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年

公元916年是一个闰年,同时也是丙子年(鼠年)。

后梁贞明二年

南吴天祐十三年

前蜀通正元年

吴越贞明二年

闽贞明二年

于阗同庆五年

契丹神册元年

后梁贞明二年(916年)初,晋王李存勖与梁将战于河北之际,梁末帝朱瑱(本名朱友贞,即位后改名朱锽,复改名朱瑱)用王檀之策,发河中、陕、同各镇兵马三万人出阴地关(今山西霍县北),突至晋阳(今山西太原)城下,昼夜急攻。河东对此毫无防备,且大军正在河北鏖战,城中只有征集诸司工匠及市民坚守,数度濒临破城险境。河东监军张承业大惧。其时退居太原的代北故将安金全主动请缨,率子弟及退休老将数百人出城袭击敌师。适晋潞州(今山西长治)所遣援兵亦至,共击梁军,伤其十之二、三,梁军大掠而还。

梁贞明二年(916年)七月,梁嘉吴越王钱镠贡献之勤,特加谬诸道兵马元帅。吴越与梁之间隔有淮南杨氏(政权杨氏不附梁,且系吴越敌国),钱镠召人使梁,人皆视如畏途。梁贞明二年(916年)五月,钱镠以浙西安抚判官皮光亚(日休子)为使,假道闽之建州(今福建建瓯)、汀州(今福建长汀),跨虔州(今江西赣州),然后假道楚之郴州,经潭州(今湖南长沙)、岳州(今湖南岳阳),仍假道荆南入贡于梁。至贞明四年虔州为吴攻取,吴越遂改由水路出海,经登州(今山东蓬莱)、莱州(今山东掖县)登陆始达大梁(今河南开封)。

前蜀通正元年(916年)、后梁贞明二年八月,蜀以王宗绾等帅十万兵自凤州(今陕西凤县东北)攻岐元宝鸡,以王宗播等领兵十二万出秦州(今甘肃秦安北)取岐之陇州(今陕西陇县)。十月,王宗绾等出大散关,破岐兵,取宝鸡;王宗播等出故关,攻陇州,岐保胜节度使李继岌(桑宏志)弃州降蜀。两军会同攻凤翔,会天大雪,蜀撤军。

晋自后梁贞明二年(916年)二月大败梁军后,乘胜连下梁之卫州(今河南汲县),取惠州(即磁州,今河北磁县),又拔洺州(今河北永年东南)。六月,晋攻邢州(今河北邢台),梁保义节度使闫宝据城以守。八月,梁昭德节度使弃相州(今河南安阳)而逃,闫宝闻相州已破,亦举邢州而降。九月,梁沧州(今河北沧县东南)守将亦降。时梁贝州(今河北南宫东南)刺史张德源已据州抗晋逾一年,至此亦有降意,但为部下将士所杀,仍婴城拒守,直至城中粮尽以人为食,方请求携械出降,约事定再释甲兵。晋俟其降后,围而杀之,三千人尽死。至此,梁河北州县尽入晋图版,唯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尚为梁守。

后梁贞明二年(916年)、契丹神册元年八月,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帅诸部兵马三十万,号称百万军取道麟州(今陕西神木北)、胜州(今内蒙托克托西南),乘晋不备,攻陷河东蔚州(今河北蔚县),虏据武节度使李嗣本,转而又攻云州(今山西大同),晋大同防御使李存璋全力拒敌。九月,晋王李存勖亲自领兵救云州,行至代州,契丹闻讯撤军,王亦还。遂以李存璋为大同节度使。

后梁贞明二年(916年)十二月,吴越王钱镠为子钱传瓘迎娶闽王审知次女,自是,闽与吴越通好。楚王马殷闻晋王平河北,遣使通好,晋王亦遣使报之。

前蜀通正元年(916年)、后梁贞明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蜀大赦,改次年为天汉元年,国号“大汉”。

后梁贞明二年(916年),其年闽铸铅钱,与铜钱同时流通。

后梁贞明二年(916年)二月,契丹可汗耶律阿保机称皇帝,国号契丹,建元神册,国人称他为天皇帝,即辽太祖。契丹原为胡服骑射之族,部落众多,各部为疆域、猎物等争夺不断。辽太祖以良策治军,所在部落日见昌盛,终于统并契丹八部,遏止了纷争。塞外物资匮乏,契丹族便开始了南下的侵扰。而此时的中原之地也是群雄逐鹿,于是中原河北的地方势力亦时常勾引契丹以为外援,契丹则从中取得实惠或好处。在互相的利用与被利用中,契丹族加强了与中原的接触,中原先进的文化和政治制度给辽太祖以巨大的震撼。辽太祖是个善于学习的人。于是仿效汉制,以妻述律平为后,备置百官,又在城南别建汉城,以充汉人。辽太祖自此之后野心更盛,“颇有窥中国之志”。

