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方(隋朝卢国​公)

刘方(?~605年),灵州普乐(今宁夏吴忠市)人,匈奴族。隋朝时期名将,东魏殷州刺史刘丰之子。

秉性刚烈,果决勇敢。北周时期,起家承御上士,屡建功勋,迁上仪同三司,参与平定蜀国公尉迟迥叛乱,授开府仪同三司,封河阴县公。隋朝开皇三年(583年),随从卫王杨爽出征突厥,大破沙钵略可汗于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进位大将军、甘瓜二州刺史。仁寿二年(602年),授交州道行军总管,平定交趾李佛子叛乱。大业元年(605年),迁驩州道行军总管,攻打林邑,取得胜利。

隋炀帝大业元年(605年),卒于军中,追赠上柱国、卢国公。

刘方“性刚决,有胆气”(《隋书·刘方列传》)。北周时,起家承御上士,不久因战功拜上仪同。北周大象二年(580年)五月十一日,北周宣帝宇文赞病死。北周静帝宇文阐年幼,外戚左丞相杨坚矫诏专政。太傅相州总管尉迟迥(北周文帝宇文泰外甥)对此不满,公开起兵反对杨坚。刘方随上柱国韦孝宽平定了尉迟迥之乱。因功加开府,赐爵河阴县侯,邑八百户。

北周大定元年(581年)二月,大丞相杨坚受禅登基,是为隋文帝,进爵为公。

隋开皇三年(583年),随卫王杨爽出征突厥,于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北)大破沙钵略可汗军,进位大将军。此后历任甘、瓜二州刺史,尚未出名。

仁寿二年(602年),交趾(郡治宋平,今越南河内)俚人(古族名,主要分布在广东西南沿海及广西东南等地)首领李佛子叛乱。占据越王故城,并派其侄子据龙编城(今越南北宁仙游东),别帅李普鼎据乌延城。左仆射杨素知刘方有将帅之才,在司徒杨素的推荐下,隋文帝诏命刘方为交州道行军总管,率27营隋军前去平叛。刘方军令严明整肃,军容齐整,有违犯军令的人必被斩首;同时又对士卒仁慈爱护,士兵患病他亲自抚慰关照,士兵皆愿为之效命。时长史敬德亮随军行至尹州,病重不前行,留在州馆。分别之际,刘方见其病危,难以痊愈,一时流泪不已,被人称为良将。隋军进至都隆岭,遇俚人2000据险抵抗,刘方派营主宋纂、何光、严愿等击破之。隋军继续前进,逼近李佛子大营时,刘方先派人向李佛子陈述利害,李佛子恐惧,被迫投降,被执送长安。一些桀黠之徒,刘方恐将来反乱,皆斩之。此役,刘方恩威并施,使士卒在人地生疏的恶劣环境下,纪律严明,团结致胜。

隋文帝晚年,群臣说林邑国(即占城,今越南南部)多奇宝。时天下无事,刘方新平交趾,于是在大业元年(605年),隋炀帝委任刘方为驩州道行军总管,以尚书右丞李纲为行军司马,经略林邑。正月,刘方派钦州刺史宁长真等率步、骑兵万余出越棠(今越南宜春至海万霎间),自率主力以舟师出比景(今越南南部)。当月,军至海口(林邑入海处)。林邑王梵志派兵据险抵抗,被刘方军击退。三月,刘方军至阇黎江,林邑军据南岸立栅,刘方盛陈旗帜,击鼓而进,林邑军惧而溃逃。刘方随即指挥部队南渡阇黎江,行三十里,林邑军乘巨象由四面合围。刘方出战不利,便挖掘了许多小坑,坑上用草皮伪装,然后派兵挑战。林邑军不知是计,见刘方军败退,便穷追不舍,象多跌入陷坑,部队阵脚大乱。刘方派兵用弩射大象,象返走逃窜,林邑军溃乱不可收拾,被俘万人。于是刘方率军反击,济区粟,度六里,战斗多次,无一败绩。隋军进至大缘江,林邑军据险为栅,又被刘方击破。四月,林邑国王梵志放弃国都逃入海岛,刘方入国都,俘获其庙主18人,全都为该庙整修了神像,刻石纪功然后班师还朝。

