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无量寿经

观无量寿经是佛教经典,简称《观经》。与《阿弥陀经》、《无量寿经》合称净土三部经。畺良耶舍译。另有异译一种,已佚。此经进一步发挥了《无量寿经》的净土思想,叙述释迦牟尼佛 应韦提希夫人之请,在频婆娑罗宫为信众讲述观想阿弥陀佛的身相和极乐净土庄严的十六种观想方法(十六观)。

未发现梵本,亦无藏译本,但在中国新疆地区曾发现维吾尔文译本的残片。日本学者高楠顺次郎应马克斯·缪勒之请,据现行本译成英文,与《阿弥陀经》等一起,载《东方圣书》第49卷。

该经重要注疏有隋智顗《观无量寿佛经疏》1卷,吉藏《观无量寿经义疏》1卷;唐善导《观无量寿佛经疏》4卷;宋知礼《观无量寿佛经融心解》1卷,元照《观无量寿佛经义疏》3卷;明传灯《观无量寿佛经图颂》1卷,续法《观无量寿佛经直指疏》2卷;清彭际清《观无量寿佛经约论》1卷;丁福保《观无量佛经笺注》等。

摘自中国佛教协会《法音》2015年第7期"净土宗持名念佛的理论与修持探析”

《观经》的经文并不长,但由于缺乏一条清晰的脉络,所以难以窥其堂奥,故而善导大师为此经注疏,在注解经文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后来该注疏流传到日本,法然将其作为重要依据而开创了日本净土宗。

持名念佛出现在下品往生文中,下品上生中,“智者复教合掌叉手,称‘南无阿弥陀佛’”;下品下生中,“‘汝若不能念彼佛者,应称归命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

在流通分里,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作为全经的总结性论述,肯定了持名念佛的重要性。不过在该句的前面,还有一段话:“汝当受持,毋令忘失。行此三昧者,现身得见无量寿佛及二大士……何况忆念!若念佛者,当知此人,则是人中芬陀利华……生诸佛家。”这里说的念佛,显然就不是持名念佛了。

在上品上生文中,提到了“六念”,释迦佛在《阿含经》中解释为忆念佛、法、僧、戒、施、天。所以“六念”中的念佛,也不是持名念佛,而是忆念观想念佛。

九品往生之前,世尊又详细地描述了十三观,从简单的日想观开始,越来越复杂,从极乐的依报庄严逐渐观到佛菩萨的身相庄严,当然并不是修完十三观后才能成就,经中所言,第三观成后,必能往生;第八观成后,能现世证得念佛三昧。在世尊讲述十三观的过程中,三次嘱咐阿难将其内容受持流通,显然世尊非常重视十三观。

在十三观之前,世尊指出了修行净业的正因——净业三福。既是正因,当然重要。再往前就是该经的缘起,一段故事性的描述。

这样看完经文后,发现确实很难把握住重点,一些高僧大德认为重点在持名念佛,这点是值得商榷的,以最后一句叮嘱“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来推翻前面几次叮嘱;以最后一个重点“持名念佛”来否定前面几个重点,既不合文义,亦不合逻辑,而且以流通分来取代正宗分,同样也不符合佛经的行文结构,所以从经文中,并不能明确推导出持名念佛为全经重点这个结论。

笔者这里提出自己的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笔者认为,《观经》的核心思想可以用“一个中心、一条主线、一个要点、一层深义”来表述。“一个中心”,指的是观经的中心思想是:往生靠的是弥陀的愿力,而不是靠你自己的能力。不论罪福,真信切愿,乘佛愿力,定能往生!

“一条主线”指的是十六观的修行均以“三心”(至诚心、深心,回向发愿心)为前提,“三心”出现在上品上生文中,上品上生在经文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上承前十三观,下启后三观,“三心”这条主线把看似没关系的前十三观和后三观连在了一起,善导大师亦以此“三心”说,构建了净土宗教理。

“一个要点”指的是《观经》的要点在净业三福。净业三福被释迦佛定义为修行净业的正因,三福的修行分布在上品和中品,决定了你往生品位的高下,所以把它定义为要点,既合经义,亦合情理。你能不能往生,靠的是弥陀的愿力;往生后品位的高下,靠的是你今世净业三福的修持。以念佛次数多少或功夫深浅来决定往生品位高下的说法,并不是释迦佛的观点,而是后世高僧大德劝导众生念佛的方便说;至于不经九品往生而直取佛果的说法,则是日本真宗曲解善导大师的本意而臆想编造出来的歪理邪说,不可信之!

“一层深义”指的是下品下生的五逆恶人往生所蕴含的深义。大部分人都是从弥陀的大慈悲心、持名念佛和名号功德的利益这几个层面来理解,这当然是正确的,但笔者将尝试用空性来诠释其深义,希望能给读者些许启发。

空性是佛法的核心思想与不共之理论,是可以作为实证的唯一标准。《中论·观作作者品》有偈云:“若堕于无因,则无因无果。无作无作者,无所用作法。若无作等法,则无有罪福。罪福等无故,罪福报亦无。若无罪福报,亦无大涅槃。诸可有所作,皆空无有果。”意思是:罪福无因,业报无果;无生死业,无大涅槃。作业的人和所作的业都是空无自性,所以果报也同样是空无自性。

国人比较熟悉的《心经》,中心思想就是空性。玄奘译本中云:“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这段经文从认识空性开始,逐层超越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十二因缘(缘觉乘)、四谛(声闻乘)、六波罗蜜多(大乘菩萨道),回归到彻底空性。

从彻底空性的角度来看,罪与福、善与恶、增与减、无明与无明尽等两方面的对立都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平等的实相,在彻底空性的平等实相里,根本就不存在好人与恶人之分,既然不存在,又怎么会因为是恶人而不能往生呢?当他一念至诚心与弥陀本愿相合,自然可以往生。至于带业往生和消业往生的争论,同样也是没有意义的,罪也好,业也罢,都是在我们凡夫这边说的,在弥陀那边,都是不存在的。

分析到这里,相信有些读者已经难以理解了,照这种说法,善恶有报的因果观岂不是被颠覆了?那也不用行善,可以大胆的作恶了?不是这样的。诸法虽是自性空,但不等同于断灭空,仍有世间罪福因果业报;空性既不会破世间业力流转之果报,也不会破出世间断惑证真之解脱,好比以刀斫空,终无所伤,正如《大智度论》第三十八卷云:

佛法中诸法毕竟空,而亦不断灭;生死虽相续,而亦不是常;无量阿僧祇劫业因缘,虽过去亦能生果报而不灭,是为微妙难知,若诸法都空者,此品中不应说往生,何有智者,前后相违?若死生相实有,云何言毕竟空?但为除诸法中爱着,邪见颠倒故,说毕竟空,不为破后世故说。

