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起义

1946年5月,东北民主联军逼近海城一线,国民党184师师长潘朔端抓住机会,在海城宣布起义。史称“海城起义”。潘朔端因此成为内战初期第一个起义的国军将领。

相关记录

1946年,国共双方在东北处于胶着状态。一场起义,使双方的力量布局发生重大变化,成为了辽沈战役的最大转折点。而辽沈战役,是解放战争胜利的前提和关键。这场起义,就是被朱德总司令赞为“揭和平之义旗,张滇军之荣誉”的海城起义。这场起义的主角是滇军——原国民党军第60军184师。

1946年春,蒋介石调兵遣将向东北解放区发起进攻。5月上旬,民主联军在四平的抵抗陷于严重被动,毛泽东不得不考虑主动放弃四平,变阵地战为运动战。问题是,四平街为长春路要塞,四平一失,长春即不可守。毛泽东为此要求周恩来向美蒋提出,以长春双方不驻兵或有条件让出长春,来换取国民党承认中共在东北其他地区的地位。但蒋介石断然拒绝,必欲打下长春,夺取全东北。

5月14日,国民党的增援部队新6军到达四平前线,并在第二天开始集中10个师的兵力,采取正面进攻和两翼迂回相结合的战法,对四平发起总攻。四平守军艰苦鏖战一个多月,伤亡已达8000多人,疲惫困乏,难以再战,加上防线左翼被突破,退路受到严重威胁。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林彪于5月18日致电中央,陈述理由,并于当日午夜组织部队撤出四平,分别向南满、东满、西满转移。

国民党军占领四平后,马不停蹄地继续向北推进,先后占领公主岭、长春、德惠等地,直抵松花江南岸。但其势已成强弩之末,无力再向北渡江进占哈尔滨。民主联军主力撤至松花江以北休整。

1946年5月30日,国民党滇系第184师少将师长潘朔端率师部直属队和第552团大部在辽宁海城举行了战场起义。海城起义,成为国民党军在东北战场上战术兵团起义的开端。这次起义不仅振奋了滇军官兵的冲天豪气,更为东北战场的最终胜利埋下伏笔,预示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最终胜利。

5月30日这天,正值蒋介石飞抵沈阳亲自督战,向东北解放区大举进攻。当侍从室主任将潘朔端的通电交给蒋介石时,他气得大骂:“娘希匹,要走就早些走嘛,偏偏在这个时候拆我的台!”

海城起义得到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高度评价。6月6日,朱德总司令从延安给潘朔端和起义部队发电贺勉。朱德总司令在贺电中称赞此举“揭和平之义旗,张滇军之荣誉”,邓小平、刘伯承的贺电说“这一光荣起义,给好战分子一当头棒喝”。

海城起义的倪端,是因为潘朔端等将领经历了国民党内部派系之间的排挤、倾轧,目睹了国共两党在政策主张、民心所向等方面的反差之后,由战场形势剧变骤然引发的。

潘朔端1925年初考入黄埔军校第4期,次年毕业留校,在第六期入伍生队任排长。1927年春,潘朔端被派往国民革命军第3军8师工兵营任党代表,随部参加北伐战争。不久,国共分裂,潘朔端因言行过激被清洗。此后两年,潘朔端与曾泽生等黄埔同乡同学流落上海滩,以帮人开车为生。

就在潘朔端、曾泽生等落魄他乡之时,龙云登上了“云南王”的宝座。1929年,为培养干部改造滇军,巩固权力,龙云派卢汉的幺叔卢浚泉赴上海,将曾泽生等20余人请回昆明,在云南讲武堂旧址举办军官候补生队,卢浚泉任队长,曾泽生任队副,潘朔端等任中队长。由此,培植了一大批执掌滇军兵权忠肝义胆的“龙、卢家将”。

抗战爆发后,龙云在云南组建第60军开赴前线,卢汉任军长,潘朔端任该军第183师541旅1081团团长。台儿庄一战,作为全军前卫的潘朔端团以行军纵队与敌遭遇,被迫在平原地区顽强阻击由坦克引导蜂拥而至的敌寇,经激烈拼杀反复肉搏,为掩护军主力的战役展开赢得了宝贵时间。是役,潘朔端团伤亡惨重,潘朔端也身负重伤。

潘朔端在武汉养伤期间,结识了曾住同一病房的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中共党员苏石泉,随后,又结识了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负责人罗炳辉将军。推诚相见的交往,使潘朔端对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主张有了初步了解。回到昆明后,潘朔端有个侄子在昆明邮电检查所负责检查、扣压“禁书”、“禁刊”。从这条渠道,潘朔端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开阔了眼界,进一步加深了对国共两党的认识。

