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年

844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四年,陈夷行,字周道,颍川人。元和七年(八一二)进士及第。累迁虞部员外郎。太和三年(八二九),为起居郎、史馆修撰,参予修<宪宗实录>。五年四月,以吏部郎中召充翰林学士。八年,兼皇太子侍读。开成二年(八三七)四月,拜同平章事。夷行为李德裕同党,时牛党成员杨嗣复、李珏入相,双方相互诋毁,屡有争论,夷行罢为吏部尚书。四年九月,出任华州刺史。五年,武宗即位,李德裕拜相,复入朝为同平章事。会昌三年十一月出任河中节度使。四年(八四四)八月卒于任。

844年,唐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会昌四年

黠戛斯遣将军谛德伊斯难珠入贡

会昌四年(八四四)二月,黠戛斯遣将军谛德伊斯难珠等人入贡,言欲徙居回纥牙帐,请发兵日期和集会之地。武宗赐黠戛斯可汗诏书,喻意如今秋可汗击回纥、黑车子时,朝廷当令幽州河东、振武、天德四镇出兵要路,邀击其逃亡之众。然后,即依回纥旧例,册命可汗。

昭义大将郭谊等斩刘稹请降

会昌四年(八四四)七月,昭义山东邢、洺、磁三州请降,刘稹等人闻讯大惊。大将郭谊、押牙王协密谋杀稹请降以自赎。八月,郭谊、王协以计使刘稹解除其堂兄中军兵马使兼押牙刘匡周兵权,然后令稹亲从董可武劝说稹归顺朝廷,以郭谊为留后。稹性懦弱,听从可武之言,以母命署郭谊为都知兵马使。稹宅内兵马使李士贵得悉,率后院兵数千人攻谊,谊叱退,杀士贵。遂易置将吏,部署军事,一夕俱定。次日,郭谊、王协设计诛杀刘稹及其宗族家小,杀刘从谏父子亲从张谷等十二家。遂遣使送刘稹首级及降书于南面招讨使王宰。其使过泽州,稹将刘公直举营恸哭,亦降于宰。十五日,王宰以郭谊降书上奏。十七日,宰相入贺昭义平定。李德裕奏言郭谊为刘稹谋主,抗拒朝命,及稹势孤力穷,又卖稹以求赏,当诛之以惩恶。武宗遂命河中节度使石雄率七千人入潞州,设计擒郭谊、王协等数十人。九月,送至京师斩首。昭义刘稹之叛历时年余,至是平。

唐廷议复河湟四镇十八州

唐河西、陇右地区,安史乱后被吐蕃攻取。会昌四年(八四四)春夏之际,唐廷以回纥衰微,吐蕃内乱,议复河、湟四镇十八州。遂以给事中刘濛为巡边使,命其储备兵器、军粮,侦察吐蕃边防屯兵众寡,以为收复之备。

道士赵归真为右街道门教授先生

武宗雅好神仙,拜道士赵归真为师。会昌四年(八四四)三月,以归真为右街道门教授先生。归真恃宠,排斥佛教,言其非中国之教,蠹害百姓,宜尽除去。武宗颇以为然。

吏部奏减官一千二百一十四员

会昌三年(八四三)十一月,宰相李德裕以州县佐僚冗多,奏令吏部郎中柳仲郢裁减。四年六月,仲郢奏减内外官一千二百一十四员。

刘稹腹心将高文端降

会昌四年(八四四)七月,刘稹腹心将高文端降,言稹军中乏食,令妇人掠谷穗舂之以给军用。宰相李德裕召文端问破敌之策,文端尽言稹军中防守虚实及地形险易,又言稹大将王钊率重兵戍防洺州(今河北邯郸东北),与稹不合。德裕奏请诏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元逵谕意王钊,使其率兵取稹,事成后,加以厚赏,并许除别道节度使。