理解了上述的道理,再来看日本真宗的“恶人正机说”(弥陀摄受的主要对象是造罪的恶人),就会发现是多么的肤浅与幼稚!所以学习净土宗,还是要多学习些教理。广学大藏经,不改弥陀行!有些人讲解净土宗,广度不够,深度不足,横着说竖着说,就是那几句,佛力不可思议,名号功德不可思议,一切都是不可思议,一切都往佛那边说,反正我们也见不着佛的面,也没法去核实。

佛力和名号功德确实不可思议,但佛是不能改变众生的因果和业力的,如果不是众生自身本具佛性,弥陀也不能把你接去极乐!所以信心既要建立在佛身上,也要建立在自己身上。蕅益大师说:“念佛工夫,只贵真实信心。第一要信我是未成之佛,弥陀是已成之佛,其体无二。”[6]

从佛法的角度来说,一切法都是佛法,众生法与心法都是当下具足实相,与诸佛所证的妙觉果海同出一辙,站在诸法实相的高度来看,一切法都是即空、即假、即中的,所以弥陀绝不是你心外的佛,而是你自心的佛,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你要能信自己是未成之佛并且敢于承担,那么你与包括弥陀在内的十方一切诸佛初发心就是一样的。从你真如本性发出的信心,才是真信、正信、智信,而不是假信、偏信、迷信。

现在一些净业行人,偏激地把净土法门理解到纯他力方向,心外求法,只去仰信心外的弥陀和净土,过度地尊仰佛菩萨而轻视众生,轻视众生的同时又反向神化了弥陀,以凡夫激情取代佛法共通性修持,偏离了大乘的理体,走到了神教的方向。除非你宿世善根极其深厚,否则这样建立起的信愿心,既不可能维持长久,也不可能很牢靠,好比一栋没打地基就建起来的高楼,一般人不敢进去住的,不用等地震,大风一刮可能就倒了!

而又有一些净业行人,以为自体本具自性弥陀,就自己去求生唯心净土,这种想法无异于自掘坟墓!你自己是绝对没有这个能力的。往生的能力,你要百分之百的靠弥陀,一心归命,通身靠倒在弥陀那边;但往生的主动权,则百分之百掌握在你自己手里。要知道诸佛是众生心内之诸佛,众生是诸佛心内之众生,二者有同一的理体,平等而无差异,具有互相观照的天然本性,往生不存难易,不由外觅,乃是份内之事。正如传灯大师在《净土生无生论》中说:“故弥陀即我心,我心即弥陀。未举念时,早已成就。才举心念,即便圆成。感应道交,为有此理。故念佛人,功不唐捐。”

所以弥陀与净土既在心内也在心外,心内就是心外,心外也是心内,都是相对而言的。我们既要知道自己很尊贵(自体具足自性弥陀,是未成之佛),又要知道自己很卑微(目前是宿业缠身的凡夫,靠自力难出轮回)。理论上要承担起是自性弥陀接引你去唯心净土,行持上却要虔诚的祈愿十万亿佛土外的弥陀来接引你去十万亿佛土外的净土,两者并不矛盾,这样才符合大乘佛法中庸理性和中道圆融的思想。

(经名)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之略名,一卷,宋疆良耶舍译。说佛应韦提希夫人之请,而临频婆娑罗王之宫中,分十六观而说观想阿弥陀佛之身相及净土之相者。各家疏注如下:观无量寿佛经疏一卷,隋智者大师说。观无量寿经义疏二卷,隋慧远撰。观无量寿经义疏一卷,隋吉藏撰。观无量寿佛经疏四卷,唐善导集记。释观无量寿佛经记一卷,唐法聪撰。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六卷,宋知礼述。观无量寿佛经融心解一卷,宋知礼撰。观无量寿佛经义疏三卷,宋元照述。观经扶新论一卷,宋戒度述。灵芝观经义疏正观记三卷,宋戒度述。观无量寿经疏妙宗钞科一卷,宋知礼排定,明真觉重排。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会本五卷,明真觉分会,日本实观改修。观无量寿佛经图颂一卷,明传灯述。观无量寿经直指疏二卷,续法集。观无量寿佛经约论一卷,彭际清述。观无量佛经笺注,丁福保注。

日本学者高楠顺次郎应马克斯·缪勒之请,据现行本译成英文,与《阿弥陀经》等一起,载《东方圣书》第49卷。该经重要注疏有隋智顗《观无量寿佛经疏》1卷,吉藏《观无量寿经义疏》1卷;唐善导《观无量寿佛经疏》4卷;宋知礼《观无量寿佛经融心解》1卷,元照《观无量寿佛经义疏》3卷;明传灯《观无量寿佛经图颂》1卷,续法《观无量寿佛经直指疏》2卷;清彭际清《观无量寿佛经约论》1卷;丁福保《观无量佛经笺注》等。

本疏在宋代似只有玄义分流行。遵式的〈西方略传序〉及戒度的《观经扶新论》曾提到它,元照的《观经义疏》也曾引用其文。此书传入日本似在天平年间以前,天平十六年(744)后逐渐有四卷的写本流行,此后有关净土诸书往往加以引用,成为日本净土教的要籍。如日本的源空,就是依据本书散善门一心专念义而开创净土宗的。

此书广开净土法门。内容分四部分。第一部分为玄义分,作七门料简:(1)先标序题,(2)次释经名,(3)辨释一经的宗旨和教判,(4)谈说法人的差别,(5)料简定善和散善二门,(6)和合经论相违,问答释疑,(7)料简韦提希闻佛正说得益分齐。第六门问答释疑中又分六段:{1}先述诸师所解的往生九品义,{2}以道理破诸师义,{3}重举九品返对破,{4}引文证明往生的对象定为凡夫,非为圣人,{5}会通别时义,{6}会通二乘种不生义。以上七门料简都是文前玄义,一一引教证明。以上是第一卷。

第二部分为序分义。将全经文义分判为五门:(1)序分,从“如是我闻”至“五苦所逼云何见极乐世界”。(2)正宗分,从“日观”初句至“下品下生”。(3)得益分,从“说是语时”至“诸天发心”。(4)流通分,从“阿难白佛”至“韦提希等欢喜”。以上四分佛在王宫正说,这是一会。(5)阿难为耆阇大众复述,又是一会。

此中序分义,又分为二:{1}证信序,即“如是我闻”一句。{2}发起序,即从“一时”至“云何见极乐世界”。此中又分为七:化前序、禁父缘、禁母缘、厌苦缘、欣净缘、散善显行缘、定善示观缘。以上是第二卷。