先是韩延徽为刘守光参军,为守光求援于契丹,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怒其不拜,使牧马于野。述律后以为延徽能守节不屈,乃今之贤者,宜礼而用之。契丹遂以为谋主。延徽始教契丹建牙开府,筑城郭,立市里以处汉人,使各有配偶,垦艺荒田。由是汉人各安生业,逃亡者益少,契丹能威服诸国,延徽之力居多。久之,延徽逃奔晋阳,欲事晋王,晋王掌书记王缄病之,延徽惧祸,东归幽州省母后,复归契丹。阿保机称帝,即以延徽为相,累迁至中书令。因感晋王知己,劝契丹勿深入为寇,故终后唐庄宗之世,二国无大战,延徽亦有力焉。

(1)春,正月,宣武节度使、守中书令、广德靖王全昱卒。

(1)春季,正月,后梁朝宣武节度使、守中书令、广德靖王朱全昱去世。

(2)帝闻前河南府参军李愚学行,召为左拾遗,充崇政院直学士。衡王友谅贵重,李振等见,皆拜之,愚独长揖,帝闻而让之,曰:“衡王于朕,兄也,朕犹拜之,卿长揖,可乎?”对曰:“陛下以家人礼见衡王,拜之宜也。振等陛下家臣;臣于王无素,不敢妄有所屈。”久之,竟以抗直罢为邓州观察判官。

(2)后梁末帝朱瑱听说原来的河南府参军李愚学问与操行都很好,于是召他来担任左拾遗官,并充当崇政院直学士。衡王朱友谅位尊身贵,李振等人见都要向他跪拜,李愚见了只行拱手礼,梁末帝听说以后责备他,说:“衡王朱友谅是我的兄长,我见了他都要跪拜,而你却行拱手礼,这样可以吗?”李愚回答说:“陛下是以本家人的礼来见衡王的,向他跪拜是应该的。李振等是陛下的家臣。我和衡王素无来往,不也妄有所屈。”李愚见了衡王一直是这样,后梁帝竟以他固执抗命而罢他为邓州观察判官。

(3)蜀主以李继崇为武泰节度使、兼中书令、陇西王。

(3)前蜀主任命李继崇为武泰节度使、兼中书令、陇西王。

(4)二月,辛丑夜,吴宿卫将马谦、李球劫吴王登楼,发库兵讨徐知训;知训将出走,严可求曰:“军城有变,公先弃众自去,众将何依!”知训乃止。众犹疑惧,可求阖户而寝,鼾息闻于外,府中稍安。壬寅,谦等陈于天兴门外,诸道副都统朱瑾自润州至,视之,曰:“不足畏也。”返顾外众,举手大呼,乱兵皆溃,擒谦、球,斩之。

(4)二月,辛丑(十六日)夜,吴国的宿卫将马谦、李球劫持着吴王杨隆演登上城楼,并派守库士兵去讨伐徐知训。徐知训将要逃出城外,严可求劝他说:“军城有变,你首先丢弃了众将士而自己逃跑,众将士又将依靠谁呢?”徐知训因此才没有出走。此时众将士仍然犹豫害怕,但严可求却关起门来去睡觉,在门外边都可以听见他的鼾声,这样府中才稍微安定了一些。壬寅(十七日),马谦等在天兴门外摆开阵势,此时诸道副都统朱瑾从润州来到,看了看马谦摆出的阵势,说:“不必害怕。”回过头来对着外面的人众举手高呼,乱兵纷纷溃散。于是抓获了马谦和李球,将他们斩杀。

(5)帝屡趣刘战,闭壁不出。晋王乃留副总管李存审守营,自劳军于贝州,声言归晋阳。闻之,奏请袭魏州,帝报曰:“今扫境内以属将军,社稷存亡,系兹一举,将军勉之!”令澶州刺史杨延直引兵万人会于魏州,延直夜半到城南,城中选壮士五百潜出击之,延直不为备,溃乱而走,诘且自莘县悉众至城东,延直馀众合,李存审引营中后踵其后,李嗣源以城中兵出战,晋王亦自贝州至,与嗣源当其前。见之,惊曰:“晋王邪!”引兵稍却,晋王蹑之,至故元城西,与李存审遇。晋王为方陈于西北,存审为方陈于东南,为圆陈于其中间,四面受敌;合战良久,梁兵大败,引数十骑突围。梁步卒凡十万,晋兵环而击之,败卒登木,木为之折,追至河上,杀溺殆尽。收散卒自黎阳渡河,保滑州。

