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其行

顾其行,民航运输管理专家。40年代参加开辟我国早期的国际航线。50年代参加筹建民航科研所(中国民航总局科学研究所,现中国民用航空局第二研究所)。在担任我国驻国际民航组织副代表期间,参与解决国际航空发展中在经济、管理、法律方面的重大问题。提出定期、不定期航班的分类方法,被国际上采用。

顾其行,1917年10月21日生于江西省南昌市,祖籍江苏松江。父亲顾薄华,邮局高级职员,母亲姚因,主持家务。顾其行于1929年进上海徐汇中学读书。他天资聪颖,刻苦上进,学习成绩优异,名列前茅。1935年9月考入南京中央大学数学系,读了两年。时值日本侵略军对我国进行全面侵略,顾其行萌发了“科学救国”、“航空救国”的思想,在1937年下半年转读航空工程系,1940 年7月大学毕业后经学校介绍到成都航空研究院空气动力组任副研究员,进行空气动力试验用的风洞的设计和制造工作。后因缺乏精密仪表不能试验而离开该院。1942年5月,顾其行经考试进入中国航空公司,任机航组办事员。1943年承担宝鸡办事处设站工作,后调任兰州办事处和印度汀江、四川宜宾办事处处长。1945年5月被选派赴美国实习民航管理和民航业务。1946年回国,任中航营业组国际联运课(后改为客运课)课长,1948年被聘为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同年先后代表中航参加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去澳洲悉尼召开的会议和国际民航组织在美国西雅图召开的北太平洋区技术会议,会后留在旧金山任办事处处长,后又代表中航参加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在百慕大岛召开的会议,到1948年底调回上海任营业组国际课长。1949 年初,顾其行随中航总公司迁往台南;同年7月调香港任营业组主任助理兼国际课长。

1949年11月9日,顾其行和中国航空公司员工一起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两航”起义。起义后,顾其行先被任命为军委民航局计划处业务计划科科长,担任过东北内蒙古护林领队,后改任军委民航局计划研究室国外资料研究科(后改为编译科)副科长。1951 年1月至12月,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1956年,顾其行参加筹建民航科研所工作,1957年在民航科研所飞机发动机研究室工作。1973年,调民航总局国际业务局工作。1979年顾其行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副代表,并担任国际民航组织航空运输委员会委员。1981年,顾其行被选为国际民航组织航空运输委员会副主席。1983年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国际司顾问。1986年底退休,1988年改为离休。

1942年5月,顾其行去见中美合资经营的中国航空公司总经理王承黻,经过考试进入中航公司。从此,顾其行为发展祖国民航事业的志向得以如愿以偿。顾其行参加中航国际营运工作期间,中航先后开辟了中美、中菲、中日航线,并延伸中印航线至巴基斯坦卡拉奇。在中航总经理刘敬宜“以外养内”的思想指导下,中航曾于1949年上半年又计划开辟上海至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和上海至汉城等航线,虽经试航,但未正式开航。顾其行在参与筹划国际航线以及试航等工作中做出了积极贡献。

顾其行在中航的8年,担任过驼峰空运抗战物资最繁忙的印度汀江办事处处长,参加国际民航专业会议,参加筹划开辟国际航线,等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正是中航从摆脱困境转入顺利发展的时期,是顾其行致力民航事业得以发挥才能,从崭露头角到渐趋成熟的时期,业务范围日益扩大,工作责任逐步加重,从办事员晋升到营业组主任助理。工作成绩显著。

1949年9月,经何凤元介绍,顾其行参加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两航”起义的准备工作。他在筹划“两航”起义工作中,负责注意营业组人员和业务动态,阻止或拖延对解放战争不利的空运任务;参加了多次起义骨干会议,共议起义行动方案;团结、争取可以信赖的营业组中的中、上层人员。1949年11月9日“两航”起义,他积极参与发动大家签名拥护起义,壮大起义队伍。更为难得的是,在起义当天,顾其行随何凤元将刘敬宜总经理致中航美方副董事长兼机航组主任艾礼逊的一封表明起义立场的信件送交给艾礼逊,同时申明了他自己拥护起义的决心。顾其行在何凤元的示意和布置下,还电告中航驻外办事处,要求他们即日起保护好财产、听候指令。“两航”起义后,顾其行曾任中航顾问委员会负责办理对外交涉事宜的第一小组的成员之一。

