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森主义

詹森主义(英语:Jansenism)是罗马天主教在十七世纪的运动,是由康内留斯·奥图·杨森(Cornelius Otto Jansen,1585-1638)创立,他是荷兰乌特勒支省人。其理论强调原罪、人类的全然败坏、恩典的必要和宿命论。

詹森主义认为教会最高权力属于公议会而不属于教皇,反对天主教教皇的荒淫,因此这一派的势力被几代教皇排斥,乌尔班八世1643年发布通谕,谴责詹森主义,他的下一任英诺森十世更把詹森主义斥为异端。

18世纪后詹森主义逐渐衰落。

1602年詹森到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读书。天主教鲁汶大学中有两个学派,其中一派支持耶稣会所提倡的经院哲学,另一派则支持奥古斯丁所提倡的预定论及恩典论,而詹森则受到奥古斯丁的影响,接受了奥古斯丁关于罪和恩典的看法。之后他在鲁汶大学当圣经教授时,坚持与耶稣会的立场对立。1628年他著作《奥古斯丁传》于1640年出版,成为詹森派主要的神学著作。

詹森派强调,神在创世之前就已经拣选预定要得救的人,如果没有神的恩典与拣选,靠着人的努力永远不可能得到救赎,因为人的本性在堕落后已经败坏了,罪人无法自救,人被罪挟制的结果,意志不是自由的,人若没有特殊恩典,便被肉体挟制无法行善也无法避恶,无法做达成神的诫命。人只有借着耶稣的死才能得到救赎,而且人也无法抗拒神的恩典,得救与否单看上帝的预定,上帝要赐给人的恩典不能被拒绝,也不需要人的同意,而在逻辑上人只是自然或超自然定命论的牺牲品,他的行为不是决定于自然就是决定于恩典。詹森认为耶稣会过于强调人的理性,对神的交托及信仰上的坚定少的可以;他们夸大人的善行,高举自由意识,以致于耶稣救赎的工作成了廉价的恩典,

罗马教会当局视之为接近加尔文派,教皇乌尔班八世首先谴责詹森主义的主张,认为他们本质上就是加尔文派,同时耶稣会也对他们展开攻击。1653年,教皇依诺森十世谴责詹森主义派是异端,其于1653年5月31日发出的诏书谴责詹森主义支持者的以下五点主张:

总有一些神的诫律是人无法依从,不管他如何渴望和努力;

堕落的人不可能抗拒主的恩典;

人缺乏自由意志,但能行善积德;

半伯拉纠主义者指先行恩典(prevenient grace)是所有内部行为(包括信仰)所必要的,这是正确的;他们又主张堕落的人有自由选择或抗拒先行恩典,但这是错误的;

是半伯拉纠主义者说基督为所有人而死。

詹森的好友吉恩‧杜‧弗吉尔(Jean Du Vergier,1581-1643)是圣西亚(Saint-Cyran)修道院的修士,1633年他把詹森派信仰带到法国,其间他被任命为一家名为波尔卢瓦尔(Port-Royal)西多会修道士的告解神父。当时的修道院长杰奎琳‧阿诺徳(Jacquelin Arnauld,1591-1661年)带领修女们学习耶稣过谦卑俭朴的生活,此修道院以牺牲奉献精神闻名,吸引了许多妇女及敬虔的信徒。

1638年詹森去世后,阿诺徳(Antoine Arnauld,1612-1694)成为詹森派领袖,他强烈抨击耶稣会的“廉价恩典”。另一方面,耶稣会寻求教宗支持,指称詹森主义是危险教派,是披着天主教长袍的加尔文主义。1653年,教廷谴责《奥古斯丁传》的五项主张。但是,阿诺徳继续攻击耶稣会,于是索邦神学院考虑将他们开除,阿诺德求助于波尔亚尔的一个年轻朋友,科学家与法国散文大师布莱斯‧帕斯卡。

1651年,帕斯卡父亲过世,他妹妹奎琳归向波尔卢瓦尔女修道院,而帕斯卡则追求上流社会的生活。其后,约翰福音17章有关耶稣为十字架献祭做准备的章节启发了他,1954年末他成为波尔卢瓦尔女修道院的一员,并遇见了阿诺德。之后帕斯卡写了十八封信,揭开了耶稣会的神学思想,每公开一封信就被公众抢购一空,使得波尔卢瓦尔女修道院声名大噪,虽然教宗公开谴责这些信,但其书信在法国仍被广泛阅读。

1657年3月,在写完最后一封未完成的信之后,1662年8月19日,他因重病而逝世,终年39岁。帕斯卡去世后,国王路易十四和天主教联手,将詹森主义赶出法国,波尔卢瓦尔女修道院也被拆毁,许多詹森主义者逃到荷兰避难,詹森派受到耶稣会强烈反对,他们在皇港(Port-Royal)的大本营也于1709年左右被毁。

相关词汇

天主教
荷兰
宿命论
教皇
乌尔班八世
英诺森十世
天主教
天主教鲁汶大学
耶稣会
经院哲学
奥古斯丁
耶稣会
路易十四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