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年

301年指的是:公元301年,永宁元年。

公元301年建国,1263年制定共和法规,是欧洲最古老的共和国。15世纪起确定现在的国名。第一次大战期间保持中立,第二次大战期间被纳粹德国侵占,1944年对德宣战。战后由共产党、社会党联合执政。1988年7月,圣马力诺组成新政府,由天民党和共产党联合执政。1993年5月,圣马力诺大选后,圣马力诺政府由天民党和社会党共同执政。

公元301年氏族人李特率流兵起义。

晋惠帝永宁元年(公元301年),兴晋县改属益州汉中郡。兴晋曾为成汉国李特父子管辖。东晋咸和二年(公元327年),县境之长利、兴晋,隶荆州魏兴郡。东晋太和元年(公元366年),县境东属襄阳郡,西属汉中郡。前秦苻坚建元十八年(公元382年),县境西北部隶洛州(治所今山阳)之魏兴郡(今湖北上津),县东隶荆州南乡郡,东晋孝武帝太元九年(公元384年),桓冲部将郭宝北伐,收复魏兴郡,县境复归东晋。

雷台始建于公元301年——375年,位于武威市城区内,是中国旅游标志“马踏飞燕”的出土地,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张轨出使凉洲

永兴元年(301)正月,晋廷任命张轨为凉州刺史。张轨字士彦,安定乌氏(今甘肃平凉西北)人,汉常山景王张耳十七代孙。泰始元年,受叔父锡官五品,后为太子舍人、散骑常侍、征西将军。惠帝时,朝野权势争斗,政出多门,时方多难,张轨于是心怀图据河西之意,向朝廷求仕凉州,而公卿亦举其才堪御远,于是朝廷任轨为护羌校尉、凉州刺史,当时州境贼盗纵横,鲜卑叛乱,张轨到任后,即派军征伐,斩首万余级,西士臣服。又以宋配、阴充、汜瑗、阴澹为股肱之谋,征发九郡胄子五百人,设立学校,置崇文祭酒,春秋行乡射之礼。于是凉州大兴教化,张轨始据有其地。

赵廞李庠火并

赵廞割据蜀地,与中国断绝来往后,流民李特、李庠与兄弟妹夫李含、任回等四千骑归属赵廞。其中李庠是东羌良将,晓知军法,骁勇而得众心,赵廞恶其齐整,甚怀疑虑。长史蜀郡杜淑、张粲劝说赵廞,以李氏非其族类,其心必异,以大逆不道之罪斩李庠,并其子侄十余人。李特、李流将兵在外,闻变,于是乘赵廞遣派费远、李苾、常俊率万人断绝北道之际,袭杀,然后乘胜进攻成都,赵廞抵挡不住,与妻乘小船逃跑,旋为从者所杀。李特兵进入成都,纵兵大掠,并派人到洛阳陈述赵廞罪恶。

汶山羌起事

永宁元年(301)三月,汶山(今四川茂县)羌反晋,益州(今四川成都)刺史罗尚派督牙门将王敦率兵镇压,但被羌人所杀。同时,离狐王盛、颍川处穆等亦在颍川长社县(今河南长葛东北)浊泽里聚众,民众从者日以万数。赵王司马伦派管袭镇压,王盛、处穆被杀;汶山羌也于永宁元年(301)八月被罗尚击破。

李特率流民起义

永宁元年(301),流民李特等起兵反晋。当初,流民请就食于蜀,晋廷令其回返原地,并遣御史冯该、张昌监督其事。李特遣天水阎氏向益州刺史罗尚请求至秋返还,并贿赂罗尚及冯该,得到允许。李特及弟流因讨赵廞有功封侯,授予宣威将军、奋武将军,但被广汉太守辛冉寝阻。罗尚限令流民于永宁元年七月上道,并下令州郡逼遣,流民怨愤,且水潦方盛,年谷未登,没有行资。李特复遣阎氏要求罗尚延缓至冬,但辛冉及犍为太守李苾不同意,并与罗尚及梓潼太守于诸要关口把设,搜抢流民财物。引致流民恐恨,于是纷纷归附李特,特在绵竹(今县东南)安抚流民,旬月间归附者二万余人。李流部下亦有数千人。李特再次派阎氏要求罗尚宽限,得到罗尚允诺。是年冬十月,李特将大营分为二,自居北营,流居东营。辛冉,李苾发兵进攻流民,罗尚亦辅兵攻伐,李特是是率流民军向官军展开进攻。六郡流民推特为镇北大将军,流为镇东大将军;数败川军,占据广汉,又进攻成都。特兄子及亲戚皆为将帅,又与蜀民约法三章,施舍赈贷,礼贤拨滞,军政肃然,深得川人之心。罗尚等军屡次溃败,有民谣云:“李特尚可,罗尚杀我。”

孝惠皇帝中之上永宁元年(辛酉,公元三零一年)