1950年2月,顾其行回到天津。一向接受新鲜事物敏锐的顾其行,看到祖国朝气蓬勃,欣欣向荣,他深感学习革命理论的重要,并于1951年1月至12月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系统地学习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尤其对辩证唯物论、历史唯物论、《实践论》、《矛盾论》、《国家与革命》、《论人民民主专政》等重要著作的学习,获益极大,为他以后从事新中国的民航工作打下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顾其行参加起义后,先被任命为军委民航局计划处业务计划科科长,担任过东北内蒙古护林领队,后改任军委民航局计划研究室国外资料研究科(后改为编译科)副科长。1956年初,民航局为响应党中央关于“向科学进军”的伟大号召,成立了由华凤翔、顾其行、林立仁三人组成的民航科学研究规划小组,着手筹建民航科学研究机构。1957年7月国家科学规划委员会批准成立民航科学研究室,下设技术经济研究组、飞机发动机研究组、无线电通讯导航研究组和技术情报研究组。顾其行在飞机发动机研究组工作。1958年12月,在民航科学研究室的基础上,组建民航科学研究所,飞机发动机研究组改为飞机发动机研究室。

在1957年反右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顾其行均受到了严重冲击。1973年撤销1969年对他的错误决定,并被安排到民航总局国际业务局工作。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顾其行才被彻底落实政策。

1979年顾其行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副代表,还担任了国际民航组织航空运输委员会委员,并以专家身份参加国际民航组织航空运输专家小组。航空运输委员会的任务,是讨论研究国际航空运输发展中在经济、管理和法律等方面存在的重大问题,审议各级航空运输会议、工作组、研究组、专家小组的报告、建议和提案,提出意见和建议后,提交理事会审定。航空运输委员会有33名委员,1981年顾其行被选举担任该委员会副主席,并主持第103届会议。顾其行在主持会议时,流利地使用英、法两种语言,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主席柯台特赞扬了他的才能,各国代表对顾其行主持会议的突出才能也给予很高的评价。

航空运输管理专家小组的任务,是研究定期航班和不定期航班的区分、两类航班运力管理标准、指导原则和标准条款,由14位专家组成,顾其行为专家小组成员之一。国际上普遍采用的一个名词“自由确定法”(FREE DETERMINATION),就是顾其行在该专家小组第三次会议上提出而被采纳的。在运力管理上,国际上现分为三类:自由确定法,百慕大一型和事先确定法。美国专家提出市场确定法(MARKET ORIENTED),代表美国自由竞争,不加管制的政策。顾其行认为:“市场确定法”的提法不妥,它给人以错觉,掩盖了“自由竞争”和不加管制的实质。事实上,事先确定法和百慕大一型都和市场有关,都是将市场这一因素考虑进去的。顾其行建议改为“自由确定法”,得到与会各国专家的赞同,美国专家也表示接受而一致同意使用这个名词,这个名词已为国际上广泛使用。

平时,顾其行向国际民航组织专家组所撰写的文件,水平都较高,深为专家组所重视。

早在1954年顾其行就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可是当时没有得到批准,经过反右斗争和“文化大革命”20多年的坎坷,身处逆境,但他不悲观失望。他说:“自从周总理作了关于知识分子的报告以后,我思想上进一步明确了自己努力的方向,并更深刻地体会到生长在这一时代自己的历史责任。我在1954年提出入党要求后,虽然还没有得到考虑,但我一定要更努力克服缺点,创造条件,争取能早一天入党。”1979年组织上对他落实政策时,他激动地说:“党的实事求是作风令人钦佩,使我感动。”他再一次提出参加党组织的申请,终于1986年12月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顾其行是位学识渊博又有卓越才能的航空运输管理专家。1982年他任国际民航组织副代表届满从蒙特利尔回国。1986年民航局授予他高级经济师职称(1983年起生效)。此后,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仍毫无保留地向党向人民奉献了一切,夜以继日地操劳着,为新中国民航事业添砖加瓦,尽心尽力。这一时期,他应聘接受了民航局国际司国际业务顾问、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兼职教师、国家体委高级职称评审委员、民航第一科学研究所顾问、中国航空服务公司高级顾问、中国科学技术促进发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北京航空咨询所还推选他为常务副董事长。他曾先后参加了民航高级职称评审工作,参加了国际民航组织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的第24届大会。在民航体制改革中,他对地方兴办航空公司等提出有益的建设性意见。这期间,顾其行还做了大量的翻译工作,如1988年初,他曾去广州,承担广州管理局与洛克希德公司合营的维修基地的《经营规程》中文译为英文的工作,计有4.8万多字,他以高质量、高速度在一周内便译就并打印交卷,受到了中外人士的表扬称赞!

