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年

900年,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光化三年;南诏中兴四年;日本昌泰三年。

900年,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光化三年;南诏中兴四年;日本昌泰三年

朱全忠刘仁恭李克用救之

光化三年(900)四月,朱全忠遣葛从周帅兵十万讨击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五月,拔德州(今山东陵县),斩刺史傅公和;进围刘守文于沧州。仁恭卑辞厚礼求救于河东,李克用遣周德威率五千骑攻邢、洺以救之。六月,刘仁恭自将幽州兵五万救沧州,汴将葛从周逆击,大破幽兵,斩首三万级。七月,李克用又遣李嗣昭将兵五万攻邢、洺,以援仁恭,败汴兵于内丘(今河北)。八月,李嗣昭攻拔掐州,擒刺史朱绍宗,朱全忠命葛从周回击嗣昭。九月,朱全忠自将军三万涉洺水,李嗣昭弃洺州城走,遭葛从周伏击,河东军大败。

崔胤复相,杀王抟,力排宦官

光化二年(899)崔胤罢相,疑宰相王抟排己。三年(900)六月,胤复相知昭宗恶宦官,故日与昭宗谋去之,于是南北司益相憎嫉,各结藩镇以为援。王抟明达有度量,时称良相,恐事急致乱,乃为昭宗谋划,请去宦官勿过急。昭宗疑之。崔胤乃谮与宦官宋道弼、景务修相勾结;胤又自结朱全忠为外助,昭宗既疑王抟,乃以崔胤为司空,罢王抟相,贬为工部侍郎,不久又贬崖州;宋道弼、景务修亦长流远州。未出京畿,皆赐自尽。于是崔胤专制朝廷,势震中外,宦官皆侧目,不胜其愤。

徐彦若崔远罢相

崔胤专制朝政,恶太保、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徐彦若位在己上,彦若亦自求引退。时藩镇皆为强臣所据,唯嗣薛王知柔在广州,乃求代镇广州。光化三年(900)九月,诏以彦若为清海节度使,出镇广州。又罢崔远相位,以刑部尚书裴贽为宰相。

马殷兼有桂管五州

光化三年(900)九月,升桂管经略使为静江军节度使,以经略使刘士政为节度使。士政闻马殷悉平岭北,遣副使陈可墦据全义岭(今广西兴安境)设备。殷遣使修好于士政,被可墦所拒,殷遂遣秦彦晖、李琼将兵七千击士政。十月,楚兵擒可墦,围桂州(今广西桂林),数日,刘士政出降。于是,桂管所属五州之地尽属湖南。马殷以李琼为桂州刺史,未几,表为静江节度使

成德王镕再附朱全忠

朱全忠以王镕与李克用相结,光化三年(900)九月,自治州(今河北邯郸东北)移兵伐之,攻镇州(今河北正定)南门。镕遣周式往全忠营请和。周式陈说汴、镇攻守之势,全忠乃遣刘捍入城见王镕,两镇通好。镕以其子昭祚及大将子弟为质,送花绢二十万犒军,全忠引还,以女嫁王昭祚为妻。自是成德镇附汴。

朱全忠击义昌、义武二镇

成德判官张泽劝王镕说朱全忠兼服卢龙、义武二镇,以制河东。全忠即遣张存敬会魏博兵北击刘仁恭。光化三年(900)十月,先攻其义昌军,拔瀛州(今河北河间)、景州、莫州(今河北任丘北),连下二十余城。将趋幽州(今北京),道路泥泞不能进,遂引兵攻义武军。拔祁州(今河北无极),继攻定州(今河北定县)。义武军轻敌战败,节度使王郜奔李克用。军中推王处直为留后,向朱全忠请和,送帛十万犒军。全忠引兵还,并上表为处直求节钺。

朱全忠羁服河北

光化三年(900)十月,卢龙节度使刘仁恭遣其子守光将兵救定州(今河北定县),朱全忠遣张存敬逆袭,杀幽兵六万余人。自是幽人服汴,河北四镇魏博、成德、义武、卢龙皆羁服于全忠,但全忠不能并其地。

