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年

晋成帝咸康四年(公元338年)莫容氏吞并段氏,转为前燕地。

公元338年,东晋咸康四年

公元338年,拓跋部首领什翼犍建立代政权, 376年,前秦苻坚攻代,什翼犍战死。

晋成帝咸康四年(公元338年),苻坚比慕容垂小十二岁。大人物当然也不能长像平凡,或者说不能长成人样,所以苻坚“臂垂过膝,目有紫光”,不过更了不起的是,他背上长了一大块气势磅礴的胎记,隐约是一段铭文:“草付臣又土王咸阳”。

公元338年,首领什翼犍建立代政权,都于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逐渐强大起来。

东晋咸康四年(338),拓跋什翼犍即代王位,设官分职,制定刑法,国家机构逐步完备。

公元338年,拓跋翳槐死,郁律子拓跋什冀键在繁峙北(山西浑源西南)立为代王。始置百官,后又建都盛乐(今内蒙古托克托县)。

公元338年,少年冉闵首次参加战争,在昌黎大战,史载后赵诸军尽溃,唯游击将军冉闵三千汉军独全。

咸康四年 (公元338年),在邾县侨置豫州,五年,豫州侨迁芜湖,西阳郡沿属豫州。孝武帝太元三年 (公元378年), 在九江王英布旧城置南新蔡郡 (今黄梅西南),辖蕲阳 (即蕲春更名)及侨置4县,属南豫州,本区域始为两郡并治。

公元338年,少年冉闵首次参加战争,在昌黎大战,史载后赵诸军尽溃,唯游击将军冉闵三千汉军独全。此战后,冉闵成名,被石虎提拔为北中郎将,参加了防卫后赵北方边界的战事(当时北方燕代之地,后赵镜内有内迁的丁零,乌恒,夫余等各族各部,时常有叛乱,外有慕容鲜卑常发兵寇边。)冉闵在防卫后赵北方边界的战斗中屡立奇功(其间也有两次调到外地作战)。

东晋咸康4年(公元338年)改置浚仪县,隋大业2年(公元606年)恢复城父建制。明洪武初,废城父县,并入亳州,改称城父寨,解放前后,一直为区、公社、乡镇政府所在地。

咸康四年(公元338年),在邾县侨置豫州,五年,豫州侨迁芜湖,西阳郡沿属豫州。孝武帝太元三年(公元378年),在九江王英布旧城置南新蔡郡(今黄梅西南),辖蕲阳(即蕲春更名)及侨置4县,属南豫州,市域始为两郡并治。南北朝时武装割据,域内建置更迭频繁。南朝宋分西阳郡置建宁左郡(今麻城西南)。

燕赵夹击段辽,灭亡。

辽西鲜卑段辽部常与辽东慕容皝相攻,辽又多次侵扰后赵边境。咸康三年(337)慕容皝称燕王后,派将军宋回向赵称藩,欲与赵东西夹击段辽。次年初,石虎派水陆大军十七万人向辽西进攻。三月,慕容皝引兵击败段兰部;石虎大军乘势进击,攻下四十余城,段辽弃都城令支(今河北迁安西)奔密云山,其部下刘群、卢谌、崔悦等封府库降附后赵。辽随即向石虎奉表献马请降。石虎入其都城,将其国民二万户迁徒至司(今河北邢台)、雍(今陕西西安)、兖(今山东鄄城东北)、豫(今河南许昌东)四州;又擢用降附士大夫及有才能者多人。

李寿称帝改成为汉

成帝李期骄虐好杀,尽失人心。李骧(特之弟,雄之叔)子汉王李寿素为李期及李越所忌。寿于是联络巴西处士龚壮,与部下罗恒、解思明等人谋反。玉恒四年(338)四月,寿与任调、李奕率军攻占成都,杀李越、景骞、田褒等人,幽废李期,自即皇帝位,改国号为汉,改元汉兴。又改立宗庙,追尊父骧为献皇帝,立阎氏为后,子势为皇太子,以旧庙为大成庙,原有制度多所更变,任命董皎、罗恒、解思明、任调、李奕等官爵有差。李期旧臣及与李特兄弟入蜀之六郡士人一概废置不用。同年五月,废帝李期自缢身亡,葬以王礼。