第三部分为正宗分定善义。即显示十六观中前十三观:(1)日观,(2)水观,(3)地想观(地观),(4)宝树观,(5)宝池观,(6)宝楼观,(7)华座观,(8)像观,(9)真身观,(10)观音观,(11)势至观,(12)普观,(13)杂想观。从初日观至第七华座观,总明依报,从第八像观至第十三杂观,总明正报。以上第三卷。

第四部分为正宗分散善义,又分二段:(1)明三福为净土的正因,(2)明九品为净土的正行。三福中第一福即是世俗善根,第二福即是戒善,第三福即是行善。九品是十六观中的第十四上辈观、第十五中辈观、第十六下辈观,这三观又各分上中下三品。前明十三观为定善,今此三福九品为散善,定散两门总属正宗分。这是全经的纲要。

佛说观无量寿佛七字是别题,经字是通题,为通别一对。别题又分二重能所,佛是能说之佛,无量寿佛是所说之佛;观字是能观之智,无量寿佛是所观之境,是为能所一对。‘佛’是本师释迦牟尼佛,梵语佛陀或佛陀耶,中国话译为‘觉者’,大觉大悟的人,就叫做佛。社会上有大学问的人叫学者,佛非迷愚之人而是觉悟之人,故云觉者。为何不直译作觉者?因佛字的觉义,含有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诸义,故不翻。凡夫不能自觉,正所谓不觉不知;声闻虽能自觉,而无悲心,不能觉他;菩萨虽能觉他,觉行欠圆满;唯佛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成为超出九界之上的大觉者,故名为佛。世间人凡事好起分别,若劝他信佛,他要问问:佛比天公、仙公谁大?须知佛比天公和仙公都大,又比罗汉、辟支佛、菩萨大。

佛是最高无上,故曰:‘天上天下无如佛。’这个佛即是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他出生在印度迦毗罗国,父号净饭王,母名摩耶夫人,但是此示现印度之佛是化身佛,化身佛是度凡夫二乘人者。佛有三身──法身、报身、化身。法身是理体,理体无相,虽是无相,但是凡夫若想成佛,非证得此理体不可。如何证法?必须修行用功,修行用功是因,结果证得的佛果,即报身佛──修行之果报。此报身佛,唯菩萨能见,二乘凡夫无法见到。佛是大慈普利一切,为使二乘凡夫能见到佛,故有化身佛──乃变化出来之佛身。此三身,非一非三,即一即三。若是菩萨根机者,所见的是报身佛,二乘根性人见化身佛。化身从报身出,报身由法身来。故法、报、应三身,即为一身。十六观经属大乘经,是报身佛所说之法。刚才说过三身即一身,亦就是生于印度之释迦佛,你是个大乘,看见佛是报身佛;你若是小乘,则所见为化身佛──但见他是一个老比丘而已。‘说’者说法,世尊成道之后,即说法度生,说了四十九年法,一直说到入灭之时还在说。

凡佛所说之法,就是法语。法是何义?即教众生了生脱死之方法也。佛愈是说法,众生就愈得了生脱死之利益,我们凡夫虽然说了数十年,但很少有利益众生者,尽是说些空话,为何不学讲经呢?佛说者,即说法也,上次讲弥陀经时,讲过,说者悦所怀也。佛说法为何欣悦?佛说之法能度众生转凡成圣,了生脱死,故胸怀欢悦。‘观’者观想、观照。能观之智慧,须大悟之后,智慧才能启发,在未开悟之前,此名为识。为什么作观想,得转识成智?因所观者为阿弥陀佛。观想阿弥陀佛,妄识即转成智慧。中国八大宗中,有唯识宗,唯识宗讲究用功,转识成智。今此十六观经之观字即是转识成智之法。这个妙极了,你观想阿弥陀佛,你的妄识,就转成智。因为识是妄想心,妄想心想的是凡夫境界,天天想凡夫境界,故为妄识。叫你观想佛的境界,你的境界就变成佛的境界,佛境界那还有妄识呢?当然已转识成智了。观字之妙,妙就妙在这里。‘无量寿佛’即梵语阿弥陀佛,是极乐世界之教主。此经内容令观极乐世界依正庄严,今仅云观无量寿佛者,举正报以收依报,述化主以包徒众也。

本疏关于净土立教要义和他宗说法不同之处有下列几点。

第一,辨《观经》的宗体。净影寺慧远以观佛三昧为宗,嘉祥寺吉藏以劝物修因往生为宗,净土因果为体。本疏则以观佛三昧与念佛三昧两义为宗,一心回愿往生净土为体,更以二藏二教,判此经属菩萨藏顿教。

第二,显示往生的门路,即此经中所说的定散二门。定是息虑凝心,散是去恶修善。倘能依这两行求愿往生,皆可以乘弥陀大愿为增上缘而生安乐净土。对于定散二门的分别,净影等都以十六观为定善,以三福为散善,定散皆韦提希启请而说:但本疏以十六观中的前十三观为定善,后三观为散善。定善是韦提希启请,散善是佛陀自说。

第三,净土的果体。即众生所生的净土和所见弥陀佛身。净影等作三种区别:以为上辈人同时见应身应土与化身化土,中辈人见应身应土,下辈人只见化身化土。但本疏则以为是报身报土,并主张是以凡夫身往生。

第四,指出念佛的因缘。这里他解释称名念佛的作用有三种意义。首先是以称佛名号为亲缘。其次是以佛影显现为近缘,最后是以命终往生为增上缘。

第五,说明两类净业。一类是依据净土三经一论所说,为读诵、观察、礼拜、称名、赞叹五行。其中主要是称名行,即念佛名号,念念不舍而入正定,名为正业;其余读诵、观察等行,名为助业。这两种业叫做正行。此外种种散善又成一类,叫做杂行。这两种净业是与经文十六观配合而说的:即正行与定善十三观相应,杂行与散善三辈观相应。

以上所谈的几点,都是善导在本疏中着重发挥的净土要义。本疏奠定了净土宗的教理基础,而且在行持中倡导称名乃至读诵、赞叹等等方式,使之大众化。从而完成了净土一宗的宗义。使之成为后来中国和日本佛教宗派中最为流行的一个教派。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萨三万二千,文殊师利法王子而为上首。

尔时,王舍大城有一太子名阿阇世,随顺调达恶友之教,收执父王频婆娑罗,幽闭

置于七重室内,制诸群臣,一不得往。国太夫人名韦提希,恭敬大王,澡浴清净,以酥蜜和麨,用涂其身;诸璎珞中,盛葡萄浆,密以上王。尔时大王,食麨饮浆,求水漱口。

漱口毕已,合掌恭敬,向耆阇崛山,遥礼世尊,而作是言:“大目犍连,是吾亲友,愿兴慈悲,授我八戒。”时目犍连,如鹰隼飞,疾至王所,日日如是,授王八戒。世尊亦遣尊者富楼那,为王说法。如是时间经三七日,王食麨蜜,得闻法故,颜色和悦。

