,曰:“景仁方多造浮桥。”王谓德威曰:“果如公言。”是日,拔营,退保高邑。
  辰州蛮酋宋邺,溆州蛮酋潘金盛,恃其所居深险,数扰楚边。至是,邺寇湘乡,金盛寇武冈,楚王殷遣昭州刺史吕师周将衡山兵五千讨之。
  宁远节度使庞巨昭、高州防御使刘昌鲁,皆唐官也。黄巢之寇岭南也,巨昭为容管观察使,昌鲁为高州刺史,帅群蛮据险以拒之,巢众不敢入境。唐嘉其功,置宁远军于容州,以巨昭为节度使,以昌鲁为高州防御使。及刘隐据岭南,二州不从;隐遣弟岩攻高州,昌鲁大破之,又攻容州,亦不克。昌鲁自度终非隐敌,是岁,致书请自归于楚。楚王殷大喜,遣横州刺史姚彦章将兵迎之。彦章至容州,裨将莫彦昭说巨昭曰:“湖南兵远来疲乏,宜撤储偫,弃城,潜于山谷以待之。彼必入城,我以全军掩之,彼外无继援,可擒也。”巨昭曰:“马氏方兴,今虽胜之,后将何如!不若具牛酒迎之。”彦昭不从,巨昭杀之,举州迎降。彦章进至高州,以兵援送巨昭、昌鲁之族及士卒千馀人归长沙。楚王殷以彦章知容州事,以昌鲁为永顺节度副使。昌鲁,邺人也。

相关词汇

庚午
马年
后梁
开平
南吴
天祐
前蜀
武成
南诏
始元
天宝
开平
后梁
开平
庚午
马年
刘守光
淮南节度使
后梁
开平四年
岐王
吴王
杨行密
吴王
吴兴
钱镠
天宝
临平镇
吴越王
天宝
后梁
开平四年
李简
后梁
开平四年
天宝
开平四年
吴越王
朱全忠
崔胤
张承业
宦官
钱镠
天宝
开平四年
捍海石塘
钱塘江
开平三年
萧顷
中书舍人
张衮
武成
后梁
开平四年
镇州
王镕
成德
武顺
赵王
开平四年
晋城
潞州
长治
刘守光
义武节度使
王处直
王镕
王镕
王镕
燕王
刘守光
晋王
王处直
成德军
赵州
赵县
周德威
王处直
周德威
张承业
开平
周德威
梁兵
李嗣源
王景仁
李思安
张万进
孙鹤
晋王
卢光稠
刘守光
岐王
中书令
吴王
李简
吴越王
节度使
果州
宣徽
夏州
节度使
李彝昌
李仁福
定难节度使
宋州
节度使
宋州
王友
晋州
华温琪
节度使
节镇
节度使
大将军
寇彦卿
游击将军
中郎将
观察使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