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巡逻兵

《两个巡逻兵》是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于1958年的一部电影,其主要剧情为:我国南疆的汉族老战士马长根和傣族的小岩担当巡逻。马长根思想麻痹点火吸烟,特务尾随偷越了国境,幸被打猎人——小岩的爷爷发现。小岩批评了马长根,两人闹翻了。在搜索空降特务时,马又粗心大意,让特务头子钻进了寨子。经过炊事员老宋耐心地帮助使他认识了错误。在特务企图炸毁我铁桥时,马长根和小岩一起抓住了特务杨国万。

摄影:钱渝

录音:林秉生

美工:刘藩 李平野

作曲:高田

在我国南部边防线上,有两个巡逻兵。一个是汉族老战士马长根,一个是参军不久的傣族小战士小岩。

他们俩很要好,但是在一次巡逻中,由于马长根麻痹大意,放走了狡猾的特务,两人因此闹翻,后来在战友的帮助下,马长根认识了错误,与小岩配合边防军,擒住了特务,两个人也重归于好。

在我国南部边境,我边防战士忠实地守卫在国境线上,保卫边疆的安全及少数民族的幸福生活。边防军中有两个巡逻兵,一个是汉族老战士马长根,一个是新战士傣族青年小岩,他们俩很要好又同在一个队里。

这天晚上,照例一起出去巡逻,可是由于马长根麻痹大意,在巡逻时点火吸烟,被特务发现了岗哨,尾随巡逻队偷越了国境。

幸好小岩的爷爷老摆龙在林中打猎,开枪打死了特务。小岩批评了马长根违反纪律的行为,马长根误会小岩有意和自己过不去,两个好朋友便闹翻了。

一天晚上,发现了空降特务,吴队长率领一队巡逻兵到林中搜索,命令马长根把守交通要道。马长根粗心大意,又让一个背着柴篓的老太婆进了寨子。可是,天刚微亮,哪会那么早就去拾柴呢?根据马长根的叙述,小岩估计可能是解放前在寨子做过镇长的特务头子杨国万化装潜回。

吴队长带了巡逻兵到寨子里搜查,发现了小酒店老板独眼龙门前有脚印,便进去检查,未发现什么。政委指示必须继续追捕,并要注意独眼龙的行动。马长根受了处分,调任炊事员工作,经过炊事员老宋耐心帮助,渐渐认识了自己的错误。正要向政委要求归队,却传来一个坏消息,小岩爷爷老摆龙被敌人暗杀受伤。原来马长根放走的老太婆杨国万化装潜入寨子与独眼龙进行罪恶活动,一天夜晚,被老摆龙发现,敌人抽出尖刀刺倒了老摆龙就跑了。

边防军和少数民族合建的钢桥建成了,杨国万想在钢桥通车那天将钢桥炸毁并武装暴动,独眼龙便利用小岩的情人米霞的哥哥岩光,向马长根打听剪彩典礼的日期,小岩和马长根都向政委进行了汇报。

经过深入侦察,郭参谋与马长根又发现了特务暗放在钢桥下的炸药,掌握了特务的活动情况,布置了一个将特务一网打尽的计划。16号那天,特务们带着武器聚集在小酒店,被我边防军全数捕获。马长根和小岩将杨国万围困在洞中,随着边防军赶到将杨逮捕。马长根和小岩的友谊更密切了。

1949 年10 月,方徨参加了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并调到中央电影局剧本创作所搞编导工作,从此,进入了电影行列。1955 年,又被调入上海电影制片厂,独立导演了《两个巡逻兵》。

在人物塑造上,没有脸谱化、概念化的感觉,正、反面人物形象都刻画得较生动,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这部影片的结构严谨,在艺术处理上也比较凝炼、纯熟,可以说是体现方徨导演艺术水平的一部有代表性的作品。

这部影片,开始叫《两个巡逻兵》;林农跟我(朱文顺)说,剧本是他在上海拍完《一场风波》后,根据白桦的小说《一个无铃的马帮》改编的。

他又说:以他在上海的经验,头两部戏还是找个在电影业务上比较熟悉的人合作好。于是他就找了我。我说还得厂里同意才行。

林说:厂里我负责找,你同意不同意吧?当时听到有人找我合作拍戏,我就高兴地答应了。

我记得,剧本经过讨论,顺利地通过了(副厂长张望主持)。

影片拍完后,是林农和我两人去北京送审的,首先由电影局蔡楚生、苏联顾问,还有文化部钱俊瑞等人审查,基本通过。这时蔡楚生给影片重新起了个名,叫《神秘的旅伴》。第二次是夏衍审查的,夏衍看后说,基本可以,要请民委看一看;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审查后,没提什么意见,认为很好;后来电影局又请公安部审查后才正式通过的。

相关词汇

上海电影制片厂
剧情片
方徨
上海电影制片厂
方徨
剧情片
白穆
冯笑
白穆
冯笑
孙景璐
蓝谷
程之
冯奇
汉族
汉族
傣族
麻痹大意
方徨
文代会
上海电影制片厂
林农
一场风波
张望
蔡楚生
蔡楚生
神秘的旅伴
夏衍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电脑版