(5)梁末帝曾多次催促刘作战,但刘却闭门不出。于是晋王留副总管李存审坚守军营,他亲自去贝州慰劳包围张源德的军队,并扬言回归晋阳。刘听到之后,上奏请求袭击魏州,梁末帝告诉他说:“现在全国都交给你,社稷存亡,在此一举,希望你努力去作战。”于是刘命令澶州刺史杨延直率领一万人开赴魏州,杨延直半夜时到达魏州城南,城中晋军选拔了五百壮士偷偷出城袭击杨延直的军队,杨延直没有防备,溃散逃跑。第二早晨,刘的全部军队从莘县来到魏州城东,和杨延直剩下的军队会合。李存审率领营中的军队紧跟在他们的后面,李嗣源率领城中的部队出城迎战后梁军。这时晋王也从贝州到达,与李嗣源的军队正好在刘军队的前面。刘看到,惊讶地说:“是晋王啊!”于是刘引兵稍作退却,晋王率军紧随其后,一直到了旧元城的西面,与李存审的部队相遇。晋王的军队在西北面摆出方阵,李存审在东南面摆出方阵,刘的军队则在他们的中间摆开圆阵,刘军队四面受敌,双方交战很久,后梁军大败,刘率数十骑兵冲出了包围逃跑。后梁军有七万多步卒,被晋军包围住攻打,后梁军败兵爬上了树,以致树被压断。晋军一直追到黄河边上,后梁军几乎全部被杀死或淹死。刘收集起被击散的军队从黎阳渡过黄河,退守滑州。

匡国节度使王檀密疏请发关西兵袭晋阳,帝从之,发河中、陕、同华诸镇兵合三万,出阴地关,奄至晋阳城下,昼夜急攻;城中无备,发诸司丁匠及驱市人乘城拒守,城几陷者数四,张承业大惧。代北故将安金全退居太原,往见承业曰:“晋阳根本之地,若失之,则大事去矣。仆虽老病,忧兼家国,请以库甲见授,为公击之。”承业即与之。金全帅其子弟及退将之家得数百人,夜出北门,击梁兵于羊马城内;梁兵大惊,引却。昭义节度使李嗣昭闻晋阳有寇,遣牙将石君立将五百骑救之;君立朝发上党,夕至晋阳。梁兵扼汾河桥,君立击破之,径至城下大呼曰:“昭义侍中大军至矣。”遂入城。夜,与安金全等分出诸门击梁兵,梁兵死伤二三。诘朝,王檀引兵大掠而还。晋王性矜伐,以策非己出,故金全等赏皆不行。

匡国节度使王檀秘密上疏建议派关西军队袭击晋阳,梁末帝听从了他的意见,派河中、陕、同华诸镇军队共计三万余人,开出阴地关,很快到达晋阳城下,昼夜急攻。由于城中没有准备,于是征发各司的工匠以及市民们登城拒守,城墙有好几处几乎被踩陷。监军张承业感到非常害怕。这时原来代北的将领安金全退居在太原,前去拜见张承业,并对他说:“太原是晋王的根本之地,如果失守,国家大事就全部完了。我虽看老有病,但仍为国担忧,请求把库存兵甲交给我,我为你去攻打后梁军。”张承业将库存兵甲交给了安金全。安金全率领着他的子弟以及退下来将领的家人共有几百人,乘夜间出晋阳北门,在羊马城内向后梁军发起了进攻。后梁军将士感到非常惊恐,引兵退却。晋昭义节度使李嗣昭听说晋阳被敌人侵袭,派牙将石君立率领五百骑兵前往援救。石君立早上从上党出发,晚上就赶到了晋阳。后梁军扼守汾河桥,石君立击败了他们,直奔晋阳城下,他高声大呼说:“昭义侍中大军已经到来。”于是率军开进晋阳城。当天夜晚,石君立与安金全等率兵分别从晋阳城各门出击后梁军,后梁军被打死打伤的有十分之二三。次日晨,王檀领兵在晋阳城外大肆抢劫一番后撤回。晋王的性情喜欢居功自夸,因为这次晋阳解围的谋略不是他想出来的,所以对安金全等也就都没有奖赏。

梁兵之在晋阳城下也,大同节度使贺德伦部兵多逃入梁军,张承业恐其为变,收德伦,斩之。

当后梁兵重重包围在晋阳城下时,大同节度使贺德伦军队的士兵有很多人逃奔后梁军,张承业害怕贺德伦策划兵变,就将他抓了起来,并斩杀了他。

帝闻刘败,又闻王檀无功,叹曰:“吾事去矣!”

梁末帝听说刘战败,又听说王檀也没有成功,叹息地说:“我的事业就要完了。”

(6)三月,乙卯朔,晋王攻卫州,壬戌,刺史米昭降之。又攻惠州,刺史靳绍走,擒斩之,复以惠州为磁州。晋王还魏州。

(6)三月,乙卯朔(初一),晋王进攻卫州,壬戌(初八),卫州刺史米昭投降了晋王。晋王又攻惠州,惠州刺史靳绍逃走,晋王抓住他斩了,把惠州改为磁州。晋王回到魏州。

(7)上屡召刘不至,己巳,即以为宣义节度使,使将后屯黎阳。

(7)梁末帝曾多次要召见刘,刘始终没有到,己巳(十五日),梁末帝任命刘为宣义节度使,并让他率兵驻扎在黎阳。

(8)夏,四月,晋人拔州,以魏州都巡检使袁建丰为州刺史。

(8)夏季,四月,晋人攻下州,并任命魏州都巡检使袁建丰为州刺史。

(9)刘即败,河南大恐,复不应召,由是将卒皆摇心。帝遣捉生都指挥使李霸帅所部千人戍杨刘,癸卯,出宋门,其夕,复自水门入,大噪,纵火剽掠,攻建国门,帝登楼拒战。龙骧四军都指挥使杜晏球以五百骑屯球场,贼以油沃幕,长木揭之,欲焚楼,势甚危;晏球于门隙窥之,见贼无甲胄,乃出骑击之,决力死战,俄而贼溃走,帝见骑兵击贼,呼曰:“非吾龙骧之士乎,谁为乱首?”晏球曰:“乱者惟李霸一都,馀军不动。陛下但帅控鹤守宫城,迟明,臣必破之。”既而晏球讨乱者,阖营皆族之,以功除单州刺史。