顾其行先后发表过不少有关民航运输方面的专著和论文,主要的有知识出版社出版的《国际航空运输管理》,刊载于《国际航空》月刊1987年第8、9期的《略论国际定期航空公司的经营管理》(上、下)和在《民航经济与技术》、《中国科技论坛》、《中国民航报》等报刊发表了有关航空运输企业的经营管理、国际航空运输发展动向,以及运输机的效益分析等文章。

顾其行不遗余力地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年青同志,他在国际司工作期间,对于青年同志要求他审定涉外文件等,都是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进行仔细审核。他不懈地为民航院校、培训班和地方的航空企业及人民保险公司等单位的刚从大专毕业的青年同志,讲授有关国际民航和航空运输等业务知识,体现了孜孜不倦的春蚕精神。

顾其行任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副代表时,1980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他发现左腋下皮肤有破损,感到痛痒,经当地维多利亚皇家医院医生诊断为恶性黑色素瘤(皮癌),建议立即手术切除,以免后患。但顾其行考虑到他自己一生坎坷,难得有机会报效祖国和人民,如果此时住院手术,术后又要放疗、化疗,不仅将失去大好的工作时光,而且想干的很多工作也干不成了。他曾说:“如果再给我十年时间,干出一番事业,死也无憾了。”就这样,他一再拒绝医生的叮咛,以他强健的体格和强烈的生存愿望,进行着顽强的最后的冲刺。

回国后,顾其行于1990年12月前往民航医院皮科就诊,后又去北医三院皮科会诊,并很快做了手术。手术时医生发现癌细胞已广泛转移。因此,专家们一致建议顾其行须作局部放疗,但顾认为手术后自我感觉良好,可以迅速恢复体力,坚持不作放疗。他还不无遗憾地说,他一生,从事了半个世纪的民航事业,真正发挥他的作用,前后加起来,也只有十几年,时间太少了。

1992年1月18日晚,可恶的癌症终于无情地夺去了顾其行宝贵的生命。

1917年10月21日 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

1929-1935年 在上海徐汇中学读书。

1935-1940年 在南京中央大学读书。

1940-1942年 在成都航空研究院动力组任副研究员。

1942-1945年 在中国航空公司任机航组办事员,宝鸡办事处、兰州办事处、印度汀江、四川宜宾办事处处长。

1945-1946年 赴美国实习民航管理和民航业务。

1946-1948年 任中航营业组国际联运课课长。

1948年 任中航旧金山办事处处长。

1949年 任中航营业组主任助理兼国际课课长。

1949年11月9日 参加“两航”起义。

1950-1951年 任军委民航局计划处业务计划科科长、计划研究室国外资料研究科副科长。

1951年 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

1956-1973年 筹建民航科研所并在民航科研所飞机发动机研究室工作。

1973-1979年 在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国际业务局工作。

1979-1982年 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副代表。

1983-1986年 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国际司顾问。

1986年 退休。

1992年1月18日 病逝于北京。

1 顾其行.国际航空运输管理.知识出版社

2 顾其行.略论国际定期航空公司的经营管理.国际航空,1987 (8)(9)

相关词汇

民航运输
中国民航总局
中国民用航空局
国际民航组织
中国
江西省
空气动力
中国航空公司
上海交通大学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
国际民航组织
飞机发动机
中国民用航空总局
抗日战争
辩证唯物论
历史唯物论
论人民民主专政
文化大革命
国际航空运输
高级经济师
民航经济与技术
中国科技论坛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