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年

870年为唐懿宗昭圣惠孝皇帝咸通十一年,发生了南诏进犯成都的历史大事。

870年,唐懿宗昭圣惠孝皇帝咸通十一年

南诏进犯成都

咸通十年(八六九)十二月,南诏攻陷定边军(今四川邛崃)。十一年正月,西川百姓闻南诏大兵将至,纷纷入成都躲避,城内人满为患。时西川久无战事,军备废弛。节度使卢耽召彭州刺史吴行鲁为代理参谋,命其与前泸州刺史杨庆复做防守准备,二人修造兵器及防守器具,招募士卒,选勇士三千人号为“突将”。五日,南诏兵进至眉州(今四川眉山),抵达新津。卢耽遣副使谭奉祀致书南诏酋首杜元忠,南诏拘留奉祀。耽得知,派人赴京告急,奏请遣使与南诏约和,以纾成都之患。唐廷命知四方馆事、太仆卿支详为宣谕通和使。十一日,南诏攻陷双流。廿日,抵成都城下。时唐廷征发援兵万人已至汉州(今四州广汉),定边节度使窦滂亦率败兵退奔汉州。卢耽遣部将王昼赴汉州催促援兵,窦滂自以失地败军,欲成都陷没以分其责,因言于援军,称南诏兵多于官军数十倍。援军诸将皆疑惑不进。二月一日,南诏猛攻成都,卢耽率军民奋力坚守。三日,支详遣使与南诏约和,南诏仍攻城不已。时唐廷以左神武将军颜庆复为东川(今四川三台)节度使,统辖援蜀诸军。十二日,庆复率军至新都大破蛮军,杀二千余人。十三日,再与蛮军数万人大战,杀五千余人,蛮兵大败,退保星宿山,遣其臣杨定保与支详议和,但围攻成都愈急。十八日,唐军进抵成都城下,杀败蛮军,南诏烧攻具遁逃。颜庆复始教蜀人筑雍门城,穿堑引水,植鹿角,分营铺。南诏自此不犯成都。

复徐州武宁军为感化军

咸通三年(八六二),王式诛武宁(今江苏徐州)银刀等七军牙兵,诏罢武宁节度使;改徐州为团练防御史,隶兖海(今山东兖州)节度使;置宿泗都团练观察使,治宿州。四年,废宿泗都团练观察使,于徐州置观察使,辖濠、泗二州。十年,唐廷平定庞勋起义后,起义军零散武装仍散居于兖、郓(今山东东平西北)、青(今山东益都)、齐(今山东济南)等州,与官军对抗。十一年四月,诏徐州观察使夏侯瞳招喻起义军残部。六月,懿宗诏百官商议处置徐州事宜。廿五日,太子少傅李胶等上奏,认为徐州屡为祸乱,皆由节度使统御失当,其使额虽降,兵额仍存。作为支郡则粮饷不足,分隶它镇则人心不服。泗州(今江苏盱眙北)前因庞勋进攻时坚守不克,与徐州结仇已深,宜有更张,使其便于治理。懿宗听从其言,诏徐州仍为观察使,辖徐、濠、宿三州;泗州为团练使,割属淮南(今江苏扬州)。十一月十九日,命徐州观察使为感化军节度使。

废定边军节度使

咸通十一年(八七0)正月,懿宗以定边军(今四川邛崃)失陷于南诏,诏废定边军节度使,仍以其所辖七州归西川节度使。二月,贬原定边节度使窦滂为康州(今广东德庆)司户。

光州民逐刺史李弱翁

咸通十一年(八七0)五月,光州(今河南潢川)民逐刺史李弱翁,弱翁逃奔新息(今河南息县)。左补阙杨堪等上言:“刺史不道,百姓负冤,应诉干朝廷,置诸典刑;不应擅自驱逐,乱上下之分。此风不可长,宜加诛以惩来者。”议亦不行。

