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年

824年,甲辰年龙年),唐穆宗长庆四年;日本弘仁十五年天长元年;渤海国建兴六年,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些历史大事,我们有很多的史料记载证明以及逝世的时间。

824年,甲辰年龙年);日本弘仁十五年天长元年;渤海国建兴六年

长庆四年(八二四)正月廿二日夜,穆宗因服用方士金丹,病发而卒,年三十岁。太子湛立,年十六,是为敬宗。穆宗原名宥,宪宗第三子,贞元十一年(七九五)生。元和元年(八0六),封遂王。七年,册为皇太子,改名恒。十五年正月继位,次年正月改元长庆。穆宗即位时,唐王朝由于宪宗大刀阔斧削藩伐叛,国内初步统一,但藩镇之政治、经济和军事基础尚未根除,穆宗采纳宰相崔植等“销兵”之议,遂导致河朔三镇再度叛乱。穆宗发兵讨伐,历年无功,以罢兵言和告终。从此,唐再失河朔,迄其亡而未能收复。长庆时期,牛、李两党已正式形成,相互倾轧前后历四十年之久。穆宗本人好杂戏游乐,政事荒废,信方士,欲长生不老。自长庆始,唐朝进入晚期。

李程拜相

长庆四年(八二四)五月,敬宗命李逢吉荐举宰相,逢吉列出当时大臣有资历者,以吏部侍郎李程为首。七日,诏以李程与户部侍郎、判度支窦易直并同平章事。

黄洞蛮攻陷陆州

长庆四年(八二四)十一月三日,安南(今越南河内)都护李元喜奏称黄洞蛮与环王国(又名林邑,今越南南部)合兵攻陷陆州(今广西犀牛脚),杀刺史葛维。

渤海大聪睿等入朝宿卫

长庆四年(八二四)二月二日,渤海国送大聪睿等五十人入朝,请为宿卫。

李绅贬端州司马

宰相李逢吉忌户部侍郎李绅。绅族子李虞以文学知名,不愿科举入仕,致书于族父左拾遗李耆,请求推荐为官。其书误送于绅,绅回信讥诮,且以此事言于众人。虞大为恼怒,求见李逢吉,将绅平日议论逢吉之语悉以告之。逢吉益怒,使虞及左补阙张又新等伺察绅之短,扬之于士大夫间,由此士大夫亦多忌绅。及敬宗即位,逢吉及其党羽恐敬宗复用绅,因令枢密使王守证言于敬宗,称敬宗立为太子,皆逢吉之力;李绅等欲立深王,请加贬谪。时敬宗年幼,于长庆四年(八二四)二月三日,贬绅为端州(今广东肇庆)司马。张又新等上奏,言贬绅太轻,敬宗准许杀绅,朝臣皆莫敢言,惟翰林侍读学士韦处厚上疏以为不可。会敬宗阅宫中文书,见裴度、李绅等请立己为太子书,方嗟叹误信谗言。于是,焚张又新等上奏,虽未及召还,然此后有言其事者,皆不听。

染工张韶作乱

占卜术士苏玄明与染坊供人张韶交结,玄明为韶占卜,以为命当富贵。二人策划,欲乘敬宗昼夜击球畋猎之机,举行兵变,遂密结染工百余人。长庆四年(八二四)四月十七日,韶等藏兵器于紫草(用于染工)车中,载入大明宫银台门,欲伺夜兵变。未至,有人疑其车重而问,韶恐谋泄,杀问者,易服挥兵冲入禁中。时敬宗正在清思殿击球,诸宦官大惊闭门,韶等斩关而入。敬宗狼狈逃往左神策军营。左军中尉马存亮出门奉迎,背敬宗入内,遂遣大将康艺全会同神策右军兵马使尚国忠出兵合击,杀张韶、玄明及其党羽,至夜始定。其余众仍有藏于禁苑中者,次日,皆擒获。时宫门紧闭,中外不知敬宗去向,惶惶不安。十八日,敬宗回宫,宰相率百官至延英门朝贺,来者不过数十人。二十日,诸监门宦官守护不力,按法当死,因中尉之请,仅杖三十五人。廿三日,厚赏神策两军立功将士。