(9)刘被打败后,河南地区的人们都十分害怕,刘又多次没有接受梁末帝的召见,因此将帅部卒都有些动摇。梁末帝派遣捉生都指挥使李霸率领他的所属部队一千多人驻扎在杨刘,癸卯(十九日),他率领部队开出宋门,当天晚上,又率部队从水门入城,大声喧闹,放火剽掠,反叛了梁末帝,攻打梁宫的建国门,梁末帝登上建国门楼抵抗。龙骧四军都指挥使杜晏球率领五百骑兵驻扎在球场,李霸的叛军把帐篷上浇上油,用长竿子架起来,准备点燃后烧毁城楼,形势十分危急。杜晏球从门缝里看到李霸的军队没有穿戴铠甲、头盔,于是率领骑兵向李霸发起进攻,士卒们奋力作战,一会儿李霸的叛军就被打败逃走了。梁末帝看到有骑兵去抗击反叛的军队,便高声地说:“这不是我的龙骧将士吗!谁是叛军的首领?”杜晏球回答说:“叛乱者只有李霸一部,其他的军队都没有动。陛下只管率领控鹤禁军守住宫城,等到天明,我一定能够击败叛军。”接着,杜晏球就率军讨伐李霸的反叛军队,并将叛军全营将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全部诛灭。杜晏球也因此功而被提拔为单州刺史。

(10)五月,吴越王遣浙西安抚判官皮光业自建、汀、虔、郴、潭、岳、荆南道入贡。光业,日休之子也。

(10)五月,吴越王钱派遣浙西安抚判官皮光业从建州、汀州、虔州、郴州、潭州、岳州、荆南一路后梁朝廷入贡。皮兴业是皮日休的儿子。

(11)六月,晋人攻邢州,保义节度使阎宝拒守;帝遣捉生都指挥使张温将兵五百救之,温以其众降晋。

(11)六月,晋王对邢州发起进攻,保义节度使阎宝在邢州抗拒坚守。梁末帝派捉生都指挥使张温率领五百士卒前往救援,张温却率领军队投降了晋王。

(12)秋,七月,甲寅朔,晋王至魏州。

(12)秋季,七月,甲寅朔(初一),晋王到达魏州。

(13)上嘉吴越王贡献之勤,壬戌,加诸道兵马元帅。朝议多言之入贡,利于市易,不宜过以名器假之;翰林学士窦梦征执麻以泣,坐贬蓬莱尉。梦征,棣州人也。

(13)梁末帝嘉许吴越王钱贡献勤快。壬戌(初九),加封钱为诸道兵马元帅。朝廷里很多人认为钱入贡,是贪图市场贸易,不应当过份地用名爵来封。翰林学士窦梦征拿着丧服麻布哭泣,梁末帝认为他犯了罪,贬他为蓬莱尉。窦梦征是棣州人。

(14)甲子,吴润州牙将周郊作乱,入府,杀大将秦帅权等,大将陈等讨斩之。

(14)甲子(十一日),吴国牙将周郊发动叛乱,进入府署,杀了大将秦师权等人,大将陈等出兵讨伐周郊,并把他斩杀。

(15)八月,丁酉,以太子少保致仕赵光逢为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15)八月,丁酉(十五日),起用以太子少保退休的赵光逢为司空,兼任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16)丙午,蜀主以王宗绾为东北面都招讨,集王宗翰、嘉王宗寿为第一、第二招讨,将兵十万出凤州;以王宗播为西北面都招讨,武信军节度使刘和俊、天雄节度使王宗俦、匡国军使唐文裔为第一、第二、第三招讨,将兵十二万出秦州,以伐岐。

(16)丙午(二十四日),前蜀主任命王宗绾为东北面都招讨,集王王宗翰、嘉王王宗寿为第一、第二招讨,率领十万大军从凤州出发。任命王宗播为西北面招讨,武信军节度使刘知俊、天雄节度使王宗俦、匡国军使唐文裔为第一、第二、第三招讨,率领十二万大军从秦州出发,前往讨伐岐王。

(17)晋王自将攻邢州,昭德节度使张筠弃相州走;晋人复以相州隶天雄军,以李嗣源为刺史。晋王遣人告阎宝以相州已拔,又遣张温帅援兵至城下谕之,宝举城降;晋王以宝为东南面招讨使,领天平节度使、同平章事;以李存审为安国节度使,镇邢州。