刘瞻、温璋因直谏

咸通十一年(八七0)八月十五日,懿宗爱女同昌公主病卒。懿宗痛惜不已,杀翰林医官韩宗劭等二十余人,收捕其亲族三百余人,拘于京兆狱。宰相刘瞻上疏谏阻,懿宗不悦。瞻又与京兆尹温璋面见懿宗力谏,懿宗大怒,叱责使出。九月七日,贬瞻为荆南节度使,贬温璋振州(今海南三亚西北)司马,璋以为生不逢时,当日饮药而卒。璋为政严明,时人惜之。宰相路严素与瞻不合,遂与韦保衡奏称瞻与医官通谋,误投毒药,致公主于死。因再贬瞻欢州(今越南荣市)司户。瞻为相廉谨,因谏被谪,时人冤之。瞻所引用朝官数人,皆牵连被贬。

魏博军乱,易帅

魏博(今河北大名)节度使何全皡年少袭位,骄暴嗜杀,又减将士衣粮。咸通十一年(八七0)八月,将士作乱,全皡单骑逃走,被将士追杀,推军中大将韩君雄为留后。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景崇奏请授君雄为节度使。九月一日,诏以君雄为魏博留后。十二年正月,授任魏博节度使。

李国昌为振武节度使

咸通十一年(八七0)十二月,以沙陀酋长、左金吾上将军李国昌(朱邪赤心)为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西北)节度使。国昌恃功恣横,赴任后擅杀长吏。十三年十二月,诏徙为大同军防御使,国昌称病不奉诏。

懿宗昭圣恭惠孝皇帝下咸通十一年(庚寅,公元八七零年)

春,正月,甲寅朔,群臣上尊号曰睿文英武明德至仁大圣广孝皇帝。赦天下。

西川之民闻蛮寇将至,争走入成都。时成都但有子城,亦无壕,人所占地各不过一席许,雨则戴箕盎以自庇。又乏水,取摩诃池泥汁,澄而饮之。将士不习武备,节度使卢耽召彭州刺史吴行鲁使摄参谋,与前泸州刺史杨庆复共修守备,选将校,分职事,立战棚,具炮檑,造器备,严警逻。先是,西川将士多虚职名,亦无禀给。至是,揭榜募骁勇之士,补以实职,厚给粮赐,应募者云集。庆复乃谕之曰:“汝曹皆军中子弟,年少材勇,平居无由自进,今蛮寇凭陵,乃汝曹取富贵之秋也,可不勉乎!”皆欢呼踊跃。于是列兵械于庭,使之各试所能,两两角胜,察其勇怯而进退之,得选兵三千人,号曰“突将”。行鲁,彭州人也。戊午,蛮至眉州,耽遣同节度副使王偃等赍书见其用事之臣杜元忠,与之约和。蛮报曰:“我辈行止,只系雅怀。”

路岩、韦保衡上言:“康承训讨庞勋时,逗桡不进,又不能尽其馀党,又贪虏获,不时上功。”辛酉,贬蜀王傅、分司,寻再贬恩州司马。

南诏进军新津,定边之北境也。卢耽遣同节度副使谭奉祀致书于杜元忠,问其所以来之意。蛮留之不还。耽遣使告急于朝,且请遣使与和,以纾一时之患。朝廷命知四方馆事、太仆卿支详为宣谕通和使。蛮以耽待之恭,亦为之盘桓,而成都守备由是粗完。甲子,蛮长驱而北,陷双流。庚午,耽遣节度副使柳槃往见之,杜元忠授槃书一通,曰:“此通和之后,骠信与军府相见之仪也。”其仪以王者自处,语极骄慢。又遣人负彩幕至城南,云欲张陈蜀王厅以居骠信。

癸酉,废定边军,复以七州归西川。

是日,蛮军抵成都城下。前一日,卢耽遣先锋游弈使王昼至汉州诇援军,且趣之。时兴元六千人、凤翔四千人已至汉州,会窦滂以忠武、义成、徐宿四千人自导江奔汉州,就援军以自存。丁丑,王昼以兴元、资、简兵三千馀人军于毘桥,遇蛮前锋,与战不利,退保汉州。时成都日望援军之至,而窦滂自以失地,欲西川相继陷没以分其责。每援军自北至,辄说之曰:“蛮众多于官军数十倍,官军远来疲弊,未易遽前。”诸将信之,皆狐疑不进。成都十将李自孝阴与蛮通,欲焚城东仓为内应,城中执而杀之。后数日,蛮果攻城,久之,城中无应而止。

