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训

邓训(40年―92年),字平叔,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南)人,东汉官员,高密侯、大司徒邓禹第六子 ,其女邓绥是汉和帝的皇后,官至护羌校尉。

邓训年轻时有远大志向,不喜欢文学,常被父亲责怪。初为郎中,喜欢施恩于人,礼贤下士,士大夫大多归依他的门下。

公元78年,邓训任谒者,受命监理通漕运之事,邓训经考察测算,知道此事难成,便把情况上报给汉章帝。汉章帝听从其意,停止这一工程,改用驴车运输,每年节省费用数以亿万计,保全和救活服役之人数千。

公元81年,邓训升任护乌桓校尉。公元83年,舞阴公主之子梁扈有罪,邓训因犯私自和梁扈通信之罪,被免官回家。

公元86年,卢水胡反叛,任命邓训为谒者,前往武威,即姑臧,拜任武威太守。公元88年,邓训任护羌校尉,安抚招纳羌胡各部。公元92年,因病死于任上,时年五十三岁。公元105年,汉和帝追封邓训为平寿侯,谥号敬侯。

概述图片来源:

邓训年轻时有远大志向,不喜欢文学,他的父亲邓禹经常责怪他。公元57年(建武中元二年),汉明帝刘庄即位,最初任用邓训为郎中。邓训喜欢施恩于人,礼贤下士,士大夫大多归依他的门下。

永平年间(公元58年―公元75年),朝廷下令疏理虖沱河和石臼河,从都虑直到羊肠仓,想使这两地之间通漕运。太原的官吏百姓苦于劳役,连续多年没有完成,漕运所经过的三百八十九个险要的地方,前后落水淹死的人不计其数。

公元78年(建初三年),汉章帝刘炟任命邓训为谒者,派他监理此事。邓训经过考察测算,知道这件事难以成功,把情况全部汇报给汉章帝。汉章帝听从他的意见,于是停下这一工程,改用驴车运输,每年节省费用数以亿万计,保全和救活了服役的几千人。

适逢上谷太守任兴想杀赤沙乌桓,乌桓怀恨图谋反叛,汉章帝下诏命令邓训统率黎阳营的士兵屯守狐奴,以防乌桓叛乱。邓训安抚边境地区的百姓,使幽州地区百姓有所归顺、寄托的地方。

公元81年(建初六年),邓训提升为护乌桓校尉,黎阳营的老部下大多扶老携幼,很高兴地跟随邓训搬迁到边疆。鲜卑人听说了邓训的威望恩德,都不敢向南接近边塞。

公元83年(建初八年),舞阴公主的儿子梁扈有罪,邓训因犯私自和梁扈通信的罪,受召免去官职回老家。

公元86年(元和三年),卢水胡反叛,任命邓训为谒者,乘坐驿站的车子来到武威,拜任武威太守。

公元88年(章和二年),护羌校尉张纡诱杀烧当羌迷吾等人,因此羌人各部落都非常愤怒,谋划想报仇,朝廷很担心这件事.大臣们推荐邓训替代张纡为护羌校尉。羌人各部落十分愤怒,于是相互解除前仇缔结婚姻,相互交换人质结成盟约,会集四万多人,约定黄河结冰后渡河攻打邓训。此前小月氏胡人散居在塞内,能作战的二三千骑兵,都骁勇健壮,每次和羌人交战,常常能够以少胜多。虽然他们首鼠两端,但汉人也时常收容并使用他们。当时迷吾的儿子迷唐,另与武威种羌合兵共一万多骑,来到塞下,不敢攻打邓训,先想胁迫月氏胡人。邓训护卫延滞,使双方不能交战。谋士们都认为羌人、胡人互相攻击,对汉朝有利,用夷人攻打夷人,不应该阻止他们交战。邓训说:“不对。现在张纡不讲信誉,羌人各部落大举行动,汉朝平时屯守的兵力不少于二万人,运送军需品所花费的,耗尽了仓库的钱财,凉州的官吏百姓,性命岌岌可危。追究胡人各部落不能满意的原因,都是因为我们对他们的爱护和信誉不够。现在趁他们处境危急,用恩德来安抚他们,可能会有用处。”于是下令打开城门以及他自己住处后园的门,驱使所有的胡人的妻子儿女进来,派重兵守卫。羌人抢劫没有收获,又不敢逼近胡人各部落,于是就退兵离去。从此湟中的胡人都说“汉朝常想让我们相互争斗,现在邓使君用恩德信誉来对待我们,开门收容我们的妻子儿女,我们这才得以与父母团聚”。大家都高兴地叩着头说:“我们只听邓使君的命令。”于是邓训收养了其中年轻勇敢的几百人,把他们作为随从。