什翼犍继位代王

晋咸康四年(338),代王拓跋翳槐病,命诸大人立其弟什翼犍。先是,其弟什翼犍于咸和四年(329)入后赵为质,翳愧既卒。国内诸大人以什翼犍在远,来未可必,乃杀其次弟拓跋屈,更立屈弟拓跋孤。孤不受,自至赵都邺城(今河北磁县东南)以身赎什翼犍。十一月,什翼犍在繁畤(今山西应县东)北即代王位,改元建国,分国之半以与孤。当初猗卢死后,代国内乱,部落流散,国势衰微。什翼犍继立后始置百官,分掌众务,制反逆、杀人、奸盗之法,号令明白,政事清简,百姓开始安居,久之,国势逐渐强盛。其境东自今朝鲜元山至春川处,西至破落那(今苏联费尔干纳盆地),南临阴山(今内蒙古包头北),北尽沙漠,有部众数十万人。

优辽附燕被杀

建武四年(338),段辽奔密云山,降石虎; 中途返悔,转附慕容皝。时石虎已派麻秋率军三万迎段辽,结果为慕容皝与段辽伏兵大败,损失惨重。皝于是尽得段辽之众,待辽以上宾之礼。次年四月,段辽又谋反燕,燕人杀之。其党与数十人亦同被杀,燕人送辽首于后赵。

显宗成皇帝中之下咸康四年(戊戌,公元三三八年)

春,正月,燕王皝遣都尉赵槃如赵,听师期。赵王虎将击段辽,募骁勇者三万人,悉拜龙腾中郎。会辽遣段屈云袭赵幽州,幽州刺史李孟退保易京。虎乃以桃豹为横海将军,王华为渡辽将军,帅舟师十万出漂渝津;支雄为龙骧大将军,姚弋仲为冠军将军,帅步骑七万前锋以伐辽。

三月,赵槃还至棘城。燕王皝引兵攻掠令支以北诸城。段辽将追之。慕容翰曰:“今赵兵在南,当并力御之;而更与燕斗,燕王自将而来,其士卒精锐,若万一失利,将何以御南敌乎!”段兰怒曰:“吾前为卿所误,以成今日之患,吾不复堕卿计中矣!”乃悉将见众追之。皝设伏以待之,大破兰兵,斩首数千级,掠五千户及畜产万计以归。

赵王虎进屯金台。支雄长驱入蓟,段辽所署渔阳、上谷、代郡守相皆降,取四十馀城。北平相阳裕帅其民数千家登燕山以自固,诸将恐其为后患,欲攻之。虎曰:“裕儒生,矜惜名节,耻于迎降耳,无能为也。”遂过之,至徐无。段辽以弟兰既败,不必复战,帅妻子、宗族、豪大千馀家,弃令支,奔密云山。将行,执慕容翰手泣曰:“不用卿言,自取败亡。我固苦心,令卿失所,深以为愧。”翰北奔宇文氏。

辽左右长史刘群、卢谌、崔悦等封府库请降。虎遣将军郭太、麻秋帅轻骑二万追辽,至密云山。获其母妻,斩首三千级。辽单骑走险,遣其子乞特真奉表及献名马于赵,虎受之。

虎入令支官,论功封赏各有差。徙段国民二万馀户于司、雍、兖、豫四州;士大夫之有才行,皆擢叙之。阳裕诣军门降。虎让之曰:“卿昔为奴虏走,今为士人来,岂识知天命,将逃匿无地邪?”对曰:“臣昔事王公,不能匡济;逃于段氏,复不能全。今陛下天网高张,笼络四海,幽、冀豪杰莫不风从,如臣比肩,无所独愧。生死之命,惟陛下制之!”虎悦,即拜北平太守。

夏,四月,癸丑,以慕容皝为征北大将军、幽州牧,领平州刺史。

成主期骄虐日甚,多所诛杀,而籍没其资财、妇女,由是大臣多不自安。汉王寿素贵重,有威名,期及建宁王越等皆忌之。寿惧不免,每当入朝,常诈为边书,辞以警急。

初,巴西处士龚壮,父、叔皆为李特所杀。壮欲报仇,积年不除丧。寿数以礼辟之,壮不应;而往见寿,寿密问壮以自安之策。壮曰:“巴、蜀之民本皆晋臣,节下若能发兵西取成都,称籓于晋,谁不争为节下奋臂前驱者?如此则福流子孙,名垂不朽,岂徒脱今日之祸而已!”寿然之,阴与长史略阳罗恒、巴西解思明谋攻成都。