春,正月,以散骑常侍安定张轨为凉州刺史。轨以时方多难,阴在保据河西之志,故求为凉州。时州境盗贼纵横,鲜卑为寇。轨至,以宋配、汜瑗为谋主,悉讨破之,威著西土。

相国伦与孙秀使牙门赵奉诈传宣帝神语云:“伦宜早入西宫。”散骑常侍义阳王威,望之孙也,素谄事伦,伦以威兼侍中,使威逼夺帝玺绶,作禅诏,又使尚书令满奋持节、奉玺绶禅位于伦。左卫将军王舆、前军将军司马雅等帅甲士入殿,晓谕三部司马,示以威赏,无敢违者。张林等屯守诸门。乙丑,伦备法驾入宫,即帝位,赦天下,改元建始。帝自华林西门出居金墉城,伦使张衡将兵守之。

丙寅,尊帝为太上皇,改金墉曰永昌宫,废皇太孙为濮阳王。立世子荂为皇太子,封子馥为京兆王,虔为广平王,诩为霸城王,皆侍中将兵。以梁王肜为宰衡,何劭为太宰,孙秀为侍中、中书监、骠骑将军、仪同三司,义阳王威为中书令,张林为卫将军,其馀党与,皆为卿、将,超阶越次,不可胜纪;下至奴卒,亦加爵位。每朝会,貂蝉盈坐,时人为之谚曰:“貂不足,狗尾续。”是岁,天下所举贤良、秀才、孝廉皆不试,郡国计吏及太学生年十六以上者皆署吏;守令赦日在职者皆封侯;郡纲纪并为孝廉,县纲纪并为廉吏。府库之储,不足以供赐与。应侯者多,铸印不给,或以白板封之。

初,平南将军孙旂之子弼、弟子髦、辅、琰皆附会孙秀,与之合族,旬月间致位通显。及伦称帝,四子皆为将军,封郡侯,以旂为车骑将军、开府,旂以弼等受伦官爵过差,必为家祸,遣幼子回责之,弼等不从。旂不能制,恸哭而已。

癸酉,杀濮阳哀王臧。孙秀专执朝政,伦所出诏令,秀辄改更与夺,自书青纸为诏,或朝行夕改,百官转易如流。张林素与秀不相能,且怨不得开府,潜与太子荂笺,言:“秀专权不合众心,而功臣皆小人,挠乱朝廷,可悉诛之。”荂以书白伦,伦以示秀。秀劝伦收林,杀之,夷其三族。秀以齐王冏、成都王颖、河间王颙,各拥强兵,据方面,恶之。乃尽用其亲党为三王参佐,加冏镇东大将军,颖征北大将军,皆开府仪同三司,以宠安之。

李庠骁勇得众心,赵廞浸忌之而未言。长史蜀郡杜淑、张粲说廞曰:“将军起兵始尔,而遽遣李庠握强兵于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倒戈授人也,宜早图之。”会庠劝廞称尊号,淑,粲因白廞以庠大逆不道,引斩之,并其子侄十馀人。时李特、李流皆将兵在外,廞遣人慰抚之曰:“庠非所宜言,罪应死。兄弟罪不相及。”复以特、流为督将。特、流怨廞,引兵归绵竹。

廞牙门将涪陵许弇求为巴东监军,杜淑、张粲固执不许,弇怒,手杀淑、粲于廞閤阁下,淑、粲左右复杀弇。三人,皆廞之腹心也,廞由是遂衰。

廞遣长史犍为费远、蜀郡太守李苾、督护常俊督万馀人断北道,屯绵竹之石亭。李特密收兵得七千馀人,夜袭远等军,烧之,死者什八九,遂进攻成都。费远、李苾及军祭酒张微,夜斩关走,文武尽散。廞独与妻子乘小船走,至广都,为从者所杀。特入成都,纵兵大掠,遣使诣洛阳,陈廞罪状。

初,梁州刺史罗尚,闻赵廞反,表“廞素非雄才,蜀人不附,败亡可计日而待。”诏拜尚平西将军、益州刺史,督牙门王敦、蜀郡太守徐俭,广汉太守辛冉等七千馀人入蜀。特等闻尚来,甚惧,使其弟骧于道奉迎,并献珍玩。尚悦,以骧为骑督。特、流复以牛酒劳尚于绵竹,王敦、辛冉说尚曰:“特等专为盗贼,宜因会斩之;不然,必为后患。”尚不从。冉与特有旧,谓特曰:“故人相逢,不吉当凶矣。”特深自猜惧。三月,尚至成都。汶山羌反,尚遣王敦讨之,为羌所杀。齐王冏谋讨赵王伦,未发,会离狐王盛、颍川处穆聚众于浊泽,百姓从之,日以万数。伦以其将管袭为齐王军司,讨盛、穆,斩之。冏因收袭,杀之,与豫州刺史何勖、龙骧将军董艾等起兵,遣使告成都王颖、河间王颙、常山王乂及南中郎将新野公歆,移檄征、镇、州、郡、肥、国,称:“逆臣孙秀,迷误赵王,当共诛讨。有不从命者,诛及三族。”

