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年

842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二年,回纥愠没斯率众降唐,石雄大破回纥乌介可汗,仇土良诬告李德裕减禁军衣粮,张仲武大破回纥那颉啜,吐蕃达磨赞普卒,刘禹锡卒。

842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二年

回纥愠没斯率众降唐

开成五年(八四0),回纥被黠戛斯攻灭。可汗兄弟温没斯及其宰相赤心、仆固,特勒那颉啜各率其众抵天德(今内蒙乌拉特前旗东北)塞下,请求内附。会昌元年(八四一)八月,天德军使田牟、监军韦仲平欲击回纥以邀功赏,因奏称愠没斯侵逼塞下,请出兵驱逐。武宗命群臣集议,众皆以为,出兵驱逐回纥为宜。宰相李德裕力排众议,认为回纥助唐,屡立大功,今部落离散,请求内附,当以汉宣帝受降匈奴呼韩邪之例,遣使镇抚,运粮以赐,不得使田牟等邀功生事。武宗遂许以谷二万斛赈济回纥愠没斯等,并诏河东(今山西太原南)、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北)严兵以备。二年三月,愠没斯以赤心狡黠难知,先派人转告天德军使田牟,称赤心密谋进犯边塞,遂诱杀赤心及仆固。那颉啜收赤心部落七千帐东奔。四月廿日,愠没斯率回纥特勒、宰相等二千二百余人降唐。五月十四日,遣鸿胪卿张贾安抚回纥降众,以愠没斯为左金吾大将军、怀化郡王;其余酋长各授官爵。赐其部落米五千斛,绢三百匹。愠没斯率其子弟入朝至京。六月,诏以其部为归义军,以愠没斯为军使。赐愠没斯兄弟姓李氏,愠没斯名李思忠,其弟阿历支名李思贞、习勿啜名李思义、乌罗思名李思礼。三年二月,诏停归义军,以其士卒分隶诸道为骑兵,优给粮赐。三月,河东节度使刘沔上奏,称归义军回纥分隶诸道,不肯从命,已尽诛除。

石雄大破回纥乌介可汗

会昌三年(八四三)正月,回纥乌介可汗率众侵逼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北),招抚回纥使刘沔遣麟州(今陕西神木北)刺史石雄、都知兵马使王逢率沙陀、契苾、拓跋部落三千骑袭其牙帐,沔自以大军继后。雄至振武,派人转告太和公主驻车勿动,自城内凿洞穴十余,引兵夜出,直攻可汗牙帐。可汗大惊,弃辎重逃走,雄率军紧迫不舍,十一日,大破乌介可汗于杀胡山(今呼和浩特北),斩万余人。可汗受伤,与数百骑逃亡,雄迎太和公主返还。收降回纥部落二万余人。廿一日,以石雄为御史大夫、丰州(今内蒙五原南)都防御使。

仇土良诬告李德裕减禁军衣粮

武宗信任宰相李德裕,观军容使仇士良由此忌恨德裕。会昌二年(八四二)四月,群臣将上武宗尊号,武宗即日将御丹凤楼宣诏大赦天下。有人预告仇士良:宰相与度支商议,欲减禁军衣粮及马匹刍粟,士良遂扬言,称武宗大赦天下时,神策军士必于丹凤楼前喧哗闹事。德裕闻讯,廿一日,请开延英殿上诉。武宗得知大怒,即遣中使宣谕左、右神策军,称“赦书并无此事,且赦书皆出朕意,非由宰相,尔安得此言!”士良惶愧谢罪。廿三日,群臣始上尊号,赦天下。

张仲武大破回纥那颉啜

会昌二年(八四二)三月,回纥原彰信可汗兄弟愠没斯诱杀其相赤心、仆固。特勒那颉啜收赤心部落七千帐东奔,至幽州雄武军(今河北蓟县北)。五月,幽州节度使张仲武遣其弟仲至率兵三万人出击,大破那颉啜,其部落七千帐皆降,分配诸道。那颉啜逃亡,被乌介可汗擒杀。