由于长途跋涉,连日行军,士兵肿足,死十之四五,刘方也染疾,在途中病逝。隋军撤后,林邑王重占国土。隋炀帝闻讯后非常悲伤,下诏书说:“方肃承庙略,恭行天讨,饮冰湍迈,视险若夷。摧锋直指,出其不意,鲸鲵尽殪,巢穴咸倾,役不再劳,肃清海外。致身王事,诚绩可嘉,可赠上柱国、卢国公”(《隋书·刘方列传》)。

南征林邑

部署是这样的: 以钦州刺史宁长真镇驩州,刺史李晕、上开府秦雄,以步骑出越裳。越裳周时称越裳国,以重译通中原,献当地特产白雉,三国时吴置越裳县,其时久不与中原相通。刘方首以陆师克越裳,他亲自率领舟师,与大将军张、司马李纲趋比景。在他行军的途中,文帝去世,炀帝嗣位,所以他行军达比景时已是大业元年(公元605年)了。刘方军薄林邑海口,这是意想不到的奇兵,林邑王梵志只有临时派遣部队,扼守险要,但是怎样敌得过锐气方盛的隋师?敌军败退,以阇黎江为天险,在南岸立栅,仍与隋军相抗。刘方军在北岸,盛陈旗帜,猛击金鼓。林邑军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军威壮盛的部队,所以惧怕,不战自溃,刘方便不烦一兵而破其天险。溯江而上,约三十里,敌以巨象四面环击隋军。象阵是隋军向来没有遇到过的。刘方第一步对付方法,是用箭射之。象因创痛而自踏其阵,隋军继之以战,敌不支,退就其栅,仍图固守。隋军力攻,破其栅,俘馘敌人以万计。敌军一路败退,隋军一路追击,历区粟、六里,前后数战,每战必捷,遂至大缘江,敌人还是老方法,立栅据险,与隋军对抗。破栅,隋军已富有经验,并不困难的又击败之。敌退,隋军尾追之,过后汉马援所立的铜柱而南,行八日,始至其国都。林邑王知无幸胜之理,乃弃城而遁,飘浮于海上。隋军入城,获其庙主金人,污其宫室,林邑乃平,班师北还。

此次行军,自仁寿至大业,历时数载,南土炎热多雨,北方士卒,包括刘方本人在内,都不能适应此种特殊气候,士卒多患脚肿,死者十之四五,刘方本人亦患病卒于归途。可以说他是为国家达成任务而牺牲生命于炎方的。隋炀帝闻刘方之丧,至为悼惜,特别下诏褒扬之。诏书是这样说的:方夙承庙略,恭行天讨,饮冰遄迈,视险若夷,摧锋直指,出其不意,鲸鲵尽殪,巢穴咸倾,役不再劳。肃清海外,诚绩可嘉。可赠上柱国、卢国公、子通仁嗣。(《隋书》卷五十三《刘方传》)刘方原来的任务,是平定李佛子。李佛子既平,他的任务已了,本可即行班师,或做驩州总管,亦无不可。但他看到负隅顽抗的林邑国王的问题,本于“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原则,径行率师南征,远迈马援所立的铜柱界,解决了林邑问题,为国家除去南方可能发生的第二次边务危机,他对国家负责尽职的忠实态度,令人可敬可佩。他虽然卒于班师途中,正合于日本西乡隆盛所说的“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到处有青山”的豪壮语。我们就隋的历史来研究,其时杨素权倾朝野,遍布党羽,他的南征,本为杨素所推荐,如果生还朝廷,杨素必然把他看作是自己的干部,牵入中央政府的人事漩涡,大非刘方之福。所以他在班师途中去世,保持了清白完整的人格,反倒是一件幸事。