晋兵下太行

光化三年(900)九月,义武节度使王郜告急于河东,十月李克用为退汴兵,乃遣李嗣昭将步骑三万下太行,攻拔怀州(今河南沁阳),又进攻河阳(今河南孟县),破其外城。佑国军将阎宝引兵来救,力战于城外,河东兵乃退。

宦官刘季述囚昭宗,迫让位

宰相崔胤与昭宗谋尽诛宦官,宦官皆惧,谋废帝以太子监国,引藩镇李茂贞、韩建为援。光化三年(900)十一月,昭宗醉杀宦官、侍女数人,至晨宫门不开。神策左军中尉刘季述率禁兵千人破门入宫,囚昭宗,并使崔胤及百官连名署状请太子监国,胤等畏死不敢违,帝、后即取传国玺授季述,宦官囚昭宗于少阳院,季述以银杖画地,历数昭宗罪过,"某时某事,汝不从我,其罪一也......"如此数十不止。即迎太子入宫,七日,矫诏令太子即皇帝位,更名李缜;以昭宗为太上皇,皇后为太上皇后。

刘季述杀人立威

光化三年(900)十一月,宦官刘季述等既废昭宗,欲求媚于众,乃加百官爵秩,将士皆受优赏。为树立权威,杀昭宗弟睦王李倚,凡昭宗所宠信如宫人、左右、方士、僧、道皆杖杀。每夜杀人,昼以十车载尸出宫。欲杀崔胤,而惮朱全忠,但解胤度支盐铁转运使职而已。

藩镇反对宦官废立

光化三年(900)十一月,退休宰相张浚给诸藩镇写信,劝藩帅勤王诛宦竖,并亲赴洛阳见河南尹张全义,劝其匡复朝廷。华州进士李愚亦上书镇国军韩建,晓以大义,劝其举兵诛废立元凶。建虽不用其言,但厚待之。朱全忠在定州行营,闻乱还大梁(今河南开封)。十二月,刘季述遣使见朱全忠,许以大唐社稷江山,又矫太上皇自愿逊位诏示全忠,全忠犹豫未决。天平节度副使李振以齐桓、晋文之事喻全忠,称不能讨一宦竖,何以复令诸侯?全忠大悟,于是囚季述使者,遣李振往京师打探消息;振还,全忠又遣亲吏蒋玄晖往京师见崔胤,谋诛宦官。是月,太子即位累旬,藩镇笺表多不至。

韦庄编《又玄集》

光化三年(900),诗人韦庄编辑《又玄集》,收唐诗人杜甫等一百五十家诗三百首。今本《又玄集》仍存一百四十二家,诗二百九十七首。

甄萱称王,建后百济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中之中光化三年(庚申,公元九零零年)

春,正月,宣州将康儒攻睦州,钱镠使其从弟銶拒之。

二月,庚申,以西川李度使王建兼中书令。

壬申,加威武节度使王审知同平章事。

壬午,以吏部尚书崔胤同平章事,充清海节度使。

李克用大发军民治晋阳城堑,押牙刘延业谏曰:“大王声振华、夷,宜扬兵以严四境,不宜近治城堑,损威望而启寇心。”克用谢之,赏以金帛。

夏,四月,加定难军节度使李承庆同平章事。

朱全忠遣葛从周帅兖、郓、滑、魏四镇兵十万击刘仁恭,五月,庚寅,拔德州,斩刺史傅公和。己亥,围刘守文于沧州。仁恭复遣使卑辞厚礼求救于河东,李克用遣周德威将五千骑出黄泽,攻邢、洺以救之。