郑覃卒

郑覃,德宗朝宰相郑珣瑜之子,郑州荥泽(今郑州西北)人。初以父荫补弘文馆校书郎,累迁刑部郎中。元和十四年(八一九),迁谏议大夫,以直谏闻名。历御史中丞、京兆尹,太和三年(八二九),召充翰林侍讲学士,拜工部侍郎,奏请置五经博士,校定经典,勒石于太学。覃精于经学,与李德裕为至交,系李党主要成员。七年,德裕拜相,以覃为御史大夫。九年,德裕罢黜,李宗闵入相,贬覃为秘书监。同年十一月,甘露之变失败,召入禁中草制,拜同平章事。时宦官专权,覃与李石辅政,遏制宦官,朝纲粗立。覃以父荫入仕,嫉进士浮华,开成(八三六—八四0)初,奏罢进士科,未得允许。后牛党成员李固言、杨嗣复、李珏入相,覃与其屡争,是非蜂起。四年五月,罢相,守左仆射。会昌二年(八四二)致仕,五月卒。

刘沔为招抚回纥使

开成五年(八四0),回纥被黠戛斯攻灭。次年二月,回纥十三部立乌希特勒为乌介可汗。乌介可汗劫持太和公主,驻牙于大同军(今山西朔县)北闾门山,往来天德(今内蒙乌拉特前旗东北)、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北)之间,剽掠羌、浑部落。唐廷屡遣使慰喻,劝其还归漠南,收复失地,可汗不奉诏。二年八月,可汗率众南下,驱掠河东杂胡牛马数万,转战至云州(今山西大同)城下。九日,诏发陈许(今河南许昌)、山南东(今湖北襄樊)等道兵增援河东、天德、振武,待次年春驱除回纥。又遣回纥石戒直归返,赐可汗书信,喻意停止剽掠,返还漠南。八月,武宗命群臣集议对付回纥攻守战略,太子少师牛僧孺等认为,宜固守关防,伺其可击则用兵讨除。宰相李德裕以为,回纥势衰,入犯边防,出兵急击,破之必矣,不宜守险以示弱。武宗采纳李德裕意见,诏以河东节度使刘沔兼招抚回纥使,统一指挥诸道行营兵马。幽州节度使张仲武为东面招抚回纥使,回纥降将李思忠为河西党项都将、回纥西南面招抚使。诸道兵皆赴太原集中,命刘沔屯兵雁门关(今山西)。

吐蕃达磨赞普卒

会昌二年(八四二),吐蕃达磨赞普卒(一说卒于会昌六年)。十二月八日,吐蕃遣论普热来唐告赞普之丧,武宗命将作少监李璟为吊祭使。

吐蕃内乱

会昌二年(八四二),吐蕃达磨赞普卒。达磨在世时,以佞幸之臣为其国相。达磨卒后无子,佞相立达磨妃林氏兄尚延力之子乞离胡为赞普。乞离胡以佞相与林氏专制朝政,其老臣数十人皆不能参政。首相结都那不满,见乞离胡不拜,被佞相诛杀,灭其家族,国人愤怒。佞相亦不遣使求唐册立赞普。吐蕃洛门川(今甘肃武山东南)讨击使论恐热勇悍多谋,以乞离胡之立无名,遂与青海节度使同盟举兵,自称国相,欲诛乞离胡等。论恐热率兵至渭州(今甘肃陇西东南),遇国相尚思罗,大败其众。思罗弃辎重奔于松州(今四川松潘),征发苏毗、吐谷浑、羊同等部落兵八万人,拒抗恐热。恐热说降苏毗等部落,击杀尚思罗,并其众合十万人,自渭川至松州,所过残灭,尸首枕藉。

刘蕡卒

刘蕡,字去华,幽州昌平(今北京)人,宝历二年(八二六)进士及第。太和二年(八二八),策试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指斥宦官专权及朝政弊端,主考官畏宦官权势,判蕡落第,遂终身未仕于朝。令狐楚出任山南西(今陕西汉中)节度使,牛僧孺为山南东(今湖北襄樊)节度使,辟蕡为使府幕僚,以师礼待之。宦官深疾蕡,乃诬以罪。会昌元年贬为柳州司户参军,二年(八四二)卒于任。

