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答京友

《寄答京友》是一篇古文,作者是明代李贽。

这封信谈的是人才的问题。人才难,爱惜人才者更难得。李贽认为“才固难矣,犹时时有之;而惜才者则千古未见其人焉。”爱惜人才者难得,而在当政者中爱 惜人才者尤为难得。李贽说孔子是惜才者,但是不当其位,手中无权,虽然看到了人才,也知道爱惜,但无权委以重任,不能发挥人才作用,使之湮灭而不见,这是非常遗憾的。由此可见,当政者对待人才必须爱惜。只有认识人才,爱惜人才,委以重任,发挥作用,才能使国家富强。

“才难,不其然乎?”[1]今人尽知才难,尽能言才难,然竟不知才之难[2],才到面前竟不知爱,幸而知爱,竟不见有若已有者,不啻若自其已出者[3]。呜呼!无望之矣!

举春秋之天下[4],无有一人能借圣人之才有[5],故圣人特发此叹,而深羡于唐、虞之隆也[6]。然则才固难矣,犹时时有之[7];而惜才者则千古未见其人焉。孔子惜才矣,又知人之才矣,而不当其位[8]。入齐而知晏平仲[9]。居郑而知郑子产[10],闻吴有季子,直行观其葬[11],其惜才也如此,使其得志,肯使之湮灭而不见哉!然则孔子叹才难,非直叹才难也,直叹惜才者之难也[12]。以为生才甚难,甚不可不爱惜也。

夫才有巨细,有巨才矣,而不得一第[13],则无凭[14],虽惜才能,其如之何!幸而登上第,有凭据,可藉乎以荐之矣[15],而年已过时[16],则虽才如张襄阳[17],亦安知所者不以过时而遂弃[18],其受荐者又安知其不以既老而自懈乎[19]!

夫凡有大才者,其可以小知处必寡[20],其瑕疵处必多[21],非真具眼者与之言必不信[22]。当此数者,则虽大才又安所施乎[23]?故非自己德望过人,才学冠世,为当事者所倚信[24],未易使人信而用之也。

翻译

人才难得,不是这样吗?现在的人都知道人才难得,都能说人才难得,然而终究不是真正知道人才难得。人才到了面前却不知道爱惜,侥幸(有人)知道爱惜人才,却看不到(他们)就像自己拥有(的才能一样),看不到(他们)像孔北海举荐祢衡、光着脚救杨彪那样不只是好像从口中说出(赞扬的话)。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并非真的爱惜人才呀;即使真的惜才,也是因为惜才的名声好,因为名声好所以才珍惜的呀。那么又怎么能希望他如孔北海这样(对待人才)就像自己拥有(的才能一样)、不只是好像从口中说出(赞扬的话)呢?啊,我对之不抱希望了。

从古到今世上没有一人能珍惜圣人的才能,所以圣人只能空发此感慨,深深地称羡唐尧虞舜盛世(对人才的重视)。这样那么,人才固然就难得了,但还是经常出现;惜才者却很长年代没有见到那样的人了。孔子惜才,又了解人的才能,但不在其位。到齐国了解晏平仲,在郑国了解公孙子产,听说吴国有季子,径直前往他的坟墓,孔子如此惜才,假使他实现志向了,肯让他们埋没而不为人知吗?这样那么,孔子慨叹人才难得,不只是慨叹人才难得,只是慨叹珍惜人才的人难得呀。

才能有大小,杰出的才能方可称人才。有杰出的才能,而又肯任职理事的人更加难得。既有杰出的才能,又能不避祸患灾害,身担职务,勇敢地做事,却不能考中一次,那么没有凭借,虽然惜才,又能怎么样呢?侥幸及第,有了凭借,可以凭借职务推荐他了,但年岁已过时,那么即使才能如张襄阳,又怎么知道听者不因为他已经过时而就放弃呢?那些受推荐的人又怎么知道不因为已经老了而自我懈怠呢?