邕州军乱,逐节度使李钅岁。钅岁借兵邻道讨平之。六月,癸亥,加东川节度使王宗涤同平章事。

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王抟,明达有度量,时称良相。上素疾宦官枢密使朱道弼、景务修专横,崔胤日与上谋去宦官,宦官知之。由是南、北司益相憎嫉,各结籓镇为援以相倾夺。抟恐其致乱,从容言于上曰:“人君当务明大体,无所偏私。宦官擅权之弊,谁不知之!顾其势未可猝除,宜俟多难渐平,以道消息。愿陛下言勿轻泄以速奸变。”胤闻之,谮抟于上曰:“王抟奸邪,已为道弼辈外应。”上疑之。及胤罢相,意抟排己,愈恨之。及出镇广州,遗朱全忠书,具道抟语,令全忠表论之。全忠上言:“胤不可离辅弼之地,抟与敕使相表里,同危社稷。”表连上不已。上虽察其情,迫于全忠,不得已,胤至湖南复召还。丁卯,以胤为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抟罢为工部侍郎。以道弼监荆南军,务修监青州军。戊辰,贬抟溪州刺史;己巳,又贬崖州司户。道弼长流欢州,务修长流爱州。是日,皆赐自尽。抟死于蓝田驿,道弼、务修死于霸桥驿。于是胤专制朝政,势震中外,宦官皆侧目,不胜其愤。

刘仁恭将幽州兵五万救沧州,营于乾宁军。葛从周留张存敬、氏叔琮守沧州寨,自将精兵逆战于老鸦堤,大破仁恭,斩首三万级,仁恭走保瓦桥。秋,七月,李克用复遣都指挥使李嗣昭将兵五万攻邢、洺以救仁恭,败汴军于内丘。镕遣使和解幽、汴,会久雨,朱全忠召从周还。

庚戌,以昭义留后孟迁为节度使。

甲寅,以西川节度使王建兼东川、信武军两道都指挥制置等使。

八月,李嗣昭又败汴军于沙门河,进攻洺州。乙丑,朱全忠引兵救之,未至,嗣昭拔洺州,擒刺史朱绍宗。全忠命葛从周将兵击嗣昭。

宣州将康儒食尽,自清溪遁归。

九月,葛从周自邺县渡漳水,营于黄龙镇。朱全忠自将中军三万涉洺水置营。李嗣昭弃城走,从周设伏于青山口,邀击,大破之。

崔胤以太保、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徐彦若位在己上,恶之。彦若亦自求引去。时籓镇皆为强臣所据,惟嗣薛王知柔在广州,乃求代之。乙巳,以彦若同平章事,充清海节度使。初,荆南节度成汭以澧、朗本其巡属,为雷满所据,屡求割隶荆南。朝廷不许,汭颇怨望。及彦若过荆南,汭置酒,从容以为言。彦若曰:“令公位尊方面,自比桓、文,雷满小盗不能取,乃怨朝廷乎?”汭甚惭。

丙午,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同平章事崔远罢守本官,以刑部尚书裴贽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贽,坦之弟子也。升桂管为静江军,以经略使刘士政为节度使。

朱全忠以王镕与李克用交通,移兵伐之,下临城,逾滹沱,攻镇州南门,焚其关城。全忠自至元氏,镕惧,遣判官周式诣全忠请和。全忠盛怒,谓式曰:“仆屡以书谕王公,竟不之听!今兵已至此。期于无舍!”式曰:“镇州密迩太原,困于侵暴,四邻各自保,莫相救恤,王公与之连和,乃为百姓故也。今明公果能为人除害,则天下谁不听命,岂惟镇州!明公为唐桓、文,当崇礼义以成霸业。若但穷威武,则镇州虽小,城坚食足,明公虽有十万之众,未易攻也!况王氏秉旄五代,时推忠孝,人人欲为之死,庸可冀乎!”全忠笑揽式袂,延之帐中,曰:“与公戏耳!”乃遣客将开封刘捍入见镕,镕以其子节度副使昭祚及大将子弟为质,以文缯二十万犒军。全忠引还,以女妻昭祚。成德判官张泽言于王镕曰:“河东,勍敌也,今虽有朱氏之援,譬如火发于家,安能俟远水乎!彼幽、沧易定。犹附河东,不若说朱公乘胜兼服之,使河北诸镇合而为一,则可以制河东矣。”镕复遣周式往说全忠。全忠喜,遣张存敬会魏博兵击刘仁恭,甲寅,拔瀛州;冬,十月,丙辰,拔景州,执刺史刘仁霸;辛酉,拔莫州。