使者至邺,成都王颖召邺令卢志谋之。志曰:“赵王篡逆,人神共愤,殿下收英俊以从人望,杖大顺以讨之,百姓必不召自至,攘臂争进,蔑不克矣!”颖从之,以志为谘议参军,仍补左长史。志,毓之孙也。颖以兖州刺史王彦、冀州刺史李毅、督护赵骧、石超等为前锋,远近响应;至朝歌,众二十馀万。超,苞之孙也。常山王乂在其国,与太原内史刘暾各帅众为颖后继。

新野公歆得冏檄,未知所从。嬖人王绥曰:“赵亲而强,齐疏而弱,公宜从赵。”参军孙洵大言于众曰:“赵王凶逆,天下当共诛之,何亲疏强弱之有!”歆乃从冏。

前安西参军夏侯奭在始平,合众数千人以应冏,遣使邀河间王颙。颙用长史陇西李含谋,遣振武将军河间张方讨擒奭及其党,腰斩之。冏檄至,颙执冏使送于伦,遣张方将兵助伦。方至华阴,颙闻二王兵盛,复召方还,更附二王。

冏檄至扬州,州人皆欲应冏。刺史郗隆,虑之玄孙也,以兄子鉴及诸子悉在洛阳,疑未决,悉召僚吏谋之。主簿淮南赵诱、前秀才虞潭皆曰:“赵王篡逆,海内所疾;今义兵四起,其败必矣。为明使君计,莫若自将精兵,径赴许昌,上策也;遣将将兵会之,中策也;量遣小军,随形助胜,下策也。”隆退,密与别驾顾彦谋之,彦曰:“诱等下策,乃上计也。”治中留宝、主簿张褒、西曹留承闻之,请见,曰:“不审明使君今当何施?”隆曰:“我俱受二帝恩,无所偏助,欲守州而己。”承曰:“天下,世祖之天下也。太上承代已久,今上取之,不平,齐王顺时举事,成败可见。使君不早发兵应之,狐疑迁延,变难将生,此州岂可保也!”隆不应。潭,翻之孙也。隆停檄六日不下,将士愤怒。参军王邃镇石头,将士争往归之,隆遣从事于牛渚禁之,不能止。将士遂奉邃攻隆,隆父子及顾彦皆死,传首于冏。

安南将军、监沔北诸军事孟观,以为紫宫帝坐无他变,伦必不败,乃为之固守。

伦、秀闻三王兵起,大惧,诈为冏表曰:“不知何贼猝见攻围,臣懦弱不能自固,乞中军见救,庶得归死。”以其表宣示内外;遣上军将军孙辅、折冲将军李严帅兵七千自廷寿关出,征虏将军张泓、左军将军蔡璜、前军将军闾和帅兵九千自崿阪关出,镇军将军司马雅、扬威将军莫原帅兵八千自成皋关出,以拒冏。遣孙秀子会督将军士猗、许超帅宿卫兵三万以拒颖。召东平王楙为卫将军,都督诸军,又遣京兆王馥、广平王虔帅兵八千为三军继援。伦、秀日夜祷祈、厌胜以求福,使巫觋选战日,又使人于嵩山著羽衣,诈称仙人王乔,作书述伦祚长久,欲以惑众。

相关词汇

公元301年
张轨
圣马力诺
圣马力诺
李特
魏兴郡
襄阳郡
汉中郡
苻坚
魏兴郡
桓冲
雷台
马踏飞燕
张轨
永兴
张轨
太子舍人
散骑常侍
征西将军
张轨
河西
护羌校尉
崇文祭酒
张轨
赵廞
李特
李庠
李庠
赵廞
赵廞
李庠
李特
李流
赵廞
赵廞
汶山羌
益州
罗尚
牙门将
王敦
颍川
长社县
汶山羌
罗尚
李特
流民起义
张昌
李特
罗尚
李特
赵廞
宣威将军
奋武将军
广汉太守
辛冉
罗尚
罗尚
辛冉
梓潼太守
李特
绵竹
李流
李特
罗尚
李特
大营
辛冉
李特
镇北大将军
镇东大将军
广汉
罗尚
李特
散骑常侍
张轨
河西
孙秀
王威
三部司马
金墉城
张衡
金墉
宰衡
孙秀
中书监
骠骑将军
王威
貂蝉
孙秀
车骑将军
王臧
孙秀
王颙
镇东大将军
征北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
李庠
赵廞
李庠
李特
李流
绵竹
牙门将
军祭酒
张微
罗尚
赵廞
徐俭
广汉太守
辛冉
绵竹
辛冉
汶山羌
赵王
豫州
王颙
南中郎将
孙秀
冀州
督护
刘暾
王绥
始平
王颙
张方
郗隆
赵诱
虞潭
牛渚
安南将军
孟观
孙辅
折冲将军
蔡璜
镇军将军
嵩山
王乔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