昭义邢、洺、磁三州降

刘稹年少懦弱,押牙王协、宅内兵马使李士贵居中用事,聚货治财,而将士有功无赏,人心离怨。会昌四年(八四四)官军四合,稹军日衰。七月,王协请税商人,每州遣军将一人主持,名为税商,实搜刮百姓资产,十分取二,百姓竭尽浮财口粮输纳,而不足数,皆汹汹不安。稹将刘溪尤为残暴,王协以邢州(今河北邢台)富商最多,命溪主持。稹舅裴问率兵屯防邢州,其将士多为富商子弟,号为“夜飞”。刘溪至邢州,悉拘“夜飞”之父兄。将士上告裴问,问请溪赦免,溪不许,出言不逊。问怒,遂与刺史崔嘏密谋归顺朝廷。廿三日,裴问、崔嘏关闭城门,斩溪及城中大将四人,请降于昭义北面招讨使王元逵。稹将王钊屯守洺州(今河北邯郸东北),颇得士心,而与刘稹不合。时税商军将至洺州,钊因人心不安,擅开仓库,给士卒每人绢一匹,谷十二石,士卒大喜。钊遂闭城请降于南面招讨使何弘敬。磁州刺史安玉闻讯,亦降弘敬。八月十一日,元逵、弘敬奏捷,宰相入贺。李德裕认为,昭义根本尽在山东三州,今三州皆降,潞州不日将有内变,因请以卢弘止为三州留后,以免壬元逵、何弘敬请占三州,朝廷难于拒绝。武宗从之。

陈夷行卒

参予修《宪宗实录》。

牛僧孺、李宗闵流贬远州

李德裕与东都留守牛僧孺、湖州刺史李宗闵积怨日深,会昌四年(八四四)十月,德裕奏称刘从谏据昭义十余年,太和六年(八三二)入朝时,宰相牛僧孺、李宗闵未加扣留,反加使相名号使其还镇,以成今日之患,朝廷征发大军方始平定,皆二人之罪。德裕又派人赴潞州查寻僧孺、宗闵与刘从谏交往书信,一无所得。因令昭义孔目官郑庆奏言从谏得二人书信后,皆已焚毁。武宗诏御史中丞李回等案问,皆以为然。时河南府少尹吕述奉李德裕旨意,奏称昭义平定时,僧孺闻讯出声叹恨。武宗大怒。十一月,再贬牛僧孺为循州(今广东惠州)长史,李宗闵流放封州(今广东封开)。

赵嘏进士及第

工诗,善七律,诗作有《长安秋望》等,杜牧最爱其“长笛一声人倚楼”句,人因称为“赵倚楼”。有《渭南集》二卷传世。

马戴进土及第

会昌四年(八四四),马戴进士及第。马戴字虞臣,生卒年不详,曲阳(今河北)人。大中(八四七—八五九)初任河东(今山西太原南)掌书记,以直言获罪,贬龙阳(今湖南汉寿)尉。后遇赦回京,官终太常博士。与贾岛、姚合为诗友,擅长五律,代表作有《落日怅望》、《楚江怀古》等。有《会昌进士诗集》二卷传世。

项斯进士及第

会昌四年(八四四),项斯进士及第。项斯,字子迁,江东或台州人。生卒年不详,始未知名,以诗卷谒杨敬之,敬之赠诗云:“几度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胜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诗。”后谓代人扬名亦称“说项”。生卒年不详。官至丹徒县(今江苏镇江)尉。文集已佚,明人辑有《项斯诗集》一卷。

赵嘏进士及第

工诗,善七律,诗作有<长安秋望>等,杜牧最爱其“长笛一声人倚楼”句,人因称为“赵倚楼”。有<渭南集>二卷传世。

陈夷行卒

参予修<宪宗实录>


  

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中会昌四年(甲子,公元八四四年)

春,正月,乙酉朔,杨弁帅其众剽掠城市,杀都头梁季叶,李石奔汾州。弁据军府,释贾群之囚,使其侄与之俱诣刘稹,约为兄弟。稹大喜。石会关守将杨珍闻太原乱,复以关降于稹。