张弘靖卒

张弘靖,字元理,蒲州(今山西永济西)人。以父荫入仕,累迁兵部郎中、知制诰,历陕虢、河中观察、节度使。元和九年(八一四)拜同平章事。十年,宪宗欲讨成德,弘靖建言集中兵力先平淮西,然后回师北讨。不为所用,因请出镇。次年,授河东(今山西太原南)节度使,奉诏出兵征讨成德。十四年,移镇宣武(今河南开封)。长庆元年(八二一)、幽州(今北京)刘总削发为僧,诏弘靖代为幽州节度使,处置军政失宜,遂致军乱,贬抚州(今江西)刺史。迁太子宾客,官终太子太保。长庆四年(八二四)卒,年六十五岁。

灵州疏特进渠

长庆四年(八二四)七月十四日,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疏浚特进渠,置营田六百顷。

温造奏弹李佑违敕进奉

长庆四年(八二四)七月,夏绥(今内蒙白城子)节度使李佑入朝为左金吾大将军。廿五日,佑进奉战马一百五十匹,敬宗拒纳。廿七日,侍御史温造奏弹佑违敕(本年三月敕:诸道常贡之外,毋得进奉。)进奉,请如法论罪。诏释其罪。佑颇感慨,言当年随李晟夜袭蔡州城擒吴元济,未尝心怯;今被温侍御弹劾,始为丧胆。

龙州役民塞补牛心山

长庆四年(八二四)八月,龙州(今四川平武东南)刺史尉迟锐奏称境内牛心山上有仙人李龙迁祠堂,颇显神灵。该祠系天宝末年玄宗幸蜀时所立。敬宗遣宦官张士谦赴龙州查看,回奏牛心山上有地方在则天时被掘断。群臣皆言应须修补,敬宗诏许,命龙州征发数万人修筑塞补,百姓疲弊不堪。

波斯大商献沉香亭子材

长庆四年(八二四)九月二日,波斯大商李苏沙献沉香亭子材。左拾遗李汉切谏,以为以沉香木为建造亭子的材料,何异建造瑶台、琼楼。敬宗不听。

郑权卒

郑权,汴州开封人。登进士,初为泾原幕僚。贞元十九年(八0三),节度使刘昌病重入朝,权奉命主持军政,平定该镇军乱,擢行军司马,迁河南尹。历山南东节度使、潼关镇国军使。元和十三年(八一八),移德棣沧景节度使,参与平定淄青李师道之乱,奏于平原、安德二县之间置归化县(今河北平原东北),安置淄青降民。迁邠宁(今陕西彬县)节度使。十五年,出使回纥告宪宗丧期。长庆三年(八二三),与宦官王守澄交结,出镇岭南,以珍宝贿赂宦官,颇为时所讥。四年十月卒。

王智兴置泗州戒坛

长庆四年(八二四)十二月廿一日,徐泗(今江苏徐州)观察使王智兴以敬宗来年生日,请于泗州置戒坛,度僧尼以为皇上资福。自元和(八0六—八二0)以来,诏禁此弊,智兴欲聚财货,首请置之。敬宗准奏。于是四方百姓奔走云集,江淮地区尤甚,智兴收钱财累钜万。浙西(今江苏镇江)观察使李德裕上奏,称如不钤制,至皇上生日时,两浙、福建当失六十万人丁。于是罢之。

杨巨源辞官归里

长庆四年(八二四),杨巨源辞官归故里。杨巨源,字景山,后改为巨济,河中(今山西永济西)人。生于天宝十四年(七五五),卒年不详。贞元五年(七八九)中进士,官至国子司业,与韩愈等为好友。工诗,代表作有《城东早春》等。

薛用弱任光州刺史

长庆年间,薛用弱出任光州(今河南潢川西)刺史(一说大和中自仪曹郎出任光州刺史)。薛用弱,唐传奇作家,字中胜,河中(今山西永济西)人,生卒年不详。撰有传奇集《集异记》。

