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水井

血水井位于冠县东南桑阿镇前李赵庄正西200米处。聊城市文物保护单位。

1943年6月10日黎明,当冠县南部的白塔集、前李赵庄等村庄的人们正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一万多名日伪军悄悄从四面夹击过来,对冠南抗日革命根据地展开了一次大规模的“铁壁合围”。当日,日伪军枪杀村民、抗日战士四五十人,其中20名村民被日军投进了前李赵庄村西的一口深水井内,井内血水上升丈余,制造了惨绝人寰的“血水井惨案 ”……

凶残的日寇把居民赶到前李庄西头的一个大坑里,逐个盘查审问,发现可疑者就拉出来推到坑边的水井里。一连推下25个,随用机枪向井内扫射,丢手榴弹。最后又推进一扇石磨,顿时水涨丈余,变成一筒血水。敌人撤走后,村民李志亭等人将尸体打捞出来,只见一个个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后来,当地政府和群众为悼念死者,将此井命名为“血水井”。

在冠县桑阿镇前李赵庄村西的一片农田里,一口枯水井被淹没在庄稼中,井壁上的井砖覆盖着深褐色风干的苔藓,深邃的井底已经淤积,横陈着枝杈和砖石。井口旁赫然竖立着一块黑色的石碑,上面所刻的“血水井”几个字十分醒目。64年前,20名手无寸铁的村民就在这里被日军残忍杀害。

1943年6月10日黎明,日军14500名日伪军,以白塔集、赵庄为主要合击点,兵分十五路,对冠南抗日根据地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铁壁合围。村民发觉后,纷纷离家出逃。上午9时,日伪军将逃难的群众合围在前李赵庄村内。躲藏在该村李长山家里的20名村民被日军发现,其中有一位从白塔集逃来的中医廉吉章,日军怀疑他们是八路军,立即将他们带到日军临时指挥部。之后,又把二三百名村民驱赶到村西一个水井旁,又把廉吉章等人也押来,听日军头目训话。日军将廉吉章等21人一个个填到并里,又点着井旁的麦茬扔进井里,还不时在井里打枪,扔手榴弹。最后又往井里打了两阵机枪,还把井边的5块磨扇和井口的砖填入井内。日军临走时,还在村内外枪杀了12 人,抓走了几十人为他们运送财物,有的下落不明。

1943年6月10日黎明,从前李赵庄东北方向匆忙走来二十几个人,他们扛着枪走进前李赵庄村东的一个小院。“小李,鬼子来了,抓紧让乡亲们躲一躲。”来人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急促地说。
  那个十几岁的孩子,就是前李赵庄80岁的老人李金忠,他当时是抗联地下联络员。2007年7月21日,李金忠激动地回忆了那段历史。他说那二十几个人是当年冀鲁豫第三分区警卫排的战士,他们听到敌讯后正向西南方向撤离。
  李金忠说,这二十多名战士中有三人留了下来,其他的战士继续向村西南方向撤离。为了掩护三名抗联战士,李金忠把三人领到后院废弃的房屋旁,房屋的门、窗全都用砖土封了起来,只有门框上方的三根窗棂可以活动。
  摘下窗棂,三人从门框上方爬进屋内,然后再安装好窗棂。李金忠在屋外对战士说:“我踹墙三下做暗号,证明鬼子走了。其他任何人来,你们千万别应声。”掩护好战士,李金忠向街上走去。

李金忠说,掩护好3名战士不久,从前李赵庄西南方向就传来激烈的枪声。原来,敌人发现了这二十几名警卫排战士,双方在王六庄村南一片长满松柏的坟地里打响了战斗。
  听到枪声,从西南方向包围过来阳谷、寿张方面的日伪军及从西侧包围过来冠县、馆陶方面的日伪军,一起向王六庄方向发起进攻。
  双方交战时,前李赵庄村民李殿俊、许文和等人被困在王六庄村头。日伪军撤离后,几个人赶到了王六庄村南的坟地,发现二十几个战士中有的已经牺牲,有3名受伤的战士艰难地坐了起来。几个人把3名战士抬到了树荫下,其中2人由于伤势过重也牺牲了。幸存下来的那名伤员被送往莘县吴家所战地医院。
  除了牺牲的战士外,在王六庄村北人们又发现了中弹死亡的3具村民尸体。

