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

《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是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制作的话剧。该剧由孟京辉编剧、执导,廖凡、吴越主演,于2002年7月26日在北京首都剧场首演。

该剧讲述了一个在马桶厂总声称自己是发明家的修理工、一个手总是发抖的守门员、一个听到“理解”就敏感的公交售票员和一个叫做企鹅姑娘的爱做梦的女孩,相互之间构成了的感情旋涡 。

一个马桶厂的工人与一个业余体操队的现代派姑娘劳燕双飞。

一个醋意大发的妻子。

一个男人因为绝望而准备自杀。

一个叫企鹅的女孩救了他,女孩因为爱而激动,恍惚。

一个被烧伤得乱七八糟的人被带进医院进行整容手术。

整容手术非常成功。

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本来就是另外一个人。

有人受了骗,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是骗子,他们都是骗子。

我是吃货,我们都是吃货。

马桶厂工人的脸被贴得到处都是。

他就像企鹅姑娘寻找爱一祥寻找自己的身份。

现代派姑娘发现自己最好的表演是精神病医生。

医生成功地克隆了绝望的男人。

所有的人都挤上了一辆停止的火车。

所有的人都丢了东西。

一个叫企鹅姑娘的女孩,恍惚。

一个叫企鹅姑娘的女孩因为绝望而准备自杀 。

灯光设计:邢辛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角色介绍参考资料

《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原来准备叫做《发烧》,孟京辉表示:名字只是一种质感的表达,谈不上有什么真正的意思。而该剧作为孟京辉的编剧处女作,在表演语言的把握上除了生活化还有高于生活,有点诗化 。因为该剧实际上表达的只是孟京辉对社会生活的一种思考,所以在排练过程,导和演的双方都在探索 ,主创都可以发表自己对角色和表演形式的意见 。

因为有了国家话剧院的资金做保证,孟京辉可以更为自由地发挥想像力,不需要考虑太多的商业因素,也就可以花费20万元来制作舞台布景 。通过与中国香港“进念二十面体”胡恩威的合作,舞台上呈现出多媒体式的流动文字、雨滴涟漪、高楼大厦等影像,比如陈小龙与李蝴蝶扭打的那场戏中,一道很细的白光自左向右移动到舞台中间的位置,停顿,白光突然向两侧拉开,越来越宽,从一条细线变成了一个长方体的光区后停住,陈小龙就从这个逐渐变宽的光区中从舞台的最里端读着报纸慢慢地走向观众;接近结尾时,陈小龙朗诵的声音化作交错的文字在后墙上缓缓地移动。采用点、线、面、体这几个基本的元素,对舞台灯光设计的概念进行了一次“实验” 。

剧中音乐由苍蝇乐队的主唱丰江舟创作的,是相对独立的,它的质感决定着话剧作品的质感 ,配合着剧情发展。比如,陈小龙最后被逼疯的时候,除了陈小龙的表演,噪声音乐也使得观众处在一种难耐的烦躁之中 。

宣传及票房

该剧是中国国家话剧院第一部原创作品,于2002年6月4日建组,最终票房收入为80万元人民币 。

与其说《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是一个关于“爱情归宿”的戏剧,毋宁说它所涉及的是身份困惑的主题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研究员宋宝珍评)

数码影像、装置、丰江舟的音乐、断裂再修复的结构,这些孟京辉《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中的活火山,孟京辉信手点燃 。(乐评人黄燎原评)

声电、光影手段在剧中的有效施展,将舞台成功地幻化为极富现代感的诗意空间,并拓展了这个诗意空间中的人性内涵 。(剧评人溯石)

《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是个关于在肮脏混乱的生活中每一个人都在遭受分裂和幻灭的故事,就情节本身而言还算新鲜有趣,然而它无法做到令人眼前一亮,在某种程度上也许是孟京辉自己浪费了这个好创意——他仍然擅长挖苦玩弄流行歌曲和网络笑话,可粗糙的插科打诨绝不等于入骨三分的反讽和犀利机智的幽默。再说到演员,杨婷仍然是那个相当有张力有灵性的杨婷,然而吴越的表现简直就“像鸡毛一样飞”,事不过也许导演的原意就是打算用这样演技轻飘并且唱歌跑调的女一号以增加戏剧的“诗意现实主义”。男主角跳下舞台绕场跑圈的噱头从小剧场照抄到大剧场难免滑稽,至于事先事后一直被重点强调的多媒体和电子乐也并没给人带来多大惊喜,甚至流露出某种与戏剧无关的自恋情结 。(《三联生活周刊》董芳评)

相关词汇

中国国家话剧院
孟京辉
廖凡
吴越
廖凡
吴越
杨婷
林熙越
陈明昊
胡靖钒
李乃文
韩莺
翟小兴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