李逢吉与八关十六子

长庆四年(八二四)四月十六日,以布衣姜洽为补阙,试大理评事陆洿、布衣李虞、刘坚为拾遗。时宰相李逢吉专制朝政,所亲用者张又新、李仲言、李续之、李虞、刘栖楚、姜洽及拾遗张权舆、程昔范八人,又有依附者八人,朝中恶李逢吉者,称之为“八关十六子”。(关谓关要,喻掌权者)按:李逢吉系牛党,故为李党攻击之最。所谓“八关十六子”乃出自当时人李让夷所撰《敬宗实录》,让夷乃李党,故有此编织之辞。宪、穆、敬、文、武、宣六朝《实录》,撰人屡易,其溢美、溢恶,大都类此。

吐蕃求《五台山图》

长庆四年(八二四)九月十九日,吐蕃遣使求《五台山图》。十月,贡牦牛及银犀牛、羊、鹿各一件。

韩愈卒

长庆四年(八二四)十二月廿三月,吏部侍郎韩愈卒。韩愈,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县南)人,郡望昌黎(今辽宁义县),世称韩昌黎。愈三岁丧亲,依伯父扶养,刻苦读书。贞元八年(七九二)中进士,署宣武(今河南开封)观察推官。累迁监察御史,上书言宫市等朝廷弊政而被贬山阳。宪宗即位,召为国子博士,迁史官修撰、考功郎中知制诰、中书舍人等职。力主讨伐淮西吴元济叛乱。裴度出任宣慰处置使,奏为行军司马。元和十四年(八一九),谏阻宪宗迎佛骨,贬潮州(今广东)刺史。穆宗朝,召为国子祭酒,转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等职。韩愈是唐代著名的思想家和文学家。他崇奉儒学,力排佛老,主张恢复孔孟道统,维护封建等级制度。他还倡导文学革新运动。反对骈文,提倡古文,认为文以载道,要求内容和形式的统一。他对各种文体,无不擅长,善于锤炼语言、推陈出新。风格雄奇奔放,富于曲折变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诗歌于李杜之外独成一家,但存在以文为诗和追求僻字险韵的倾向,成就不如其古文。有《昌黎先生集》四十卷传世。

李肇撰成《唐国史补》

长庆年间(八二一—八二四),李肇撰成《唐国史补》三卷。李肇,生卒年不详,元和(八0六—八二0)时曾任监察御史,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等职。此书系其任尚书左司郎中时所撰。该书记载开元(七一三—七四一)至长庆一百余年间史事,共三百0八条,是对刘餗《国朝传记》的续补,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元稹编成《白氏长庆集》

长庆四年(八二四),元稹在浙东(今浙江绍兴)观察使任上,与杭州(今浙江)刺史白居易诗篇唱和,往来频频。二人还常常会面谈论,数日而别。是年底,元稹为白居易诗文结集,题名《白氏长庆集》。

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下长庆四年(甲辰,公元八二四年)

春,正月,辛亥朔,上始御含元殿朝会。

初,柳泌等既诛,方士稍复,因左右以进,上饵其金石之药。有处士张皋者上疏,以为:“神虑淡则血气和,嗜欲胜则疾疹作。药以攻疾,无疾不可饵也。昔孙思邈有言:‘药势有所偏助,令人藏气不平,借使有疾用药,犹须重慎。’庶人尚尔,况于天子!先帝信方士妄言,饵药致疾,此陛下所详知也,岂得复循其覆辙乎!今朝野之人纷纭窃议,但畏忤旨,莫敢进言。臣生长蓬艾,麋鹿与游,无所邀求,但粗知忠义,欲裨万一耳!”上甚善其言,使求之,不获。

丁卯,岭南奏黄洞蛮寇钦州,杀将吏。

庚午,上疾复作。壬申,大渐,命太子监国。宦官欲请郭太后临朝称制。太后曰:“昔武后称制,几倾社稷。我家世守忠义,非武氏之比也。太子虽少,但得贤宰相辅之,卿辈勿预朝政,何患国家不安!自古岂有女子为天下主,而能致唐、虞之理乎!”取制书手裂之。太后兄太常卿钊闻有是议,密上笺曰:“若果徇其请,臣请先帅诸子纳官爵归田里。”太后泣曰:“祖考之庆,钟于吾兄。”是夕,上崩于寝殿。癸酉,以李逢吉摄冢宰。丙子,敬宗即位于太极东序。初,穆宗之立,神策军士人赐钱五十千,宰相议以太厚难继,乃下诏称:“宿卫之勒,诚宜厚赏,属频年旱歉,御府空虚,边兵尚未给仪,沾恤期于均济。神策军士人赐绢十匹、钱十千,畿内诸镇又减五千。仍出内库绫二百万匹付度支,充边军春衣。”时人善之。

