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年

845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五年。

845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五年

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下会昌五年(乙丑,公元八四五年)

春,正月,己酉朔,群臣上尊号曰仁圣文武章天成功神德明道大孝皇帝,尊号始无“道”字,中旨令加之。庚戌,上谒太庙。辛亥,祀昊天上帝,赦天下。筑望仙台于南郊。

庚申,义安太后王氏崩。

以秘书监卢弘宣为义武节度使。弘宣性宽厚而难犯,为政简易,其下便之。河北之法,军中偶语者斩。弘宣至,除其法。诏赐粟三十万斛,在飞狐西,计运致之费逾于粟价,弘宣遣吏守之。会春旱,弘宣命军民随意自往取之,粟皆入境,约秋稔偿之。时成德、魏博皆饥,独易定之境无害。

淮南节度使李绅按江都令吴湘盗用程粮钱,强聚所部百姓颜悦女,估其资装为赃,罪当死。湘,武陵之兄子也,李德裕素恶武陵,议者多言其冤,谏官请覆按,诏遣监察御史崔元藻、李稠覆之。还言:“湘盗程粮钱有实。颜悦本衢州人,尝为青州牙推,妻亦士族,与前狱异。”德裕以为无与夺,二月,贬元藻端州司户,稠汀州司户。不复更推,亦不付法司详断,即如绅奏,处湘死。谏议大夫柳仲郢、敬晦皆上疏争之,不纳。稠,晋江人;晦,昕之弟也。

李德裕以柳仲郢为京兆尹。素与牛僧孺善,谢德裕曰:“不意太慰恩奖及此,仰报厚德,敢不如奇章公门馆!”德裕不以为嫌。

夏,四月,壬寅,以陕虢观察使李试为册黠戛斯可汗使。

五月,壬戌,葬恭僖皇后于光陵柏城之外。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二悰罢为右仆射,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铉罢为户部尚书。乙丑,以户部侍郎李回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户部如故。

祠部奏括天下寺四千六百,兰若四万,僧尼二十六万五百。

诏册黠戛斯可汗为宗英雄武诚明可汗。

秋,七月,丙午朔,日有食之。

上恶僧尼耗蠹天下,欲去之,道士赵归真等复劝之。乃先毁山野招提、兰若,至是,敕上都、东都两街各留二寺,每寺留僧三十人;天下节度、观察使治所及同、华、商、汝州各留一寺,分为三等:上等留僧二十人,中等留十人,下等五人。馀僧及尼并大秦穆护、袄僧皆勒归俗。寺非应留者,立期今所在毁撤,仍遣御史分道督之。财货田产并没官,寺材以葺公廨驿舍,铜像、钟磐以铸钱。

以山南东道节度使郑肃检校右仆射、同平章事。

诏发昭义骑兵五百、步兵千五百戍振武,节度使卢钧出至裴村饯之,潞卒素骄,惮于远戍,乘醉,回旗入城,闭门大噪,均奔潞城以避之。监军王惟直自出晓谕,乱兵击之,伤,旬日而卒。李德裕奏:“请诏河东节度使王宰以步骑一千守石会关,三千自仪州路据武安,以断邢、洺之路;又令河阳节度使石雄引兵守泽州,河中节度使韦恭甫发步骑千人戍晋州。如此,贼必无能为。”皆从之。

八月,李德裕等奏:“东都九庙神主二十六,今贮于太微宫小屋,请以废寺材复修太庙。”

壬午,诏陈释教之弊,宣告中外。凡天下所毁寺四千六百馀区,归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大秦穆护、祅僧二千馀人,毁招提、兰若四万馀区。收良田数千万顷,奴婢十五万人。所留僧皆隶主客,不隶祠部。百官奉表称贺。寻又诏东都止留僧二十人,诸道留二十人者减其半,留十人者减三人,留五人者更不留。五台僧多亡奔幽州。李德裕召进奏官谓曰:“汝趣白本使,五台僧为将必不如幽州将,为卒必不如幽州卒,何为虚取容纳之名,染于人口!独不见近日刘从谏招聚无算闲人,竟有保益!”张仲武乃封二刀付居庸关曰:“有游僧入境则斩之!”主客郎中韦博以为事不宜太过,李德裕恶之,出为灵武节度副使。