时阿阇世问守门者:“父王今者,犹存在耶?”时守门人白言:“大王,国太夫人,身涂麨蜜,璎珞盛浆,持用上王。沙门目连及富楼那,从空而来,为王说法,不可禁制。”

时阿阇世闻此语已,怒其母曰:“我母是贼,与贼为伴。沙门恶人,幻惑咒术,令此恶王,多日不死。”即执利剑,欲害其母。

时 有一臣,名曰月光,聪明多智,及与耆婆,为王作礼。白言:“大王,臣闻毗陀论经说,劫初以来,有诸恶王,贪国位故,杀害其父,一万八千,未曾闻有无道害 母。王今为此杀逆之事,污刹利种,臣不忍闻,是旃陀罗,我等不宜复住于此。”时二大臣,说此语竟,以手按剑,却行而退。

时阿阇世,惊怖惶惧,告耆婆言:“汝不为我耶?”耆婆白言:“大王!慎莫害母。”王闻此语,忏悔求救,即便舍剑,止不害母。敕语内官,闭置深宫,不令复出。

时 韦提希,被幽闭已,愁忧憔悴,遥向耆阇崛山,为佛作礼,而作是言:“如来世尊,在昔之时,恒遣阿难,来慰问我。我今愁忧,世尊威重,无由得见。愿遣目连, 尊者阿难,与我相见。”作是语已,悲泣雨泪,遥向佛礼。未举头顷,尔时世尊,在耆阇崛山,知韦提希心之所念,即敕大目犍连及以阿难,从空而来。佛从耆阇崛山没,于王宫出。

时韦提希,礼已举头,见世 尊释迦牟尼佛,身紫金色,坐百宝莲华。目连侍左,阿难侍右。释梵护世诸天,在虚空中,普雨天华,持用供养。时韦提希,见佛世尊,自绝璎珞,举身投地,号泣 向佛,白言:“世尊,我宿何罪,生此恶子?世尊复有何等因缘,与提婆达多共为眷属?唯愿世尊,为我广说无忧恼处,我当往生,不乐阎浮提浊恶世也。此浊恶 处,地狱饿鬼畜生盈满,多不善聚。愿我未来,不闻恶声,不见恶人。今向世尊,五体投地,求哀忏悔,唯愿佛日教我观于清净业处。” 尔时世尊放眉间光,其光金色,遍照十方无量世界,还住佛顶,化为金台,如须弥山。十方诸佛净妙国土,皆于中现。或有国土,七宝合成;复有国土,纯是莲华; 复有国土,如自在天宫;复有国土,如玻璃镜。十方国土,皆于中现。有如是等无量诸佛国土,严显可观,令韦提希见。时韦提希白佛言:“世尊,是诸佛土,虽复清净,皆有光明。我今乐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所,唯愿世尊,教我思惟,教我正受。”

尔时世尊,即便微笑,有五色光从佛口出,一一光照频婆娑罗王顶。尔时大王,虽在幽闭,心眼无障。遥见世尊,头面作礼,自然增进,成阿那含。

尔时世尊告韦提希:“汝今知不?阿弥陀佛,去此不远。汝当系念,谛观彼国净业成者。我今为汝广说众譬,亦令未来世一切凡夫,欲修净业者,得生西方极乐国 土。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 劝进行者。如此三事,名为净业。佛告韦提希:汝今知不?此三种业,乃是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净业正因。”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谛听!谛听!善思念 之。如来今者,为未来世一切众生,为烦恼贼之所害者,说清净业。善哉韦提希!快问此事。阿难!汝当受持,广为多众,宣说佛语。如来今者,教韦提希,及未来 世一切众生,观于西方极乐世界。以佛力故,当得见彼清净国土。如执明镜,自见面像。见彼国土极妙乐事,心欢喜故,应时即得无生法忍。” 佛告韦提希:“汝是凡夫,心想羸劣,未得天眼,不能远观。诸佛如来,有异方便,令汝得见。”

时韦提希白佛言:“世尊!如我今者,以佛力故,见彼国土;若佛灭后,诸众生等,浊恶不善,五苦所逼,云何当见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佛告韦提希:“汝及众生,应当专心系念一处,想于西方。云何作想?凡作想者,一切众生,自非生盲,有目之徒,皆见日没。当起想念,正坐西向,谛观于日欲 没之处,令心坚住,专想不移。见日欲没,状如悬鼓。既见日已,闭目开目,皆令明了。是为日想,名曰初观。 次作水想:见水澄清,亦令明了,无分散意;既 见水已,当起冰想;见冰映彻,作琉璃想;此想成已,见琉璃地,内外映彻,下有金刚七宝金幢,擎琉璃地;其幢八方,八楞具足,一一方面,百宝所成,一一宝 珠,有千光明,一一光明,八万四千色,映琉璃地,如亿千日,不可具见;琉璃地上,以黄金绳,杂厕间错,以七宝界,分齐分明,一一宝中,有五百色光,其光如 华,又似星月,悬处虚空,成光明台;楼阁千万,百宝合成,于台两边,各有百亿华幢,无量乐器,以为庄严;八种清风,从光明出,鼓此乐器,演说苦、空、无 常、无我之音。是为水想,名第二观。 此想成时,一一观之,极令了了。闭目开目,不令散失。唯除食时,恒忆此事。如此想者,名为粗见极乐国地。若得三昧,见彼国地,了了分明,不可具说。是 为地想,名第三观。

佛告阿难:“汝持佛语,为未来世一切大众,欲脱苦者,说是观地法。若观是地者,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舍身他世,必生净国,心得无疑。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地想成已,次观宝树。观宝树者,一一观之,作七重行树想。一一树高八千由旬,其诸宝树,七宝华叶,无不具 足。一一华叶,作异宝色:琉璃色中,出金色光;玻璃色中,出红色光;玛瑙色中,出砗磲光;砗磲色中,出绿真珠光;珊瑚琥珀,一切众宝,以为映饰。妙真珠 网,弥覆树上,一一树上,有七重网;一一网间,有五百亿妙华宫殿,如梵王宫。诸天童子,自然在中,一一童子,五百亿释迦毗楞伽摩尼,以为璎珞。其摩尼光, 照百由旬,犹如和合百亿日月,不可具名。众宝间错,色中上者。此诸宝树,行行相当,叶叶相次。于众叶间,生诸妙华,叶上自然有七宝果,一一树叶,纵广正等 二十五由旬,其叶千色,有百种画,如天璎珞,有众妙华,作阎浮檀金色,如旋火轮,宛转叶间,涌生诸果,如帝释瓶。有大光明,化成幢幡无量宝盖,是宝盖中, 映现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佛事。十方佛国,亦于中现。见此树已,亦当次第一一观之,观见树茎枝叶华果,皆令分明。是为树想,名第四观。