静江节度使刘士政闻马殷悉平岭北,大惧,遣副使陈可璠屯全义岭以备之。殷遣使修好于士政,可璠拒之。殷遣其将秦彦晖、李琼等将兵七千击士政。湖南军至全义,士政又遣指挥使王建武屯秦城。可璠掠县民耕牛以犒军,县民怨之,请为湖南乡异,曰:“此西南有小径,距秦城才五十里,仅通单骑。”彦晖遣李琼将骑六十、步兵三百袭秦城,中宵,逾垣而入,擒王建武,比明,复还,纟斥之以练,造可璠壁下示之,可璠犹未之信。斩其首,投壁中,桂人震恐。琼因勒兵击之,擒可璠,降其将士二千,皆杀之。引兵趣桂州,自秦城以南二十馀壁皆望风奔溃,遂围桂州。数日,士政出降,桂、宜、岩、柳、象五州皆降于湖南。马殷以李琼为桂州刺史,未几,表为静江节度使。

张存敬攻刘仁恭,下二十城,将自瓦桥趣幽州,道泞不能进,乃引兵西攻易定,辛巳,拔祁州,杀刺史杨约。

癸未,以保义留后朱友谦为节度使。

张存敬攻定州,义武节度使王郜遣后院都知兵马使王处直将兵数万拒之。处直请依城为栅,俟其师老而击之。孔目官梁汶曰:“昔幽、镇兵三十万攻我,于时我军不满五千,一战败之。今存敬兵不过三万,我军十倍于昔,奈何示怯,欲依城自固乎!”郜乃遣处直逆战于沙河,易定兵大败,死者过半,馀众拥处直奔还。甲申,王郜弃城奔晋阳,军中推处直为留后。存敬进围定州,丙申,朱全忠至城下,处直登城呼曰:“本道事朝廷尽忠,于公未尝相犯,何为见攻?”全忠曰:“何故附河东?”对曰:“吾兄与晋王同时立勋,封疆密迩,且婚姻也,修好往来,乃常理耳,请从兹改图。”全忠许之。乃归罪于梁汶而族之,以谢全忠,以缯帛十万犒师。全忠乃还,仍为处直表求节钺。处直,处存之母弟也。刘仁恭遣其子守光将兵救定州,军于易水之上。全忠遣张存敬袭之,杀六万馀人。由是河北诸镇皆服于全忠。

先是王郜告急于河东,李克用遣李嗣昭将步骑三万下太行,攻怀州,拔之,进攻河阳。河阳留后侯言不意其至,狼狈失据,嗣昭坏其羊马城。会佑国军将阎宝引兵救之,力战于壕外,河东兵乃退。宝,郓州人也。

初,崔胤与上密谋尽诛宦官,及宋道弼、景务修死,宦官益惧。上自华州还,忽忽不乐,多纵酒,喜怒不常,左右尤自危。于是左军中尉刘季述、右宫中尉王仲先、枢密使王彦范、薛齐偓等阴相与谋曰:“主上轻佻多变诈,难奉事;专听任南司,吾辈终罹其祸。不若奉太子立之,尊主上为太上皇,引岐、华兵为援,控制诸籓,谁能害我哉!”

