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匈奴

西汉时期,公元前60年左右,匈奴虚闾权渠单于死,引起内部分裂,先后出现五单于争立的情况,混战不断,最后发展为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的相互攻伐,分为南下归降汉朝的南匈奴、留在漠北的为北匈奴。北匈奴曾击败大宛、乌孙等国,强迫四方各族进贡,威震西域,一度领导了匈奴的短暂复兴。前36年,被西汉远征军甘延寿、陈汤等人诛灭。

东汉时期,公元46年左右,匈奴国内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人畜饥疫,死亡大半。而统治阶级因争权夺利,再次分裂为南北两部。东汉永元初年(公元89年),北匈奴被东汉和南匈奴击败(窦宪燕然勒功),91年东汉大将军左校尉耿夔再次出击金微山(今阿尔泰山)大败北匈奴军。这导致北匈奴走向没落。大部分西迁至伊犁河流域的乌孙国,与东汉仍然发生多次战役,便再迁于西边的康居国,后来,余部西迁至中亚地区和东欧地区,其小部分留居鄂尔浑河流域,后被鲜卑所并,北匈奴与鲜卑的混血后代铁弗人在河套地区建立过胡夏。

五单于争立

公元前60年左右,匈奴虚闾权渠单于死,引起内部分裂,先后出现五单于争立的情况,混战不断,最后发展为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的相互攻伐。

前58年,匈奴东部姑夕王等人共立虚闾权渠单于子稽侯栅为呼韩邪单于,击败握衍朐鞮单于,握衍朐鞮自杀身亡。都隆奇等人共立日逐王薄胥堂为屠耆单于,击败呼韩邪。此时呼揭王自立为呼揭单于,右奥鞮王自立为车犁单于,乌籍都尉亦自立为乌籍单于,是为五单于争立时期。屠耆单于先后攻击乌籍、车犁,乌籍、车犁皆败走西北与呼揭合兵,呼揭、乌籍皆去单于称号,拥车犁为单于,为屠耆所败。呼韩邪乘机进攻,屠耆大败自杀,车犁也率部投降。

不久,呼韩邪兄呼屠吾斯自立为郅支单于,居东边。屠耆从弟休旬王也自立为闰振单于。前54年,闰振率军东击郅支,兵败被杀。郅支乘胜击败呼韩邪,据漠北王庭。公元前53年,呼韩邪单于南下归降附汉,是为南匈奴,郅支单于部为北匈奴。前36年,西汉为了清除匈奴在西域的影响,西域都护甘延寿、陈汤远征康居的北匈奴,击杀郅支单于。

46年前后,匈奴国内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人畜饥疫,死亡大半。而统治阶级因争权夺利,再次发生分裂。48年,匈奴八部族人共立呼韩邪单于之孙日逐王比为单于,与蒲奴单于分庭抗礼,匈奴分裂为两部。后日逐王比率4万多人南下附汉称臣称为南匈奴,汉庭将南匈奴安置在河套。而留居漠北的称为北匈奴。

留居漠北的北匈奴,连年遭受严重天灾,又受到汉朝、南匈奴、乌桓、鲜卑的攻击,退居漠北后社会经济极度萎缩,力量大大削弱,多次遣使向东汉请求和亲。其一怕东汉北伐,其二想挑拨破坏东汉与南匈奴的关系;其三想在西域抬高自己声望,其四想通过和亲与东汉互市交换所需物资。东汉政府没有答应和亲,仅同意双方人民互市。北匈奴从65年至72年不断入侵东汉渔阳至河西走廊北部边塞,随着东汉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得到恢复发展,国力增强,开始了征伐北匈奴的战争。

汉明帝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十一月,北匈奴侵袭河西,明帝决定发兵进攻北匈奴。次年二月,东汉政府大发边军,并联合属国南匈奴、卢水羌胡、乌桓、鲜卑共数万人,分4路出击:谒者仆射祭彤与度辽将军吴棠出高阙寨(今内蒙古杭锦后旗),进袭涿邪山(今阿尔泰山东)的北匈奴皋林温禺犊王;奉车都尉窦固及骑都尉耿忠出酒泉塞(今甘肃酒泉),进击白山(今新疆天山);驸马都尉耿秉与骑都尉秦彭出张掖居延塞,向三木楼山方向进攻;骑都尉来苗与护乌桓校尉文穆出平城塞(今山西大同),向匈奴水(今内蒙古翕金河)方向进击。四路军中,窦固(?~公元88年)、耿忠一路战绩最佳。二人率酒泉、敦煌、张掖甲卒及卢水羌胡1.2万骑兵出塞后,长驱天山,击败北匈奴呼衍王部,斩杀千余人,随后又追击至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攻占伊吾卢城(今新疆哈密西),在这里设置宜禾都尉,留驻吏卒屯田,然后返回。其余三路均因北匈奴远遁无功而还。