(17)晋王亲自率领军队进攻邢州,昭德节度使张筠丢弃相州逃跑,晋王又将相州隶属于天雄军,任命李嗣源为相州刺史。晋王派人告诉后梁保义军节度使阎宝说相州已被攻下,又派降将张温率领援兵到邢州城下向他指明利害,阎宝便献城投降了晋王。晋王任命阎宝为东南面招讨使、领天平节度使、同平章事,任命李存审为安国节度使,镇守邢州。

(18)契丹王阿保机帅诸部兵三十万,号百万,自麟、胜攻晋蔚州,陷之,虏振武节度使李嗣本。遣使以木书求货于大同防御使李存璋,存璋斩其使;契丹进攻云州;存璋悉力拒之。

(18)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率领三十万大军,号称百万大军,从麟州、胜州出发向晋王的蔚州发动进攻,并攻下了蔚州,俘虏了振武节度使李嗣本。阿保机又派出使者向大同防御使李存璋送去了木刻的书信向他索求货财,李存璋斩杀了使者。契丹又向云州发起了进攻,李存璋倾全力抗拒。

(19)九月,晋王还晋阳。王性仁孝,故虽经营河北,而数还晋阳省曹夫人,岁再三焉。

(19)九月,晋王回到晋阳。晋王的性情仁厚孝敬,所以他虽然经营着河北,但还经常回到晋阳去看望曹夫人,每年有两三次。

(20)晋人以兵逼沧州,顺化节度使戴思远弃城东都;沧州将毛璋据城降晋,晋王命李嗣源将兵镇抚之,嗣源遣璋诣晋阳。晋王徒李存审为横海节度使,镇沧州,以嗣源为安国节度使。嗣源以安重诲为中门使,委以心腹,重诲亦为嗣源尽力。重诲,应州胡人也。

(20)晋人派兵威胁沧州,顺化节度使戴思远放弃沧州城而跑到东都,沧州将领毛璋带领全城投降晋王。晋王命令李嗣率兵前去镇守安抚沧州,李嗣源派毛璋回到晋阳。晋王调李存审为横海节度使,镇守沧州。任命李嗣源为安国节度使。李嗣源又任用安重诲为中门使,把他当做自己的心腹,安重诲也尽力为李嗣源效力。安重诲是应州的胡人。

(21)晋王自将兵救云州,行至代州,契丹闻之,引去,王亦还。以李存璋为大同节度使。

(21)晋王亲自率兵去援救云州,走到代州时,契丹人听说晋王来救,就领兵离去,晋王也就还师。之后晋王又任命李存璋为大同节度使。

(22)晋人围贝州逾年,张源德闻河北诸州皆为晋有,欲降;谋于其众,众以穷而后降,恐不免死,不从;共杀源德,婴城固守。城中食尽,啖人为粮,乃谓晋将曰:“出降惧死,请擐甲执兵而降,事定而释之。”晋将许之,其众三千出降,既释甲,围而杀之,尽殪。晋王以毛璋为贝州刺史。于是河北皆入于晋,惟黎阳为梁守。

(22)晋人包围贝州已一年有余,张源德听说河北诸州都已经归晋王所有,所以打算投降晋国。于是他就和大家商量,大家认为打算投降晋国。于是他就和大家商量,大家认为弹尽粮绝的时候投降,恐怕仍不能免于一死,所以没有只从张源德的意见。大家一起杀死了张源德,全城士卒绕城坚守。后来城中的粮食吃完了,以至食人为粮。这时才对晋国将领说:“我们出去投降,又害怕被你们杀死,请求让我们穿着甲胄,拿着兵器出去投降,等到事情安定然后就把我们放了。”晋国将领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贝州士卒三千余人出城投降了晋军,他们把兵甲放下以后,晋军包围了他们,并全部杀死。然后晋王任命毛璋为贝州刺史。从此以后河北地区都归晋国所有,只有黎阳还被后梁占据着。

(23)晋王如魏州。

(23)晋王到达魏州。

(24)吴光州将王言杀刺史载肇,吴王遣楚州团练使李厚讨之。庐州观察使张崇不俟命,引兵趣光州,言弃城走。以李厚权知光州。崇,慎县人也。

(24)吴国光州将领王言杀死了光州刺史载肇,吴王派遣楚州团练使李厚前往讨伐王言。庐州观察使张崇没等接到命令就率兵赶往光州,王言弃城逃跑。吴王让李厚暂时管理光州。张崇是慎县人。

(25)庚申,蜀新宫成,在旧宫之北。

(25)庚申(初八日),前蜀的新营落成,它的位置在旧宫的北面。

(26)天平节度使兼中书令琅邪忠毅王王檀,多募群盗,置帐下为亲兵,己卯,盗乘檀无备,突入府杀檀。节度副使裴彦帅府兵讨诛之,军府由是获安。

(26)天平节度使兼中书令琅邪忠毅王王檀招募了很多资贼,安置在他的帐下充当亲兵,己卯(二十七日),盗贼乘王檀没有防备,突然进入王檀军府将王檀杀死。天平节度副使裴彦率领军府的部队讨伐盗贼,并把他们都诛杀了,因此,军府才获得了安定。