二月,癸未朔,蛮合梯冲四面攻成都,城上以钩缳挽之使近,投火沃油焚之,攻者皆死。卢耽以杨庆复、摄左都押牙李骧各帅突将出战,杀伤蛮二千馀人,会暮,焚其攻具三千馀物而还。蜀人素怯,其突将新为庆复所奖拔,且利于厚赏,勇气自倍,其不得出者,皆愤郁求奋。后数日,贼取民篱,重沓湿而屈之,以为蓬,置人其下,举以抵城而劚之,矢石不能入,火不能然。庆复溶铁汁以灌之,攻者又死。

乙酉,支详遣使与蛮约和。丁亥,蛮敛兵请和。戊子,遣使迎支详。时颜庆复以援军将至,详谓蛮使曰:“受诏诣定边约和,今云南乃围成都,则与向日诏旨异矣。且朝廷所以和者,冀其不犯成都也。今矢石昼夜相交,何谓和乎!”蛮见和使不至,庚寅,复进攻城。辛卯,城中出兵击之,乃退。

初,韦皋招南诏以破吐蕃,既而蛮诉以无甲弩,皋使匠往教之,数岁,蛮中甲驽皆精利。又,东蛮苴那时、勿邓、梦冲三部助皋破吐蕃有功。其后边吏遇之无状,东蛮怨唐深,自附于南诏,每从南诏入寇,为之尽力,得唐人,皆虐杀之。

朝廷贬窦滂为康州司户,以颜庆复为东川节度使,凡援蜀诸军,皆受庆复节制。癸巳,庆复至新都,蛮分兵往拒之。甲午,与庆复遇,庆复大破蛮军,杀二千馀人,蜀民数千人争操芟刀、白棓以助官军,呼声震野。乙未,蛮步骑数万复至,会右武卫上将军宋威以忠武军二千人至,即与诸军会战,蛮军大败,死者五千馀人,退保星宿山。威进军沱江驿,距成都三十里。蛮遣其臣杨定保诣支详请和,详曰:“宜先解围退军。”定保还,蛮围城如故。城中不知援军之至,但见其数来请和,知援军必胜矣。戊戌,蛮复请和,使者十返,城中亦依违答之。蛮以援军在近,攻城尤急,骠信以下亲立矢石之间。庚子,官军至城下与蛮战,夺其升迁桥,是夕,蛮自烧攻具遁去,比明,官军乃觉之。

初,朝廷使颜庆复救成都,命宋威屯绵,汉为后继。威乘胜先至城下,破蛮军功居多,庆复疾之。威饭士,欲追蛮军,城中战士亦欲与北军合势俱进,庆复牒威,夺其军,勒归汉州。蛮至双流,阻新穿水,造桥未能成,狼狈失度。三日,桥成,乃得过,断桥而去,甲兵服物遗弃于路,蜀人甚恨之。黎州刺史严师本收散卒数千保邛州,蛮围之,二日,不克,亦舍去。颜庆复始教蜀人筑壅门城,穿堑引水满之,植鹿角,分营铺。蛮知有备,自是不复犯成都矣。

先是,西川牙将有职无官,及拒却南诏,四人以功授监察御史,堂帖,人输堂例钱三百缗;贫者苦之。

三月,左仆射、同平章事曹确同平章事,充镇海节度使。

夏,四月,丙午,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韦保衡同平章事。

徐贼馀党犹相聚闾里为群盗,散居兖、郓、青、齐之间,诏徐州观察使夏侯瞳招谕之。

五月,丁丑,以邛州刺史吴行鲁为西川留后。

光州民逐刺史李弱翁,弱翁奔新息。左补阙杨堪等上言:“刺史不道,百姓负冤,当诉于朝廷,置诸典刑,岂得群党相聚,擅自斥逐,乱上下之分!此风殆不可长,宜加严诛,以惩来者!”