自戊寅至庚辰,上赐宦官服色及锦彩金银甚众,或今日赐绿,明日赐绯。

初,穆宗既留李绅,李逢吉愈忌之。绅族子虞颇以文学知名,自言不乐仕进,隐居华阳川,及从父耆为左拾遗,虞与耆书求荐,误达于绅。绅以书诮之,且以语于众人。虞深怨之,乃诣逢吉,悉以绅平日密论逢吉之语告之。逢吉益怒,使虞与补阙张又新及从子前河阳掌书记仲言等伺求绅短,扬之于士大夫间。且言“绅潜察士大夫有群居议论者,辄指为朋党,白之于上。”由是士大夫多忌之。及敬宗即位,逢吉与其党快绅失势,又恐上复用之,日夜谋议,思所以害绅者。楚州刺史苏遇谓逢吉之党曰:“主上初听政,必开延英,有次对官,惟此可防。”其党以为然,亟白逢吉曰:“事迫矣,若俟听政,悔不可追!”逢吉乃令王守澄言于上曰:“陛下所以为储贰,臣备知之,皆逢吉之力也。如杜元颖、李绅辈,皆欲立深王。”度支员外郎李续之等继上章言之。上时年十六,疑未信。会逢吉亦有奏,言“绅谋不利于上,请加贬谪。”上犹再三覆问,然后从之。二月,癸未,贬绅为端州司马。逢吉仍帅百官表贺,既退,百官复诣中书贺,逢吉方与张又新语,门者弗内。良久,又新挥汗而出,旅揖百官曰:“端溪之事,又新不敢多让。”众骇愕辟易,惮之。右拾遗内供奉吴思独不贺,逢吉怒,以思为吐蕃告哀使。丙戌,贬翰林学士庞严为信州刺史,蒋防为汀州刺史。严,寿州人。与防皆绅所引也。给事中于敖,素与严善,封还敕书。人为之惧。曰:“于给事为庞、蒋直冤,犯宰相怒,诚所难也!”及奏下,乃言贬之太轻,逢吉由是奖之。张又新等犹忌绅,日上书言贬绅太轻,上许为杀之。朝臣莫敢言,独翰林侍读学士韦处厚上疏,指述“绅为逢吉之党所谗,人情叹骇。绅蒙先朝奖用,借使有罪,犹宜容假,以成三年无改之孝,况无罪乎!”于是上稍开寤,会阅禁中文书,有穆宗所封一箧,发之,得裴度、杜元颖、李绅疏请立上为太子,上乃嗟叹,悉焚人所上谮绅书。虽未即召还,后有言者,不复听矣。

己亥,尊郭太后为太皇太后。

乙已,尊上母王妃为皇太后。太后,越州人也。

丁未,上幸中和殿击球,自是数游宴、击球、奏乐,赏赐宦官、乐人,不可悉纪。

三月,壬子,赦天下。诸道常贡之外,毋得进奉。

甲寅,上始对宰相于延英殿。

初,牛元翼在襄阳,数赂王庭氵奏以清其家,庭凑不与。闻元翼薨,甲子,尽杀之。

上视朝每晏,戊辰,日绝高尚未坐,百官班于紫宸门外,老病者几至僵踣。谏议大夫李渤白宰相曰:“昨日疏论坐晚,今晨愈甚,请出阁待罪于金吾仗。”既坐班退,左拾遗刘栖楚独留,进言曰:“宪宗及先帝皆长君,四方犹多叛乱。陛下富于春秋,嗣位之初,当宵衣求理。而嗜寝乐色,日晏方起,梓宫在殡,鼓吹日喧,令闻未彰,恶声遐布。臣恐福祚之不长,请碎首王阶以谢谏职之旷。”遂以额叩龙墀,见血不已,响闻閤外。李逢吉宣曰:“刘栖楚休叩头,俟进止!”栖楚捧首而起,更论宦官事,上连挥令出。栖楚曰:“不用臣言,请继以死。”牛僧孺宣曰:“所奏知,门外俟进止!”栖楚乃出,待罪金吾仗,于是宰相赞成其言。上命中使就仗,并李渤宣慰令归。寻擢栖楚为起居舍人,仍赐绯。栖楚辞疾不拜,归东都。