(27)冬,十月,甲申,蜀王宗绾等出大散关,大破岐兵,俘斩万计,遂取宝鸡。己丑,王宗播等出故关,至陇州。丙寅,保胜节度使兼侍中李继岌畏岐王猜忌,帅其众二万,弃陇州奔于蜀军。蜀兵进攻陇州,以继岌为西北面行营第四招讨。刘知俊会王宗绾等围凤翔,岐兵不出。会大雪,蜀主召军还。复李继岌姓名曰桑弘志。弘志,黎阳人也。

(27)冬季,十月,甲申(初二),前蜀王宗绾等率领军队开出大散关,大败岐兵,俘虏和斩杀了一万余人,夺取了宝鸡。己丑(初七),王宗播等率兵开出旧关,到达陇州。丙寅(疑误),岐国保胜节度使兼侍中李继岌害怕岐王对他有所猜忌,于是率领二万多士卒放弃陇州,投奔前蜀军。前蜀兵对陇州发起进攻,并任命李继岌为西北面行营第四招讨。前蜀将刘知俊会合王宗绾等围攻凤翔,岐兵不敢出城作战。这时正遇上下大雪,于是前蜀主下诏撤回军队。前蜀主恢复了李继岌的姓名,叫桑弘志。桑弘志是黎阳人。

(28)丁酉,以礼部侍郎郑珏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珏,綮之侄孙也。

(28)丁酉(十五日),梁末帝任命礼部侍郎郑珏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郑珏是郑綮的侄孙子。

(29)己亥,蜀大赦。

(29)己亥(十七日),前蜀实行大赦。

(30)晋王遣使如吴,会兵以击梁。十一月,吴以行军副使徐知训为淮北行营都招讨使,及朱瑾等将兵趣宋、亳与晋相应。既渡淮,移檄州县,进围颖州。

(30)晋王派遣使者出使吴国,商量两国共同攻打后梁。十一月,吴国任命行军副使徐知训为淮北行营都招讨使,以及朱瑾等率兵开赴宋、亳和晋军配合。过了淮河以后,将讨伐后梁的檄文张贴到各州县,进兵包围了颍州。

(31)十二月,戊申,蜀大赦,改次年元曰天汉,国号大汉。

(31)十二月,戊申(二十七日),前蜀实行大赦,改明年的年号为天汉,国号为大汉。

(32)楚王殷闻晋王平河北,遣使通好;晋王亦遣使报之。

(32)楚王马殷听说晋王攻下河北一带,便派出使者要求互通友好,晋王也派使者回报楚王。

(33)是岁,庆州叛附于岐,岐将李继陟据之。诏以左龙虎统军贺为西面行营马步都指挥使,将兵讨之,破岐兵,下宁、衍二州。

(33)这一年,庆州又背叛后梁归属于岐,岐将李继陟率兵占据了这个地方。梁末帝下诏任命左龙虎统军贺为西面行营马步都指挥使,让他率兵讨伐庆州,打败岐兵,并攻下宁、衍二州。

(34)河东监军张承业既贵用事,其侄等五人自同州往依之,晋王以承业故,皆擢用之,承业治家甚严,有侄为盗,杀贩牛者,承业立斩之;王亟使救之,已不及。王以为麟州刺史,承业谓曰:“汝本车度一民,与刘开道为贼,惯为不法;今若不悛,死无日矣!”由此所至不敢贪暴。

(34)河东监军张承业既显贵又当权,他的侄儿张等五人从同州来这里投靠他,晋王因为张承业的缘故,都予以提拔任用。张承业治家非常严格,他有个侄儿成为强盗,杀死贩牛人,张承业立刻将他处死,晋王派人去解救,但已经来不及了。晋王任命张为麟州刺史,张承业对张说:“你本来是车度的一个普通百姓,曾与刘开道一起为贼,一贯不守法,现在如果你还不改悔,不知哪天你就会被杀死。”从此以后,张无论到了哪,都不敢贪暴。

(35)吴越牙内先锋都指挥使钱传逆妇于闽,自是闽与吴越通好。

(35)吴越牙内先锋都指挥使钱传在闽国娶了妻,从此以后闽与吴越互通友好往来。

(36)闽铸铅钱,与铜钱并行。

(36)闽国开始铸造铅钱,与过去使用的铜钱并行。

(37)初,燕人苦刘守光残虐,军士多归地契丹,及守光被围于幽州,其北边士民多为契丹所掠;契丹日益强大。契丹王阿保机自称皇帝,国人谓之天皇王,以妻述律氏为皇后,置百官;至是,改元神册。

(37)起初,燕人苦于刘守光对他们的残酷虐待,军士中有很多人归属契丹,刘守光被围困在幽州时,幽州北面的士民们有很多被契丹人抢夺过去,契丹由是日益强大起来。契丹可汗耶律阿保机始称皇帝,即辽太祖,契丹国人称他为天皇王,以他的妻子述律平为皇后,设置了百官。至此,辽太祖改年号为神册。