次当想水。欲想水者,极乐国土,有八池水;一一池水,七宝所成。其宝柔软,从如意珠王生,分为十四支。一一支,作七宝妙色,黄金为渠,渠下皆以 杂色金刚,以为底沙。一一水中,有六十亿七宝莲华,一一莲华,团圆正等十二由旬。其摩尼水,流注华间,寻树上下。其声微妙,演说苦、空、无常、无我诸波罗 密。复有赞叹诸佛相好者。如意珠王,涌出金色,微妙光明。其光化为百宝色鸟,和鸣哀雅,常赞念佛、念法、念僧。是为八功德水想,名第五观。

众宝国土,一一界上,有五百亿宝楼。其楼阁中,有无量诸天,作天伎乐。又有乐器,悬处虚空,如天宝幢,不鼓自鸣。此众音中,皆说念佛、念法、念 比丘僧。此想成已,名为粗见极乐世界宝树宝地宝池,是为总观想,名第六观。若见此者,除无量亿劫极重恶业,命终之后,必生彼国。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 观者,名为邪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除苦恼法。汝等忆持,广为大众,分别解说。说是语时,无量寿佛,住立空中。观世音、大势至,是二大士,侍立左右。光明炽盛,不可具见。百千阎浮檀金色,不得为比。

时韦提希见无量寿佛已,接足作礼,白佛言:“世尊!我今因佛力故,得见无量寿佛及二菩萨。未来众生,当云何观无量寿佛,及二菩萨?”

佛告 韦提希:欲观彼佛者,当起想念,于七宝地上,作莲华想;令其莲华,一一叶上,作百宝色;有八万四千脉,犹如天画;脉有八万四千光,了了分明,皆令得见。华 叶小者,纵广二百五十由旬。如是莲华,具有八万四千叶,一一叶间,有百亿摩尼珠王,以为映饰;一一摩尼珠,放千光明,其光如盖,七宝合成,遍覆地上。释迦 毗楞伽宝,以为其台。此莲华台,八万金刚甄叔迦宝,梵摩尼宝,妙珍珠网,以为校饰。于其台上,自然而有四柱宝幢,一一宝幢,如百千万亿须弥山,幢上宝幔, 如夜摩天宫,复有五百亿微妙宝珠,以为映饰。一一宝珠,有八万四千光,一一光,作八万四千异种金色,一一金色,遍其宝土,处处变化,各作异相。或为金刚 台、或作珍珠网、或作杂华云,于十方面,随意变现,施作佛事。是为华座想,名第七观。

佛告阿难:如此妙华,是本法藏比丘愿力所成。若欲念彼佛者,当先作此华座想。作此想时,不得杂观,皆应一一观之,一一叶,一一珠,一一光,一一 台,一一幢,皆令分明。如于镜中,自见面像。此想成者,灭除五万亿劫生死之罪,必定当生极乐世界。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见此事已,次当想佛。所以者何?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 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是故应当一心系念,谛观彼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想彼佛者,先当想像。闭目开目,见一宝 像,如阎浮檀金色,坐彼华上。见像坐已,心眼得开,了了分明,见极乐国七宝庄严,宝地宝池,宝树行列,诸天宝幔,弥覆其上,众宝罗网,满虚空中。见如此 事,极令明了,如观掌中。见此事已,复当更作一大莲华,在佛左边,如前莲华,等无有异。复作一大莲华,在佛右边。想一观世音菩萨像,坐左华座,亦作金色, 如前无异。想一大势至菩萨像,坐右华座。此想成时,佛菩萨像,皆放光明,其光金色,照诸宝树。一一树下,亦有三莲华,诸莲华上,各有一佛二菩萨像,遍满彼 国。此想成时,行者当闻水流光明,及诸宝树,凫雁鸳鸯,皆说妙法;出定入定,恒闻妙法。行者所闻,出定之时,忆持不舍,令与修多罗合。若不合者,名为妄 想。若与合者,名为粗想见极乐世界。是为像想,名第八观。作是观者,除无量亿劫生死之罪,于现身中,得念佛三昧。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此想成已,次当更观无量寿佛身相光明。阿难当知,无量寿佛,身如百千万亿夜摩天阎浮檀金色,佛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 旬。眉间白毫,右旋宛转,如五须弥山。佛眼如四大海水,青白分明。身诸毛孔,演出光明,如须弥山。彼佛圆光,如百亿三千大千世界。于圆光中,有百万亿那由 他恒河沙化佛。一一化佛,亦有众多无数化菩萨以为侍者。无量寿佛,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各有八万四千随形好。一一好中,复有八万四千光明。一一光明, 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其光相好,及与化佛,不可具说。但当忆想,令心眼见。见此事者,即见十方一切诸佛。以见诸佛故,名念佛三昧。作是观者, 名观一切佛身。以观佛身故,亦见佛心。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护众生。作此观者,舍身他世,生诸佛前,得无生忍。是故智者,应当系心,谛观无量寿 佛。观无量寿佛者,从一相好入。但观眉间白毫,极令明了。见眉间白毫相者,八万四千相好,自然当现。见无量寿佛者,即见十方无量诸佛。得见无量诸佛故,诸 佛现前授记。是为遍观一切色身相,名第九观。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见无量寿佛了了明已,次亦应观观世音菩萨。此菩萨身长八十万亿那由他由旬,身紫金色。顶有肉髻,项有圆光,面各百千由旬。其 圆光中,有五百化佛,如释迦牟尼。一一化佛,有五百化菩萨,无量诸天,以为侍者。举身光中,五道众生,一切色相,皆于中现。顶上毗楞伽摩尼宝以为天冠。其 天冠中,有一立化佛,高二十五由旬。观世音菩萨,面如阎浮檀金色。眉间毫相,备七宝色,流出八万四千种光明。一一光明,有无量无数百千化佛。一一化佛,无 数化菩萨以为侍者,变现自在,满十方世界。譬如红莲华色,有八十亿微妙光明,以为璎珞。其璎珞中普现一切诸庄严事。手掌作五百亿杂莲华色。手十指端,一一 指端,有八万四千画,犹如印文。一一画,有八万四千色。一一色,有八万四千光,其光柔软,普照一切。以此宝手,接引众生。举足时,足下有千辐轮相,自然化 成五百亿光明台。下足时,有金刚摩尼华,布散一切,莫不弥满。其余身相,众好具足,如佛无异。唯顶上肉髻,及无见顶相,不及世尊。是为观观世音菩萨真实色 身相,名第十观。

