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尚

任尚(?―118年),东汉将领。初任护羌校尉邓训的护羌府长史。永元元年(89年),任尚随邓训打败羌族烧当部落首领迷唐。永元十年(102年),接替班超继任西域都护。

永初二年(108年),任尚等与羌族先零部落首领滇零交战。任尚军大败,八千余人战死。同年被封为乐亭侯。

永初四年(110年),任尚的大军因久无战功,于是朝廷命任尚率领官民回到长安。

初五年(111年),任尚担任侍御史,在上党郡羊头山与羌军交战,打败羌军。元初二年(115年),任尚担任中郎将,驻防三辅。任尚采纳怀县县令虞诩的建议,派轻骑兵在丁奚城打败杜季贡。

元初三年(116年),任尚派兵在丁奚城打败先零部落,斩首七百余人。元初四年(117年),任尚先后派遣羌族当阗部落的榆鬼等人、族效功部落的号封,分别刺杀了杜季贡和零昌。同年与骑都尉马贤一同打败先零部落首领狼莫。

元初五年(118年),任尚因与邓遵争功,而且虚报斩杀羌人数量、接受贿赂,被召回京师在闹市斩首,尸体暴露街头,财产都被没收。

章和二年(88年),任尚担任护羌校尉邓训的护羌府长史。同年冬天,邓训悬赏招降羌族各部落,羌族烧当部落首领迷唐的叔父号吾率领本部落八百户前来归降东汉。于是,邓训征调湟中地区的汉人、胡人、羌人部队四千人出塞,在写谷袭击迷唐,将他打败。于是迷唐撤离大榆谷和小榆谷,移居到颇岩谷,部众全部离散。

永元元年(89年)春天,迷唐打算重新回到故地。邓训在湟中征调六千士兵,命任尚率领,用皮革缝制小船,放在木筏上,作为渡河工具。汉军发动袭击,大败迷唐,先后斩杀一千八百余人,俘虏二千人,缴获马牛羊三万余头,迷唐的整个部落几乎全被消灭。迷唐收集残余的部众,向西迁移一千余里,原来依附迷唐的那些小部落全部叛变,归降东汉。

永元三年(91年),大将军窦宪因北匈奴力量微弱,想趁势将它消灭。二月,窦宪派遣左校尉耿夔、司马任尚出居延塞,在金微山(今阿尔泰山)包围北匈奴单于。汉军大败北匈奴军队,俘虏北匈奴单于之母阏氏,斩杀大部落王以下五千余人。北匈奴单于逃走,不知去向。汉军出塞五千余里后而回,其距离之远,是自汉朝出兵匈奴以来未曾达到过的。 窦宪立下大功以后,威名越发显赫。他以耿夔、任尚等人为爪牙。

永元四年(92年)正月,朝廷派遣大将军、左校尉耿夔授予北匈奴单于于除鞬印信绶带,命中郎将任尚持符节护卫,屯驻伊吾。

当初,窦宪将于除鞬立为北匈奴单于以后,曾计划护送他返回北匈奴王庭。永元四年(92年)六月,窦宪自杀,该计划作罢。当时,北匈奴与东汉王朝争夺东天山十分激烈。北匈奴常以西域辽阔,可进可退与汉军周旋,在汉军强大军事压力下甚至可以休战投降,当汉军撤离后,又会乘机反叛。永元五年(93年),于除鞬为称霸草原,又在天山南北燃起了公开反叛的火焰,到处烧杀抢掠,残害百姓。汉和帝刘肇便派长史王辅率领一千余骑兵出关协同任尚联兵讨伐于除鞬。任尚与王辅率精兵强将翻越东天山,以铁骑对铁骑,穷追猛打叛兵,在蒲类海边与于涂鞬进行决战,一举打垮北匈奴军,擒斩于涂鞬,使其残余势力落慌而逃。

永元六年(94年)七月,南匈奴单于师子即位后,有五六百投降的北匈奴人乘夜袭击师子。安集掾王恬率领卫士迎战,将他们击败。于是投降的北匈奴人互相惊扰,十五个部落、二十余万人全部叛变。他们胁迫前单于屯屠何的儿子日逐王逢侯单于,将他立为单于。然后,屠杀抢劫官吏百姓,焚烧邮亭和庐帐,带着辎重前往朔方,打算穿越大漠北去。