昭义乱兵奉都将李文矩为帅,文矩不从,乱兵亦不敢害。文矩稍以祸福谕之,乱兵渐听命,乃遣人谢卢钧于潞城。均还入上党,复遣之戍振武。行一驿,乃潜选兵追之。明日,及于太平驿,尽杀之。具以状闻,且请罢河东、河阳兵在境上者,从之。

九月,诏修东都太庙。

李德裕请置备边库,令户部岁入钱帛十二万缗匹,度支盐铁岁入钱帛十三万缗匹,减其三之一,凡诸道所进助军财货者皆入焉,以度支郎中判之。

王才人宠冠后庭,上欲立以为后。李德裕以才人寒族,且无子,恐不厌天下之望,乃止。

上饵方士金丹,性加躁急,喜怒不常。冬,十月,上问李德裕以外事,对曰:“陛下威断不测,外人颇惊惧。向者寇逆暴横,固宜以威制之;今天下既平,愿陛下宽理之,但使得罪者无怨,为善者不惊,则为宽矣。”

以衡山道士刘玄静为银青光禄大夫、崇玄馆学士,赐号广成先生,为之治崇玄馆,置吏铸印。玄静固辞,乞还山,许之。

李德裕秉政日久,好徇爱憎,人多怨之。自杜悰、崔铉罢相,宦官左右言其太专,上亦不悦。给事中韦弘质上疏,言宰相权重,不应更领三司钱谷。德裕奏称:“制置职业,人主之柄。弘质受人教导,所谓贱人图柄臣,非所宜言。”十二月,弘质坐贬官,由是众怒愈甚。

上自秋冬以来,觉有疾,而道士以为换骨。上秘其事,外人但怪上希复游猎,宰相奏事者亦不敢久留。诏罢来年正旦朝会。

吐蕃论恐热复纠合诸部击尚婢婢,婢婢遣厖结藏将兵五千拒之,恐热大败,与数十骑遁去。婢婢传檄河、湟,数恐热残虐之罪,曰:“汝辈本唐人,吐蕃无主,则相与归唐,毋为恐热所猎如狐兔也!”于是诸部从恐热者稍稍引去。

是岁,天下户四百九十五万五千一百五十一。

朝廷虽为党项置使,党项侵盗不已,攻陷邠、宁、盐州界城堡,屯叱利寨。宰相请遣使宣慰,上决意讨之。

勒天下僧尼还俗

会昌五年(八四五 )四月一日,诏命年四十岁以下僧尼尽勒还俗,递归本贯。十六日,令年五十岁以下僧尼还俗。外国僧尼无祠部牒者亦皆还俗。至八月,天下凡还俗僧尼总计二十六万O五百人。皆收充为国家纳税之编户齐民。

废大秦、袄教

会昌五年(八四五 )七月,武宗废佛。随后,以佛教既已废除,其他邪法不可独存,敕令大秦(基督教)穆护、袄(琐罗亚斯德教)僧皆勒还俗,递还本地充纳税百姓。如系外国人,即送回国。至八月,大秦穆护、袄僧共计还俗二千余人(一说三千余人)。

河朔藩镇拒灭佛敕令

会昌五年(八四五 )七月,武宗颁布灭佛敕令。河朔藩镇历来敬重佛法,遂抗拒朝命,既未拆毁寺院,也不令僧尼还俗。凡佛法之事,一切仍旧不动。朝廷遣使前往勘查,皆言“天子自来毁拆寺院可矣,臣等不能作此事。”时五台山(今山西)僧多逃亡幽州(今北京)。八月,宰相李德裕召其进奏官,命转告幽州节度使张仲武,不得仿效昭义刘从谏招聚亡命。仲武不得已,乃封二刀付居庸关(今北京北)守将曰:“有游僧入境则斩之。”