上令百官议处置徐州之宜。六月,丙午,太子少傅李胶等状,以为:“徐州虽屡构祸乱,未必比屋顽凶;盖由统御失人,是致奸回乘衅。今使名虽降,兵额尚存,以为支郡则粮饷不给,分隶别落则人心未服;或旧恶相继,更成披猖。惟泗州向因攻守,结衅已深,宜有更张,庶为两便。”诏从之,徐州依旧为观察使,统徐、濠、宿三州,泗州为团练使,割隶淮南。

加幽州节度使张允伸兼侍中。

秋,八月,乙未,同昌公主薨。上痛悼不已,杀翰林医官韩宗劭等二十馀人,悉收捕其亲族三百馀人系京兆狱。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刘瞻召谏官使言之,谏官莫敢言者,乃自上言,以为:“修短之期,人之定分。昨公主有疾,深轸圣慈。宗劭等诊疗之时,惟求疾愈,备施方术,非不尽心,而祸福难移,竟成差跌,原其情状,亦可哀矜。而械系老幼三百馀人,物议沸腾。道路嗟叹。奈何以达理知命之君,涉肆暴不明之谤!盖由安不虑危,忿不思难之故也。伏愿少回圣虑,宽释系者。”上览疏,不悦。瞻又与京兆尹温璋力谏于上前,上大怒,叱出之。

魏博节度使何全皞年少,骄暴好杀,又减将士衣粮。将士作乱,全皞单骑走,追杀之,推大将韩君雄为留后。成德节度使王景崇为之请旌节。九月,庚戌,以君雄为魏博留后。

丙辰,以刘瞻同平章事,充荆南节度使。贬温璋振州司马。璋叹曰:“生不逢时,死何足惜!”是夕,仰药卒。庚申,敕曰:“苟无蠹害,何至于斯!恶实贯盈,死有馀责。宜令三日内且于城外权瘗,俟经恩宥,方许归葬,使中外快心,奸邪知惧。”己巳,贬右谏议大夫高湘、比部郎中知制诰杨知至、礼部郎中魏筜等于岭南,皆坐与刘瞻亲善,为韦保衡所逐也。知至,汝士之子;筜,扶之子也。保衡又与路岩共谮刘瞻,去与医官通谋,误投毒药。丙子,贬瞻康州刺史。翰林学士承旨郑畋草瞻罢相制辞曰:“安数亩之居,仍非己有;却四方之赂,惟畏人知。”岩谓畋曰:“侍郎乃表荐刘相也!”坐贬梧州刺史。御史中丞孙瑝坐为瞻所擢用,亦贬汀州刺史。路岩素与刘瞻论议多不叶,瞻既贬康州,岩犹不快,阅《十道图》,以欢州去长安万里,再贬欢州司户。

冬,十月,癸卯,以西川留后吴行鲁为节度使。

十一月,辛亥,以兵部尚书、盐铁转运使王铎为礼部尚书、同平章事。铎起之兄子也。

丁卯,复以徐州为感化军节度。

十二月,加成德节度使王景崇同平章事,以左金吾上将军李国昌为振武节度使。

相关词汇

唐懿宗
咸通
历史
870年
咸通
咸通
咸通
定边军
西川
西川
庆复
突将
神武
庆复
庆复
蛮军
星宿
唐军
庆复
咸通
上奏
支郡
分隶
庞勋
咸通
定边军
咸通
负冤
刘瞻
温璋
咸通
同昌公主
京兆
刘瞻
惜之
韦保衡
荣市
骄暴
咸通
成德
王景崇
魏博节度使
李国昌
咸通
李国昌
朱邪赤心
大同军
咸通
摩诃池
庆复
实职
庆复
突将
路岩
韦保衡
康承训
庞勋
耽待
定边军
七州
游弈使
自存
蛮果
庆复
李骧
庆复
重沓
庆复
韦皋
甲弩
庆复
东川节度使
庆复
庆复
白棓
宋威
忠武军
矢石之间
庆复
庆复
庆复
黎州
邛州
曹确
翰林学士承旨
韦保衡
支郡
分隶
张允伸
刘瞻
哀矜
魏博节度使
何全皞
骄暴
成德节度使
王景崇
刘瞻
右谏议大夫
杨知至
刘瞻
韦保衡
路岩
康州
翰林学士承旨
梧州
汀州
刘瞻
康州
王景崇
李国昌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