永元六年(94年)九月,汉和帝命光禄勋邓鸿代理车骑将军职务,同越骑校尉冯柱、代理度辽将军朱徽一道率领左右羽林军、北军五校士及各郡各封国的弓箭手、边郡士兵,另由乌桓校尉任尚率领乌桓、鲜卑部队,共计四万人,进行讨伐。当时,师子和中郎将杜崇驻扎在牧师城,师子率领一万余骑兵向他们发动围攻。十一月,邓鸿等到达美稷,逢侯单于这才解围离去,向满夷谷行进。师子派他的儿子率领一万骑兵及杜崇部下四千骑兵,会同邓鸿的部队,在大城塞追击逢侯单于,斩杀四千余人。任尚则率领鲜卑、乌桓兵在满夷谷进行截击,再次大败叛军。先后共斩杀一万七千余人。于是逢侯单于率领部众逃出塞外,汉军因无法追击而返回。

后来,任尚被调任为戊己校尉。永元十年(102年),西域都护班超久在遥远的边域,因年老而思念故乡,上书朝廷请求回国。奏书呈上,朝廷久不答复。班超的妹妹班昭上书朝廷,请求让班超回国,汉和帝被班昭的奏书所感动,于是召班超回国。 朝廷让任尚接替班超,继任西域都护之职。任尚对班超说:“您在外国三十多年,而由我接替您的职务,责任重大,但我的见识短浅,希望您能予以指教!”班超说:“我年纪已老,智力衰退,而您多次担任高官,难道我班超能比得上吗!一定要我提建议,我就想贡献一点愚见。塞外的官吏士兵,本来就不是孝子顺孙,都是因为犯有罪过,而被迁徙塞外,守边屯戌。而西域各国,心如鸟兽,难以扶植,却容易叛离。如今您性情严厉急切,但清水无大鱼,明察之政不得人心,应当采取无所拘束、简单易行的政策,宽恕他们的小过,只总揽大纲而已。”班超走后,任尚私下对自己的亲信说:“我以为班君会有奇策,而他今天所说的这番话,不过平平罢了。”任尚后来终于断送了西域和平,正如班超所言。

延平元年(106年)九月,西域各国背叛东汉,在疏勒攻打任尚,任尚上书朝廷求救。恰逢朝廷任命的西域副校尉梁慬到达河西,朝廷便命令梁慬率领河西四郡(敦煌、武威、酒泉、张掖的羌、胡骑兵五千人急速前往救援任尚。梁慬还没有到达,任尚已经解围。朝廷将任尚召回,以骑都尉段禧接任西域都护之职。

永初元年(107年),朝廷任命任尚为征西校尉,封乐亭侯。十一月,朝廷派车骑将军邓骘为主帅,征西校尉任尚为副帅,率领屯骑、步兵、越骑、长水、射声等五营兵以及三河、三辅、汝南、南阳、颍川、太原、上党的部队总共有五万人驻守汉阳 ,以防备羌族各部落进攻。

永初二年(108年)春天,各郡的部队没来得及赶到,几千钟羌人在冀县西边打败邓鹭的军队,杀死一千多人。 同年冬天,邓骘派任尚和从事中郎司马钧率领各郡的部队,在平襄与羌族先零部落首领滇零率领的数万羌军交战。任尚的军队大败,八千多人战死。这时滇零等部族在北地自称“天子”,招集武都、参狼、上郡、西河各混杂居住的部族,于是人马大为强盛,向东侵犯赵、魏之地,向南进入益州,杀害汉中太守董炳,接着入侵抄掠三辅地区,切断陇中道路。湟中各县一石粮食卖到一万钱,死亡的百姓无法计算。朝廷没有能力制止 ,而且运输非常困难。十一月二十九日,邓太后下诏,命邓骘班师回京,留下任尚驻守汉阳,负责各军的调度。 并封任尚为乐亭侯,食邑三百户。

永初四年(110年)二月,任尚的大军出征已久而没有战功,百姓无法从事农业和桑蚕业。于是朝廷下诏命令任尚率领官吏和百姓回到长安,让南阳、颍川、汝南的官兵复员,返归本郡。

永初五年(111年)春天,任尚因为未能建功被征诏回朝免官。 朝廷任命任尚为侍御史,进攻在上党郡羊头山的羌人,打败羌人,诱骗杀死了投降的二百多人。 永初六年(112年),任尚再次被征召免职。