父亲:刘丰,东魏殷州刺史,追赠大司马、尚书令。

儿子:刘通仁,卢国公。

隋书·刘方传

刘方,京兆长安人也。性刚决,有胆气。仕周承御上士,寻以战功拜上仪同。高祖为丞相,方从韦孝宽破尉迥于相州,以功加开府,赐爵河阴县侯,邑八百户。高祖受禅,进爵为公。开皇三年,从卫王爽破突厥于白道,进位大将军。其后历甘瓜二州刺史,尚未知名。仁寿中,会交州俚人李佛子作乱,据越王故城,遣其兄子大权据龙编城,其别帅李普鼎据乌延城。左仆射杨素言方有将帅之略,上于是诏方为交州道行军总管,以度支侍郎敬德亮为长史,统二十七营而进。方法令严肃,军容齐整,有犯禁者,造次斩之。然仁而爱士,有疾病者,亲自抚养。长史敬德亮从军至尹州,疾甚,不能进,留之州馆。分别之际,方哀其危笃,流涕呜咽,感动行路。其有威惠如此,论者称为良将。至都隆岭,遇贼二千余人来犯官军,方遣营主宋纂、何贵、严愿等击破之。进兵临佛子,先令人谕以祸福,佛子惧而降,送于京师。其有桀黠者,恐于后为乱,皆斩之。

寻授驩州道行军总管,以尚书右丞李纲为行军司马,经略林邑。方遣钦州刺史宁长真、驩州刺史李晕、上开府秦雄以步骑出越常,方亲率大将军张愻、司马李纲舟师趣比景。隋高祖崩,炀帝即位。大业元年正月,军至海口。林邑王梵志遣兵守险,方击走之。师次阇黎江,贼据南岸立栅,方盛陈旗帜,击金鼓,贼惧而溃。既渡江,行三十里,贼乘巨象,四面而至。方以弩射象,象中创,却蹂其阵,王师力战,贼奔于栅,因攻破之,俘馘万计。于是济区粟,度六里,前后逢贼,每战必擒。进至大缘江,贼据险为栅,又击破之。迳马援铜柱,南行八日,至其国都。林邑王梵志弃城奔海,获其庙主金人,污其宫室,刻石纪功而还。士卒脚肿,死者十四五。方在道遇患而卒,帝甚伤惜之,乃下诏曰:“方肃承庙略,恭行天讨,饮冰湍迈,视险若夷。摧锋直指,出其不意,鲸鲵尽殪,巢穴咸倾,役不再劳,肃清海外。致身王事,诚绩可嘉,可赠上柱国、卢国公。”子通仁嗣。

相关词汇

刘丰
上仪同三司
尉迟迥
开府仪同三司
河阴县
开皇
杨爽
突厥
沙钵略可汗
白道
呼和浩特市
大将军
仁寿
交州
李佛子
驩州
林邑
大业
上柱国
卢国
隋书
上仪
北周宣帝
宇文赞
宇文阐
杨坚
尉迟迥
宇文泰
上柱国
韦孝宽
尉迟迥之乱
开府
河阴县
大定
受禅
隋文帝
杨爽
白道
沙钵略可汗
刺史
仁寿
交趾
宋平
俚人
李佛子
越王
龙编
仙游
乌延
杨素
杨素
尹州
何光
大营
桀黠
恩威
隋文帝
林邑国
占城
交趾
大业元年
隋炀帝
尚书右丞
李纲
林邑
刺史
宁长真
王梵志
梵志
林邑
鲸鲵
上柱国
卢国
刺史
宁长真
李晕
开府
越裳
中原
白雉
李纲
大业元年
马援
林邑
隋炀帝
鲸鲵
上柱国
卢国
李佛子
林邑
马援
边务
西乡隆盛
杨素
刘丰
京兆
周承
韦孝宽
开府
受禅
从卫
刺史
交州
俚人
李佛子
别帅
杨素
尹州
疾甚
威惠
何贵
尚书右丞
李纲
林邑
刺史
宁长真
李晕
开府
大业元年
梵志
守险
阇黎
渡江
巨象
王师
马援
林邑
王梵志
纪功
鲸鲵
上柱国
卢国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