佛告阿难:若欲观观世音菩萨者,当作是观。作是观者,不遇诸祸,净除业障,除无数劫生死之罪。如此菩萨,但闻其名,获无量福,何况谛观。若有欲 观观世音菩萨者,先观顶上肉髻,次观天冠。其余众相,亦次第观之。悉令明了,如观掌中。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次观大势至菩萨。此菩萨身量大小,亦如观世音。圆光面各百二十五由旬,照二百五十由旬。举身光明,照十方国,作紫金色。有缘众生,皆悉得见。但 见此菩萨一毛孔光,即见十方无量诸佛净妙光明,是故号此菩萨名无边光。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离三途,得无上力,是故号此菩萨萨名大势至。此菩萨天冠,有 五百宝华,一一宝华,有五百宝台,一一台中,十方诸佛净妙国土广长之相,皆于中现。顶上肉髻,如钵头摩华,于肉髻上,有一宝瓶,盛诸光明,普现佛事。余诸 身相,如观世音,等无有异。此菩萨行时,十方世界,一切震动,当地动处,有五百亿宝华;一一宝华,庄严高显,如极乐世界。此菩萨坐时,七宝国土,一时动 摇。从下方金光佛刹,乃至上方光明王佛刹,于其中间,无量尘数分身无量寿佛,分身观世音、大势至,皆悉云集极乐国土。畟塞空中,坐莲华座,演说妙法,度苦 众生。作此观者,名为观见大势至菩萨。是为观大势至色身相。观此菩萨者,名第十一观,除无数劫阿僧祇生死之罪。作是观者,不处胞胎,常游诸佛净妙国土。此 观成已,名为具足观观世音大势至。

见此事时,当起自心,生于西方极乐世界,于莲华中,结跏趺坐。作莲华合想,作莲华开想。莲华开时,有五百色光,来照身想。眼目开想,见佛菩萨满 虚空中。水鸟树林,及与诸佛,所出音声,皆演妙法,与十二部经合。若出定之时,忆持不失。见此事已,名见无量寿佛极乐世界。是为普观想,名第十二观。无量 寿佛,化身无数,与观世音,及大势至,常来至此行人之所。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若欲至心生西方者,先当观于一丈六像,在池水上。如先所说无量寿佛,身量无边,非是凡夫心力所及。然彼如来宿愿力故,有忆 想者,必得成就。但想佛像,得无量福,况复观佛具足身相。阿弥陀佛,神通如意,于十方国,变现自在。或现大身,满虚空中。或现小身,丈六八尺。所现之形, 皆真金色。圆光化佛,及宝莲华,如上所说。观世音菩萨,及大势至,于一切处,身同众生。但观首相,知是观世音,知是大势至。此二菩萨,助阿弥陀佛普化一 切。是为杂想观,名第十三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上品上生者,若有众生,愿生彼国者,发三种心,即便往生。何等为三?一者至诚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具三心者,必生彼 国。复有三种众生,当得往生。何等为三?一者慈心不杀,具诸戒行;二者读诵大乘方等经典;三者修行六念,回向发愿,愿生彼国。具此功德者,一日乃至七日, 即得往生。生彼国时,此人精进勇猛故,阿弥陀如来,与观世音、大势至,无数化佛,百千比丘,声闻大众,无量诸天,七宝宫殿。观世音菩萨,执金刚台,与大势 至菩萨,至行者前。阿弥陀佛,放大光明,照行者身,与诸菩萨,授手迎接。观世音、大势至,与无数菩萨,赞叹行者,劝进其心。行者见已,欢喜踊跃,自见其 身,乘金刚台,随从佛后,如弹指顷,往生彼国。生彼国已,见佛色身,众相具足,见诸菩萨,色相具足。光明宝林,演说妙法。闻已,即悟无生法忍,经须臾间, 历事诸佛,遍十方界。于诸佛前,次第受记。还至该国,得无量百千陀罗尼门。是名上品上生者。

上品中生者,不必受持读诵方等经典。善解义趣,于第一义,心不惊动,深信因果,不谤大乘。以此功德,回向愿求生极乐国。行此行者,命欲终时,阿弥陀 佛,与观世音、大势至、无量大众,眷属围绕,持紫金台,至行者前。赞言:法子!汝行大乘,解第一义,是故我今来迎接汝。与千化佛,一时授手。行者自见坐紫 金台,合掌叉手,赞叹诸佛。如一念顷,即生彼国七宝池中。此紫金台,如大宝华,经宿则开。行者身作紫磨金色,足下亦有七宝莲华。佛及菩萨,俱时放光,照行 者身。目即开明,因前宿习,普闻众声,纯说甚深第一义谛。即下金台,礼佛合掌,赞叹世尊。经于七日,应时即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应时即能飞行 遍至十方,历事诸佛。于诸佛所,修诸三昧。经一小劫,得无生忍,现前受记。是名上品中生者。

上品下生者,亦信因果,不谤大乘。但发无上道心,以此功德,回向愿求生极乐国。行者命欲终时,阿弥陀佛,及观世音、大势至,与诸菩萨,持金莲华,化 作五百佛,来迎此人。五百化佛,一时授手。赞言:法子!汝今清净,发无上道心,我来迎汝。见此事时,即自见身坐金莲华。坐已华合,随世尊后,即得往生七宝 池中。一日一夜,莲华乃开。七日之中,乃得见佛。虽见佛身,于众相好,心不明了。于三七日后,乃了了见。闻众音声,皆演妙法。游历十方,供养诸佛。于诸佛 前,闻甚深法。经三小劫,得百法明门,住欢喜地。是名上品下生者。是名上辈生想,名第十四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中品上生者,若有众生,受持五戒,持八戒斋,修行诸戒,不造五逆,无众过患,以此善根,回向愿求生于西方极乐世界。临命终时, 阿弥陀佛,与诸比丘,眷属围绕,放金色光,至其人所。演说苦、空、无常、无我,赞叹出家,得离众苦。行者见已,心大欢喜,自见己身,坐莲华台,长跪合掌, 为佛作礼。未举头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莲华寻开。当华敷时,闻众音声,赞叹四谛。应时即得阿罗汉道,三明六通,具八解脱,是名中品上生者。