刘禹锡卒

刘禹锡,字梦得,彭城人,一说东都(今河南洛阳)人。贞元九年(七九三)进士及第,登博学鸿词科,淮南节度使杜佑辟为掌书记。随佑入朝为监察御史,与王叔文结交。顺宗即位,转屯田员外郎,参与永贞革新,失败后,贬朗州(今湖南常德)司马。元和十年(八一五)改连州(今广东连县)刺史。历诸州刺史,太和二年(八二八),入朝为主客郎中,宰相裴度奏荐礼部郎中、集贤直学士。度罢相,出为苏州刺史。迁太子宾客、分司东都。时白居易亦居东都,二人唱和往来。会昌二年(八四二)七月卒,年七十一岁。刘禹锡是唐代著名文学家和思想家。贬逐巴楚时,学习当地民歌俚调创作《竹枝词》,词意高妙,风韵天成,对后世诗歌创作有很大影响。其七言律、绝,精辟含蓄,多为传诵名篇,白居易称他为“诗豪”。散文不拘一格,长于论说。在政治上反对墨守成规,主张“稽弊而矫”、“唯变所适”。虽然长期贬逐,但积极进取,意志不衰。有《刘宾客集》传世。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下会昌二年(壬戌,公元八四二年)

春,正月,以张仲武为卢龙节度使。

朝廷以回鹘屯天德、振武北境,以兵部郎中李拭为巡边使,察将帅能否。拭,鄜之子也。

二月,淮南节度使李绅入朝。丁丑,以绅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度支。

河东节度使苻澈修把头烽旧戍以备回鹘。李德裕奏请增兵镇守,及修东、中二受降城以壮天德形势,从之。右散骑常侍柳公权素与李德裕善,崔珙奏为集贤学士、判院事。德裕以恩非己出,因事左迁公权为太子詹事。

回鹘复奏求粮,及寻勘吐谷浑、党项所掠,又借振武城。诏遣内使杨观赐可汗书,谕以城不可借,馀当应接处置。

三月,戊申,李拭巡边还,称振武节度使刘沔有威略,可任大事。时河东节度使苻澈疾病,庚申,以沔代之。以金吾上将军李忠顺为振武节度使。遣将作少监苗缜册命乌介可汗,使徐行,驻于河东,俟可汗位定,然后进。既而可汗屡侵扰边境,缜竟不行。

回鹘嗢没斯以赤心桀黠难知,先告田牟云,赤心谋犯塞。乃诱赤心并仆固杀之,那颉啜收赤心之众七千帐东走。河东奏:“回鹘兵至横水,杀掠兵民,今退屯释迦泊东。”李德裕上言:“释迦泊西距可汗帐三百里,未知此兵为那颉所部,为可汗遣来。宜且指此兵云不受可汗指挥,擅掠边鄙。密诏刘沔、武仲先经略此兵,如可以讨逐,事亦有名。摧此一支,可汗必自知惧。”

夏,四月,庚辰,天德都防御使田牟奏:“回鹘侵扰不已,不俟朝旨,已出兵三千拒之。”壬午,李德裕奏:“田牟殊不知兵,戎狄长于野战,短于攻城。牟但应坚守以待诸道兵集,今全军出战,万一失利,城中空虚,何以自固!望亟遣中使止之。如已交锋,即诏云、朔、天德以来羌、浑各出兵奋击回鹘,凡所虏获,并令自取。回鹘羁旅二年,粮食乏绝,人心易动。宜诏田牟招诱降者,给粮转致太原,不可留于天德。嗢没斯诚伪虽未可知,然要早加官赏。纵使不诚,亦足为反间。且欲奖其忠义,为讨伐之名,令远近诸蕃知但责可汗犯顺,非欲尽灭回鹘。石雄善战无敌,请以为天德都团练副使,佐田牟用兵。”上皆从其言。初,太和中,河西党项扰边,文宗召石雄于白州,隶振武军为裨将,屡立战功,以王智兴故,未甚进擢。至是,德裕举用之。甲申,嗢没斯帅其国特勒、宰相等二千二百馀人来降。

上信任李德裕,观军容使仇士良恶之。会上将受尊号,御丹凤楼宣赦。或告士良,宰相与度支议草制减禁军衣粮及马刍粟,士良扬言于众曰:“如此,至日,军士必于楼前喧哗!”德裕闻之,乙酉,乞开延英自诉。上怒,遽遣中使宣谕两军:“赦书初无此事。且赦书皆出朕意,非由宰相,尔安得此言!”士良乃惶愧称谢。丁亥,群臣上尊号曰仁圣文武至神大孝皇帝。赦天下。