73年二月东汉派窦固等四路大军出击,占据伊吾卢城(今新疆哈密)。同年,派班超通西域南路鄯善国,75年至76年汉匈之间对西域展开了一场争夺战,窦固、耿恭击败呼衍王和左鹿蠡王,占车师、争夺金满城,因汉明帝崩,中原大旱,人民负担太重,暂时罢兵。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窦固二次兵伐天山,在蒲类海击破白山部匈奴,进而前至车师,复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恢复了汉与西域的交通。这次东汉四路大军出击,虽未消灭北匈奴的主力,但是重新打通了西域,实现了斩断匈奴右臂的目的。

83年至85年北匈奴人先后有七十三批南下附汉,加上南匈奴攻击,北匈奴力量大大削弱。87年鲜卑从东部猛攻北匈奴,杀死优留单于。

优留单于死后,北匈奴大乱,漠北又发生蝗灾,人民饥馑,内部冲突不断,北匈奴内部危机连连。东汉乘此时机,于89年到91年与南匈奴联合夹击北匈奴。

89年(东汉永元元年)夏六月开始,窦宪、耿秉率军与属国南匈奴军队在涿邪山会合(今蒙古国满达勒戈壁附近),与北单于战于稽落山(今蒙古国额布根山),北单于大败逃走,汉军追击,俘杀一万三千余人,北匈奴先后有二十余万人归附。班固和窦宪、耿秉登燕然山(今蒙古国杭爱山)刻石纪功而还(班固燕然勒功)。再出击北匈奴,北单于受伤逃走。91年耿夔率领东汉大军又出击金微山(今阿尔泰山)大败北匈奴军,北单于迫使其西迁,率残部西逃乌孙与康居。

94年,南匈奴亭独尸逐侯鞮单于立。新降的北匈奴部众对亭独尸逐侯鞮单于不服,在同年,十五部二十几万人皆叛变,胁迫前单于屯屠何之子奥鞬日逐王逢侯为单于,匈奴再次分裂,东汉派遗大军以及属国乌桓、鲜卑兵共四万人大败逢侯单于,逢侯遂率众出塞,汉军追赶不及。107年,逢侯趁东汉放弃西域之际,控制西域,胁迫诸国共同搔扰东汉边疆十几年。118年,逢侯被鲜卑击败,率领百余人投靠东汉。

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杀死了汉将索班。为解除北匈奴对东汉经营西域造成的威胁 ,延光二年(公元123年),敦煌太守上书陈三策,其分析当时形势以为:“北虏呼衍王常展转蒲类、秦海之间,专制西域,共为寇抄。今以酒泉属国吏士二千余人集昆仑塞,先击呼衍王 ,绝其根本,因发鄯善兵五千人胁车师后部,此上计也。若不能出兵,可置军司马,将士五百人,四郡供其犁牛、谷食,出据柳中,此中计也。如又不能,则宜弃交河城,收鄯善等悉使入塞。此下计也。”认为游牧于“蒲类、秦海之间”的呼衍氏是北匈奴的“根本”力量,其 “专制”与“寇抄”乃汉廷经营西域的巨大阻碍,因此出兵“先击呼衍王”可谓打败北匈奴、控制西域的“上计”。遗憾的是,汉安帝没能采纳“上计”。虽然在班勇的努力下,汉廷对西域的经营面貌有所改观,但是 “自阳嘉以后,朝威稍损”,呼衍氏卷土重来,侵扰东汉统治的车师、伊吾等地。为了对付西域的北匈奴,特别是呼衍氏,东汉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屯兵柳中,班勇于124年、126年两次击败北匈奴,西域的局势开始稳定。在班勇离职后,北匈奴势力又重新抬头,汉将斐岑于137年率军击毙北匈奴呼衍王于巴里坤。151年,新呼衍王立,将三千余骑寇伊吾,伊吾司马毛恺遣吏兵五百人于蒲类海东与呼衍王战,悉为所没,呼衍王遂攻伊吾屯城(《后汉书 西域传》完结于此)。[3]

