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称舜

孟称舜(约1599年-1684年),字子塞,又作子若或子适,号小蓬莱卧云子、花屿仙史,是明清之际的戏曲作家和戏曲理论家,会稽(今浙江绍兴)人。

他被认为是戏曲“临川派”继汤显祖之后最重要的作家,倪元璐称他为“我朝填辞第一手”。他编撰的《古今名剧合选》,是公认元明杂剧的一部重要选集,收录元明杂剧五十六种(包括他自己的《眼儿媚》、《桃源三访》、《花前一笑》与《残唐再创》四种),按照婉丽、豪放不同风格,分为《柳枝集》、《酹江集》,并详加评点,有眉批六百零二条,旁批四十七条,内容深刻,见解精湛,是古典曲论的重要典籍之一。

孟称舜撰写的杂剧和传奇有十种,现存八种,成就较高者有杂剧《桃源三访》(亦名《桃花人面》)、《英雄成败》、《死里逃生》、《残唐再创》及传奇《节义鸳鸯冢娇红记》、《二胥记》、《张玉娘闺房三清鹦鹉墓贞文记》等。其中《娇红记》被评为“中国十大古典悲剧”之一。

明末清初,描述爱情故事的戏剧《娇红记》的问世,奠定了明末清初时剧作家孟称舜在戏剧史上的重要地位。有人认为,孟称舜是继元代关汉卿之后,清代洪升之前,在明代中国戏剧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作家。

孟称舜自幼爱好诗文词曲,喜欢阅读屈原的作品《离骚》,年轻时在当地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文人了。

崇祯年间,孟称舜顺利考上当地的秀才,但以后仕途坎坷,屡试不第。

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孟称舜和哥哥孟称尧加入张溥等人组织之复社。

崇祯十年(公元1637年),孟称舜加入了当时研究文学的“枫社”,成了临川汤显祖“玉茗堂派”(或“临川派”)的重要成员。

孟称舜担任松阳训导不久,听说了当地传说才女张玉娘和才子沈佺爱情的动人故事。孟称舜推崇张玉娘的人品和才华,同情张玉娘和沈佺所遭受的悲惨命运,认为有必要把她们的爱情故事公布于世人,撰写成小说。

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孟称舜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撰写成戏剧《张玉娘闺房三清鹦鹉墓贞文记》,后来又更名为《贞文记》。作品一问世,当时受到轰动,后世人们把它和《西厢记》、《追魂记》、《娇红记》一起,全称为“四美”剧本

《贞文记》是围绕张玉娘和沈佺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展开的,其中的主要情节缩写为以下内容:

南宋末年,浙江松阳县城有一官员张懋,夫人临盘,娩出一个女婴。张懋和夫人刘氏均出身于官宦人家,系书香门第。张父为女婴取名玉娘,字若琼。在此期间,松阳大户人家沈元,也在同年同月同日娩出一个男婴,叫沈佺。他是北宋状元沈晦嫡系七世孙,与张玉娘是表兄表妹。张、沈两家交谊甚厚,来往密切,双方父母为他俩订下了婚约。小时候,张玉娘与沈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十几年后,女大十八变,张玉娘不仅生得十分漂亮,并且能文善诗。沈佺风流倜傥,才华出众。两人常常一起游玩、赋诗、作画。沈氏后来家道中落,张父悔婚,但张玉娘矢誓终身与沈佺相爱。

咸淳七年(公元1271年),沈佺随父北上京城赴试,幸运地考中了榜眼,成了松阳历史上唯一的榜眼。可是,命运并没有使年青人一帆风顺,不久,厄运突然降临,沈佺由于劳累过度,不幸染病不起。张玉娘闻讯后十分担忧,寄了《山之高》诗一首,安慰沈佺,其中有:“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有情人难成眷属,几天后,沈佺病重而死,年仅二十二岁。噩耗传来,玉娘痛不欲生,满腔悲伤化作诗句流露在纸上,其中就有悼亡诗《哭沈生》:“中路怜长别,无因复见闻。愿将今日意,化作阳台云。”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玉娘父母欲替她另择佳偶,找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公子王权。沈佺虽死,但玉娘不能忘记这段感情,所以对这门婚事坚决不从命。为了寄托哀思,玉娘把全部的精力致力于诗词创作。

景炎二年(公元1277年)元宵夜,玉娘梦见沈佺驾车相迎,醒后悲痛欲绝,长叹一声说:“他来接我了!”当天,玉娘生病了,半月后病死,年仅二十七岁。玉娘死后,与沈佺合葬。张玉娘在短暂的一生中创作诗117首,词16阕。其诗清丽上口,其词每阕皆佳,后人把它收集在专著《兰雪集》里。兰即兰花,天下第一香。雪即白雪,洁白无瑕。