掩护好3名警卫员,慌忙走向街头的李金忠迎头碰上了从村东骑马赶来的日伪军。十几匹马走到村头,前面一位挎洋刀的日军首领招手让李金忠过去。
  “鬼子说着听不懂的日本话,还摸了摸我的头,随后将马缰绳递给我。”李金忠说,日军首领从衣袋里抽出一条黄布,缠在他的左臂上,示意李金忠给他去遛马。
  李金忠牵着马在村内随意走动,日伪军问也不问。作为抗联地下联络员的李金忠,在村头发现村外大批日伪军,持枪向村里包抄过来,不少外村群众被逼进前李赵庄。
  冠县史志办副主任崔海坡介绍,日伪军进村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躲藏在李长山家的四五十名村民被日伪军发现,其中一位是从白塔集来的中医廉吉章。廉吉章的装扮与长相和其他村民略显不同,日伪军认为他是抗联战士,于是将廉吉章等男性村民赶出了院子。


  6月10日上午11时左右,被赶出院子的20名村民,在日伪军持枪威逼下来到了村西一条通往贾镇的小路上。日伪军已经在村西一口深水井旁架起了几挺机关枪,20名村民在井南的一片洼地里停了下来。
  遛马的李金忠正好走到井南百十米远的地方,听到日军首领叽里呱啦地对村民进行训话。井旁站立着很多持枪的日伪军,村民根本不可能逃生。
  十几分钟后,日军首领一挥手,两名日伪军架起一名村民就向井口走去,村民极力挣脱,被其他日伪军用枪托猛击了几下头部,血随即顺着脖子流下来。村民被推进了井里,日伪军看着井内挣扎的村民哄然大笑。随后,几位村民相继被打伤后推进井内。日伪军不时用枪向井内扫射,还将拉开引信的手榴弹投进井里。
  被推进井内的村民越来越多,日伪军还向井里投了一颗炸弹,将井旁的一堆麦茬点燃,推进了井里,听到井内不时传来的呻吟声,几名日伪军却拍着手绕着井口边跳边笑。
  20名村民被残忍地全部推进了井里,看着井内还有浮出水面挣扎的村民,日伪军又将井边的石磨盘抬着扔进了井里,几名日伪军揭起井口的井砖,砸向挣扎呻吟的村民……
  上午12时左右,日伪军吹响了集合号,近千名日伪军集合在井旁,日军首领训话后迅速散开。日伪军示意远处的李金忠牵马过来,日军首领接过马,扯下李金忠左臂上的黄布条,上马向东撤去。
  崔海坡说,井口的井砖被日伪军掀下去有一米多。日军撤离时,还抓走了李廷志、李学芹等十几名村民为他们领路、搬运抢来的物资。

日军撤离后,李金忠将掩护起来的3名警卫员安全送出村。村里避难的村民相继回来,发现6名村民被日伪军杀害在李殿忠的草屋里,李殿忠也被日伪军用刺刀刺伤。
  6月13日上午,3名抗联战士来到前李赵庄,从村民家中借来工具对村民遇难的深水井进行打捞。3具尸体出井后,经辨认没有战士,匆匆掩埋了尸体,抗联战士又继续寻找战友去了。
  6月14日,李廷志、李和领、李会全等七八位村民来到深水井旁打捞井内的死尸。他们摇动井口的辘轳车,将深红色的血水一桶桶倒进井南的藕池里,几十平方米的藕池慢慢地被血水浸满,井内的死尸横七竖八地浮现出来。
  李金忠说,李廷志腰里系上井绳滑入井内,在死尸的胸部系上井绳,井上的村民摇动辘轳,将死尸一具具提上地面。死尸横列在井旁的空地上惨不忍睹,有的只剩下半个头颅,有的胸膛被炸开,肠子流出很长……
  清理完井内的死尸,李廷志又在井内打捞出敌人投入井内的手榴弹足足有一粪筐多。弹壳有半粪筐。此后不久,李廷志变得精神恍惚。

为了让后人记住这段血染的历史,人们将这口深水井称为“血水井”。浸满了村民鲜血的深水井,静静地躺在前李赵庄村西的田地里,无声地倾诉着那段惨烈的历史。
  冠县桑阿镇政府办公室李金贵介绍,1992年4月,冠县人民政府将“血水井”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3月,“血水井”被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每年清明节,附近中小学的学生都要聚集在“血水井”旁,倾听李金忠老人讲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血水井”由于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井内目前已经淤积了很多泥土,枝杈、砖石横陈其中,井口的井砖也被破坏。如果不加以保护,几十年后人们只能看到刻有“血水井”字样石碑的历史遗迹。
  “保护‘血水井’,就是记住这段历史。”李金忠老人在结束采访时深情地说,政府应该建纪念馆、纪念亭等方式,保护好“血水井”,让世代子孙牢记国耻……

相关词汇

桑阿镇
冠县
桑阿镇
白塔集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