庚午,赐内教坊钱万缗,以备行幸。

夏,四月,甲午,淮南节度使王播罢盐铁转运使。乙未,以布衣姜洽为补阙,试大理评事陆洿、布衣李虞、刘坚为拾遗。时李逢吉用事,所亲厚者张又新、李仲言、李续之、李虞、刘栖楚、姜洽及拾遗张权舆、程昔范,又有从而附丽之者,时人恶逢吉者,目之为八关、十六子。

卜者苏玄明与染坊供人张韶善,玄明谓韶曰:“我为子卜,当升殿坐,与我共食。今主上昼夜球、猎,多不在宫中,大事可图也。”韶以为然,乃与玄明谋结染工无赖者百馀人,丙申,匿兵于紫草,车载以入银台门,伺夜作乱。未达所诣,有疑其重载而诘之者,韶急,即杀诘者,与其徒易服挥兵,大呼趣禁庭。上时在清思殿击球,诸宦者见之,惊骇,急入闭门,走白上。盗寻斩关而入。先是右神策中尉梁守谦有宠于上,每两军角伎艺,上常佑右军。至是,上狼狈欲幸右军,左右曰:“右军远,恐遇盗,不若幸左军近。”上从之。左神策中尉河中马存亮闻上至,走出迎,捧上足涕泣,自负上入军中,遣大将康艺全将骑卒入宫讨贼。上忧二太后隔绝,存亮复以五百骑迎二太后至军。张韶升清思殿,坐御榻,与苏玄明同食,曰:“果如子言!”玄明惊曰:“事止此邪!”韶惧而走。会康艺全与右军兵马使尚国忠引兵至,合击之,杀韶、玄明及其党,死者狼藉。逮夜始定,馀党犹散匿禁苑中。明日,悉擒获之。时宫门皆闭,上宿于左军,中外不知上所在,人情恇骇。丁酉,上还宫,宰相帅百官诣延英门贺,来者不过数十人。盗所历诸门,监门宦者三十五人法当死。己亥,诏并杖之,仍不改职任。壬寅,厚赏两军立功将士。

五月,乙卯,以使部侍郎李程、户部侍郎、判度支窦易直并同平章事。上问相于李逢吉,逢吉列上当时大臣有资望者,程为之首,故用之。上好治宫室,欲营别殿,制度甚广,李程谏,请以所具木石回奉山陵,上即从之。

六月,己卯朔,以左神策大将军康艺全为鄜坊节度使。

上闻王庭凑屠牛元翼家,叹宰辅非才,使凶贼纵暴。翰林学士韦处厚因上疏言:“裴度勋高中夏,声播外夷,若置之岩廊,委其参决,河北、山东必禀朝算。管仲曰:‘人离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圣。’理乱之本,非有他术,顺人则理,违人则乱。伏承陛下当食叹息,恨无萧、曹,今有一裴度尚不能留,此冯唐所以谓汉文得廉颇、李牧不能用也。夫御宰相,当委之,信之,亲之,礼之,于事不效,于国无劳,则置之散寮,黜之远郡。如此,则在位者不敢不厉,将进者不敢苟求。臣与逢吉素无私嫌,尝为裴度无辜贬官。今之所陈,上答圣明,下达群议耳。”上见度奏状无平章事,以问处厚。处厚具言李逢吉排沮之状。上曰:“何至是邪!”李程亦劝上加礼于度。丙申,加度同平章事。张韶之乱,马存亮功为多,存亮不自矜,委权求出。秋,七月,以存亮为淮南监军使。

夏绥节度使李祐入为左金吾大将军,壬申,进马百五十匹,上却之。甲戌,侍御史温造于阁内奏弹祐违敕进奉,请论如法,诏释之。祐谓人曰:’吾夜半入蔡州城取吴元济,未尝心动,今日胆落于温御史矣!”