五月,戊申,遣鸿胪卿张贾安抚嗢没斯等,以嗢没斯为左金吾大将军、怀化郡王;其次酋长官赏有举。赐其部众米五千斛,绢三千匹。

那颉啜帅其众自振武、大同,东因室韦、黑沙,南趣雄武军,窥幽州。卢龙节度使张仲武遣其弟仲至将兵三万迎击,大破之,斩首捕虏不可胜计,悉收降其七千帐,分配诸道。那颉啜走,乌介可汗获而杀之。时乌介众虽衰减,尚号十万,驻牙于大同军北闾门山。杨观自回鹘还,可汗表求粮食、牛羊,且请执送嗢没斯等。诏报以“粮食听自以马价于振武籴三千石。牛,稼穑之资,中国禁人屠宰;羊,中国所鲜,出于北边杂虏,国家未尝科调。嗢没斯自本国初破,先投塞下,不随可汗已及二年,虑彼猜嫌,穷迫归命。前可汗正以猜虐无亲,致内离外叛,今可汗失地远客,尤宜深矫前非。若复骨肉相残,则可汗左右信臣谁敢自保!朕务在兼爱,已受其降。于可汗不失恩慈,于朝廷免亏信义,岂不两全事体,深叶良图!”

嗢没斯入朝。六月,甲申,以嗢没斯所部为归义军,以嗢没斯为左金吾大将军,充军使。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陈夷行罢为左仆射。秋,七月,以尚书右丞李让夷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岚州人田满川据州城作乱,刘沔讨诛之。

嗢没斯请置家太原,与诸弟竭力扞边。诏刘沔存抚其家。乌介可汗复遣其相上表,借兵助复国,又借天德城,诏不许。初,可汗往来天德、振武之间,剽掠羌、浑,又屯杷头烽北。朝廷屡遣使谕之,使还漠南,可汗不奉诏。李德裕以为“那颉啜屯于山北,乌介恐其与奚、契丹连谋邀遮,故不敢远离塞下。望敕张仲武谕奚、契丹与回鹘共灭那颉啜,使得北还。”及那颉啜死,可汗犹不去。议者又以为回鹘待马价。诏尽以马价给之,又不去。八月,可汗帅众过杷头烽南,突入大同川,驱掠河东杂虏牛马数万,转斗至云州城门。刺史张献节闭城自守,吐谷浑、党项皆挈家入山避之。庚午,诏发陈、许、徐、汝、襄阳等兵屯太原及振武、天德,俟来春驱逐回鹘。

丁丑,赐嗢没斯与其弟阿历支、习勿啜、乌罗思皆姓李氏,名思忠、思贞、思义、思礼;国相爱邪勿姓爱,名弘顺;仍以弘顺为归义军副使。上遣回鹘石戒直还其国,赐可汗书,谕以“自彼国为纥吃斯所破,来投边境,抚纳无所不至。今可汗尚此近塞,未议还蕃,或侵掠云、朔等州,或钞击羌、浑诸部。遥揣深意,似恃姻好之情。每观踪由,实怀驰突之计。中外将相咸请诛翦,朕情深屈己,未忍幸灾。可汗宜速择良图,无贻后悔。”上又命李德裕代刘沔答回鹘相颉干迦斯书,以为:“回鹘远来依投,当效呼韩邪遣子入侍,身自入朝。及令太和公主入谒太皇太后,求哀乞怜,则我之救恤,无所愧怀。而乃睥睨边城,桀骜自若,邀求过望,如在本蕃,又深入边境,侵暴不已,求援继好,岂宜如是!来书又云胡人易动难安,若令忿怒,不可复制。回鹘为纥吃斯所破,举国将相遣骸弃于草莽,累代可汗坟墓,隔在天涯,回鹘忿怒之心,不施于彼;而蔑弃仁义,逞志中华,天地神祇岂容如此!昔郅支不事大汉,竟自夷灭,往事之戒,得不在怀!”