《兰雪集》收入在清朝《四库全书》别集类存目里。历代文人墨客认为张玉娘诗词写得好,称她是“宋代四大女词人”之一。

孟称舜为张玉娘撰写了祭文《贞文祠记》。他又赋《鹦鹉墓》诗一首:“青云夜载美人去,鹦鹉朝来堕翠楼。鹦鹉一去春寂寂,荒城千载云悠悠。香魂欲问梨花月,幽思空余芳杜洲。兰雪有辞君莫唱,夕阳烟树不胜愁。”

《娇红记》是取材于北宋宣和年间一个真实的故事,并根据元代宋梅洞小说《娇红传》改编。由明朝孟称舜所写,描述王娇娘和书生申纯的爱情因不被准许而双双殉情的悲剧。《娇红记》所表现的男女青年争取婚姻自由的主题,在元明间的戏曲中曾被反复表现过。但是,《娇红记》没有停留在它以前的爱情作品已达到的高度,无论在人物形象的塑造或反映现实的深度上,它都有其自身的特点,闪烁着新的思想的光辉,被列为“中国古典十大悲剧”之一。

陈洪绶曾为孟称舜的传奇《节义鸳鸯冢娇红记》作插图,还曾为他的杂剧《眼儿媚》、《花前一笑》、《桃源三访》和《残唐再创》作点评,他们也曾一起在杭州游玩,在绍兴从事过戏曲活动。

孟氏剧作全由陈洪绶评点,加上亦由陈氏点评的《节义鸳鸯冢娇红记》,陈洪绶堪称目前所知点评孟氏剧作最多、用力最勤的批评家。陈氏的评语,既有宏观的艺术特色、价值取向的剖析,更有微观的铸词冶句、叶韵入律、传情写态、情节设置等的点评,如其评《桃源三访》:“《桃源》诸剧旧有刻本,盛传于世。评者皆谓当与(王)实甫、(关)汉卿并驾。此本出子塞手自改,较视前本更为精当。与强改王维旧画图者自不同也”;评《娇红记》:“若铸辞冶句,超凡入圣,而韵叶宫商,语含金石。较汤若士欲拗折天下人嗓子者,又进一格”、“此曲之妙,彻首彻尾一缕空描而幽酸秀艳,使读者无不移情”;评《泣赋眼儿媚》:“蕴藉旖旎,绰有余致,而凄清悲怨处,尤足逗人幽泪”等等,不一而足。《节义鸳鸯冢娇红记》是孟称舜最著名的传奇,曲苑有“临川让粹,宛陵让才,松陵让律”的美誉

与祁彪佳、马权奇等曲评家一样,陈洪绶对《娇红记》极为赞赏,不但为其作了四幅精美绝伦的卷首插图,更详加评点,亲作长序。在序言中,陈洪绶表达了对孟称舜——也可以说是对当时曲作家们——的深刻理解:孟称舜才华过人而以道气自持,每每被“乡里小儿”视为迂生腐儒,实则情深一往,他所追求的至情至性,“问诸当世之男子而不得,则以问之妇人女子;问诸当世之妇人女子而不得,则以问之天荒地老古今上下之人”。或有“老先生”见到孟氏所作的戏曲,呵斥其为“不正之书”,陈洪绶为他辩驳:“今有人焉聚徒讲学,庄言正论,禁民为非,人无不笑且诋也。伶人献俳,喜欢悲啼,使人之性情顿易,善者无不劝,而不善者无不怒。是百道学先生之训世,不若一伶人之力也。”这又是对地位低下的伶人们的肯定与认同。陈洪绶一生醇酒妇人,放浪形骸,但其诗文却多有沉郁的家国之痛,至情至性,一往情深,他与孟称舜性情相近,所以相知最深。

相关词汇

戏曲
会稽
浙江
绍兴
临川派
汤显祖
倪元璐
杂剧
杂剧
眼儿媚
桃源三访
眉批
旁批
曲论
杂剧
桃源三访
桃花人面
英雄成败
死里逃生
传奇
鸳鸯冢
娇红记
张玉娘
娇红记
中国十大古典悲剧
明朝
会稽
戏曲家
娇红记
桃源三访
娇红记
娇红记
戏剧史
关汉卿
洪升
中国戏剧史
离骚
崇祯
复社
汤显祖
玉茗堂派
临川派
松阳
训导
张玉娘
沈佺
张玉娘
沈佺
西厢记
追魂记
娇红记
贞文记
张玉娘
沈佺
浙江
松阳县
沈佺
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
风流倜傥
咸淳
榜眼
松阳
厄运
屋漏偏逢连夜雨
景炎
张玉娘
兰雪集
兰雪集
四库全书
娇红记
北宋
宣和
宋梅洞
殉情
娇红记
娇红记
中国古典十大悲剧
陈洪绶
娇红记
桃源三访
绍兴
陈洪绶
陈洪绶
桃源三访
王维
娇红记
金石
蕴藉
旖旎
不一而足
娇红记
临川
宛陵
松陵
祁彪佳
陈洪绶
娇红记
插图
陈洪绶
迂生
腐儒
陈洪绶
伶人
放浪形骸
至情至性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