期颇闻之,数遣许涪至寿所,伺其动静;又鸩杀寿养弟安北将军攸。寿乃诈为妹夫任调书,云期当取寿;其众信之,遂帅步骑万馀人自涪袭成都,许赏以城中财物,以其将李弈为前锋。期不意其至,初不设备。寿世子势为翊军校尉,开门纳之,遂克成都,屯兵宫门。期遣侍中劳寿。寿奏建宁王越、景骞、田褒、姚华、许涪及征西将军李遐、将军李西等怀奸乱政,皆收杀之。纵兵大掠,数日乃定。寿矫以太后任氏令废期为邛都县公,幽之别宫。追谥戾太子曰哀皇帝。

罗恒、解思明、李弈等劝寿称镇西将军、益州牧、成都王,称籓于晋,送邛都公于建康;任调及司马蔡兴、侍中李艳等劝寿自称帝。寿命筮之,占者曰:“可数年天子。”调喜曰:“一日尚足,况数年乎!”思明曰:“数年天子,孰与百世诸侯?”寿曰:“朝闻道,夕死可矣。”遂即皇帝位,改国号曰汉,大赦,改元汉兴。以安车束帛征龚壮为太师。壮誓不仕,寿所赠遗,一无所受。寿改立宗庙,追尊父骧曰献皇帝,母昝氏曰皇太后。立妃闫氏为皇后,世子势为皇太子。更以旧庙为大成庙,凡诸制度,多所改易。以董皎为相国,罗恒为尚书令,解思明为广汉太守,任调为镇北将军、梁州刺史,李弈为西夷校尉,从子权为宁州刺史。公、卿、州、郡,悉用其僚佐代之;成氏旧臣、近亲及六郡士人,皆见疏斥。邛都公期叹曰:“天下主乃为小县公,不如死!”五月,缢而卒。寿谥曰幽公,葬以王礼。

赵王虎以燕王皝不会赵兵攻段辽而自专其利,欲伐之。太史令赵揽谏曰:“岁星守燕分,师必无功。”虎怒,鞭之。皝闻之,严兵设备:罢六卿,纳言,常伯,冗骑常侍官。赵戎卒数十万,燕人震恐。皝谓内史高诩曰:“将若之何?”对曰:“赵兵虽强,然不足忧,但坚守以拒之,无能为也。”

相关词汇

前燕
段辽
拓跋
苻坚
苻坚
慕容垂
苻坚
盛乐
拓跋什翼犍
代王
拓跋翳槐
代王
盛乐
托克托县
冉闵
昌黎
后赵
游击将军
邾县
豫州
豫州
西阳郡
南新蔡郡
南豫州
冉闵
后赵
战事
后赵
冉闵
浚仪县
城父县
亳州
豫州
南朝宋
西阳郡
左郡
段辽
辽西
段辽
辽东
慕容皝
后赵
慕容皝
段辽
辽西
慕容皝
段辽
令支
卢谌
邢台
鄄城
李寿
李骧
李期
龚壮
玉恒
李期
国号
汉兴
皇太子
李期
李特
李期
代王
拓跋翳槐
咸和
后赵
拓跋屈
拓跋孤
邺城
分国
猗卢
春川
费尔干纳盆地
建武
段辽
慕容皝
麻秋
段辽
慕容皝
段辽
段辽
后赵
段辽
段屈云
李孟
易京
支雄
姚弋仲
段辽
慕容翰
段兰
段辽
渔阳
上谷
徐无
段辽
卢谌
阳裕
慕容皝
幽州牧
王越
龚壮
李特
长史
翊军校尉
王越
征西将军
李西
邛都县
镇西将军
益州牧
成都王
邛都
建康
汉兴
龚壮
皇太后
皇太子
广汉太守
镇北将军
校尉
宁州
邛都
赵兵
段辽
常伯
高诩
赵兵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