戊子,李德裕等上言:“若如前诏,河东等三道严兵守备,俟来春驱逐,乘回鹘人困马赢之时,又官军免盛寒之苦,则幽州兵宜令止屯本道以俟诏命。若虑河冰既合,回鹘复有驰突,须早驱逐,则当及天时未寒,决策于数日之间。以河朔兵益河东兵,必令收功于两月之内。今闻外议纷纭,互有异同,倘不一询群情,终为浮辞所挠。望令公卿集议。”诏从之。时议者多以为宜俟来春。九月,以刘沔兼招换回鹘使,如须驱逐,其诸道行营兵权令指挥。以张仲武为东面招抚回鹘使,其当道行营兵及奚、契丹、室韦等并自指挥。以李思忠为河西党项都将回鹘西南面招讨使,皆会军于太原。令沔屯雁门关。

初,奚、契丹羁属回鹘,各有监使,岁督其贡赋,且诇唐事。张仲武遣牙将石公绪统二部,尽杀回鹘监使等八百馀人。仲武破那颉啜,得室韦酋长妻子。室韦以金帛羊马赎之,仲武不受,曰:“但杀回鹘监使则归之!”癸卯,李德裕等奏:“河东奏事官孙俦适至,云回鹘移营近南四十里。刘沔以为此必契丹不与之同,恐为其掩袭故也。据此事势,正堪驱除。臣等问孙俦,若与幽州合势,迫逐回鹘,更须益几兵。俦言不须多益兵,唯大同兵少,得易定千人助之足矣。”上皆从之。诏河东、幽州、振武、天德各出大兵,移营稍前,以迫回鹘。

上闻太子少傅白居易名,欲相之,以问李德裕。德裕素恶居易,乃言居易衰病,不任朝谒。其从父弟左司员外郎敏中,辞学不减居易,且有器识。甲辰,以敏中为翰林学士。

李思忠请与契苾、沙陀、吐谷浑六千骑合势击回鹘。乙巳,以银州刺史何清朝、蔚州刺史契苾通分将河东蕃兵诣振武,受李思忠指挥。通,何力之五世孙。

冬,十月,丁卯,立皇子岘为益王,岐为兖王。

黠戛斯遣将军踏布合祖等至天德军,言“先遣都吕施合等奉公主归之大唐,至今无声问,不知得达,或为奸人所隔。今出兵求索,上天入地,期于必得。”又言“将徙就合罗川,居回鹘故国,兼已得安西、北庭达靼等五部落。”

十一月,辛卯朔,昭义节度使刘从谏上言,请出兵五千讨回鹘,诏不许。

上遣使赐太和公主冬衣,命李德裕为书赐公主,略曰:“先朝割爱降婚,义宁家园,谓回鹘必能御侮,安静塞垣。今回鹘所为,甚不循理,每马首南向,姑得不畏高祖、太宗之威灵!欲侵扰边疆,岂不思太皇太后慈爱!为其国母,足得指挥。若回鹘不能禀命,则是弃绝姻好,今日已后,不得以姑为词!”

上幸泾阳校猎。乙卯,谏议大夫高少逸、郑朗于阁中谏曰:“陛下比来游猎稍频,出城太远,侵星夜归,万机旷废。”上改容谢之。少逸等出,上谓宰相曰:“本置谏官使之论事,朕欲时时闻之。宰相皆贺。己未,以少逸为给事中,朗为左谏议大夫。