大凡有杰出才能的人,他可能因为小聪明一定很少,小缺点一定很多,不是真有眼力的人和他说了一定不相信。面对这几点,那么即使有杰出的才能,又哪里有施展才能的地方呢?所以(如果)不是自己的品德名望超过众人,才能学识超越当世,被当权的人倚重、信任,就不会轻易让人信任并重用他。但不曲意求全竭尽忠心,真的如自己拥有才能,真的不只是像嘴里所说,纵使别人相信我,也未必能信我所信的人,遗憾不能和他同时,早上知晓晚上被任用。哎,可叹呀!

[1]“才难”句:人才难得,不是那样吗?《论语·泰伯》:“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能治理天下的臣子)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

[2]不知才之难:不知人才培养之难。

[3]不啻(chì翅)不止。这两句的大意是竟不见对待人才之有才像自己之有才一样,对待人才像自己培养的一样。

[4]春秋:我国历史的一个时代(前722—前481),因孔子所修史书《春秋》包括这一时期而得名。

[5]圣人:旧时指品德高尚,智慧高超的人物,这里指孔子。

[6]唐、虞之隆:唐尧、虞舜对人才的重视。

[7]时时有之:经常出现。

[8]不当其位:不临其位,指没作官,无权力。

[9]晏平仲:名婴。春秋时齐国的贤大夫。《论语·公冶长》:“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10]子产:公孙侨,字子产,郑穆公之孙,春秋时郑国的贤相。《论语·公冶长》:“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已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11]季子:季札,春秋时吴王寿梦少子,有贤名,寿梦欲立这,辞不受,封于延陵,因号延陵季子。葬:坟墓。

[12]“非直叹”二句,不仅感叹人才之难得,更感叹惜才者之难得。

[13]第:科第,科举时代谓中试为得第。

[14]凭:凭据。

[15]荐:荐举,推荐。

[16]年:年岁。

[17]张襄阳:事迹不详。

[18]弃:弃置不顾。

[19]受荐者:被举荐的人。自懈:自己松懈,不求上进。

[20]寡:少。

[21]瑕:玉上的斑点。疵:缺点、毛病。瑕疵,小的缺点。

[22]真具眼者:真是有眼力的人。

[23]安所施乎:到哪里施展呢!

[24]当事者,指执政掌声权的人。

这封信谈的是人才的问题。

对待人才,也应该有正确的认识。首先不以是否中举登第为凭据,而要看是否有真才实学。其次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任何人才都会有缺点毛病,不能以小疵掩大德,更不能以有微瑕为借口,弃置大才而不用。

如何对待人才,古住今来,很多人探讨这个问题。司马迁说:“人君愚智贤不肖,莫不欲求忠以自为,举贤以自佐,然亡国破家相随属。而圣君治国,累世而不见者,其所谓忠者不忠,而所谓贤者不贤也。”强调人君辨别人才真伪之重要。韩愈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强调识别人才者之重要。李贽进一步提出爱惜人才之重要。这些论述尽管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对于人们如何正确对待人才,仍有一定的启发意义。

李贽

(1527—1602)明代思想家、文学家、史学家。原姓林,名载贽;中举后改姓李,避穆宗讳而改名贽;字宏甫,号卓吾,别号温陵居士、百泉居士等。泉州晋江(今属福建)人。公元1552年(嘉靖三十一年)中举人,官至云南姚安知府。李贽公开以“异端”自居,大胆抨击当时的假道学、程朱理学和封建传统教条,被统治者迫害死于狱中。在文学上,反对复古主义者的剽窃摹拟,倡导“童心说”,主张文学必须发抒已见,重视小说、戏曲在文学上的地位,曾评点《水浒传》、《西厢记》等,在当时影响很大。著作有《焚书》、《续焚书》、《藏书》《续藏书》等。

相关词汇

李贽
明代
散文
李贽
郑子产
季子
具眼
倚信
唐尧
论语·公冶长
善与人交
郑穆公
论语·公冶长
季子
季札
寿梦
延陵
具眼
司马迁
韩愈
伯乐
李贽
李贽
原姓
穆宗
居士
百泉
程朱理学
童心说
水浒传
西厢记
焚书
续焚书
藏书
续藏书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