并省天下佛寺

会昌五年(八四五 )七月,诏令倂省天下佛寺。凡天下招提、兰若,皆先毁之。上都(今陕西西安)、东都(今河南洛阳)两街各留二寺,每寺留僧三十人;天下节度使、观察使治所州府及同州(今陕西大荔)、华州(今陕西华县)、商州(今陕西商县)、汝州(今河南临汝)各留一寺。寺分三等:上等留僧二十人,中等留十人,下等五人。凡非留寺院,令当地立即拆毁,遣御史赴各地督察。凡拆毁寺院,其财产田地皆由朝廷没收。至八月,凡天下所拆毁寺院四千六百余所,没收良田数千万顷,奴婢十五万人。拆毁招提、兰若四万余所。其所留僧尼由功德使改隶祠部主客郎中收管。

昭义戍兵哗变,被诛

会昌五年(八四五 )七月,武宗诏令昭义骑兵五百人、步兵一千五百人戌防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北)。节度使卢钧出城饯送。昭义士卒素骄,不愿赴边防屯戍,因乘醉返城,闭门哗变。卢钧逃奔潞城(今山西)躲避。监军王惟直出面安抚士卒,被乱兵击伤,数日而卒。宰相李德裕奏请发河东(今山西太原南)、河阳(今河南泌阳)、河中(今山西永济西)兵马,各据险要之地四面防守,则乱兵必无所作为。武宗听从其言。昭义戍兵奉都将李文矩为帅,文矩不肯,以祸福利弊晓喻戍兵,戍兵遂渐听命,遣人赴潞城向卢钧谢罪。钧还入上党城,仍遣戍兵赴振武。戍兵出城上路,钧密选士卒随后追击。次日,至太平驿(今山西长治北),尽杀戍兵。

户部申报会昌五年户籍

会昌五年(八四五 ),户部申报户籍数,凡四百九十五万五千一百五十一户。

赵归真荐引罗浮道土邓元起

道士赵归真颇得武宗恩宠,宰相李德裕等人屡劝阻武宗,以为此人不可亲近。归真自以为朝臣所疾,会昌五年(八四五 )正月,荐举罗浮道士邓元起有长生不老之术。武宗遣中使迎来长安。元起与归真及衡山道士刘玄靖合力排斥佛教,武宗听信其言,遂决意灭佛。

李德裕挟嫌治吴湘死罪

会昌五年(八四五 )正月,淮南节度使李绅按江都尉吴湘盗用程粮钱,及强娶百姓颜悦女,判为死刑,上报朝廷。吴湘系前韶州刺史吴武陵之兄,宰相李德裕素憎武陵。朝议以李绅为德裕同党,疑其罗致罪名,附合德裕。谏官奏请覆查此案。武宗命监察御史崔元藻赴扬州覆核。元藻回报吴湘盗程粮钱属实,但强娶民女则与事实有出入。德裕以元藻办案不力,二月,贬元藻为端州(今广东肇庆)司户。遂不再审查,亦不付三司详断,即如李绅所奏,处吴湘死刑。谏议大夫柳仲郢等上疏谏阻,德裕不听。

李回拜相

会昌五年(八四五 )五月十九日,以户部侍郎李回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户部如故。李回,字昭度,唐宗室后裔。长庆(八二一—八二四)初,擢进士第,登贤良方正制科,历藩镇幕僚,精于吏治,强干有才,颇得宰相李德裕推重。开成(八三六—八四0)初,以库部郎中知制诰,拜中书舍人。武宗即位,累迁御史中丞。会昌三年(八四三),武宗发兵讨伐昭义(今山西长治)刘稹之乱,回奉诏出使河朔,喻河朔三镇出兵伐叛,后又赴前线督战,以功拜户部侍郎。六年,出为西川(今四川成都)节度使。大中元年(八四七)冬,因系李德裕同党,贬贺州(今广西贺县东南)刺史,徙抚州(今江西)长史,卒。