八月,丁卯朔,安南奏黄蛮入寇。

龙州刺史尉迟锐上言:“牛心山素称神异,有掘断处,请加补塞。”从之。役数万人于绝险之地,东川为之疲弊。

九月,丁未,波斯李苏沙献沉香亭子材。左拾遗李汉上言:“此何异瑶台、琼室!”上虽怒,亦优容之。汉,道明之六世孙也。

冬,十月,戊戌,翰林学士韦处厚谏上宴游曰:“先帝以酒色致疾损寿,臣是时不死谏者,以陛下年已十五故也。今皇子才一岁,臣安敢畏死而不谏乎!”上感其言,赐锦彩百匹、银器四。

十一月,戊午,安南奏:黄蛮与环王合兵攻陷陆州,杀刺史葛维。

庚申,葬睿圣文惠孝皇帝于光陵,庙号穆宗。

王播以钱十万缗赂王安澄,求复领利权,十二月,癸未,谏议大夫独孤朗、张仲方、起居郎柳公权、起居舍人宋申锡、拾遗李景让、薛廷老请开延英论其奸邪。上问:“前廷争者不在中邪?”即日,除刘栖楚谏议大夫。景让,憕之曾孙;廷老,河中人也。

十二月,庚寅,加天平节度使乌重胤同平章事。

乙未,徐泗观察使王智兴以上生日,请于泗州置戒坛,度僧尼以资福,许之。自元和以来,敕禁此弊,智兴欲聚货,首请置之,于是四方辐凑,江、淮尤甚,智兴家赀由此累巨万。浙西观察使李德裕上言:“若不钤制,至降诞日方停,计两浙、福建当失六十万丁。”奏至,即日罢之。

是岁,回鹘崇德可汗卒,弟曷萨特勒立。

8月5日-平城天皇,日本第51代天皇

相关词汇

甲辰
龙年
长庆
弘仁
天长
建兴
长庆
彝泰
甲辰
龙年
弘仁
天长
建兴
方士
皇太子
改元
崔植
长庆
李程
李逢吉
吏部侍郎
李程
李程
户部侍郎
窦易直
渤海国
李绅
户部侍郎
李绅
李虞
张又新
李绅
张又新
侍读学士
韦处厚
裴度
李绅
张又新
张韶
张韶
宦官
中尉
张韶
宦官
中尉
张弘靖
张弘靖
父荫
知制诰
成德
成德
幽州
刘总
幽州节度使
太子宾客
太子太保
温造
李佑
白城子
李佑
温造
李晟
吴元济
牛心山
牛心山
郑权
郑权
镇国军
李师道
河北平原
王守澄
王智兴
王智兴
江淮地区
浙西
李德裕
杨巨源
杨巨源
杨巨源
天宝十四年
国子司业
李逢吉
李虞
李逢吉
张又新
李虞
刘栖楚
八关十六子
李逢吉
八关十六子
吏部侍郎
韩昌黎
宫市
知制诰
吴元济叛乱
裴度
兵部侍郎
吏部侍郎
京兆尹
孔孟
封建等级制度
唐宋八大家
李杜
李肇
李肇
李肇
长庆
刘餗
浙东
观察使
元稹
柳泌
张皋
孙思邈
太子监国
宦官
郭太后
临朝称制
李逢吉
神策军
神策军
李绅
李逢吉
左拾遗
张又新
王守澄
杜元颖
李绅
员外郎
中书
翰林学士
庞严
信州
汀州
给事中
于敖
张又新
侍读学士
韦处厚
裴度
杜元颖
郭太后
皇太后
太后
宦官
谏议大夫
刘栖楚
宪宗
李逢吉
刘栖楚
起居舍人
淮南节度使
王播
李逢吉
张又新
中尉
梁守谦
中尉
李程
户部侍郎
李逢吉
李程
大将军
节度使
王庭凑
韦处厚
管仲
裴度
冯唐
廉颇
李牧
裴度
平章事
李逢吉
李程
李祐
侍御史
温造
吴元济
波斯
韦处厚
王播
谏议大夫
独孤朗
张仲方
起居郎
起居舍人
宋申锡
李景让
刘栖楚
谏议大夫
乌重胤
王智兴
李德裕
崇德可汗
8月5日
平城天皇
日本
天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