刘沔、张仲武固称盛寒未可进兵,请待岁首,李忠顺独请与李思忠俱进。十二月,丙寅,李德裕奏请遣思忠进屯保大栅,从之。

丁卯,吐蕃遣其臣论普热来告达磨赞普之丧,命将作少监李璟为吊祭使。刘沔奏移军云州。

李忠顺奏击回鹘,破之。

丙戌,立皇子峄为德王,嵯为昌王。

初,吐蕃达磨赞普有佞幸之臣,以为相。达磨卒,无子,佞相立其妃纟林氏兄尚延力之子乞离胡为赞普,才三岁,佞相与妃共制国事,吐蕃老臣数十人皆不得预政事。首相结都那见乞离胡不拜,曰:“赞普宗族甚多,而立纟林氏子,国人谁服其令?鬼神谁飨其祀?国必亡矣!比年灾异之多,乃为此也。老夫无权,不得正其乱以报先赞普之德,有死而已!”拔刀剺面,恸哭而出。佞相杀之,灭其族,国人愤怒。又不遣使诣唐求册立。洛门川讨击使论恐热,性悍忍,多诈谋,乃属其徒告之曰:“贼舍国族立纟林氏,专害忠良以胁众臣,且无大唐册命,何名赞普!吾当与汝属举义兵,入诛纟林妃及用事者以正国家。天道助顺,功无不成。”遂说三部落,得万骑。是岁,与青海节度使同盟举兵,自称国相。至渭州,遇国相尚思罗屯薄寒山,恐热击之,思罗弃辎重西奔松州。恐热遂屠渭州。思罗发苏毘、吐谷浑、羊同等兵,合八万,保洮水,焚桥拒之。恐热至,隔水语苏毘等曰:“贼臣乱国,天遣我来诛之,汝曹奈何助逆!我今已为宰相,国内兵我皆得制之,汝不从,将灭汝部落!”苏毘等疑不战,恐热引骁骑涉水,苏毘等皆降,思罗西走,追获,杀之。恐热尽并其众,合十馀万,自渭州松州,所过残灭,尸相枕藉。

相关词汇

唐武宗
会昌
石雄
李德裕
张仲武
刘禹锡
田牟
唐武宗
仆固
特勒
乌拉特前旗
天德军
田牟
李德裕
田牟
天德军
田牟
仆固
特勒
大将军
归义军
李思忠
归义军
节度使
刘沔
归义军
石雄
乌介可汗
刘沔
石雄
王逢
沙陀
太和公主
胡山
呼和浩特
太和公主
石雄
丰州
五原
防御使
李德裕
李德裕
观军容使
仇士良
仇士良
禁军
于丹
神策军
张仲武
彰信可汗
特勒
幽州
雄武军
节度使
张仲武
乌介可汗
郑覃
郑覃
郑珣瑜
父荫
校书郎
工部侍郎
太学
李德裕
御史大夫
李宗闵
秘书监
甘露之变
宦官专权
李石
父荫
李固言
杨嗣复
李珏
刘沔
乌介可汗
乌介可汗
太和公主
大同军
朔县
乌拉特前旗
云州
太子少师
牛僧孺
李德裕
李德裕
河东节度使
刘沔
幽州节度使
张仲武
李思忠
河西
刘沔
雁门关
吐蕃
吐蕃
少监
李璟
吐蕃
乞离胡
乞离胡
乞离胡
吐蕃
论恐热
乞离胡
节度使
论恐热
渭州
松州
渭川
刘蕡
刘蕡
宦官专权
令狐楚
牛僧孺
淮南节度使
杜佑
掌书记
王叔文
永贞革新
主客郎中
裴度
太子宾客
张仲武
卢龙节度使
回鹘
北境
淮南节度使
李绅
中书侍郎
节度使
回鹘
李德裕
散骑常侍
李德裕
崔珙
太子詹事
回鹘
节度使
刘沔
节度使
节度使
乌介可汗
回鹘
回鹘
李德裕
刘沔
防御使
田牟
李德裕
田牟
回鹘
回鹘
田牟
回鹘
石雄
河西
石雄
振武军
王智兴
特勒
李德裕
观军容使
仇士良
雄武军
幽州
卢龙节度使
张仲武
乌介可汗
回鹘
归义军
门下侍郎
陈夷行
尚书右丞
李让夷
中书侍郎
刘沔
刘沔
乌介可汗
李德裕
契丹
张仲武
契丹
回鹘
回鹘
回鹘
归义军
李德裕
刘沔
太和公主
李德裕
回鹘
幽州
回鹘
刘沔
回鹘
契丹
招讨使
雁门关
契丹
回鹘
张仲武
牙将
回鹘
回鹘
李德裕
刘沔
契丹
幽州
回鹘
幽州
回鹘
太子少傅
李德裕
翰林学士
李思忠
沙陀
回鹘
蔚州
李思忠
回鹘
北庭
昭义节度使
刘从谏
回鹘
太和公主
李德裕
回鹘
回鹘
回鹘
谏议大夫
郑朗
给事中
谏议大夫
刘沔
张仲武
李思忠
李德裕
吐蕃
刘沔
云州
吐蕃
乞离胡
吐蕃
乞离胡
论恐热
松州
渭州
松州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