十一月,上猎苑中,因置酒,夜,醉归,手杀黄门、侍女数人。明旦,日加辰巳,宫门不开。季述诣中书白崔胤曰:“宫中必有变,我内臣也,得以便宜从事,请入视之。”乃帅禁兵千人破门而入,访问,具得其状。出,谓胤曰:“主上所为如是,岂可理天下!废昏立明,自古有之,为社稷大计,非不顺也。”胤畏死,不敢违。庚寅,季述召百官,陈兵殿庭,作胤等连名状,请太子监国,以示之,使署名。胤及百官不得已皆署之。上在乞巧楼,季述、仲先伏将士千人于门外,与宣武进奏官程岩等十馀人入请对。季述、仲先甫登殿,将士大呼,突入宣化门,至思政殿前,逢宫人,辄杀之。上见兵入,惊堕床下,起,将走,季述、仲先掖之令坐。宫人走白皇后,后趋至,拜请曰:“军容勿惊宅家,有事取军容商量。”季述等乃出百官状白上,曰:“陛下厌倦大宝,中外群情,愿太子监国,请陛下保颐东宫。”上曰:“昨与卿曹乐饮,不觉太过,何至于是!”对曰:“此非臣等所为,皆南司众情,不可遏也。愿陛下且之东宫,待事小定,复迎归大内耳。”后曰:“宅家趣依军容语!”即取传国宝以授季述,宦官扶上与后同辇,嫔御侍从者才十馀人,适少阳院。季述以银楇画地数上曰:“某时某事,汝不从我言,其罪一也。”如此数十不止。乃手锁其门,熔铁锢之,遣左军副使李师虔将兵围之,上动静辄白季述,穴墙以通饮食,凡兵器针刀皆不得入,上求钱帛俱不得,求纸笔亦不与。时大寒,嫔御公主无衣衾,号哭闻于外。季述等矫诏令太子监国,迎太子入宫。辛卯,矫诏令太子嗣位,更名缜。以上为太上皇,皇后为太上皇后。甲午,太子即皇帝位,更名少阳院曰问安宫。季述加百官爵秩,与将士皆受优赏,欲以求媚于众。杀睦王倚,凡宫人、左右、方士、僧、道为上所宠信者,皆榜杀之。每夜杀人,昼以十车载尸出,一车或止一两尸,欲以立威。将杀司天监胡秀林,秀林曰:“军容幽囚君父,更欲多杀无辜乎!”季述惮其言正而止。季述等欲杀崔胤,而惮朱全忠,但解其度支监督铁转运使而已。崔胤密致书全忠,使兴兵图返正。

左仆射致仕张浚在长水,见张全义于洛阳,劝之匡复,又与诸籓镇书劝之。

进士无棣李愚客游华州,上韩建书,略曰:“仆每读书,见君臣父子之际,有伤教害义者,恨不得肆之市朝。明公居近关重镇,君父幽辱月馀,坐视凶逆而忘勤王之举,仆所未谕也。仆窃计中朝辅弼,虽有志而无权;外镇诸侯,虽有权而无志。惟明公忠义,社稷是依。往年车辂播迁,号泣奉迎,累岁供馈,再复庙、朝,义感人心,至今歌咏。此时事势,尤异前日,明公地处要冲,位兼将相。自宫闱变故,已涉旬时,若不号令率先以图反正,迟疑未决,一朝山东侯伯唱义连衡,彭行而西,明公求欲自安,其可得乎!此必然之势也。不如驰檄四方,谕以逆顺,军声一振,则元凶破胆,旬浃之间,二竖之首传于天下,计无便于此者。”建虽不能用,厚待之,愚坚辞而去。

朱全忠在定州行营,闻乱,丁未,南还。十二月,戊辰,至大梁。季述遣养子希度诣全忠,许以唐社稷输之;又遣供奉官李奉本以太上皇诰示全忠。全忠犹豫未决,会僚佐议之,或曰:“朝廷大事,非籓镇所宜预知。”天平节度副使李振独曰:“王室有难,此霸者之资也。今公为唐桓、文,安危所属。季述一宦竖耳,乃敢囚废天子,公不能讨,何以复令诸侯!且幼主位定,则天下之权尽归宦官矣,是以太阿之柄授人也。”全忠大悟,即囚希度、奉本,遣振如京师诇事。即还,又遣亲吏蒋玄晖如京师,与崔胤谋之;又召程岩赴大梁。