中品中生者,若有众生,若一日一夜持八戒斋,若一日一夜持沙弥戒,若一日一夜持具足戒,威仪无缺,以此功德,回向愿求生极乐国。戒香熏修,如此行 者,命欲终时,见阿弥陀佛,与诸眷属,放金色光,持七宝莲华,至行者前。行者自闻空中有声,赞言:善男子!如汝善人,随顺三世诸佛教故,我来迎汝。行者自 见坐莲华上,莲华即合,生于西方极乐世界。在宝池中,经于七日,莲华乃敷。华既敷已,开目合掌,赞叹世尊。闻法欢喜,得须陀洹。经半劫已,成阿罗汉。是名 中品中生者。

中品下生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孝养父母,行世仁慈,此人命欲终时,遇善知识,为其广说阿弥陀佛国土乐事,亦说法藏比丘四十八愿,闻此事已,寻即命 终。譬如壮士屈伸臂顷,即生西方极乐世界。经七日已,遇观世音,及大势至。闻法欢喜,得须陀洹。过一小劫,成阿罗汉。是名中品下生者。是名中辈生想,名第 十五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下品上生者,或有众生,作众恶业,虽不诽谤方等经典,如此愚人,多造恶法,无有惭愧。命欲终时,遇善知识,为说大乘十二部经首 题名字。以闻如是诸经名故,除却千劫极重恶业。智者复教合掌叉手,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除五十亿劫生死之罪。尔时彼佛,即遣化佛,化观世音,化大势 至,至行者前。赞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作是语已,行者即见化佛光明,遍满其室。见已欢喜,即便命终。乘宝莲华,随化佛后,生宝 池中。经七七日,莲华乃敷。当华敷时,大悲观世音菩萨,及大势至菩萨,放大光明,住其人前,为说甚深十二部经。闻已信解,发无上道心。经十小劫,具百法明 门,得入初地。是名下品上生者。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下品中生者,或有众生,毁犯五戒、八戒,及具足戒。如此愚人,偷僧祇物,盗现前僧物,不净说法,无有惭愧,以诸恶业而自庄严。如此罪人,以恶业故,应堕地狱。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一时俱至。遇善知识,以大慈悲,即为赞说阿弥陀佛十力威德,广赞彼佛光明神力,亦赞戒、定、慧、解 脱、解脱知见。此人闻已,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地狱猛火,化为清凉风,吹诸天华。华上皆有化佛菩萨,迎接此人。如一念顷,即得往生七宝池中莲华之内。经于 六劫,莲华乃敷。观世音、大势至,以梵音声,安慰彼人,为说大乘甚深经典。闻此法已,应时即发无上道心。是名下品中生者。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下品下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 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彼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应称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 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于莲华中,满十二大劫,莲华方 开。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为其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闻已欢喜,应时即发菩提之心。是名下品下生者。是名下辈生想,名第十六观。

说是语时,韦提希,与五百侍女,闻佛所说,应时即见极乐世界广长之相。得见佛身,及二菩萨。心生欢喜,叹未曾有。豁然大悟,逮无生忍。五百侍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愿生彼国。世尊悉记,皆当往生。生彼国已,获得诸佛现前三昧。无量诸天,发无上道心。

尔时阿难,即从座起,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此法之要,当云何受持?佛告阿难:此经名观极乐国土,无量寿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亦名净除 业障,生诸佛前。汝当受持,无令忘失!行此三昧者,现身得见无量寿佛,及二大士。若善男子及善女人,但闻佛名,二菩萨名,除无量劫生死之罪,何况忆念。若 念佛者,当知此人,则是人中分陀利华。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为其胜友。当坐道场,生诸佛家。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佛寿佛名。佛 说是语时,尊者目犍连,尊者阿难,及韦提希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尔时世尊,足步虚空,还耆阇崛山。尔时阿难,广为大众,说如上事。无量诸天、龙、夜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礼佛而退。

原 字 原 句 标准注音 同音字 备注

耆 佛在王舍城崛山中 qí 奇

阇 佛在王舍城耆山中 shé 蛇 有些版本注“都”(dū)

崛 佛在王舍城耆山中 jué 决 不读“窟(kū)”

殊 文师利法王子 shū 书

尔 时王舍大城 ěr 耳 同"尓"

执 收父王 zhí 职

频 父王频婆罗 pín 贫

娑 父王婆娑罗 suō 缩

幽 闭置于七重室内 yōu 优

诸 制群臣 zhū 朱

韦 提希 wéi 为

酥 以蜜和麨 sū 苏 不读“禾hé”

麨 以酥蜜和 chāo 超

璎珞 诸中盛葡萄浆 yīng luò 英洛

漱 求水口 shù 数

遥 礼世尊 yáo 摇

犍 大目连 qián 虔 也可读“肩”

鹰隼 如飞 yīng sǔn 英笋

遣 世尊亦尊者富楼那 qiǎn 浅 不读“遗yí”

悦 颜色和 yuè 月

犹 存在邪 yóu 由

邪 犹存在 yé 耶 发问用,不读“斜xié”

幻 惑咒术 huàn 患 不读“幼yòu”

惑 幻咒术 huò 或

毗 陀论经说 pí 皮

污 刹利种 wū 乌

刹 污利种 chà 差(去声) 佛刹、刹利读此音

旃 是陀罗 zhān 毡

惊 怖惶惧 jīng 京 同“惊”

怖 惊惶惧 bù 布

惶 惊怖惧 huáng 皇

惧 惊怖惶 jù 具

慎 莫害母 shèn 甚

忏悔 求救 chàn huǐ 产(去声)毁 同“忏悔”

敕 语内官 chì 赤

忧 愁憔悴 yōu 优 同“忧”

憔悴 愁忧 qiáo cuì 乔翠

泣 悲雨泪 qì 气

顷 未举头 qǐng 请 不读“项”

梵 释护世诸天 fán 饭

华 普雨天 huā 花 佛经中“华”字均读此音

缘 世尊复有何等因 yuán 元

眷属 共为 juàn shǔ 卷(去声)蜀

恼 为我广说无忧处 nǎo 脑

阎 浮提 yán 严

狱 地饿鬼畜生盈满 yù 玉

盈 地狱饿鬼畜生满 yíng 营

聚 多不善 jù 巨 不读“叙”

哀 求忏悔 āi 挨

台 化为金 tái 抬 同“台”

显 严可观 xiǎn 险

系 汝当念,谛观彼国 xì 细

谛 汝当系念,观彼国 dì 帝

不 汝今知 fōu、fǒu 否 在此不读“布bu”

羸劣 汝是凡夫,心想 léi liè 雷裂 “ 羸”不读“营”

盲 一切众生,自非生 máng 忙

悬 状如鼓 xuán 玄

澄 见水清 chéng 成 亦可读“凳deng”