戊子,吕义忠遣使言状,朝议喧然。或言两地皆应罢兵,王宰又上言:“游弈将得刘稹表,臣近遣人至泽潞,贼有意归附。若许招纳,乞降诏命!”李德裕上言:“宰擅受稹表,遣人入贼中,曾不闻奏,观宰意似欲擅招抚之功。昔韩信破田荣,李靖擒颉利,皆因其请降,潜兵掩袭。止可令王宰失信,岂得损朝廷威命!建立奇功,实在今日,必不可以太原小扰,失此事机。望即遣供奉官至行营,督其进兵,掩其无备,必须刘稹与诸将皆举族面缚,方可受纳。兼遣供奉官至晋绛行营,密谕石雄以王宰若纳刘稹,则雄无功可纪。雄于垂成之际,须自取奇功,勿失此便。”又为相府与宰书,言:“昔王承宗虽逆命,犹遣弟承恭奉表诣张相祈哀,又遣其子知感、知信入朝,宪宗犹未之许。今刘稹不诣尚书面缚,又不遣血属祈哀,置章表于衢路之间,游弈将不即毁除,实恐非是。况稹与杨弁通奸,逆状如此,而将帅大臣容受其诈,是私惠归于臣下,不赦在于朝廷,事体之间,交恐不可。自今更有章表,宣即所在焚之。惟面缚而来,始可容受。”德裕又上言:“太原人心从来忠顺,止是贫虚,赏犒不足。况千五百人何能为事!必不可姑息宽纵。且用兵未罢,深虑所在动心。顷张延赏为张?出所逐,逃奔汉州,还入成都。望诏李石、义忠还赴太原行营,召旁近之兵讨除乱者。”上皆从之。是时,李石已至晋州,诏复还太原。辛卯,诏王逢悉留太原兵守榆社,以易定千骑、宣武兖海步兵三千讨杨弁;又诏王元逵以步骑五千自土门入,应接逢军。忻州刺史李丕奏:“杨弁遣人来为游说,臣已斩之,兼断其北出之路,发兵讨之。”辛丑,上与宰相议太原事,李德裕曰:“今太原兵皆在外,为乱者止千馀人,诸州镇必无应者。计不日诛翦,惟应速诏王逢进军,至城下必自有变。”上曰:“仲武见镇、魏讨泽潞有功,必有慕羡之心,使之讨太原何如?”德裕对曰:“镇州趣太原路最便近。仲武去年讨回鹘,与太原争功,恐其不戢士卒,平人受害。”乃止。

上遣中使马元实至太原,晓谕乱兵,且觇其强弱。陈弁与之酣饮三日,且赂之。戊申,元实自太原还,上遣诣宰相议之,元实于众中大言:“相公须早与之节!”李德裕曰:“何故?”元实曰:“自牙门至柳子列十五里曳地光明甲,若之何取之!”德裕曰:“李相正以太原无兵,故发横水兵赴榆社。库中之甲尽在行营,弁何能遽致如此之众乎?”元实曰:“太原人劲悍,皆可为兵,弁召募所致耳。”德裕曰:“召募须有货财,李相止以欠军士绢一匹,无从可得,故致此乱,弁何从得之?”元实辞屈。德裕曰:“从其有十五里光明甲,必须杀此贼!”因奏称:“杨弁微贼,决不可恕。如国力不及,宁舍刘稹。”河东兵戍榆社者闻朝廷令客军取太原,恐妻孥为所屠灭,乃拥监军吕义忠自取太原。壬子,克之,生擒杨弁,尽诛乱卒。

三月,甲寅朔,日有食之。

乙卯,吕义忠奏克太原。丙辰,李德裕言于上曰:“王宰久应取泽州,今已迁延两月。盖宰与石雄素不叶,今得泽州,距上党犹二百里;而石雄所屯距上党才百五十里。宰恐攻泽州缀昭义大军,而雄得乘虚入上党独有其功耳。又宰生子晏实,其父智兴爱而子之,晏实今为磁州刺史,为刘稹所质。宰之顾望不敢进,或为此也。”上命德裕草诏赐宰,督其进兵。且曰:“朕顾兹小寇,终不贷刑。亦知晏实是卿爱弟,将申大义,在抑私怀。”

丁巳,以李石为太子少傅、分司,以河中节度使崔元式为河东节度使,石雄为河中节度使。元式,元略之弟也。

乙未,石雄拔良马等三寨一堡。

辛酉,太原献杨弁及其党五十四人,皆斩于狗脊岭。

壬申,李德裕言于上曰:“事固有激发而成功者:陛下命王宰趣磁州,而何弘敬出师;遣客军讨太原,而戍兵先取杨弁。今王宰久不进军,请徙刘沔镇河阳,仍令以义成精兵二千直抵万善,处宰肘腋之下。若宰识朝廷此意,必不敢淹留。若宰进军,沔以重兵在南,声势亦壮。”上曰:“善!”戊寅,以义成节度使刘沔为河阳节度使。

王逢击昭义将康良佺,败之。良佺弃石会关,退屯鼓腰岭。

黠戛斯遣将军谛德伊斯难珠等入贡,言欲徙居回鹘牙帐,请发兵之期,集会之地。上赐诏,谕以“今秋可汗击回鹘、黑车子之时,当令幽州、太原、振武、天德四镇出兵要路,邀其亡逸,便申册命,并依回鹘故事。”朝廷以回鹘衰微,吐蕃内乱,议复河、湟四镇十八州。乃以给事中刘氵蒙为巡边使,使之先备器械糗粮及诇吐蕃守兵众寡。又令天德、振武、河东训卒砺兵,以俟今秋黠越斯击回鹘,邀其溃败之众南来者,皆委氵蒙与节度团练使详议以闻。氵蒙,晏之孙也。