1942年,潘朔端出任第6旅旅长。1944年,第6旅改编为暂编第23师,潘朔端任师长。

1945年9月27日,蒋介石坐镇西昌,遥控指挥中央军进攻云南省政府所在地五华山,威逼龙云下台。不久,入越受降的滇军8个师被缩编为第60军和第93军两个军6个师,潘朔端于缩编期间,调任第60军184师师长。

1946年4月,第60军和第93军被调往东北内战前线。第184师归新编第6军指挥,接替“中长铁路”鞍山至营口段防务。184师第551团驻防鞍山,师部及第552团驻防海城。让潘朔端耿耿于怀的是,长官部派来一名姓张的少将参军和一名姓彭的少将参军(兼海城县县长),带着一支39人组成的“谍报组”,携带一部电台,常驻第184师,监视其行动。

对蒋介石嫡系部队骄傲自大损人利己的做法,滇军官兵十分反感。

慢慢地,潘朔端有了自己的主意。潘朔端的参谋长马逸飞1927年加入过中国共产党,曾经是昆明学生联合会主席。大革命失败后,因中共云南党组织遭全面破坏,马逸飞中断了与党组织的联系。此时,马逸飞虽然脱党多年,但熟悉中共的纲领、政策,他发现了潘朔端的爱好后,主动建议其收听延安的广播。

部队到东北后,潘朔端索性指定侍从副官王世臣每天晚上用发报机收信装置收听、记录延安新华广播电台的新闻,整理成文后,装入机密卷宗,送师、团主要将领阅读,作为每日“功课”。

1946年5月,东北国民党军向北满民主联军大举进攻,并在四平地区展开激战。为牵制和打乱国民党军北进部署,配合北满作战,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配属辽南第1军分区保安第2团、第3团,向“中长铁路”南段发起了“鞍海战役”。

5月24日4时,战役首开于鞍山,战至25日晚,守军第551团除团长张秉昌带少数人逃脱外,其余尽数被歼。

5月28日下午,第184师几位长官正焦急地等待着鞍山的消息,值班副官进来禀报,东北民主联军派来一挂马车,将551团的3位士兵送回来了,他们带来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及第4纵队首长写给潘朔端的两封信。

潘朔端展开信函:“……潘将军应认清形势,率部弃暗投明,与人民携起手来,共同反对内战,这才是你们的惟一出路。”看完民主联军将领来信的潘朔端,心情异常沉重。两天前,鞍山之战刚打响,潘朔端就急电长官部,请求火速增援。按说,鞍山若失,不但海城孤立,沈阳也门户洞开,沈阳城内又无正规部队,这危险,亲临沈阳督战的蒋介石不会不知道。然而,潘朔端等来的却是一道“战至最后一人一枪”的严厉电令。虽然,他被告之,长官部已决定派新编第1军(前第50师)和第60军182师(前第544团)等部队于5月26日前开赴辽阳集结,增援鞍山、海城守军。但来得及吗?新编第1军肯出力吗?

战局的进展印证了潘朔端的担忧。

第182师是自家兄弟,受命后,迅即收拢部队,在昌图搭乘火车,星夜南下,于26日抵达首山,而后弃车,兵分两路,分别由军长曾泽生和副师长陈开文率领向鞍山疾进。结果,刚进至鞍北大沙河一线,遭到民主联军顽强阻击,被迫就地固守待援。

民主联军第4纵队围歼了鞍山守敌后,迅即调整兵力部署,一部打援,一部移兵海城。

1946年5月27日,民主联军第4纵队10旅配属保安第3团完成了对海城的战役合围。根据作战部署,10旅28团负责夺取海城东主要屏障玉皇山,而后由城东、东南向城内突击;10旅30团负责攻占城北双山子高地;保安第3团由教军场一带进至海城南葫芦山谷,阻击大石桥增援之敌,并切断海城守敌南逃之路;炮兵团在榆树园子以北高地占领发射阵地;10旅29团为预备队。

5月28日3时,民主联军第4纵队10旅28团2营开始进攻玉皇山,在连续炸毁守敌2座地堡后,攻占了玉皇山第一个小山头。随后,转入逐堡争夺的激烈战斗,攻击部队进展缓慢。战至22时,28团3营占领了玉皇山下的师范学校。

同日19时,第4纵队11师30团攻取海城北2.5公里处的双山子高地。

5月29日,民主联军第4纵队调整了兵力部署,第30团向城北发展进攻,第29团占领教军场后向城东发展进攻,第28团2营也加强了对玉皇山的攻势。

当日下午,玉皇山告危,一部分民主联军已兵临城下,城内异常混乱。

这时,沉默多日的潘朔端将担负实际指挥的副师长郑祖志拉到一边,趁四下无人,悄悄说道:“这个仗不能打了,现在是时候了,我们趁此起义,投共产党!”