羌人、胡人的风俗以病死为羞耻,每当病重到了危及关头,就用刀自杀。邓训听说有人病重,就把他抓来绑好,不给他刀子,派医生用药治疗,治好的人很多,大人小孩没有不感激高兴的。接着又送财物给羌人各部落,让他们相互招引,前来归顺。迷唐的伯父号吾就带着母亲和部落的八百余户,从塞外来投降。邓训于是征发湟中的秦人、胡人、羌人的士兵四千人,出塞在写谷袭击迷唐,杀死并俘虏六百多人,缴获马、牛、羊一万多头。迷唐就离开大榆谷、小榆谷,居住于颇岩谷,部众都被打散了。这年春天,迷唐又想回老地方从事耕种,邓训于是征发湟中六千人,命令长史任尚统率,缝皮革做船,放在木筏上渡过黄河,袭击迷唐的帐下豪强,斩杀俘虏不少人。又乘胜向北追击,恰巧任尚等人夜间被羌人攻击,于是自愿随从的羌人胡人并力打败偷袭的羌人,前后杀敌一千八百多人,抓获俘虏二千人,缴获马、牛、羊三万多头,迷唐部落差不多全被消灭殆尽。迷唐于是会集他剩下的部众,远迁营帐,西去一千多里,以前归附于他的各小部落都背叛了他。烧当部落头领东号前来叩头请罪,其余部落也都叩塞门前来缴纳入质。于是邓训安抚、接纳前来归附的人,威信极大地建立起来。于是罢除守边的士兵,让他们各自回原郡。只留不带刑具的犯人二千余人,分散边关屯田,帮穷人耕种,修理城郭堡垒而已。

公元90年(永元二年),大将军窦宪率兵镇守武威,窦宪认为邓训通晓对付羌胡人的方针策略,上朝请求派邓训与他同行。邓训当初和马氏交情深,不和窦氏族人亲近,到窦宪被杀时,他因此没有受到牵连。

公元92年(永元四年)冬,邓训因病死于任上,时年五十三岁。官吏百姓和羌人、胡人爱戴他,早晚来哭吊的每天有几千人。戎人习俗:父母去世,以悲哀哭泣为羞耻,都骑着马歌唱叫喊。等听说邓训去世,没有人不大吼长号,有人用刀子割自己,又杀死自己的狗、马、牛、羊,说“邓使君已死,我们也一起去死吧”。先前邓训任乌桓校尉时属下的官民都奔走于吊丧路上,以致城中人都走空了。官吏抓住他们不让走,并写状子报告校尉徐伪。徐伪叹息说:“这是深情大义呀。”便释放了他们。于是乌桓家家为邓训立祠位,每有生病,就在邓训祠位前祈祷求福。

公元105年(元兴元年),汉和帝因为邓训是皇后邓绥的父亲,派谒者拿着符节到邓训墓前,赐策书追加封号,追封为平寿侯,谥号敬侯。皇后邓绥亲自哭祭,文武官员大举集会。

邓训虽然心胸开阔能容人,但对于家庭内部很严格,兄弟们没有不敬畏他的,子侄辈来见他,从来没有给他们座位和颜悦色对他们。

《后汉书》:“少有大志,不好文学,禹常非之。”

《后汉书》:“训乐施下士,士大夫多归之。”

《冥报记》:“邓训岁活千人,遗和熹之庆。”

《汉书·卷十六·邓寇列传第六》

《东观汉记·卷八》

邓禹,官至大司徒,封高密侯,谥号元侯。

邓震,封高密侯。

邓袭,封昌安侯。

邓珍,封夷安侯。

邓鸿,官至度辽将军、行车骑将军。

儿子

邓骘,官至大将军,封上蔡侯。

邓京,官至黄门侍郎。

邓悝,官至城门校尉,封叶侯。

邓弘,官至虎贲中郎将,封西平侯。

邓阊,官至侍中,封西华侯。

女儿

和熹皇后邓绥,汉和帝刘肇的皇后。

邓凤,邓骘之子。

邓珍,邓京之子,封阳安侯。

邓广宗,邓悝之子,封叶侯。

邓广德,邓弘之子,封西平侯。

邓甫德,邓弘之子,封都乡侯。

邓忠,邓阊之子,封西华侯。

相关词汇

邓禹
邓绥
汉和帝
谒者
卢水胡
谒者
邓禹
建武中元
刘庄
郎中
永平
建初
刘炟
谒者
汉章帝
任兴
乌桓
鲜卑人
元和
卢水胡
谒者
章和
烧当羌
小月氏
迷唐
凉州
湟中
任尚
永元
窦宪
元兴
邓绥
大司徒
邓鸿
度辽将军
车骑将军
大将军
黄门侍郎
城门校尉
虎贲中郎将
侍中
邓绥
刘肇
邓凤
邓珍
邓广德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