渤海大学的历史学学者刘俊和王海认为,东汉时期,呼衍氏 (王)和汉军在西域发生了多次的战争,双方争夺的重点区域是军事战略要地车师和物产资源丰富的 “伊吾旧膏腴之地 ”。但是汉匈双方互有胜负,汉军则始终难以解除呼衍氏对西域的威胁。北匈奴呼衍氏成为东汉经营西域的劲敌,并且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演进为北匈奴的“根本”,成为北匈奴社会内部新一代的核心力量。[3]东汉势力在呼衍王的打击和西域诸国的反对下退出西域。

唐朝曾在东天山呼衍氏 (王)旧地设立“呼延都督府”。[4]呼延都督府,唐代在东突厥地区建置的羁縻机构。位于居延海以东地区。贞观二十年(646)置,以其首领为都督、刺史,职位世袭。下辖贺鲁(贺鲁部)、葛逻(葛逻部、挹怛部)、䒽跌(以都督府改置) 3州,隶单于都护府管辖。可能得名于留居当地的呼衍氏后人。

呼衍王部众踪迹

狼山都督府,唐羁縻都督府名,后改为呼延都督府。永徽元年(650年)以突厥歌逻禄右厢部落置,为瀚海都护府治所。显庆三年(658年)改为狼山州。约在今蒙古国巴彦乌列盖省西部,该地区由科布多省和乌布苏省的近20个主要以哈萨克族集居的县组成了巴彦乌列盖省。该省位于蒙古国西端的蒙古阿尔泰山脉最高处,正是东汉呼衍王部众活动的区域。

留居鄂尔浑河流域的部众与拓跋鲜卑融合(10万余落自号“鲜卑”)。

也有最新的分子人类学证据显示,拓跋本身就可能是自号“鲜卑”的北匈奴。

2018年7月至8月底,中国人民大学北方民族考古研究所与蒙古国国立民族博物馆研究人员组成的联合考古队,通过对蒙古国艾尔根敖包墓地的考古发掘,首次确定了蒙古国境内的鲜卑文化遗存。在对艾尔根敖包墓地进行考古发掘的基础上,考古学者对鲜卑人群中的拓跋鲜卑的迁徙路线也有了新的认知。

魏坚教授介绍,这批墓葬大多带有浓厚的鲜卑文化因素,有可能受到鲜卑文化影响,同时又带有匈奴文化和汉文化的因素。墓地中所发现的地表有“凸”字形封堆,带墓道的洞室墓以及竖穴偏洞室墓和竖穴竖洞室墓的做法,与匈奴时期墓葬遗存的结构不同,有别于早期鲜卑墓葬文化遗存。从出土物质文化内涵上分析,这些墓葬偏匈奴文化的因素比较多。奥德巴特尔分析,此处墓葬结构与分布在中国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的七郎山鲜卑墓颇有相似之处。从出土遗物及体质人类学的研究成果看,该墓地中有些个体的体貌特征与中国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的七郎山鲜卑人群的体貌特征相符。

同时奥德巴特尔还表示,从目前研究来看,艾尔根敖包墓地的鲜卑人群在此处生活过200年左右。目前,在这片墓地中共发现了112座墓葬,共发掘14座,从墓葬规模看大约有30%-40%属于贵族墓葬。为了证实“原游牧于蒙古国艾尔根敖包的鲜卑人群可能向南迁徙至了中国内蒙古七郎山地区”的猜测及复原鲜卑人群西迁路线还需要更多的田野调查去证实。

通过这次对艾尔根敖包墓地的发掘,魏坚教授认为,拓跋鲜卑之一部很可能一路向西,穿越蒙古国西部的肯特山地区,进入鄂尔浑河流域且该区域地貌特征与历史记载比较相符;亦或是匈奴逐渐西迁,鲜卑“尽占匈奴故地”后,留在当地的“十余万落,自号鲜卑”的匈奴余部,所以兼有鲜卑和匈奴,以及汉文化的因素;而艾尔根敖包墓地正是拓跋鲜卑“尽占匈奴故地”途中留下的遗存,其在文化内涵上体现了明显的承上启下的特征。