映 见冰彻(澈) yìng 应 不读“央”

幢 下有金刚七宝金 chuáng 床 不读“童”

擎 琉璃地 qíng 情

楞 八具足 léng 冷(阳平)

绳 以黄金,杂厕间错 shéng 剩(阳平)

厕 以黄金绳,杂间错 cè 测

麤 名为见极乐国地 cū 粗

昧 若得三 mèi 妹 不读“味”

砗磲 玛瑙色中,出光 chē qú 车渠

珊 瑚琥珀,一切众宝 shān 山

珀 珊瑚琥,一切众宝 pò 坡

饰 一切众宝,以为映 shì 释

覆 妙真珠网,弥树上 fù 复

网 妙真珠,弥覆树上 wǎng 同“网”

行 行行相当,叶叶相次 háng 杭 “行树”等读此音

檀 作阎浮金色 tán 谈

旋 如火轮,宛转叶间 xuán 玄

宛 如旋火轮,转叶间 wǎn 碗

幡 化成幢无量宝盖 fān 翻

赞叹 复有诸佛相好者 zàn tàn 暂炭

伎 有无量诸天作天乐 jì 技

炽 光明盛 chì 赤 不读“只”

脉 有八万四千 mài 麦

甄 八万金刚叔迦宝 zhēn 真

迦 八万金刚甄叔宝 jiā 加

校 妙真珠网,以为饰 jiào 较 此处不读“孝”

幔 幢上宝如夜摩天宫 màn 慢

灭 除五百亿劫生死重罪 miè 同“灭”

劫 灭除五百亿生死重罪 jié 结

伽 谛观彼佛多陀阿度 qié 茄

诃 阿罗 hē 荷(阴平)不读“可”

藐 三三佛陀 miǎo 秒 不读“貌”

凫 雁鸳鸯,皆说妙法 fú 扶

摄 取不舍 shè 设

髻 顶有肉,项有圆光 jì 计

冠 顶上毗楞伽摩尼宝以为天 guàn 灌

边 是故号此菩萨为无光 biān 编 同“边”

钵 顶上肉髻,如头摩华 bō 拨

畟塞 空中,坐莲华座 cè sè 测色

跏趺 于莲花中,结坐 jiā fū 加夫

劝 赞叹行者,进其心 quàn 券

踊跃 行者见已,欢喜 yǒng yuè 永月

臾 经须间,历事诸佛 yú 于

绕 无量大众,眷属围 rǎo 扰

耨 阿多罗三藐三菩提 nòu (奴豆切)

敷 当华时,闻众音声 fū 夫

熏 戒香修 xūn 勋

洹 闻法欢喜,得须陀 huán 还

诽谤 虽不方等经典 fěi bàng 匪磅

惭愧 多造恶法,无有 cán kuì 残溃

堕 以恶业故,应地狱 duò 舵

慰 以梵音声,安彼人 wèi 位

遑 彼人苦逼,不念佛 huáng 皇

豁 然大悟 huò 或

逮 无生忍 dài 代 此处不读“帝”

相关词汇

阿弥陀经
无量寿经
畺良耶舍
释迦牟尼佛
阿弥陀佛
东方圣书
智顗
观无量寿佛经疏
吉藏
观无量寿经义疏
善导
观无量寿佛经疏
知礼
元照
彭际清
丁福保
高楠顺次郎
阿弥陀经
观无量寿佛经疏
观无量寿经义疏
善导
彭际清
丁福保
散善
韦提
分判
如是我闻
极乐世界
韦提
散善
分定
十六观
观音观
戒善
十六观
散善
释迦牟尼佛
梵语
觉者
大悟
释迦牟尼佛
罗国
净饭王
法身
报身
报身
法身
故法
何义
观想
转识
极乐世界
往生净土
安乐净土
十六观
散善
韦提
应身
应土
报身
因缘
称名
佛影
净业
礼拜
念念不舍
散善
十六观
善导
宗义
如是我闻
王舍城
耆阇崛山
大比丘
王舍
大城
幽闭
韦提
酥蜜
璎珞
目犍连
王今
白言
麨蜜
旃陀罗
白言
韦提
幽闭
耆阇崛山
如来
目犍连
释迦牟尼佛
莲华
韦提
璎珞
白言
恶子
阎浮提
恶声
五体投地
佛日
净业
无量世界
须弥山
莲华
严显
韦提
乐生
极乐世界
频婆娑罗王
幽闭
净业
极乐
三福
一者
慈心不杀
十善业
菩提心
韦提
三世诸佛
佛语
西方极乐世界
妙乐
无生法忍
天眼
如来
云何
极乐世界
韦提
金刚
八种清风
极乐
三昧
三观
佛语
韦提
七重行树
由旬
璎珞
叶相
阎浮檀
极乐
王生
莲华
由旬
哀雅
念佛
念法
八功德水
宝幢
比丘僧
极乐世界
观想
韦提
观世音
侍立
云何
莲华
由旬
摩尼珠
甄叔迦宝
须弥山
比丘
极乐世界
韦提
如来
法界身
三十二相
是心是佛
阿伽
三藐三佛陀
极乐
七宝庄严
莲华
左华
大势至菩萨
出定
极乐世界
念佛三昧
韦提
恒河
须弥山
随形好
十方世界
念佛
一切诸佛
佛心
无生忍
韦提
由旬
肉髻
释迦牟尼
莲华
璎珞
业障
大势至菩萨
由旬
方国
智慧光
高显
极乐世界
光明王佛
极乐
莲华
大势至菩萨
极乐世界
于莲
结跏趺坐
出定
观想
韦提
如来
大身
小身
莲华
回向发愿心
三心
功德
阿弥陀
如来
金刚台
弹指顷
宝林
无生法忍
陀罗尼门
回向
极乐
紫金
叉手
七宝池
莲华
第一义谛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无生忍
无上道
莲华
一日一夜
百法明门
韦提
五戒
回向
极乐世界
大欢喜
莲华
四谛
三明六通
一日一夜
八戒斋
善男子
三世诸佛
莲华
须陀洹
善女人
极乐世界
韦提
南无阿弥陀佛
莲华
大势至菩萨
无上道
五戒
不净说法
七宝池
莲华
无上道
恶道
苦逼
莲华
诸法实相
菩提
十六观
韦提
极乐世界
无生忍
无上道
云何
极乐
无量劫
念佛
大势至菩萨
佛家
目犍连
韦提
皆大欢喜
耆阇崛山
同音字
王舍
文师
王舍
大城
璎珞
去声
去声
羸劣
阳平
极乐
天乐
阴平
莲华
残溃
苦逼
无生忍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