元初二年(115年),朝廷任命任尚为中郎将,率领羽林军、缇骑、五营的士兵有三千五百人,接替班超之子屯骑校尉班雄驻守三辅。 怀县县令虞诩向任尚建议道:“依据兵法,弱的不去进攻强的,走的不去追赶飞的,这是自然之势。如今羌兵全都骑马,每天可行数百里,来时像急风骤雨,去时像离弦飞箭,而我军用步兵追赶,是势必追不上的。所以,尽管集结兵力二十余万,旷日持久,却没有战功。我为阁下打算,不如让各郡郡兵复员,命他们每人出数千钱,二十人合买一匹马,这样便可用一万骑兵去驱逐数千敌寇,尾追截击,羌人自然走投无路。既方便了百姓,也有利于战事,大功便可以建立!”于是任尚根据虞诩的建议上书,被朝廷采纳。任尚派轻骑兵在丁奚城打败杜季贡。

元初三年(116年)六月,任尚派兵在丁奚城打败先零部落。 十二月十二日,任尚又派代理司马招募能够冲锋陷阵的士兵,进攻在北地的零昌,杀死零昌的妻子儿女,获得牛、马、羊两万头,烧毁了他们的帐篷村落,斩杀七百多人。

元初四年(117年)正月,任尚派遣羌族当阗部落的榆鬼等五人刺杀了杜季贡。 九月,任尚又收买羌族效功部落的号封,刺杀了零昌。 十二月二十五日,任尚率领各郡的部队与骑都尉马贤一同进兵北地攻打先零部落首领狼莫,马贤先到安定青石岸,狼莫迎战,打败马贤。恰好任尚的部队到达高平,因此两军联合并进,狼莫等人退走,于是马贤等移动军营迫近狼莫,到达北地,双方相持六十多天,在富平县黄河之畔交战,大败狼莫,斩杀敌人五千人,使得被羌人掳掠去的一千多人得以归还,获得十多万头牛、马、驴、羊、骆驼,狼莫逃走。于是西河郡的羌人虔人部落一千人(《资治通鉴》作一万人)前往度辽将军邓遵处投降,陇右地区平定。

元初五年(118年),度辽将军邓遵收买上郡羌族全无部落的雕何刺杀了狼莫。自从羌人反叛,十余年间,军费开支共计二百四十多亿,国库枯竭,边疆及内地百姓的死亡人数多得无法统计,并州、凉州两州因此而空虚衰败。零昌、狼莫死后,羌族各部落瓦解,三辅和益州不再有战争的警报。朝廷将邓遵封为武阳侯,享有三千户食邑。因邓遵是邓太后的堂弟,所以封赐优厚。任尚与邓遵争功劳,而且虚报斩杀羌人数量、接受贿赂,违背法律,贪脏达一千万钱以上。十二月十八日,任尚被朝廷用囚车征召到京师,在闹市斩首,尸体暴露街头,财产都被没收。

任尚早年效力于窦宪,战功赫赫。永元四年(92年)后,相继擒杀北匈奴单于于除鞬,大败南匈奴逢侯单于,在西域击退叛乱诸国联军进攻,击溃羌族烧当部落、先零部落的反叛与侵犯,为东汉王朝边疆安定起到重大作用。

任尚颇具将帅才能 ,但在担任西域都护后,未采纳前任西域都护班超的劝告,最终断送西域和平。

《后汉书·卷八十七·西羌传第七十七》

《资治通鉴·卷四十七》

《资治通鉴·卷四十八》

《资治通鉴·卷四十九》

《资治通鉴·卷五十》

任尚碑,又称汉平夷碑,1957年由文物工作者在新疆哈密东天山北麓的松树塘北坡2000米处发现,碑高1.60米,宽0.65米,共有5行碑文,每行10余字,可辨认的只有“唯汉永元五年”、“任尚”这几个字,现收藏在文物部门保管。该碑记述任尚与王辅联兵讨伐北匈奴单于于涂鞬的这一段历史事迹。

相关词汇

邓训
永元
烧当
迷唐
班超
先零
滇零
侍御史
上党郡
羊头山
中郎将
三辅
怀县
虞诩
丁奚城
马贤
章和
邓训
烧当
迷唐
永元
窦宪
北匈奴
耿夔
居延塞
金微山
单于
中郎将
刘肇
师子
屯屠何
逢侯单于
朔方
大漠
邓鸿
车骑将军
冯柱
朱徽
羽林军
乌桓
鲜卑
美稷
戊己校尉
班超
班昭
西域都护
延平
梁慬
永初
邓骘
屯骑
越骑
射声
冀县
司马钧
先零
滇零
北地
益州
董炳
湟中
邓太后
侍御史
上党郡
羊头山
班雄
三辅
怀县
虞诩
丁奚城
北地
马贤
西河郡
羌人
资治通鉴
度辽将军
北匈奴
逢侯单于
烧当
先零
西域都护
班超
哈密
松树塘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