清海节度使薛王知柔薨。

是岁,加杨行密兼侍中。

睦州刺史陈晟卒,弟询自称刺史。

太子即位累旬,籓镇笺表多不至。王仲先性苛察,素知左、右军多积弊,及为中尉,钩校军中钱谷,得隐没为奸者,痛捶之,急征所负,将士颇不安。有盐州雄毅军使孙德昭为左神策指挥使,自刘季述等废立,常愤惋不平。崔胤闻之,遣判官石戬与之游。德昭每酒酣必泣,戬知其诚,乃密以胤意说之曰:“自上皇幽闭,中外大臣至于行间士卒,孰不切齿!今反者独季述、仲先耳,公诚能诛此二人,迎上皇复位,则富贵穷一时,忠义流千古;苟狐疑不决,则功落他人之手矣!”德昭谢曰:“德昭小校,国家大事,安敢专之!苟相公有命,不敢爱死!”戬以白胤。胤割衣带,手书以授之。德昭复结右军清远都将董彦弼、周承诲,谋以除夜伏兵安福门外以俟之。

相关词汇

唐昭宗
光化
中兴
昌泰
光化
唐昭宗
光化
中兴
昌泰
朱全忠
刘仁恭
李克用
光化
朱全忠
葛从周
卢龙节度使
刘仁恭
刘守文
李克用
周德威
刘仁恭
葛从周
李克用
李嗣昭
李嗣昭
朱全忠
葛从周
朱全忠
李嗣昭
葛从周
崔胤
王抟
宦官
光化
崔胤
王抟
宦官
藩镇
王抟
宦官
崔胤
朱全忠
王抟
司空
工部侍郎
崔胤
宦官
徐彦若
崔远
崔胤
门下侍郎
徐彦若
藩镇
光化
崔远
刑部尚书
裴贽
马殷
光化
桂管经略使
节度使
节度使
马殷
李琼
桂州
桂管
马殷
李琼
桂州刺史
节度使
成德
王镕
朱全忠
朱全忠
王镕
李克用
光化
朱全忠
成德
张泽
朱全忠
张存敬
魏博
刘仁恭
光化
景州
莫州
义武军
祁州
定州
义武军
节度使
王处直
朱全忠
朱全忠
光化
卢龙节度使
刘仁恭
朱全忠
张存敬
成德
光化
义武节度使
李克用
李嗣昭
刘季述
崔胤
宦官
太子监国
藩镇
李茂贞
韩建
光化
宦官
中尉
刘季述
崔胤
太子监国
宦官
少阳院
皇后
太上皇后
刘季述
光化
刘季述
宫人
杖杀
朱全忠
光化
张浚
李愚
镇国军
韩建
朱全忠
定州
刘季述
朱全忠
江山
李振
蒋玄晖
崔胤
藩镇
光化
甄萱
百济
光化
钱镠
节度使
王审知
吏部尚书
崔胤
节度使
李克用
晋阳城
定难军
节度使
葛从周
刘仁恭
刘守文
周德威
节度使
东川节度使
王宗涤
司空
门下侍郎
王抟
枢密使
崔胤
王抟
门下侍郎
工部侍郎
荆南军
青州军
溪州
葛从周
张存敬
氏叔琮
李克用
李嗣昭
朱全忠
孟迁
节度使
西川节度使
李嗣昭
朱全忠
葛从周
清溪
葛从周
邺县
黄龙镇
朱全忠
李嗣昭
崔胤
太保
门下侍郎
节度使
荆南
成汭
雷满
荆南
雷满
中书侍郎
吏部尚书
崔远
刑部尚书
裴贽
经略使
滹沱
关城
五代
刘捍
周式
张存敬
刘仁恭
莫州
节度使
李琼
秦城
秦城
李琼
秦城
桂州
秦城
张存敬
刘仁恭
祁州
杨约
朱友谦
张存敬
定州
义武节度使
王处直
定州
朱全忠
定州
张存敬
李克用
崔胤
刘季述
枢密使
中书
崔胤
陈兵
太子监国
宫人
宫人
太子监国
宦官
少阳院
太上皇后
少阳院
王倚
宫人
崔胤
朱全忠
崔胤
张浚
张全义
中朝
外镇
侯伯
太上皇
大悟
蒋玄晖
杨行密
睦州
中尉
钱谷
刘季述
周承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