此时,译电室里来了两份杜聿明发来的电报,一份要潘朔端“死守待援”,另一份告之“明日将从辽阳派出援军四个团”。然后,滇军将士分析形势:援军182师主力准时抵达首山堡,他得先攻取鞍山,才能与我们会师,这至少要3天。而玉皇山一旦失守,别说3天,海城一天也守不住。若突围,一部分人也许能突出去,但从长官部对咱们滇军的一贯态度来看,即要你死守至一人一弹,若弃海城而走,我们还是罪责难逃。这叫既不能守,也不能走!滇军到了进退维谷的地步。

要想顺利起义,必须做通第552团团长魏瑛的工作。在海城,魏瑛是个独一无二的实力派人物。没有他的首肯,就是停止抵抗也难。魏瑛被请到师部,一进门,没等坐下来,潘朔端就给他一个咄咄逼人的发问:“仗打到这个程度,你看怎么办?”

“怎么办?”一向视死如归的魏瑛扯开嗓门就吼了起来:“要打就拉出去打,几个团都到牛庄集结,拼个你死我活。蒋介石、杜聿明排斥异己,把我们当作交通警察沿铁路布防,指望新1军来援救我们?靠不住!他们巴不得我们早点被消灭。守海城就是束手待毙!除了我这个办法,难道同共军说不打了?”

“对,就是不打了!”潘朔端心中虽然七上八下,但仍然以平静的语气接上了话茬。

毫无思想准备的魏瑛愣了,半晌,回过神来,压低“嗡嗡”的嗓门悄悄问道:“想定了没有?”

“想定了,走起义的路!”“那得赶快和共军联系!”众将领统一认识后,潘朔端亲自写了封短信:“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司令勋鉴:贵军倡导民主,实为潮流所需,我滇军健儿,远涉数千里,为黩武者牺牲毫无价值。贵军如能谅解,愿步高树勋将军后尘。潘朔端”

据送信人陈正富回忆,出城没多远,跟在后面的高如松就不见了,于是,他坐在一块大石板上等候。一连抽了3支烟,还不见人影,只好一人提着二十响驳壳枪“顺着狭窄的山沟”往一座“闪着半明半暗灯光的小山村”方向摸去。在“连续通过十几道岗哨,接近村子时”,被民主联军哨兵发现,这才见了第4纵队副司令员韩先楚和参谋长蔡正国,面交了潘朔端的亲笔信。

第4纵队领导用电话向上级请示后,下令停止炮击,按潘朔端信中约定,吹响了联络军号。随后,派出作战参谋邓东带上韩先楚的警卫员,随陈正富返城谈判,并带去三条谈判条件:

一、驻海城的一八四师部队一律放下武器,撤出城外,到指定地点集中;

二、下令给营口、大石桥一八四师部队前来汇合,由我军接防;

三、国民党派的特务一律加以逮捕。

潘朔端经过慎重思考,告诉邓东:除第一条建议改为“全部起义”外,其他条款悉数照办。

午夜1时,潘朔端将马逸飞派出,前往民主联军第4纵队指挥部,进一步协商起义事宜。

民主联军第4纵队副司令员韩先楚和参谋长蔡正国耐心听取了马逸飞的陈述后,经向上级请示,同意了潘朔端的请求。

就在师参谋长马逸飞赴民主联军联络起义的同时,第184师战场起义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副师长郑祖志负责诱捕、扣押所有可能障碍起义的人,团长魏瑛负责掌握部队。

终于,枪炮声渐渐停了下来,黑夜中盼来了战场上难得的寂静。这北国之夜的短暂宁静,瞬间又被一阵清亮的军号声刺破。

“开始行动!”潘朔端下达了战场起义的命令。

一辆摩托车从师部疾驶而出,师部特务连手枪排排长将潘朔端召开“城防会议”的请柬送出。随即,将长官部派来的两名少将参军,以及谍报组、交警总队的军官和骨干50余人一网打尽。

5月30日晨,按照双方协定,潘朔端率第184师师部直属队及第552团(前第3营大部)官兵撤出海城,由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10旅28团护送,向解放区析木城开进。

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把阳光洒在起义官兵前行的路上。一道电波,刺破长空,将起义通电播向四面八方:“朔端籍隶云南,少年从军,每以卫护桑梓救国救民为己任……”

(该记录来源不明)

相关词汇

潘朔端
海城
潘朔端
国民党
蒋介石
潘朔端
曾泽生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