述律后勇决多权变,阿保机行兵御众,述律后常预其谋。阿保机尝度碛击党项,留述律后守其帐,黄头、臭泊二室韦乘虚合兵掠之;述律后知之,勒兵以待其至,奋击,大破之,由是名震诸夷。述律后有母有姑,皆踞榻受其拜,曰:“吾惟拜天,不拜人也。”晋王方经营河北,欲结契丹为援,常以叔父事阿保机,以叔母事述律后。

述律后勇敢果断,又多权变,阿保机每兴师动众,述律后经常参与谋划。阿保机曾经穿过沙漠攻打党项,留下述律后守卫帐幕,黄头、臭泊二室韦打算乘阿保机不在而合伙率兵抢掠帐幕。述律后知道了这件事后,整治兵众等待他们到来,率兵奋力反击,大破二室韦的士兵,由此,述律后名震诸夷。述律后有母亲、婆婆,述律后都坐在床上接受她们的礼拜,述律后说:“我只拜天,是不拜人的。”晋王李顾勖刚刚治理河北时,打算结交契丹作为后援,所以经常把阿保机当作叔父来侍奉,把述律后当作叔母来侍奉。

刘守光末年衰困,遣参军韩延徽求援于契丹,契丹主怒其不拜,使牧马于野。延徽,幽州人,有智略,颇知属文。述律后言于契丹主曰:“延徽能守节不屈,此今之贤者,柰何辱以牧圉!宜礼而用之。”契丹主召延徽与语,悦之,遂以为谋主,举动访焉。延徽始教契丹建牙开府,筑城郭,立市里,以处汉人,使各有配偶,垦艺荒田。由是汉人各安生业,逃亡者益少。契丹威服诸国,延徽有助焉。

刘守光的晚年非常衰困,曾派遣参军韩延徽到契丹国去求援,辽太祖对于他不行拜见礼十分生气,于是就把韩延徽发配到野外牧马。韩延徽是幽州人,很有智谋,也很懂写文章。述律后对辽太祖说:“韩延徽能够操守气节而不屈服,是当今的贤者,怎么能侮辱他而让他去放马呢?应当以礼相待而起用他。”于是辽太祖召见韩延徽,并和他谈话,非常喜欢他,于是把他当作主要的参谋人物,只要一有举动,就要去和他商量。韩延徽初到契丹时就教契丹建牙开府,修筑城郭,设立市场里巷,用来安置汉民,使每个人都有配偶,开垦种植荒田。从此以后,汉族人都各自安居乐业,逃亡的人越来越少。契丹能够威服各国,韩延徽给予了很大帮助。

顷之,延徽逃奔晋阳。晋王置之幕府,掌书记王缄疾之;延徽不自安,求东归省母,过真定,止于乡人王德明家,德明问所之,延徽曰:“今河北皆为晋有,当复诣契丹耳。”德明曰:“叛而复往,得无取死乎!”处徽曰:“彼自吾来,如丧手目;今往诣之,彼手目复完,安肯害我!”既省母,遂复入契丹。契丹主联其至,大喜,如自天而下,拊其背曰:“向者何往?”延徽曰:“思母,欲告归,恐不听,故私归耳。”契丹主待之益厚。及称帝,以延徽为相,累迁至中书令。

没多久,韩延徽逃奔到晋阳。晋王打算把他安置在自己的幕府里,掌书记王缄很嫉妒他。韩延徽感到不能自安,所以请求回幽州看望母亲,路过真定时,在同乡人王德明家住下。王德明问他下一步到哪里去,韩延徽说:“现在河北地区都归晋国所有,应当重新回到契丹国去。”王德明说:“你叛背了契丹国,而今又要返回去,这不是去找死吗?”韩延徽说:“契丹国自从我出走后,国王如丧手目,今天我再返回契丹国,契丹国王的手目不是又完备了吗?他怎么能够杀害我呢?”等他看望了母亲以后,就又重新回到了契丹国。辽太祖听说韩延徽回来非常高兴,就好像韩延徽从天而降,辽太祖抚着韩延徽的背说:“前一段你走到哪里去了?”韩延徽说:“我很思念母亲,本想请假回去看看,但又害怕国王不答应我,所以我就私自回去了。”从此以后,辽太祖待他更加丰厚。辽太祖称皇帝时,就任命韩延徽为宰相,一直提拔到中书令。

晋王遣使至契丹,延徽寓书于晋王,叙所以北去之意,且曰:“非不恋英主,非不思故乡,所以不留,正惧王缄之谗耳。”因以老母为托,且曰:“延徽在此,契丹必不南牧。”故终同光之世,契丹不深入为寇,延徽之力也。

晋王派出使者到契丹国,韩延徽借机给晋王写信,追叙了当初所以北去契丹的原因。并且说:“不是我不留恋英明的君主,也不是我不思念故乡,我之所以不能留在晋国,正是害怕王缄嫉妒我而说我的坏话。”因此又以老母相托,信中又说:“有我韩延徽在此,契丹国一定不会向南侵扰。”所以在李存勖成为后唐庄宗的时期,契丹不向南面深入侵扰,靠的是韩延徽之力。

