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太阳报

《芝加哥太阳报》(Chicago Sun-Times)是在美国芝加哥地区出版的日报,虽然他的阅报量以及广告收益都不及《芝加哥论坛报》,不过他在报摊上却相当的抢手。基本上《芝加哥太阳报》为在城市中发行的小报,当初是为了在芝加哥捷运上的通勤族,以不容易被忽略的首页以及容易携带的形式设计而成的。

这一回,美国的新闻媒体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杀学生的惨案中大露了一把脸,其中有家叫《芝加哥太阳报》的小报,它凭借自己独有“民主思维”,在第一时间内就把凶手的国籍身份“锁定”为“来自中国”。不料一天不到,美国警方即正式公布凶手是来自韩国的留学生,全世界顿时舆论大哗。

我们当然要严厉谴责《芝加哥太阳报》无耻造谣的卑劣行径。我不明白的是,惨案发生后,该丑恶小报记者到没到过现场采访过?如果说,来自韩国的这名凶手的外貌像东方人、所以该记者可以“推断”为中国人(日本人也是这样的外貌,但该记者却不会推断为日本人,因为日本是美国的盟友嘛)还可以借口为“失误”的话,那么,该小报说凶手是“姓江”,“去年8月由上海入境”这样言之凿凿的肯定语,这种新闻素材又是从何而来?而据美国媒体称:事件发生后的一天之内,警方和校方并没有向外界透露过凶手的情况,因为当时还没查清事实。这样,便只有一种结论:《芝加哥太阳报》记者史湼德和该报编辑部无耻地不顾了事实,仅依据传闻凶手可能是亚洲人这一点,便立即一口咬定凶手是中国人,并编造了诬蔑中国人的弥天大谎,目的当然是为了妖魔化华人。当然,对史湼德这样对中国毫无所知、而又对中园的礼会制度、对中国人民敌视的反动家伙,我们根本就不必期望她会遵守新闻工作的基本职业道德和最起码的社会操守,对于她来说,偏见、反华的目的就是一切。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直标榜它们的民主、自由制度是多么美好,对此,我们并不否认它们制度中有好的东西,但是,它的制度、它的民主是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的,而对其他国家则很可能便是灾难,这种例子多得不胜枚举,中国人民也有切身体会,在台湾问题上,美国至今仍一直在干着干涉中国内政、支持岛内分裂势力的勾当。美国对发展中国家、对制度与它们不同的国家,从来就不会与你讲什么民主、自由、人权了,它们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可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造谣生事,无所不用其极。这些年,中国发展较快,美国的一些右翼反动势力便认为中国“侵犯”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不断在媒体上对中国造谣生事,例子不胜枚举。更可笑的是,为了夺人眼球,有些谣言造得简直荒诞不经。例如:我们在上海东方绿舟造了一只供游乐用的水泥的航母模型,美国媒体便拍了照片在大小报刊上登出来,称中国的“航母”威胁了美国的安全,美国媒体就是这么来搞宣传的,它哪里有一点基本的新闻真实原则?而这一次,《芝加哥太阳报》干脆便赤裸裸地公开造谣生事了,因为按它的逻辑,中国不是“民主国家”,所以这种滥杀人的事便“肯定”是中国人,因为像史湼德这种无良知的记者就是这种思路,反正它们造谣也造惯了,从来就不负责任的。

学过新闻的人都知道,新闻必须完全真实,这是媒体从业人员最基本的素质。当然,也有另一种新闻观,这就是戈培尔之流的“谣言即新闻”的新闻观,这个法西斯分子认为,只要为了德国法西斯事业的政治需要,便可奉行“谣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原则,开动媒体机器为其服务。而今天,许多西方媒体对发展中国家采用的伎俩,正是当年戈培尔的“新闻原则”,看看《芝加哥太阳报》记史湼德的丑恶嘴脸,便可知道美国的“新闻自由”是什么货色!

在这场妖魔化中国人的闹剧、丑剧中,台湾的部分媒体也暴露了它们是炎黄子孙败类的嘴脸,他们在惨案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内大登凶手是“中国人”的谣言,大有幸灾乐祸的味道,此一表现证明,台岛上并不乏秦桧、汪精卫之类的汉奸,他们的目的是要丑化大陆人,骨子里是“台独”作祟。但是,黄皮肤、黑头发、用汉字、讲中国话的不屑子孙,你们真能变成“不是中国人”吗?台湾就不是中国的土地吗?你们的“美国爸爸”不也只承认一个中国吗?丑化了中国人,不也丑化了你们自己吗?

《芝加哥太阳报》的表现,又一次让我们相信,一个在意识形态上存在偏见的媒体、一个充斥着新殖民主义思潮的民族,其观察世界的思维是多么可怕,而其手段又是多么地卑鄙!这一回,这家小报总算又给全世界的人上了一课。

相关词汇

芝加哥论坛报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
媒体从业人员
新闻自由
新殖民主义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