以道士赵归真为右街道门教授先生。

吐蕃论恐热之将岌藏丰赞恶恐热残忍,降于尚婢婢。恐热发兵击婢婢于鄯州,婢婢分兵为五道拒之。恐热退保东谷,婢婢为木栅围之,绝其水原。恐热将百馀骑突围走保薄寒山,馀众皆降于婢婢。

夏,四月,王宰进攻泽州。

上好神仙,道士赵归真得幸,谏官屡以为言。丙子,李德裕亦谏曰:“归真,敬宗朝罪人,不宜亲近!”上曰:“朕宫中无事时与之谈道涤烦耳。至于政事,朕必问卿等与次对官,虽百归真不能惑也。”德裕曰:“小人见势利所在,则奔趣之,如夜蛾之投烛。闻旬日以来,归真之门,车马辐凑,愿陛下深戒之!”

戊寅,以左仆射王起同平章事,充山南西道节度使。起以文臣未尝执政,直除使相,前无此比,固辞。上曰:“宰相无内外之异,朕有阙失,卿飞表以闻!”

李德裕以州县佐官太冗,奏令吏部郎中柳仲郢裁减。六月,仲郢奏减一千二百一十四员。仲郢,公绰之子也。

宦官有发仇士良宿恶,于其家得兵仗数千。诏削其官爵,籍没家赀。

秋,七月,辛卯,上与李德裕议以王逢将兵屯翼城,上曰:“闻逢用法太严,有诸?”对曰:“臣亦尝以此诘之,逢言:‘前有白刃,法不严,其谁肯进?’”上曰:“言亦有理,卿更召而戒之!”德裕因言刘稹不可赦。上曰:“固然。”德裕曰:“昔李怀光未平,京师蝗旱,米斗千钱,太仓米供天子及六宫无数旬之储。德宗集百官,遣中使马钦绪询之。左散骑常侍李泌取桐叶抟破,以授钦绪献之。德宗召问其故,对曰:‘陛下与怀光君臣之分,如此叶不可复合矣!’由是德宗意定。既破怀光,遂用为相,独任数年。”上曰:“亦大是奇士!”

上闻扬州倡女善为酒令,敕淮南监军选十七人献之。监军请节度使杜悰同选,且欲更择良家美女,教而献之。悰曰:“监军自受敕,悰不敢预闻!”监军再三请之,不从。监军怒,具表其状,上览表默然。左右请并敕节度使同选,上曰:“敕籓方选倡女入宫,岂圣天子所为!杜悰不徇监军意,得大臣体,真宰相才也。朕甚愧之!”遽敕监军勿复选。甲辰,以悰同平章事,兼度支、盐铁转过使。及悰中谢,上劳之曰:“卿不从监军之言,朕知卿有致君之心,今相卿,如得一魏征矣!”

相关词汇

唐武宗
皇太子
李珏
唐武宗
唐武宗
入贡
刘稹
刘稹
刘稹
刘稹
刘从谏
刘稹
招讨使
王宰
王宰
李德裕
刘稹
节度使
石雄
河西
吐蕃
吐蕃
吐蕃
赵归真
赵归真
李德裕
吏部郎中
柳仲郢
刘稹
刘稹
邯郸
成德
节度使
王元逵
刘稹
邢州
邢州
邢州
王元逵
刘稹
何弘敬
史安玉
李德裕
陈夷行
牛僧孺
李德裕
牛僧孺
李宗闵
刘从谏
刘从谏
御史中丞
李回
河南府
牛僧孺
李宗闵
马戴
马戴
虞臣
掌书记
太常博士
姚合
杨敬之
杜牧
都头
李石
刘稹
王宰
李德裕
韩信
田荣
李靖
颉利
王宰
刘稹
石雄
刘稹
王承宗
张相
刘稹
张延赏
李石
李石
王逢
土门
忻州
李德裕
王逢
回鹘
李德裕
刘稹
李德裕
石雄
上党
上党
磁州
刘稹
李石
太子少傅
崔元式
河东节度使
石雄
石雄
李德裕
王宰
何弘敬
刘沔
刘沔
王逢
回鹘
回鹘
幽州
回鹘
吐蕃
吐蕃
回鹘
吐蕃
论恐热
尚婢婢
王宰
赵归真
李德裕
王起
山南西道节度使
文臣
李德裕
吏部郎中
仇士良
王逢
刘稹
李怀光
太仓
李泌
扬州
节度使
杜悰
节度使
杜悰
魏征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