相关词汇

丙子年
鼠年
年代
后梁
贞明
南吴
天祐
前蜀
通正
贞明
贞明
同庆
神册
后梁
贞明二年
朱友贞
王檀
阴地关
安金全
潞州
长治
贞明二年
吴越王
钱镠
贞明二年
浙西
汀州
潭州
岳州
荆南
贞明四年
莱州
掖县
通正
后梁
凤州
李继岌
贞明二年
汲县
邢州
相州
安阳
邢州
沧州
沧县
黎阳
后梁
贞明二年
契丹
神册
胜州
蔚州
李嗣本
云州
防御使
李存璋
晋王
云州
契丹
李存璋
大同节度使
贞明二年
吴越王
通正
后梁
天汉
贞明二年
铅钱
契丹
耶律阿保机
神册
天皇帝
契丹
契丹
契丹
契丹
契丹
述律平
韩延徽
刘守光
契丹
述律后
幽州
中书令
后梁
河南府
李愚
李振
后梁
河南府
李愚
朱友谅
李振
李愚
李振
后梁
武泰
陇西王
前蜀
武泰
陇西王
李球
吴王
徐知训
严可求
吴国
李球
吴王
杨隆演
徐知训
徐知训
严可求
严可求
天兴
李球
晋王
李存审
晋阳
魏州
澶州
莘县
李存审
李嗣源
晋王
贝州
李存审
梁兵
黎阳
晋王
李存审
张源德
澶州
莘县
李存审
李嗣源
后梁
贝州
李嗣源
晋王
李存审
晋王
李存审
后梁
后梁
后梁
黎阳
匡国
王檀
阴地关
晋阳城
张承业
安金全
梁兵
昭义节度使
李嗣昭
牙将
梁兵
梁兵
王檀
匡国
阴地关
晋阳城
张承业
安金全
张承业
后梁
张承业
安金全
安金全
后梁
后梁
李嗣昭
牙将
上党
后梁
晋阳城
晋阳城
晋阳城
后梁
王檀
晋阳城
贺德伦
张承业
晋阳城
贺德伦
张承业
王檀
魏州
魏州
黎阳
黎阳
魏州
袁建丰
魏州
袁建丰
杨刘
控鹤
迟明
单州
杨刘
控鹤
单州
吴越王
吴越王
建州
汀州
虔州
郴州
潭州
岳州
后梁
邢州
阎宝
张温
邢州
阎宝
邢州
张温
魏州
魏州
吴越王
吴越王
棣州
牙将
太子少保
赵光逢
司空
门下侍郎
太子少保
赵光逢
门下侍郎
王宗翰
凤州
匡国军
前蜀
凤州
刘知俊
匡国军
秦州
岐王
邢州
张筠
相州
相州
天雄军
李嗣源
阎宝
招讨使
李存审
邢州
张筠
相州
天雄军
李嗣源
后梁
阎宝
相州
张温
阎宝
招讨使
李存审
邢州
契丹
防御使
李存璋
契丹
云州
契丹
蔚州
防御使
李存璋
契丹
李存璋
戴思远
毛璋
李嗣源
兵镇
李存审
横海节度使
安重诲
戴思远
毛璋
晋王
晋王
李嗣源
毛璋
晋王
李存审
横海节度使
李嗣源
李嗣源
安重诲
安重诲
应州
云州
契丹
云州
契丹
李存璋
张源德
毛璋
黎阳
张源德
晋王
晋国
晋国
张源德
张源德
晋国
晋国
毛璋
晋国
黎阳
魏州
晋王
王言
吴王
李厚
王言
吴王
李厚
王言
李厚
慎县
旧宫
前蜀
旧宫
中书令
王檀
陇州
李继岌
岐王
陇州
刘知俊
凤翔
李继岌
大散关
岐国
李继岌
岐王
前蜀
前蜀
李继岌
刘知俊
凤翔
前蜀
前蜀
李继岌
礼部侍郎
郑珏
中书侍郎
礼部侍郎
郑珏
中书侍郎
郑珏
郑綮
前蜀
徐知训
招讨使
吴国
后梁
吴国
徐知训
招讨使
淮河
后梁
马殷
庆州
庆州
庆州
张承业
同州
张承业
张承业
张说
闽国
铅钱
闽国
铅钱
刘守光
契丹
幽州
契丹
契丹
契丹
改元
神册
刘守光
契丹
幽州
幽州
神册
述律后
述律后
述律后
契丹
述律后
述律后
述律后
述律后
述律后
晋王
契丹
述律后
刘守光
韩延徽
幽州
述律后
刘守光
韩延徽
韩延徽
韩延徽
述律后
韩延徽
韩延徽
韩延徽
韩延徽
王缄
归省
韩延徽
王缄
韩延徽
幽州
韩延徽
韩延徽
韩延徽
韩延徽
晋王
王缄
同光
契丹
晋国
王缄
韩延徽
李存勖
契丹
韩延徽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