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熟来禽图

《果熟来禽图》是南宋时期林椿创作的一幅绢本设色画。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果熟来禽图》绘有林檎果一枝,枝上硕果累累。系挂着沉甸甸果实的枝丫,仿佛在轻轻地颤动。果叶正反面刻画细致,连虫蚀的痕迹都颇为清晰。果树上有一小鸟,它转颈回眸,振翅欲飞。画面虽不繁复,却充满生气盎然的意趣,表现出作者蕴藉空灵的审美追求。

该图描绘的是在一枝果实累累的树枝上栖息着一只小鸟。仿若是秋天寂静的山林里,树叶已经变黄,果树上果子成熟了,沉甸甸的结了一树却无人来摘,任由虫儿噬蚀。这时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巴腊只鸟儿,蓦然停在了枝头上,打破了山林的宁静,鸟儿挺起永危炼毛茸茸的胸脯,翘起尾巴,转颈回眸,好似要飞走的样子。

本幅款署“林椿”二字,有“宋荦审定”藏印一方。

画院的制度始于五代,后蜀孟昶于明德二巩篮柜茅年(935年)创立的“翰林图画院”,发展到两宋,规模庞大,画家云集。画院画家的职位分为画学正、艺学、祗侯、待诏等级,制度相当完备。由于帝王直接控制,所以皇帝的好恶直接影响到宫廷绘画的审美标准和创作态度。徽宗赵佶主持画院时,极尚法度,要求形似。一次,他视察画院,一无称道,独厚赏画月季的少年新进,众人莫测其故,赵佶说:“月季鲜有能画者,盖四时、朝暮、花蕊、叶皆不同,此作春时日中者,无毫发差,故厚赏之。”上行下效,两戏良姜宋画院花鸟画始终保持了“要写物外形,要物形不改”的一丝不苟的审物精神。 《果熟来禽图》是南宋初期院体花鸟画的代表作之一。

林椿的花鸟,远府阿几师赵昌,近取李迪,注意从大自然的精细观察中“掇集花形鸟态”,有很高的状物写生能力,所绘以花鸟、果品、草虫小品为多,当时赞为“极写生之妙,莺飞欲起,宛然欲活”。在追求写实的同时,林椿也更注意画外的情趣和诗意的结合。《果熟来禽图》页,是其晚期成熟作品。

宋代的画家,加强了花鸟画借物抒情的目的,不单单是自然美的再现。此幅虽有枝叶枯败的秋景,但在饱满丰硕的果实和小鸟欢快自怡的神态中,观者已不再有秋光渐逝的慨叹,而是为画面的活泼生气和诗意之感染而有更多心灵的愉悦。

画家继承了北宋画院重视形似的传统,对自然景致体察入微。画面左下方一枝三果,不仅把枝与叶的穿插交待得清清楚楚,而且注意了三果之间一正、一侧、一背的空间关系,富于体积感。小鸟用细劲柔和的笔迹勾出,并用浑融的墨色晕染出蓬松的羽毛。木叶的枯萎、残损、锈斑,果子上被虫子叮咬的痕迹都被一一描绘出来,显得真实亲切。和北宋画院过于严格的写实要求相比,此幅构图变繁为简,显得空灵,设色也变重彩勾填而为轻敷淡染,黄绿的叶子,淡红的果实,鹅黄的小鸟,色调调和明丽。

画家发挥了小幅的特长,用很活泼的形式表现出了鸟儿、枝叶以及果实的姿势、情态,诗情画意遥犁寒相结合,令人赏心悦目。画家用细笔勾勒小鸟的外形,描画出蓬松的羽毛再加以墨色晕染,使小鸟的形象更加的生动可爱,画面看起来轻松自然。

折枝画法在此发挥了小幅的特长,画家以极其活泼的写生形式突估套危海出表现了枝叶、果实的色彩和禽鸟的真实情态,图卷虽不盈尺,却生动活泼。在色泽诱人的果实和小鸟活灵活现的神态里,画外的情趣、诗意与画意相结合,加强了花鸟画借物抒情的目的,令人赏心。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教授毛建波《中国美术名作鉴赏辞典》:《果熟来禽图》虽仅一尺斗方,写一枝一鸟,却表现了欢愉明快之情,怡人心境,舒人心胸。

西宁市文联副主席刘会彬《中国国画名作100讲》:林椿此画绘画语言十分风雅,是为徐熙、赵昌以来,一脉相承的共同特征。

该画在《石渠宝笈三编》注载。 曾经清人宋荦收藏。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2010年6月,《果熟来禽图》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武英殿举办的“历代书画展第七期”中展出。

林椿(生卒年不详),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孝宗淳熙(1174-1189年)时为画院待诏,由于其画艺高超,受赐金带。所绘花鸟、果品、草虫小品为多,画法远师赵昌,近取李迪,时人赞为“极写生之妙,莺飞欲起,宛然欲活。”

相关词汇

林椿
北京故宫博物院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