祠部检括天下寺院及僧尼数

会昌五年(八四五 )四月,敕祠部检括天下寺院及僧尼人数。五月,祠部奏称,天下凡寺院四千六百个,兰若四万个,僧尼二十六万0五百人。按:左上寺院、兰若数及僧尼数,与八月诏毁、还俗数全同,疑奏报或记述有误。

李德裕奏置备边库

会昌五年(八四五 )九月,宰相李德裕奏请置备边库,令户部每年入库钱帛十二万缗匹,度支、盐铁使每年入库钱帛十二万缗匹,以后,三分减其一。凡诸道所进奉助军财货皆入备边库收纳,由度支郎中主管,以为收复吐蕃侵占河陇之地军资。至大中三年(八四九)十月,鉴于吐蕃河陇三州七关降唐,改备边库名延资库。

衡山道土刘玄静为崇玄馆学士

武宗崇尚道术,会昌五年(八四五 )十月,以衡山道士刘玄静为银青光禄大夫,崇玄馆学士,赐号广成先生。为玄静筑崇玄馆,置吏铸印。玄静请辞还山,武宗许之。

李石卒

李石,字中玉,陇西(今甘肃武山西北)人。元和十三年(八一八),登进士,辟为李听幕府,随历诸镇,累迁郑滑(今河南滑县)行军司马、河东节度副使。太和七年(八三三),拜给事中。九年,权知京兆尹,迁户部侍郎、判度支事。甘露之变后,拜同平章事,与郑覃联袂主持朝政,抑制宦官专权,禁停诸道进奉等弊政,又奏请疏浚潼关至咸阳兴成渠。开成三年(八三八),被神策中尉仇士良派人刺伤,遂辞相位,出任荆南节度使。会昌三年(八四三),移镇河东,次年正月,都将杨弁兵变逐石,召为东都留守。会昌五年(八四五 )卒,年六十二岁。

刘沔卒

刘沔,字子汪,徐州人。初为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西北)牙将,后隶忠武(今河南许昌)节度使李光颜,为帐中亲将。元和十年(八一五),率军为前锋讨伐淮西吴元济,以功入为神策将,迁神策大将军。历天德(今内蒙乌拉特前东北)防御使,守边屡立战功。太和九年(八三五),移授振武节度使,出兵击破平夏党项,以功加检校户部尚书。会昌二年(八四二),拜河东节度使兼招抚回纥使,与石雄协力击败回纥残部,杀回纥降部归义军卒数千人。三年,移镇义成(今河南滑县)参予平定昭义刘稹叛乱。再移镇忠武。会昌五年(八四五 )卒,年六十五岁。

相关词汇

唐武宗
唐武宗
唐武宗
会昌五年
尊号
义安
秘书监
卢弘宣
义武节度使
魏博
李绅
李德裕
李稠
柳仲郢
李德裕
柳仲郢
牛僧孺
门下侍郎
中书侍郎
崔铉
户部尚书
户部侍郎
赵归真
观察使
汝州
山南东道节度使
郑肃
节度使
卢钧
李德裕
河东节度使
王宰
武安
石雄
李德裕
幽州
李德裕
幽州
刘从谏
张仲武
主客郎中
灵武
李文矩
王才人
李德裕
才人
李德裕
光禄大夫
李德裕
杜悰
崔铉
钱谷
论恐热
尚婢婢
朝廷
编户齐民
琐罗亚斯德教
李德裕
幽州节度使
张仲武
刘从谏
居庸关
北京北
节度使
汝州
奴婢
功德使
主客郎中
节度使
卢钧
卢钧
李德裕
赵归真
邓元起
赵归真
李德裕
邓元起
李德裕
淮南节度使
李绅
李德裕
李绅
李绅
柳仲郢
李回
户部侍郎
李回
中书侍郎
李回
制科
李德裕
知制诰
御史中丞
户部侍郎
李德裕
李德裕
李德裕
盐铁使
度支郎中
光禄大夫
李石
李石
陇西
京兆尹
户部侍郎
甘露之变
郑覃
宦官专权
潼关
中尉
仇士良
荆南节度使
刘沔
刘沔
李光颜
大将军
防御使
节度使
户部尚书
河东节度使
石雄
归义军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