根据最新的分子人类学检验,拓跋氏可能就是北匈奴部众的自号“鲜卑”者。隋代北魏宗室元威遗骨的遗传类型为 C3b1a1a1-F1756。基于当代人的遗传调查显示 C3b-F1756 主要分布于北方草原地区,如在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占 11.11%,内蒙古海拉尔的蒙古人中占 9.26%,在俄罗斯阿尔泰共和国的阿勒泰人中占 12.50%,铁列乌特人中占 9.09%。考虑到拓跋鲜卑文化中的外贝加尔匈奴文化的因素,结合体质人类学界对完工、扎赉诺尔墓地出土人骨的研究(完工居民具有蒙古人种北极类型特征,扎赉诺尔居民更具有蒙古人种北亚类型特征)以及北魏帝室十姓中的高车姓氏,郑君雷认为拓跋起源地靠近高车分布的贝加尔湖地区,之后南迁到达呼伦贝尔一带。因此,复旦大学学者韩昇和蒙海亮认为“嘎仙洞”不大可能是拓跋部发源地,拓跋部的兴起与北亚人群从外贝加尔地区南下呼伦湖的迁徙有关。 也就是说,拓跋氏不是东胡或鲜卑。

东汉联合南匈奴持续发动了对北匈奴的战争,将北匈奴逐出漠北高原。还有一种假说是北匈奴则逐渐向西后退,直至顿河、多瑙河流域,并以南俄罗斯大草原为基地,对罗马帝国发动战争,是致使罗马帝国最终灭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亚洲的北匈奴在被汉朝军队击败之后西迁,其后成了入侵欧洲的匈人。肯定这一想法的人认为,北匈奴远走欧洲,一部分在高加索,一部分在中伏尔加河地区(今天的俄罗斯鞑靼自治共和国),一部分在下多瑙河(今天的保加利亚),一部分在中多瑙河(今天的匈牙利)。中亚匈奴,一部分与图兰低地民族融合(中亚河中地区),一部分在阿富汗山区(吐火罗斯坦),一部分在印度旁遮普邦,即是白匈奴。

* 呼韩邪单于

* 郅支单于

蒲奴单于

优留单于

北单于

於除鞬单于

逢侯单于

呼衍王

相关词汇

匈奴
单于
呼韩邪单于
郅支单于
南匈奴
乌孙
永元
燕然勒功
金微山
阿尔泰山
伊犁河
乌孙国
康居国
中亚
东欧
鄂尔浑河
鲜卑
铁弗
胡夏
游牧民族
永元
燕然勒功
鲜卑
中亚
东欧
公元前
匈奴
单于
呼韩邪单于
郅支单于
握衍朐鞮单于
屠耆单于
呼揭单于
车犁单于
乌籍单于
郅支
闰振单于
南匈奴
陈汤
蒲奴单于
明帝
永平
谒者仆射
吴棠
杭锦后旗
阿尔泰
温禺
奉车都尉
白山
驸马都尉
秦彭
三木
护乌桓校尉
平城
敦煌
蒲类海
巴里坤湖
窦固
伊吾
卢城
哈密
班超
耿恭
西域都护
戊己校尉
优留单于
南匈奴
窦宪
涿邪山
稽落山
班固
燕然山
杭爱山
燕然勒功
北单于
耿夔
金微山
阿尔泰山
乌孙
康居
亭独尸逐侯鞮单于
屯屠何
逢侯单于
伊吾
班勇
西域长史
柳中
巴里坤
永徽
突厥
瀚海都护府
显庆
狼山州
蒙古国
巴彦乌列盖省
科布多省
乌布苏省
哈萨克族
蒙古国
蒙古阿尔泰山脉
鄂尔浑河
韩昇
南匈奴
漠北
顿河
多瑙河
罗马帝国
原因
匈人
伏尔加河
多瑙河
匈奴
旁遮普邦
白匈奴
呼韩邪单于
郅支单于
蒲奴单于
优留单于
北单于
於除鞬单于
逢侯单于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